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知識付費進入快速增長期 行業面臨版權保護新挑戰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0日 13:43   北京新浪網

東方IC 供圖東方IC 供圖

  來源:工人日報

  知識付費進入快速增長期,具有行業特點的版權體系亟待完善

  知識付費行業面臨版權保護新挑戰

  黃仕強

  2016年5月,付費語音問答平臺——“分答”上線,這被視爲國內知識付費行業的里程碑。隨後兩三年,該行業快速發展,頗受資本青睞。然而,《工人日報》記者調查發現,迎來黃金期的知識付費行業正面臨版權保護新挑戰。

  屢屢掀起融資潮

  2016年被認爲是知識付費發展元年。據公開資料顯示,當年一系列產品面市讓知識付費迅速風靡:先是“分答”上線,任何人可以通過這個平臺快速找到能給自己提供幫助的人並獲得答疑解惑,一時間衆多名人和領域專家學者加入。隨後,“得到APP”“喜馬拉雅FM知識付費節”“知乎live”等產品相繼面市。進入2017年,知識付費行業發展繼續提速,豆瓣網推出首款付費產品“豆瓣時間”,騰訊對外宣稱微信公衆號正加快上線付費訂閱。

  到了2018年,資本的涌入使得知識付費行業迎來黃金期。當年8月,知乎完成2.7億美元E輪融資;“天天學農”召開A輪融資發佈會,稱已完成2500萬元A輪融資。而在這之前,知識付費服務商“老路識堂”宣佈完成2160萬元融資,“時間知道”獲得600萬元天使輪投資。先後4個規模較大的知識付費平臺獲得大筆投資,也使得外界發出了“知識付費正處於增長風口”的聲音。

  據《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8)》顯示,2017年底,國內知識付費行業規模約爲49.1億元,同比增長近3倍,預計到2020年,知識付費行業規模將達到235億元。同時,該報告也提及,在資本入局、知識付費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用戶規模也呈高速增長態勢,截至2017年底已達到1.88億人。

  侵權渠道層出不窮

  然而,一邊是知識付費行業的快速發展,一邊卻是知識付費產品屢遭侵權。

  記者嘗試在某電商網站上輸入目前國內較爲知名的幾大知識付費平臺名稱,發現有大量的店鋪正在出售相關產品,而價格卻比平臺便宜很多。以一家售賣“知乎live合集”的店鋪爲例,店家標出的價格居然只需要2.88元,而在知乎平臺上,想要買到合集,則需要花費上千元。

  “優質的知識內容自然有廣大的市場,在平臺上購買需要花大價錢,但需求者衆多,自然就給了一些人從中牟利的機會,他們會通過各種辦法獲取這些知識內容,再低價轉賣。”有業內人士指出,這已經成爲國內知識付費行業面臨的最大難題。

  此外,記者瞭解到,類似侵權行爲不只在電商網站上存在,還衍生出了一些“知識衆籌社羣”,也在低價轉賣內容。“比如,有人在知識付費平臺上先購買內容,然後將內容進行截圖、錄音等方式盜取,再整理打包放在網上低價轉賣。再比如,有人將賬號共享,湊錢團購付費內容。”某知識付費平臺的相關負責人稱,他們就接觸過類似的侵權案例。

  低價轉賣知識付費內容,起碼還只是花小錢謀取利益,記者發現,目前還有一種侵權行爲令行業內人士憤慨不已。“掃一個二維碼,就可以免費獲取。”據介紹,用戶只需將指定的宣傳海報和廣告語發在自己的朋友圈,選擇“所有人可見”,之後截屏以顯示自己按規定完成操作,就可以正式獲得“免費聽課”的資格。

  層出不窮的侵權渠道令知識付費從業者們叫苦不迭,甚至毫無辦法。“對微信個人賬號,侵權舉報通過率也很低;就算舉報通過,平臺也只是限制侵權者的朋友圈功能。這樣一來,侵權者侵權成本不高,而版權所有方反而需要付出大量精力。”

  據多年從事維權工作的相關人士透露,目前僅在知識付費行業領域,他們發現專門以盜版爲生的團隊超過300個,而以個體運作的則更多。

  後置的版權體系

  “維權騎士”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據創始人陳斂介紹,“維權騎士”是一家爲中國原創者提供有效、便捷的版權管理和保護服務的網站,在受到原創作者委託後,以技術手段查找侵犯作者權益的抄襲與非法轉載行爲,並代理進行後續的維權活動,讓原創者可以專心於優質內容的創作輸出。

  “隨着知識付費行業的火爆,盜版產品運作機制日趨成熟,並且遍地開花。”陳斂談及創立網站的初衷,他發現國內知識付費行業正在受到侵權行爲的不斷侵擾。

  “維權騎士”也迅速產生了效應。據瞭解,該網站目前與羅輯思維旗下的付費內容訂閱平臺達成了版權保護合作,運用其監測技術以及“通告—函告—訴訟”的分層多維度的快速維權機制,在一個多月時間,幫助“得到APP”在微信、微博、淘寶、網盤、博客等網絡平臺維權成功數千次,避免了上百萬元的盜版損失。

  國內較爲知名的知識付費平臺也相繼推出了一系列舉措遏制侵權行爲——喜馬拉雅內部就成立了盜版監測小組,現已形成了一整套版權審覈體系;知乎與淘寶、微信、QQ等平臺建立綠色投訴通道,並會定期篩查是否有侵權存在,侵權商品最快實現24小時下架處理。

  “整體來說,現在盜版情況已經大爲改善。我們平臺內部如果監測到有用戶出售盜版及相關關鍵詞,或收到用戶舉報,都會第一時間處理。”某知識付費平臺相關負責人表示。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如今的舉措還遠遠不夠。“在知識付費行業興起之初,從業者只關注如何快速擴展規模,卻忽略了建立完善的版權體系,現在才來做這件事,後置行爲頗有點亡羊補牢的意味。”

  法律界人士就表示,當下“發現一例、糾正一例”的做法,更像是版權者與侵權者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僅僅瞭解侵權行爲的分佈,以便在相關侵權發生時,獲得足夠完善的證據還不夠,身處行業內的知識付費平臺方還應該對侵權行爲進行數據分析,從中得到有價值的信息,從而評估自身的版權保護效果,也對自身下一步的內容製作和運營進行指導。”

  同時,也有互聯網領域的專家呼籲,國內應該在知識版權法律法規方面進一步細化,針對知識付費行業的侵權行爲特徵,制定對應的措施,這樣才能保證知識付費的意義價值,也才能給行業營造出良好的發展空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