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阿里巴巴的“祕密”:一個數字經濟中國樣本的二十年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0日 05:09   

馬雲  阿里巴巴供圖馬雲  阿里巴巴供圖

  相關新聞:馬雲卸任演講:沒想到等了10年的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孫冰 | 北京、杭州報道

  2019年9月10日是阿里巴巴成立20週年的紀念日。9月9日收盤,阿里巴巴的市值定格在了4628.63億美元,穩居全球前十,是市值最高的中國公司。

  但時間拉回到1999年,在杭州湖畔花園小區的一所150平米的民宅裏,35歲的杭州電子工學院前英語老師馬雲和17位創始人一起湊了50萬元,決定要做其實還沒太搞明白的Internet。這個公交車坐到終點站、還要打三輪車才能到的地方,成爲了日後阿里巴巴傳奇的緣起之地。

  二十年時間,阿里巴巴從一家小企業,成長爲龐大的“阿里巴巴數字經濟體”,“18羅漢”變成了超過11萬阿里人,而馬雲當年吹過的那些被人嘲諷的牛皮,也一件件變成了現實。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阿里巴巴是數字經濟浪潮中,中國企業發展的一個樣本。從一家電子商務公司到一個橫跨商業、金融、物流、雲計算等領域的數字經濟體,二十年間發生改變的不僅僅是阿里巴巴,更是互聯網和數字經濟浪潮席捲下的中國。

  這二十年是中國經濟波瀾壯闊的二十年。互聯網的飛速發展,讓中國的數字經濟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據研究機構估算,目前數字經濟在中國GDP中的佔比超過30%。數字經濟正在成爲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發展的新動能,更是未來國家競爭力的核心組成部分。

  更爲重要的是,我們今天來研究阿里巴巴,並不僅僅源於它在商業上的成功,更源於它爲社會帶來的改變和創造的價值。馬雲一直說,阿里巴巴是一家爲解決問題而生的公司,解決的問題越大,創造的價值就越大。從創業第一天就確信的使命“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無比遠大,又無比具體。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本特·霍姆斯特羅姆認爲,“平臺經過自由發展,使得消費者、小生產商、小公司獲得更大的選擇權。正是技術和平臺賦能了小人物。”這揭示了平臺型企業發展的本質:越是能成就他人,就越是能成就自己。阿里巴巴在商業上的成長,源於藉助互聯網的力量,爲中小企業和普通人創造機會。正是這些“小人物”最終成就了“大阿里”。

  在這樣一個時間節點上,相信很多人都很想探尋:阿里巴巴何以走到今天?如何能走出一條通往數字經濟時代的“阿里路徑”?未來,中國能不能出現更多的阿里巴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歷時數月、採訪十餘位阿里巴巴的管理者、員工、合作伙伴和“校友”(離職員工),試圖找出阿里的“祕密”。

  阿里二十年:一個數字經濟中國樣本的成長史

  阿里巴巴創業故事的精彩程度絲毫不遜色於馬雲摯愛的金庸武俠。

  風起青萍,少年俠客開宗立派,克服強敵,一時風光無二。

  但豈料風雲變色,時事俱下,俠客率衆臥薪嚐膽,歷艱辛、經是非,終百鍊成鋼,得江湖歸心、萬人敬仰。

  而俠客亦漸明:俠之大者,爲國爲民。己之榮辱成敗,遠不及民之跬步福升。俠客遂攜衆開路搭橋,初心不忘,只贏助人之功。

  二十載,已成大俠的曾經少年,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但俠之故事,自有來者。

  縱身跳入數字浪潮的瘋子們

  阿里“土話”:If not now,when? If not me, who? 此時此刻,非我莫屬。

  1999年大年初五,阿里巴巴召開了第一次全員大會,這就是傳說中的“18羅漢大會”,中國互聯網發展史上最著名的場景之一。馬雲手舞足蹈地說了兩個多小時,講述了阿里巴巴的使命、願景以及互聯網的未來。這段視頻至今仍廣爲流傳,因爲後來阿里巴巴和互聯網後來的發展都與馬雲當時所說驚人一致。

  2000年,馬雲在湖畔花園給團隊開會  阿里巴巴供圖

  馬雲和“18羅漢”無疑是中國第一批篤信互聯網會改變世界的人,但當時,他們都是不被人理解的“瘋子”。

  更瘋的還有一個叫蔡崇信的臺灣人。1999年5月,耶魯法學院博士、在全球知名投資公司任職的蔡崇信辭掉了年薪70萬美元(當時約合580萬元人民幣)的工作,帶着懷有身孕的妻子一起來到了杭州,情願拿500元人民幣的月薪進入阿里巴巴。蔡崇信被稱爲“馬雲成功背後的男人”,他的理性、專業和國際視野,與馬雲的激情、執着和理想主義,是商業界津津樂道的“完美搭檔”。

  在蔡崇信的牽線下,僅僅10個月,阿里巴巴就獲得2500萬美元的融資。這一年,馬雲成爲了第一位登上《福布斯》封面的中國企業家。他還辦起了“西湖論劍”,召喚天下英雄;他邀請了他的偶像金庸,以及彼時風頭最勁的三大門戶掌門人搜狐張朝陽、新浪王志東和網易丁磊共論互聯網未來。

  但很快,美國互聯網泡沫的破滅迅速傳遞到了中國,仍沒有找到盈利模式的阿里巴巴內憂外患,資金鍊在斷裂的邊緣。馬雲後來在多個場合都提到過,他在阿里最艱難的時候去了一趟延安,在那裏他苦思冥想了好幾天,這對後來他帶領公司走出困境至關重要,甚至做淘寶網的想法,也萌生在此。

  馬雲隨後開啓了阿里巴巴的“長征”之路,並進行了大刀闊斧的策略和組織調整:關閉海外辦公室,收縮業務,實現自立,不依靠風投……更重要的是,2001年,阿里巴巴正式建立了第一版價值觀體系“獨孤九劍”。

  同時,在“窮得連車都打不起”的2001年底,阿里巴巴還決定每年投資100萬用於培訓員工和管理團隊,這項培訓計劃是今天阿里巴巴新人培訓體系“百年阿里”的雛形。到2002年底,當阿里巴巴的賬戶上首次出現了1美元淨利潤的時候,很多人熱淚盈眶。阿里巴巴終於活着熬過了那個寒冬。

  2003年,阿里巴巴開始籌備建立淘寶網。阿里巴巴以B2B(商家對商家)業務起家,而淘寶則是C2C(個人對個人)模式。最大的對手是易趣網,當時易趣已經佔據了中國C2C電商市場90%的份額,後來更是被美國零售網站巨頭eBay收購。

  媒體當時將這場對決稱之爲“螞蟻戰大象”。與易趣的付費和抽成模式不同,免費的淘寶網吸引了大量的商家蜂擁而至,但奠定勝局的還是支付寶擔保交易的推出,它徹底打消了人們在網上購物的支付不便和信任疑慮。當然,後來支付寶也長成了估值千億的參天大樹,這是後話。

  2005年,馬雲在第一個阿里日上演講  阿里巴巴供圖

  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淘寶網就與易趣勢均力敵。直到2005年,阿里巴巴收購雅虎在中國的全部業務,並獲得雅虎中國的經營權,eBay知道沒戲了,於是很快賣掉易趣,黯然退出了中國市場。

  2007年11月6日,阿里巴巴迎來的發展史上第一個高光時刻,B2B業務在香港成功上市,這證明:再瘋狂的夢想都有實現的可能。

  萬一的夢想真的實現了

  阿里“土話”:因爲相信,所以看見。

  2007年9月,阿里巴巴在寧波召開了一次戰略會議。當時集團內部比較混亂,業務之間矛盾激烈,公司到底應該往哪個方向走,大家沒有共識。正是在這次會上,阿里巴巴確立了未來十年的戰略,要“建設一個開放、協同、繁榮的電子商務生態系統”,而這個系統的核心是數據。

  從一家電商公司到一個生態系統,阿里巴巴開始了第一次蛻變。期間所發生的的陣痛,外界其實也耳熟能詳,B2B涉嫌欺詐事件、假貨風波、支付寶事件、十月圍城……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堅定的使命、願景和價值觀體系保證了阿里巴巴直面問題和迅速解決問題的能力,阿里雲,菜鳥網絡,螞蟻金服隨後陸續成立。

  2007年,有兩個日後非常重要人物進入了阿里。一位是前百事可樂的CFO井賢棟,他現在已經成爲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另一位就是現在的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

  張勇  阿里巴巴供圖

  2007年8月,在香港和蔡崇信吃了一餐飯,又到杭州見了馬雲之後,盛大網絡的CFO張勇成爲了阿里巴巴的“逍遙子”。

  作爲淘寶網的CFO,如果在其他公司,包括盛大,張勇是不太可能去做CFO職責以外的工作的。但在阿里巴巴不一樣。阿里巴巴倡導“此時此刻,非我莫屬”,你覺得你能解決問題,你就上。當時,被馬雲寄予衆望的淘寶商城發展並不順利,上線大半年幾乎沒有進展,商城事業部負責人離職,團隊四散,僅剩二十幾個人。

  張勇跟馬雲主動請纓要去“救活”淘寶商城。當然,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張勇不僅救活了淘寶商城,帶“天貓”出道,還一手締造了“雙11”這個在整個商業史上都會留下了濃墨重彩一筆的購物節。

  但阿里巴巴前方並非就此一路坦途,移動互聯網時代來了。

  2011年,微信橫空出世,讓騰訊率先拿到了移動互聯網的船票。在大象也隨時可能倒下的互聯網世界,阿里巴巴正面臨驚險一刻。

  在這個轉舵過程中,張勇再次扮演了重要角色。藉助“來往”進軍社交來幫阿里拿到移動互聯網船票的計劃並未成功後,在張勇力主之下,阿里巴巴舉全集團之力“All in無線”,着力打造手機淘寶,實現了成功轉型。2015年5月7日,張勇成爲阿里巴巴集團CEO。

  二十年前,馬雲逢人便說:全世界的人都會通過互聯網買東西、賣東西、做生意;阿里巴巴未來的對手不在中國,而是在美國硅谷;未來阿里巴巴會超過沃爾瑪;未來阿里巴巴會成爲中國人打造的世界性公司……這在當時無異於癡人說夢。

  2014年9月20日,阿里巴巴集團登陸紐約證券交易所,創下有史以來全球最大的IPO記錄。

  那些“萬一”才能實現的夢想,真的都成爲了現實。

  阿里巴巴的世界觀與方法論

  阿里“土話”:一羣有情有義的人做一件有價值有意義的事。

  記者在阿里巴巴採訪,最大的感受是以阿里爲代表的、誕生於數字經濟時代的互聯網公司,原本就會展現出與工業時代大公司很不同的氣質。但即使在互聯網公司中,阿里也是很特別、很與衆不同的一家:它有獨特的文化、獨特價值觀和獨特商業哲學。

  馬雲一直說阿里巴巴是一家爲“解決問題”而生的公司,而它要解決的最大的問題就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記者在阿里巴巴不同的業務線採訪,從年輕管理者到普通“小二”,他們對商業邏輯、盈利變現都興趣不大,而是都在和你談理想、談改變世界。

  聽到最多次的是這樣一個例子。“不要去想盡辦法從客戶兜裏拿走5塊錢,而是想辦法幫客戶把兜裏5塊錢變成100塊,然後再說那你分我10塊行不行。”據說這是馬雲早年經常會講的例子,用來給員工解釋:爲什麼要把阿里巴巴做成一家只想着幫助別人,而不想着去賺錢的公司。

  “在成就他人的過程中成就自己。”螞蟻金服副總裁陳亮(花名關勝)告訴《中國經濟週刊》,在螞蟻金服核心管理層的會議上,每年花在談錢上的時間大概只有一小時,就是年底的時候,CFO會跟大家講一下今年的營收、成本、開支情況。剩下的時間,則都在討論怎麼通過業務去幫助客戶,客戶還有哪些痛點可以去解決。“作爲一家商業公司,又不是慈善機構,肯定談錢。只是在阿里,我們談錢的邏輯不一樣。”他說。

  另外一大的感受是阿里巴巴的培訓真多。阿里可能是中國內部培訓項目最爲繁多複雜的互聯網公司:每個新員工入職都要參加“百年阿里”培訓班,中層員工要學習“三板斧”提升管理能力,M4(總監)及以上的新員工要參加“百年湖畔”培訓班,中途加入的高級人才要參加“降落傘”班,還有風清揚班、逍遙子班……

  阿里的管理哲學,似乎與馬雲在教師生涯中收穫的樸素道理有很大關係,學習、培訓對於一支隊伍至關重要。這或許也是阿里巴巴自稱“良將如潮”、可以活102年的底氣。

  阿里巴巴很像一所大學,連進入阿里園區的訪客牌上都寫着“Campus Visitor”(校園訪問者)。這裏人人都有“花名”,員工會自稱“小二”,對內則互稱“同學”,“XX總”是被嚴格禁止的。

  中國企業的管理方式、組織模式和治理結構一直是向西方經典理論致敬的,但遇到的問題也不少,包括阿里巴巴。但在過去二十年的發展歷程中,阿里巴巴沉澱出一套屬於自己的商業世界觀和方法論。

  “十八羅漢”之一的彭蕾曾經總結,阿里巴巴踐行的就是“東方智慧+西方治理”,一個談理想,一個談KPI。如今,阿里巴巴的管理經驗也開始進入中國甚至全球各大商學院的教材,並被很多科技公司所效仿。

  比如,如今已經被科技公司普遍使用的合夥人制度就是阿里巴巴的一個創舉。“阿里巴巴的這套合夥人制度體系幾乎在全球公司的治理結構中,都是獨一無二的。”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鄭志剛教授告訴《中國經濟週刊》,他是研究公司治理結構方面的著名專家。

  鄭志剛表示,通過這套體系,阿里巴巴能夠平穩實現從創始人團隊到合夥人團隊的過渡,逐步把阿里系各個重要業務的真正掌舵人都交到了年輕人手中,而且這些年輕人背後還有完整的人才梯隊。阿里巴巴真正強大的地方不是有馬雲,而是可以沒有馬雲。

  此外,阿里巴巴的“班長制”“政委制”也都被很多公司效仿。但近期最具影響力的還是阿里巴巴引領的“大中臺、小前臺”架構,建立“中臺”幾乎成爲了整個科技行業的高頻詞。

  2015年年底,阿里巴巴集團宣佈全面啓動“中臺戰略”,構建符合DT時代的“大中臺、小前臺”組織機制和業務機制。“提出是2015年,但其實我們內部已經幹了三、四年了。”阿里巴巴集團數據技術及產品部總經理朋新宇(花名小芃)告訴《中國經濟週刊》。

  “建立中臺是基於數據這個核心的,它可以讓非常一線的小二都有CEO級別的宏觀洞察、宏觀判斷和數據視野,而CEO則可以像一線小二一樣,跨越很多層級洞察他想看到的任何點點滴滴的細節。”朋新宇說。

  所謂“中臺戰略”,就是要整合產品技術和數據能力構建中臺,讓前線業務變得足夠小,中臺變得足夠強大,使整個公司擁有快速創新的能力。後來的故事,大家都已經看到了。聚划算、釘釘、飛豬、口碑等一系列創新業務的崛起,都與中臺戰略密切相關。

  如今,阿里巴巴的業務已經拓展到220個國家地區,很多“洋小二”加入了阿里,他們身上也會長出“阿里味兒”嗎?管理方法容易複製,文化和價值觀則困難得多。

  一位被派往俄羅斯的“小二”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自己也很驚訝,他之前覺得嗜好飲酒、連飛機都開得隨性的“戰鬥民族”會加班嗎?他們能準時將包裹送到用戶手中嗎?但當大家一起聊到“讓普通俄羅斯人的生活更美好,俄羅斯的商業可能會因爲我們這些人而改變……”俄羅斯同事們都非常主動地加班加點,非常拼。當阿里在莫斯科等大城市實現包裹“當日達”,很多俄羅斯“小二”都流下了眼淚。

  他們因阿里而改變

  阿里“土話”:1×1×1×1×......×1=1;

  1.1×1.1×1.1×......×1.1 ≈ 3;

  0.9×0.9×0.9×......×0.9 ≈ 1/3

  統計顯示,2018年,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總計向國家納稅516億元,帶動上下游產業納稅超2500億元;創造就業機會4082萬個,包括1558萬個直接就業崗位和2524萬個帶動型就業機會;阿里巴巴中國零售平臺GMV從零增長到5.7萬億……

  “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不是空話。通過互聯網的技術和手段,阿里巴巴正在幫助解決中小企業貿易難、創業門檻高、經營成本高、物流成本高、融資難、融資貴等諸多問題。

  天貓雙11作戰指揮部  阿里巴巴供圖

  12年前成立的淘寶大學,已經是全球範圍內最大的電商專業培訓體系。“登淘”創業的不僅有年輕人,也有農民、家庭婦女、殘疾人……“淘寶村”的脫貧致富傳奇不勝枚舉。阿里巴巴的生態體系,讓一批批“淘品牌”“貓品牌”成長,讓老品牌新生,讓國貨成潮,讓中國消費者和商家全球買全球賣,讓線上線下融合變身新零售……

  小熊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歐陽桂榮告訴《中國經濟週刊》,小熊是2005年就成立的公司,從阿里巴巴B2B、淘寶、淘寶商城、天貓……小熊全程參與,與阿里共同成長。8月23日,互聯網家電品牌“小熊電器”將正式登陸A股市場。作爲“互聯網小家電第一股”,小熊電器成爲近期繼三隻松鼠後,第二個上市的互聯網原生品牌。而據統計,一個天貓已經“長出”54家上市公司,總市值達1萬億。

  但更多的是更小的商家。四川賣牛肉乾的淘寶店主張女士,五年通過螞蟻金服網商銀行貸款3794筆,平均每天兩筆,最小金額3元,最大金額56000元,這創造了全球金融史上兩項記錄:最小微和最頻繁。

  但張女士並不是個案。杭幫麪館的李老闆、裁縫店的林大姐,甚至煎餅攤、水果店、小菜市,小商戶們靠一張貼支付寶收錢碼開啓“數字化經營”,每天的收付款信息、客羣消費類型等數據匯入網商銀行的信用評估模型,從而使他們獲得貸款授信額度。

  這些人稱自己爲“碼商”,從誕生之日就希望服務他們的網商銀行,則被稱爲是中國最不賺錢的“傻子銀行”。它全球首創的“310”模式,即三分鐘申請貸款,一秒鐘到賬和零人工干預,每天服務着過去只能遊離在主流金融服務體系之外的小微商戶。

  曾任支付寶民生服務小組BD(商務拓展)的高成傑(花名三虎)寫了一篇名爲《我有一羣同事,10年沒給公司賺過1分錢》的長文刷了屏,文中回顧了支付寶網上辦事繳費十年來走過的酸甜苦辣。今年1月,支付寶的網上業務已經覆蓋了442座城市,幫助5億人在網上直接辦理政務、醫療、生活等服務。每4個中國人,就有一個在支付寶裏辦事。

  從數字經濟樣本到“造風者”

  阿里“土話”:今天最好的表現是明天最低的要求。

  數字經濟的大浪潮正加速席捲着每一個行業的每一個角落,重塑着商業,改變着社會。在消費端,中國消費者的數字化程度可以說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領先,但對比鮮明的是,企業面向未來的數字化轉型之路剛剛開始。消費者和市場發生顛覆性的變化,正在倒逼供給側也發生變革。

  阿里巴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把數字化經驗和一整套20年沉澱下來的方法論,輸出給更多的企業。

  張勇此前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曾表示,“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是阿里巴巴誕生之日就定下的使命,這個使命從未改變,只不過今天,我們希望也需要加上一個狀語:在數字經濟時代,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張勇說,“阿里巴巴已經形成了一個商業操作系統,而且還是一個數字化的系統。阿里巴巴這套商業操作系統就是要賦能商家,讓他們能夠在數字經濟時代做生意更簡單、更高效。”

  今年1月11日,阿里巴巴正式推出阿里商業操作系統,併發布了跨越阿里多生態、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的“A100計劃”。基於這套系統,企業可以將品牌、商品、銷售、營銷、渠道、製造、服務、金融、物流供應鏈、組織、信息管理系統等企業運營中的11大商業要素,全面實現在線化,進而完成數字化轉型。

  新的角色意味着阿里巴巴自身也需要加速演進升級。張勇認爲,阿里巴巴用20年的時間,成長爲一個橫跨商業、金融、物流、雲計算各個領域的獨特的數字經濟體,爲行業提供着“未來商業的基礎設施”。

  “阿里數字經濟體正是數字經濟在中國巨大發展的一個縮影。我們一直相信,阿里巴巴永遠是一個技術驅動,使商業有所不同,創造商業新賽道的數字經濟體。爲此,阿里巴巴不僅要擁抱變化,更要創造變化,成爲新時代‘造風者’。”張勇說。

  阿里巴巴成長史背後揭示的是,二十年來中國數字經濟騰飛本身就是解決社會問題、爲中國和世界創造價值的歷史。幫助中小商家經營生意、讓消費者無論何時何地都能買到優質商品的實踐,創造了全球最爲繁榮的電子商務;自主研發算力,助推企業修煉數字化內功,帶來了生機勃勃的雲計算;提高社會資源利用效率,催生了共享的商業模式。數字經濟孵化出一大批快速成長的新興企業,全球三分之一的“獨角獸”公司在中國誕生。

  麥肯錫在《崛起的中國經濟》一書中寫道,巨大的市場體量、旺盛的企業動力和良好的政策環境是中國數字經濟的三大核心動力。研究指出,“中國作爲全球數字科技大國,未來擁有巨大潛力。數字化的偉力正在顛覆現狀、重構價值鏈,並催生出大量充滿活力的數字企業,從而不斷增強中國經濟的國際競爭力。”

  也正是因爲身處迅猛潮頭之上,科技公司也面臨着前所未有的命題:如何在變化中持續發展創新?如何爲其服務的廣大商家和消費者創造增量?如何成爲可信賴、受人尊敬的企業?

  清晰、堅定的使命、願景和價值觀正在成爲數字經濟時代企業無形的動力。在它們的驅動之下,企業能做的遠不止堅守底線,更能主動擔當責任,敢於爲未來解決問題。這一方面保障了企業自身的長期增長能力,也爲整個行業的發展帶來了健康的風氣、穩固的價值根基。阿里巴巴的故事就證明了這一點。未來,隨着一批具有使命感、遠大理想、堅守價值觀的企業成長起來,相信高質量高速度增長勢必會成爲中國數字經濟的常態。

  我們和阿里人聊了聊成功“祕籍” 他們卻都說了一件事

  阿里巴巴爲什麼能贏?“祕密”竟然是它

  爲了“扒出”阿里巴巴的成功“祕籍”,我們和幾位“阿里人”聊了聊。他們中有進入阿里十幾年的老員工,有80後的年輕管理者,有工作在一線的阿里小二,也有已經離開阿里的“校友”……

  阿里巴巴爲什麼能贏?他們竟然都回答了一件事:價值觀。據說在阿里待過的人可以一眼識別,一入阿里門,一生“阿里味”。

  故事一:避雨避進阿里的“小橋”

  如果你的帶着對“小喬”的幻想見到張橋剛,那你可能會很失望,“小橋”是個男的,外表敦厚,帶着鄉音。但這位16年阿里老員工的故事絕不會讓你失望。

  “公司的前500號員工我都認識。”張橋剛告訴《中國經濟週刊》。張橋剛2004年入職,換崗無數,現在是淘寶大學的培訓專家。

  浙江大學畢業後,張橋剛在廣東工作了三年,由於父親身體不好,他決定回到杭州。一天,他路上突遇大雨,於是就躲進華星科技大廈避雨,偶然看到了9樓有一家名叫阿里巴巴的公司正在招聘。

  “反正下雨,我就想上去看看。當時辦公室裏正在播放馬老師在“18羅漢大會”上的那次演講,我聽了非常震撼,我竟然把那些話都記了下來。”張橋剛說。

  張橋剛  阿里巴巴供圖

  當時面試張橋剛的都是日後阿里巴巴的顯赫人物,比如阿里最負盛名的中供鐵軍成員的何俊以及“十八羅漢”之一的戴珊。戴珊現任阿里巴巴B2B事業羣總裁,何俊“畢業”後創立了銅板街。

  張橋剛陸續拿到了七、八個公司的offer,包括當時正值巔峯的聯想和一些薪資很高的外企。“阿里的offer是最低的,但我最後還是去了阿里,可能是馬老師的那些話已經長在了我心裏。”張橋剛說。

  張橋剛現在的主要工作是在淘寶大學做培訓,其中包括一些“市長班”“縣長班”。“他們最感興趣的就是數字經濟話題,比如,如果做數字政務,如何把數字經濟與當地經濟結合起來。”

  故事二:去阿里採訪變成去阿里“玩命”

  第一批聽到馬雲“吹牛”的除了投資人,還有媒體記者。在最早採訪報道阿里的記者中,有不少竟然被“忽悠”得直接進入了阿里。陳亮就是其中之一。當時正是媒體黃金期,這羣人爲什麼會放棄“無冕之王”的光環以及北上廣的生活,來到杭州來到阿里?

  “可能還是認同阿里巴巴的價值觀吧。價值觀不是用來區分好人壞人的,而是幫我們找到‘同路人’。”陳亮說。他入職第二天被安排到支付寶,一干就是11年。

  “那時我就相信,支付寶一定會改變些什麼的。你老了跟孫子吹牛,總不能說賺了多少錢吧,你肯定會說,爺爺當年做了一件事,幫助了幾億人。”他說。

  陳亮把在阿里巴巴工作形容爲“讓恐高症去跳傘”。“我確實是個恐高症,我也確實去跳過傘。”他說,即使能幹出這等狠事的他也想過放棄,因爲真的太難了。

  比如,餘額寶剛上線時,曾受到極大的質疑和行業的排斥。“我們的想法就是幫客戶解決問題,好在用戶非常滿意,隨後很多金融機構也加入進來。從最早的擔保交易到快捷支付,從芝麻信用到區塊鏈技術,從小微貸款到相互寶,從收錢碼到小程序……阿里也好,螞蟻也好,都是一個使命驅動的組織,這也是我們持續創新的動力。”

  在陳亮看來,決定一家公司能走多遠的是使命驅動,家國情懷,而不是利益驅動,機會主義。

  故事三:在豬場寫代碼的“豬豬俠”程序員

  在豬場寫代碼是一種什麼體驗?外人充滿好奇,但阿里工程師喚月卻很平靜。“原來想象中的工作確實比這個洋氣一些。”他半開玩笑地說。喚月所在團隊其實叫“阿里雲農業大腦”,是阿里雲與傳統行業結合創新孵化的新業務,除了豬場,還有畜牧業、養蜂業等很多場景。

  喚月  阿里巴巴供圖

  喚月研究生一畢業就進入了阿里雲,之前也做過旅遊、交通、航空等行業的項目。“那些行業不去現場也可以想象,但做農業不去現場,你真的腦補不了這些東西。”他告訴《中國經濟週刊》。

  之前不要說養豬場,喚月連菜市場都沒怎麼去過,甚至連豬肉多少錢一斤都不知道,但現在,他連豬發情的週期都瞭如指掌。

  喚月跟記者如是描述他的“豬場初體驗”:先在外面住兩天,一天洗四次澡,然後在生活區住兩天,一天洗四次澡,四天後他才正式見到了豬。“反正就是不停地洗澡。”他說。

  “豬場自己也有大學生過來實習,一些人很快就受不了了,連實習工資都不要,自己買車票回家了。我們確實也有同事去做畜牧業之後,就再也不想吃肉了。但我還好,沒那麼矯情。”喚月說。

  真正的難題是,喚月要不斷和豬場工作人員進行激烈的思想碰撞。“大家的想法、思路、工作節奏確實差距很大,但只有我們取得共識,方案才能落地。”他說。

  不過,效果是明顯的。養豬最重要指標叫PSY,是指一頭母豬生下小豬的成活率。一般的豬場也就是在20左右,比較好的豬場能做到23-24,藉助阿里雲農業大腦,喚月服務的豬場已經提升了2-3個指標,但這離歐美還有不小的差距,丹麥和荷蘭能夠做到30以上。

  此外,喚月所做的事情也可以幫助豬場實現豬肉品質要可查、數據可信,這樣產品就可以賣到高端賣場,獲得更高的利潤。

  “中國農業相對於歐美國家落後很多,2000年來,中國的農業都不賺錢,我們整個農業團隊一直在思考,如果我們能幫助做出一些改變,那確實挺牛的。”他說。

  故事四:阿里內網第一紅人 敢懟合夥人的客服小二

  在超過11萬人阿里內網,客服小二貞一是芝麻(點贊會“加芝麻”)比馬雲還高的第一“網紅”,但如此高的江湖威望竟來自於她很能“吵架”。

  “我進入阿里的時候都35歲了,一直做基層客服小二,到今年整十年。”貞一告訴《中國經濟週刊》,在進入阿里之前,她已經是“淘寶十佳網商”。“我來阿里就是因爲我做過職業賣家,我知道商家的痛點是什麼。”她說。

  貞一的父親對她有個評價:你在阿里好像就幹兩件事:跟同事吵架和讓公司賠錢。貞一“吵架”從不爲自己,都是爲了客戶。在很多問題上,貞一都不站公司而是站客戶,爲了客戶,她懟同事、懟領導、懟業務老闆,甚至懟過合夥人。

  貞一  阿里巴巴供圖

  “我這樣的人,如果在其他公司,恐怕活不過兩集。但在阿里,大家稱呼我‘行走的阿里的價值觀’。”她開玩笑地說。

  貞一有時候也會反思自己的暴脾氣,但她確實是有底氣的,那就是“零錯案”,沒點本事怎麼能有脾氣。貞一幾乎拿遍了阿里客服線的所有獎項,包括淘寶服務最高獎“服務大使”。2016年,她還獲得了集團CCO個人服務最高獎,集團正式頒發稱號:“滅絕師妹”。

  現在貞一所在的是“關鍵體驗團隊”只有6個人,處理那些最棘手的客戶問題。

  “你有遇到過挫折或者失敗嗎?”記者好奇地問。

  “很遺憾,從來沒有。要真是胡攪蠻纏的客戶,我也是不慣的。再說,我吵架從來沒輸過。”

  馬雲曾說:“阿里歷史上所有重大的決定,都跟錢無關,都跟價值觀有關。”價值觀讓阿里巴巴在困難的時候能夠堅持,在面臨巨大壓力的時候依然敢於堅持,也正是因爲擁有這樣獨特的內核,驅動着阿里巴巴在通往102年的路上走得愈發堅定,爲數字經濟時代中國企業發展提供更多參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