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劉偉光:我們的科技開放是全棧式的技術和應用體系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0日 00:06   TechWeb

  TechWeb報道,7月10日消息,資產增速的減緩、效率的降低,讓傳統金融機構認識到了轉型的重要性。近幾年,伴隨着雲計算、AI以及區塊鏈等技術的發展,傳統金融機構與螞蟻金服等金融科技公司之間的聯繫與合作越來越緊密。同時,在助力傳統金融轉型變革的過程中,螞蟻金服對科技開放也有了全新的認知,在底層技術和商業模式上也都進行了改變。

螞蟻金服副總裁劉偉光螞蟻金服副總裁劉偉光

  日前,螞蟻金服副總裁劉偉光在接受TechWeb等媒體採訪時表示,螞蟻金服科技對金融機構的科技開放是全棧式技術和應用體系,涵蓋了從從金融科技到核心應用,從研發效能到敏捷運維,聚焦在金融領域技術覆蓋的縱深度和創新業務發展的支撐。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於前兩年輸出的概念,螞蟻金服現在更多的是在講科技開放。對於這種對於品牌上的升級改變,劉偉光解釋稱,我們在市場上的定位並不是做金融業的公有云,我們更聚焦的是螞蟻金服整體的開放策略,既體現在我們業務上的開放,也體現在我們的科技上的開放。現在跟金融機構合作的事情,包括未來想在市場拓展的業務,金融雲這個名詞已經不能完全代表背後的含義。

  不止是螞蟻金服,市場上很多科技公司都在講技術開放,賦能傳統金融機構。據瞭解,螞蟻金服從去年開始正式啓動了金融科技開放的戰略,同樣也是在那時很多傳統金融機構都在積極尋求轉型。劉偉光表示,螞蟻金服做金融科技開放,並不是爲了賣軟件,而是希望通過做金融科技開放,與金融機構建立多層次的連接,加速整個中國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的進程。“我們希望我們的技術開放能夠和金融機構的頂層戰略相結合,將我們的技術應用到客戶最重要或者更創新的場景當中,使得金融機構運用螞蟻的技術和經驗帶來核心系統的升級或者創新業務的實現。” 

  根據官方的介紹,當前螞蟻金服力主“BASIC”開放戰略,其中BASIC分別對應着Blockchain (區塊鏈)、AI(金融智能)、Security(安全風控)、 IoT(物聯網)和 Computing(計算)五大技術領域。與此同時,劉偉光還指出,在過去的幾年中,通過與金融機構的溝通,發現在未來金融科技有六個重要的發展趨勢,第一個就是移動優先戰略。

  相關數據統計顯示,中國智能手機用戶突破7億,人均每天打開移動設備150次以上,人均每天在移動端耗時超過3小時。同時,根據《2017年中國銀行業服務報告》顯示,2017年,我國手機銀行交易達到了969.29億筆,同比增長103.42%。而這預示着移動入口會成爲未來整個金融業務最爲主要的渠道和入口,也是引領銀行整個數字化轉型的排頭陣地。

  在此前的採訪中,劉偉光曾表示,過去幾年,國外頂級銀行如花旗、匯豐關於數字化轉型的討論,其中80%話題都集中在如何構建基於移動終端的未來數字化銀行。未來的手機銀行將已經不再只是APP、超級APP的概念,將是融合APP、大數據營銷、智能風控和反欺詐;生物識別於一體的新型的全渠道的業務。 今天我們看到更重要的趨勢不僅是手機銀行的升級換代,而構建統一的移動開發框架是對整個移動金融增長的重要助推器。,

  除了對於移動端的看好之外,劉偉光認爲未來金融科技還有其它五個方面的發展趨勢,分別爲:AI增強客戶體驗、全行級的大數據中臺、人工智能驅動風控、分佈式核心以及區塊鏈技術。在他看來,人工智能技術將帶來更多全新的客戶體驗,貫徹更多場景中,重塑客戶服務的流程,同時會驅動下一代的風控平臺的建設,支撐線上線下融合的新需求。

  對於傳統金融機構來說,大數據可以爲金融業務帶來更爲精準的客戶畫像,根據客戶的社會屬性、生活習慣、行爲習慣等信息抽象出一個標籤化的用戶模型,繼而在客戶畫像基礎上有效開展精準營銷,增強客戶粘性。同時,金融科技打破了時間上和空間上的限制,爲消費者大幅度節約了時間成本,可以滿足“長尾”羣體的金融需求,大大提高客戶覆蓋率。

  而在風控方面,金融科技也將起到創新助推的作用。對於傳統風控來說,面臨着兩個方面的難題,一方面是由於信息不對稱,傳統金融機構需要抵押物來完成授信和風險控制。而抵押擔保風控成本較高,業務難以進一步做大。在這樣的環境下,金融科技可以對抵押擔保進行替代,大數據風控可以引入有價值的外部數據與行業內信息進行有效地整合,從根本上提升風控手段。

  前文說到,現在傳統金融機構都在轉型,也會成立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公司。但是,從之前的一個技術部門到金融科技公司的轉變並不是那麼容易的,無論是在文化層面,還是在操作流程以及執行層面,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對此,劉偉光表示,銀行系的科技公司面臨很大的挑戰,表現在怎麼樣從一個部門變成獨立運行的公司、企業文化、組織架構、研發效能、交付體系建設。這跟過去很多銀行科技部和第三方合作有很多不同。“對於螞蟻金服來說,和銀行系的科技公司兩者有很多的契合點,比如他們應用上的能力和我們底層技術能力的結合。” 

  同時,劉偉光還指出,“既然我們做科技開放,我們希望做得更加徹底。相比較很多科技IT公司來說,螞蟻金服科技開放也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他表示,螞蟻金服從最底層的分佈式架構,到大數據平臺,再到上層移動端系列技術,已經如區塊鏈、智能風控等金融級專屬技術。,形成了構建金融業務體系完整的技術棧。

  在他看來,未來銀行一定會走向分佈式系統,這只是時間上問題。未來的核心做分佈式改造,並不是爲分佈而分佈,是爲支撐未來融合的業務發展,這是必然的趨勢。新的自主可控的核心、可控的架構,必將爲銀行業帶來50%、80%,甚至更高的成本的降低,這將是一個新型的變革的趨勢。

  大環境的變化導致傳統金融機構轉型的升級加速,在金融科技公司的開放賦能下,會進一步加快行業的進步。但是,不同的理念、不同的公司在合作過程中必然會產生一些摩擦。對此,劉偉光表示,在與金融技術溝通的過程中,如果要用傳統IT思維去溝通交流必然會產生摩擦。對於螞蟻金服來說,是以銀行保險證券等公司級的戰略爲核心,將技術推動和戰略的牢牢結合在一起,定義出戰略執行過程中每一個節點的執行策略,這樣的戰略才更有效率,才更有力整個行業的轉型。

  據瞭解,螞蟻金服在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時,並不會像傳統IT公司那樣提供單獨的方案,而是會根據對象的不同,結合客戶頂層戰略,設計出不同的數字化轉型的路徑。劉偉光表示,螞蟻強調的是技術和客戶轉型戰略的結合,而不是強調:無論如何都要在這個客戶做一個項目。從官方給出的數據顯示,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螞蟻金服積累的的典型合作案例包括南京銀行、中國人保、華夏銀行、浙商銀行、廣發銀行、貴陽銀行、蘇州銀行、重慶農商行、廣東農信,還有很多金融機構在和螞蟻金服洽談中。 劉偉光稱,這其中每個項目,螞蟻提供的技術平臺都是支撐着這個客戶最重要或者最創新的應用。

  不過,整個行業還處於轉型初期的階段,在很多環節和操作過程中依舊需要繼續探索和改變,比如結算模式上。劉偉光表示,目前初始階段還受制於現在的大環境,我們還會借鑑和參考IT公司、軟件公司商業結算的模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