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柳傳志出來澄清的那次投票,作用沒你想得那麼大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7日 07:30   新京報

華爲技術有限公司輪值CEO徐直軍介紹華爲3GPP 5G科技成果華爲技術有限公司輪值CEO徐直軍介紹華爲3GPP 5G科技成果

  來源:微信公衆號尋找中國創客

  記者 劉景豐 劉素宏 編輯 趙力

  一個聯想是否在5G標準上給華爲投票的爭論,發酵到讓74歲的柳傳志親自“出山”,甚至用“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來呼籲。而隨後馬雲、周鴻禕等企業家也紛紛表態支持柳傳志。

  爲什麼一個已經過去近兩年的晦澀的專業討論會引發如此軒然大波,5G之爭體現了什麼?一個編碼投票真的能上升到愛國的層面嗎?

  5月17日記者就5G之爭、編碼投票等問題,採訪手機中國聯盟祕書長、手機行業門戶網站集微網創始人王豔輝。在他看來,5G是一組複雜的標準,編碼投票僅是其中一部分,而且對編碼投票完全是商業行爲。

  “這其實和愛不愛國沒有關係,不可能我有一些LDPC碼還要去投Polar碼的票。”即使有個別企業在某些編碼的標準上有優勢,也並不代表其就是贏家,“就算我有1個,你有5個,但是我的標準是整個標準裏必不可少的,實際上到了最後即使你賣得多了,我也不吃虧。”

  編碼之爭不存在輸贏

  尋找中國創客:有觀點認爲,華爲沒有贏得數據信道主導權,不等於全輸,因爲仍會參與其中;華爲贏了Polar碼在控制信道的主導權,也不等於全贏或者碾壓了誰,因爲這個領域也要合作。

  王豔輝:這不是贏和輸之分。實際上像華爲這樣的大公司不會只賭一個賽道,只不過其在Polar碼領域的技術積累比較久,專利比較多,一旦它被確立爲標準了,這些專利就會變得有效。”對標準的追求說到底還是對未來專利話語權的追求,因爲專利越多,未來在收費等方面更有優勢。

  尋找中國創客:具體怎麼理解?

  王豔輝:這個話語權與普通個人或企業的關聯並不大,實際上如果華爲在Polar碼更有話語權,未來其在與高通等公司談相關授權的時候會更有優勢,但對於別的公司如聯想、OPPO而言是一樣的,只不過是向誰交專利費的問題。

  這完全是一個商業行爲。如果說這會對中國的通訊產業有多麼大的影響,現在還談不上。華爲提出的方案被採納成爲標準的一部分,只能說它的專利更多,但不能說別人沒有,實際上許多大公司都是多方佈局的。

  尋找中國創客:對於聯想來說,第一輪(RAN1#86bis)投票時選擇LDPC技術方案意味着什麼?

  王豔輝:對於聯想而言,如果其此前在LDPC碼領域有一些技術積累、有相關專利的的話,選擇LDPC碼更符合自己的利益,因爲未來在這方面積累的專利也會受益。這其實和愛不愛國沒有關係,不可能我有一些LDPC碼還要去投Polar碼的票。

手機中國聯盟祕書長王豔輝手機中國聯盟祕書長王豔輝

  5G是一組標準,一次投票沒有決定性作用

  尋找中國創客:2016年那次投票對於5G標準的制定有多重要?

  王豔輝:5G標準是由一組標準組成,那次大會確定的只是一個編碼方式,僅從這一點很難判斷其對整個標準的形成有多重要。

  不過每個公司都希望自己有那麼一兩個必須的標準,這樣在和別人談判的時候纔有更大的話語權。就算我有1個,你有5個,但是我的標準是整個標準裏必不可少的,實際上到了最後即使你賣得多了,我也不吃虧。

  尋找中國創客:企業在5G信道編碼標準的選擇上,會綜合考慮哪些因素?

  王豔輝:會更傾向於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一面,比如在某個領域我正好也有專利,我當然就支持這個領域的編碼。另外相同的技術上,如果你在專利收費上給我的價格低,我當然也會更支持你。

  尋找中國創客:華爲跟聯想在整個標準制定中,有怎樣的關係?

  王豔輝:聯想和華爲的競爭關係更多體現爲站隊。華爲提出Polar碼是基於自己在這個領域的專利積累,如果聯想在LDPC碼領域有專利積累,去站高通也很正常,實際上它站的不是高通,而是LDPC碼。

  尋找中國創客:6月還將舉辦一次獨立組網(SA)標準的投票,這個投票有多重要?

  王豔輝:今年6月舉行的獨立組網(SA)標準的投票,也只是5G標準中的一個組成部分。打個比方就是,目前已經確定了一部分,還有很多部分需要討論確定。至於對未來的影響,還需要各家經歷很長的談判過程。

  目前看,這次的討論也是相關企業來提議案,然後一起討論,至於誰能參加、提出什麼樣的議案,目前也還很難說。

  評論

  柳傳志哽噎背後

  以一場投票來討伐企業不愛國有多荒謬

  已經不再擔任聯想集團任何職務的柳傳志這一次再“出山”,收拾一場聯想所面臨的空前的輿論危機。在流出的一段柳傳志的錄音中,74歲的他字字鏗鏘,談到有人要把“賣國”的帽子扣到聯想頭上,難掩憤怒。

  5月16日,中國創客導師、聯想控股董事長、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聯合他的接班人楊元慶、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向聯想集團全體同仁發出了一封信,題爲《聯想榮譽保衛戰》。

  這封信覆盤聯想參與“5G標準投票”事件的過程,柳傳志還特意點出與華爲任正非通話,結論是,“聯想在5G標準的投票過程中的做法沒有任何問題,並對聯想對華爲的支持表示感謝。我們一致認爲,中國企業應團結,不能被外人所挑撥”。

柳傳志 圖/視覺中國柳傳志 圖/視覺中國

  公開信發出後,得到馬雲、周鴻禕等衆多企業家聲援。

  隨着多方信息的披露,以下事實已經澄清:

  此前網上有言論指責,聯想在2016年兩次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會議上,沒有支持華爲提出的5G技術標準,致使其敗給高通等外國廠商。

  而事實上是,“第一輪(里斯本會議)投票的時候,聯想集團基於自身前期技術和專利儲備,選擇了LDPC技術方案。在第二輪投票(內華達會議)時,我們綜合考慮國家整體產業合作、創新與發展,堅決選擇了聯想之前沒有太多技術積累的Polar碼方案。”柳傳志寫道。

  此前自媒體提出的聯想在“短碼投票”中投了棄權票,最終使得華爲惜敗。

  而據多家媒體報道,最終會議紀要中並未發現相關記錄。 全程參與了這幾次會議的聯想副總裁、無線研究實驗室負責人黃瑩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聯想從未投過棄權票。”

  即自媒體們所謂的聯想棄權票之說子虛烏有。

  情緒比事實更容易傳播,冷靜來看,通過5G標準來批評聯想賣國,邏輯荒謬。

  荒謬之一,把一場正常的技術標準探討、商業決策與愛國、民族情緒混爲一談。

  把一場國際化的技術標準探討裏的投票,聯繫到企業愛不愛國,甚至扣上“賣國賊”的帽子,讓人不寒而慄。

  背後更深層的問題是,我們的文化中是否缺少一種對於商業價值的正確審視?是否缺乏評價企業的正確價值觀?用民族性去替代企業價值,用情緒去取代事實,會讓辛苦建構的商業文明回到草莽時代。

  須知,6月是5G標準制定關鍵節點。

  全球5G標準的制定,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美、歐三方企業陣營的競爭和角逐,而不是單一取決於聯想一家的投票,也不取決於聯想與華爲的博弈,更何況,在這件事情上,聯想與華爲等中國公司的利益高度相關。

  荒謬之二,錯誤地去引導商業競爭,華爲與聯想作爲通信巨頭,確實有競爭,但企業之間的關係絕非惡意打壓,在全球化語系中,需要中國企業抱團合力之處,卻被忽略。這是對競爭的錯誤理解。

  更加魔幻的是,這場源自自媒體的討伐,僅僅靠情緒以及未經核證的消息,就讓輿論掀起滔天巨浪。

  這場輿論漩渦中,沒有旁觀者。因爲背後荒謬的價值觀,會讓所有人受害。

  又想起哈耶克的那句箴言,“社會的進程只能因觀念的改變而改變”。

  一念一菩提,我們從不放棄對商業巨頭的審視,但也從不縱容用情緒與狹隘的民族性去綁架誤傷企業的危險價值觀。

柳傳志 圖/視覺中國柳傳志 圖/視覺中國

  最後回顧一下整個事件:

  5月6日,知乎平臺出現一篇題爲《爲什麼很多人說聯想是“美帝良心”企業?》的問答帖子,隨即網絡上出現大量關於聯想的討論。

  此後5月9日、10日,知乎平臺又相繼出現題爲《如何看待5G標準上聯想的投票?》和《聯想爲什麼不給華爲投票?》的帖子,有網友指責聯想爲“叛徒”“賣國賊”。

  聯想回應,在3GPP舉行的5G標準Polar短碼方案(由華爲等企業主導)投票中投了贊成票,網帖故意混淆視聽。

  5月16日,柳傳志“出山”,和幾位聯想高管發出聯名信稱,聯想投票遵循兩個原則:維護企業的利益、注重國家和行業發展的整體利益。聯想的投票原則、執行都沒有問題。

聯想北京總部 圖/視覺中國聯想北京總部 圖/視覺中國

  這事背後有何門道?6月即將投票新的行業標準

  事實上,有關5G的每次會議也有記錄可查。當然,會議紀要是全英文的,而且動輒數萬字之多。這就給一些人斷章取義、製造事端,帶來了極大的方便。

  5G是未來10年全球信息通信技術的戰略制高點,世界各國都在傾力搶佔5G技術標準的制高點,希望以此在未來的市場大蛋糕中多分一杯羹。

  在2017年12月首個5G非獨立組網(NSA)標準確立之後,今年6月,獨立組網(SA)標準也將投票確立,接下來還有5G其他應用場景的技術標準陸續開始制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