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賭球開闢新戰場:競彩App頂風作案 押注最低10元起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8:06   新京報

贏彩票平臺可投注世界盃比賽。贏彩 票平臺可投注世界盃比賽。
中科彩票客服稱,該平臺彩票均是在線下投注站出票。中科彩 票客服稱,該平臺彩 票均是在線下投注站出票。
此前涉嫌世界盃賭球的羣被封后,羣主在一個“備用”羣裏發出印尼聯賽的開盤,引導羣友投注賭博。此前涉嫌世界盃賭球的羣被封后,羣主在一個“備用”羣裏發出印尼聯賽的開盤,引導羣友投注賭博。
一個競彩APP仍能投注。一個競彩App仍能投注。

  賭球從世界盃延展至小賽事;微信處理涉賭賬號和微信羣,仍有不少羣繼續推薦賭球;網上出現高仿博彩網站

  “世界盃結束了,我們會繼續爲大家提供更多的賽事,玩法和世界盃一樣。”7月9日,管理着一個近百人的賭球交流羣的羣主張寧(化名)在微信羣裏宣佈,包括馬凌(化名)在內的數十個玩家紛紛點贊。

  這是馬凌加入的第4個涉及世界盃賭球的微信羣,另外3個在幾天前因爲被網友舉報被封,這讓習慣了每天在羣裏和賭徒們分析賽事、賠率等數據的他倍感焦慮。

  微信已經採取了行動。7月9日,微信安全中心發佈公告稱,今年二季度對涉嫌網絡賭博行爲的用戶,依據其違規情節嚴重程度,分別進行了限制功能及限制登錄的梯度處罰,包括對相關參與賭博違規用戶,限制進羣功能;對組織賭博違規用戶,進行個人賬號封號處理;對涉賭微信羣,進行封羣處理。本次共計對50000餘個賬號進行階梯式處罰,並對8000餘個涉賭微信羣進行封羣處理。

  新京報記者發現,查封下仍有“漏網之魚”,不少微信羣重新悄然建立,小代拉攏玩家仍在繼續。在上月部分世界盃競彩App停售後,多個App仍在“頂風作案”。

  “世界盃即將結束,現在很多App都刻意引導玩家押注新的賽事。”7月10日,行業觀察者苟靜(化名)向記者表示,“只有玩家玩得越久,他們才能賺得更大的利益。”

  多個賭球、競彩App照常運營

  “雖然封了很多App,但仍有不少平臺能夠下注。”7月10日,資深玩家馬凌(化名)向記者表示。

  有着多年賭球經歷的馬凌,自6月20日後就一直關注世界盃足球押注App的動態。那一天起,多款涉嫌世界盃網絡購彩的App平臺因“服務器升級”、“服務器維護”等多種原因,暫停購買。但馬凌很快發現,仍有不少“漏網”的App在繼續拉攏玩家進行網絡下注。

  “這款App存在很多年了,一直沒事。”7月10日,得知朋友準備找一款“靠譜”的賭球軟件下注時,馬凌介紹了一款據稱服務器在海外,名爲188asia的App平臺。

  記者發現,這款並未出現在蘋果以及安卓軟件市場中的App平臺,需要通過好友分享的二維碼才能下載。世界盃版面上不但顯示出當天比賽場次,對陣雙方的數據,還提供勝負關係、比分、首先進球球員等多個押注選項。這些押注選項最低10元起,上不封頂。

  記者向平臺充值100元,並押注法國對陣比利時獲勝。比賽結束後,該平臺右上角用戶金額數目很快從0變爲本金加上賠率獎金的225元。

  “現在要玩就玩服務器在海外的平臺,安全。”馬凌介紹,“此前國內很多App平臺被大規模封查時,它活得好好的,啥事都沒有。”

  事實上,目前不少國內平臺仍在頂風售彩。

  7月11日,在一款名爲中科彩 票的軟件平臺上,沒有任何關於暫停售彩的公告。王曉(化名)購買了克羅地亞vs英格蘭的比賽,成功投了1注50倍的彩 票。隨後顯示出票成功。中科彩 票在線客服解釋稱,該平臺的彩 票均有實體店出票,開獎全國統一,中獎統一返獎。

  另一款名爲“贏彩 票”的App界面上,其“競彩足球”彩種運營正常。王曉也成功投注。贏彩 票客服稱,該平臺的彩 票均是投注站出票,官方派獎,因此在衆多彩 票平臺關閉的情況下還能繼續售彩。

  2015年,國家體育總局曾發佈通知要求徹底清理整治違規利用互聯網銷售彩 票等問題。2016年4月,財政部、公安部、工商總局、民政部、體育總局又發出通知,重申“禁令”要求,要嚴厲查處網絡公司等單位和個人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 票行爲。

  據此前媒體報道,中國福利彩 票中心工作人員曾表示,從未授權任何一家網站或機構通過互聯網售賣彩 票,任何App售賣彩 票都屬於違規行爲。

  “很多網絡平臺爲了規避監管,都會解釋稱自己是代買。即客戶在平臺下注後,工作人員再通過和線下彩 票銷售點的合作,爲客戶出票。”行業觀察者苟靜稱,“但誰也不清楚是否如其所說。”

  “玩家爲了圖方便選擇網上購彩,但很多平臺可能出現中獎後消失的情況。”此前曾遭遇過類似情況的馬凌印象深刻,“就算對方給你打出實體彩 票來,但誰能保證他肯定會把獎金給你?”

  記者留意到,此前被媒體報道的“天天中彩 票”、“人人中彩 票”、“章魚彩 票”等平臺如今仍處於“停售”狀態。

  此外,記者還發現不少平臺以虛擬道具下注,一旦中彩後,則通過用虛擬物品兌換實物進行返現。

  根據此前報道,“天天愛彩 票”停止了下注,7月10日,記者在“天天愛彩 票”App裏點擊“立即競猜”入口時,軟件自動切換到一款名爲“人人趣玩”的App,同樣提供世界盃以及包括日本、韓國、美國等地的職業聯賽押注。

  但和其他現金押注的平臺不同,這款平臺顯示競彩押注道具爲平臺所提供的金豆,最低投注爲1萬金豆,約爲人民幣1元。記者充值50萬金豆,並將其分別押注在法國對陣比利時的半決賽勝負關係上。很快,系統顯示押注成功。賽後記者按照賠率贏得45.7萬金豆,當記者點擊進去後發現其只是兌獎大廳,按照不同金豆價格提供了包括充值卡、iPhone手機、零食等不同物品。

  平臺在線客服表示,充值的金豆不支持提現或者退款,而所兌換的物品則需要客服確定無誤後,在3-5個工作日內發貨。

  邊薦球邊代買,有羣主稱絕不會被查

  7月9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消息稱,對相關參與賭博違規用戶,限制進羣功能;對組織賭博違規用戶,進行個人賬號封號處理;對涉賭微信羣,進行封羣處理。同時公佈共計對50000餘個賬號進行階梯式處罰,並對8000餘個涉賭微信羣進行封羣處理。

  大規模打擊下仍有“漏網之魚”。甚至有不少押注代投者以及涉及賭球的微信羣主爲了“安撫”網友情緒,宣稱自己所推薦的平臺爲國際平臺,“國家管不了”。

  7月10日,記者發現此前曾高調在朋友圈推薦賭球平臺,並幫網友代投押注的阿雷(化名)仍然活躍在微信當中。但和此前他主要力薦各個賭球App平臺不同,如今他在微信名字後綴加上了“在線打票”的標註,同時所曬出的圖片也從曾經在平臺押注的截圖,換成幫人代打的實體彩 票截圖。

  “需要代打彩 票就直接轉賬,將勝負關係、比分寫在轉賬說明上就行。”阿雷介紹稱,“第二天兌獎後就返還獎金,絕不會有‘貪中獎金額刪人’的情況發生。”

  “對方應該是在線下彩 票點購買的吧。”7月11日,曾多次委託購彩平臺下注的玩家王鵬(化名)說。平時忙於工作的他習慣通過網絡渠道下注,而在多款App平臺被查封后,他也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能代買彩 票的網友,“對方每次都會將實體彩 票拍照片發給我,中了獎也會把獎金打到我微信上。實際上他們在哪購買彩 票都無所謂,只要別‘黑’彩金就行。”

  阿雷稱自己如今從事的行當是“合法代買”,但記者發現,阿雷仍然在朋友圈中表示“覺得轉賬麻煩的,給大家推薦個App玩。”

  隨後記者在其推薦的一款名爲“亞博”的App裏發現,這款App裏有比賽勝負關係、比分等多樣玩法。

  在記者提出“App是否靠譜”,以及表示擔心是否被查封的疑慮時,阿雷稱,“絕對靠譜。這個是國際的,國家管不着。”

  和阿雷抱有同樣說辭的,還有多個推薦賭球平臺App的微信羣主。

  7月10日,記者在一個涉及世界盃賭球的羣裏發現,有玩家轉發了微信安全中心的消息,並擔心地表示“據說BET365已被關了。”很快,在羣裏力薦該平臺的羣主追問發佈消息的玩家“哪來的謠言”,並“闢謠”稱,“我還在就說明一切。”

  而對於羣友提出“爲何平臺不會被查”、“平臺是否在境外”等問題時,羣主隱諱地解釋稱,“境內不允許賭博,沒人會在境內。”

  “如果真如其所說,運營的網站是在境外註冊,確實會給監管帶來難題。”苟靜向記者解釋稱,“首先網站的開發者、莊家等運營人員難以查獲。其次,服務器在境外,境內只有代理的話,導致參賭人員區域分散、莊家與代理商彼此間聯繫也更爲隱蔽。”

  賭球範圍拓展,從世界盃到小賽事

  “我們平臺每天都會爲大家推送不同的賽事。勝負、比分、角球大小各種玩法應有盡有。”7月9日,管理着一個近百人賭球交流羣的羣主張寧(化名)在微信羣中宣稱。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此前多個活躍的賭球微信羣在賽事即將結束時,羣主開始利用網友在世界盃期間膨脹的賭球慾望,組織玩家參與到印尼、芬蘭等多個足球小國聯賽的賭球來。

  7月10日,記者以“博彩玩家”身份加入一個名爲“世界盃交流”的微信羣時看到,羣內網友正熱烈地討論着足球賽事的分析,並不時有玩家發出比賽賠率更改、賽事進程等數據截圖。羣友所討論的並非是世界盃相關賽事,而是一場來自馬來西亞的足球比賽。

  事實上,這場比賽的兩支球隊並不被國內球迷所熟知,這種低級別的聯賽甚至不被球迷所關注,但如今這些聯賽卻逐漸成爲賭徒們在世界盃期間的“第二戰場”。

  “原本就想賭下世界盃,結果現在迷上了這些小聯賽。”記者在添加其中一位羣友大劉(化名)爲好友後,他解釋道,“這種比賽變數更大,更適合賭球。”

  大劉此前對此類足球小國聯賽並不感興趣。但世界盃讓他賭球慾望高漲,每天都會投上四五千元來押注比賽。甚至在賽事空窗期時,無球可賭的他感到心裏欠缺點什麼。“之前不是有一天賽事調整期嘛,那天感覺空蕩蕩的。”

  大劉開始尋找起其他代替方式來。很快,他被朋友拉進張寧的微信羣。他興奮地發現,在張寧所提供的平臺App上,不僅能押注世界盃賽事,還能押注包括芬蘭、印尼等數十個足球小國的職業聯賽。

  “不同於歐洲頂級賽事,這些小聯賽的球隊你根本就沒聽說過,更不瞭解實力如何。”大劉解釋稱,“押注的判斷,只有博彩公司給出的賠率。”

  大劉的賭球之路並不平坦。在一場瑞士次級聯賽中,他押注1000元在賠率較小的球隊上,但雙方以平局收場。不服輸的大劉繼續押注另一場韓國的球賽,同樣血本無歸。“那天輸了4場比賽,總共輸了1萬元。”大劉回憶稱。

  “這類賽事更多的是押角球大小數、黃牌單雙數等玩法。”朋友向大劉建議,“小國聯賽勝負很難預測,還不如賭這些場上因素。”

  7月10日,圈內資深觀察者苟靜分析稱,“這些國家的足球賽事更容易被莊家所把控。如此一來,比賽走向、賽果甚至比分都容易被‘安排’。如果賭徒押注這類賽事的話,很可能導致最後輸得更慘。”

  記者在張寧所提供的平臺中看到,涉及的聯賽除了歐洲、亞洲等區域各個國家的男足聯賽外,還有各國不同年齡階段的青年比賽以及女子聯賽。而平臺也按照一定賠率提供了包括比分、勝負、哪方先進球、角球大小數等在內的各樣玩法。

  網友獎金“被黑”,高仿博彩網站橫行

  世界盃賭徒熱情的高漲,讓博彩平臺賺得盆滿鉢滿,也讓不少假冒網站隨之誕生,這些網站掛出“官方授權”、“內地獨家”等噱頭,讓不少初次嘗試網絡賭球的網友信以爲真,紛紛“中招”。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不少球迷都曾遭遇過贏錢後,獎金卻取不出來的情況。

  有媒體報道,廣東的謝先生在一款世界盃投注App裏猜準了西班牙3:3戰平葡萄牙的比分。讓他憤怒的是,當兌獎時卻發現該款App以“沒有獲得受理權限”爲由進行退票。App還在首頁出示了一份宣稱網絡有問題,無法兌獎的通告。

  謝先生的遭遇並非個例。記者在查閱微博、貼吧等網絡平臺時注意到,不少網友都曾遇到過類似經歷。

  “以虛假平臺爲渠道,進行博彩詐騙的手段,已是騙子們的慣用伎倆。”7月11日,足彩圈資深觀察者杜宇(化名)向記者表示,“現在世界盃比賽正火,不少騙子都將自己包裝成‘官網’進行詐騙。”

  據360獵網平臺發佈的《2017年網絡詐騙趨勢研究報告》顯示,涉及賭博博彩詐騙的舉報總金額高達5977.6萬元,佔比17.1%,僅次於金融理財詐騙,排名第二。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世界盃開賽期間,網上一度涌現出多個有着同樣名字的賭球博彩網站。記者所加入的多個涉及賭球的微信羣中,賭球平臺App小代們也紛紛宣稱自己纔是“正版”,其他平臺都是“高仿”。

  7月8日,記者以“世界盃”、“博彩”等關鍵詞進行網上搜索時,發現有多家掛着“海外博彩公司內地官網”旗號的博彩網站。

  記者進入一家名爲BET365的網站後發現,網站首頁中掛着顯眼的“官方認證”字樣,同時還提供有“官方App下載”的渠道,以及客服的聯繫方式。“我們是BET365官方授權的,在國內是唯一一家。”當記者聯繫上客服後,對方介紹稱,“其他網站都是假冒的,你去玩的話很容易被黑。”

  但這一說法被其他掛着同樣BET365頭銜的平臺小代嗤之以鼻。

  在記者所加入的一個同樣主推BET365博彩平臺的微信羣中,羣主每天都不遺餘力地發佈平臺網站鏈接,以及“充值返利”等相關通知。但記者卻發現儘管這個網站和此前一家在框架、模板上幾乎一模一樣,但域名、鏈接卻不相同。

  當記者提出爲何網站鏈接不同的疑慮時,羣主解釋稱,“我們纔是真網站,要想不上當就在我們這玩。”

  “由於國內禁止海外博彩網站鏈接,所以網友並不清楚BET365真正的官網到底是什麼,更不知道他們面前的這些掛着BET365招牌的網站很可能都是假的。”杜宇分析稱。

  “現在不敢在App上玩了。”資深賭球玩家大白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他曾被類似掛着海外某知名博彩公司官網頭銜的黑App騙走近萬元。“當時也是覺得對方是官網,可信度肯定高一些。但沒想到是騙子網站,在我押注成功準備提錢時,一直用‘系統維護’爲由,拖着不給錢,最後把我賬號刪除。”

  “一旦點擊這些網站,就會提示網友進行註冊,同時還會要求網友現金充值。”苟靜稱,“如果只是不能兌獎,玩家損失的只是賭資。最怕的是騙子通過玩家在註冊時留下的銀行卡信息來進一步盜取你的個人財產。”

  世界盃開賽以來打掉上百個賭球團夥

  公安部7月11日發文,世界盃開賽以來,各地偵破賭球刑事案件300餘起、打掉賭球團夥100多個,涉案金額逾10億元。

  遼寧瀋陽、貴州貴陽、北京、廣東等多地公安機關成功偵破犯罪團伙利用境外賭博網站開設賭場案,這些團伙充當境外賭博網站代理人,組織賭客對世界盃比賽押注,涉賭資金逾千萬元、逾億元不等。

  7月12日,根據廣東省公安廳發佈,廣東警方開展“淨網安網9號”打擊世界盃網絡賭球違法犯罪收網行動,成功打掉20餘個涉案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540餘名,搗毀賭博App、網站70餘個,關停網絡社交平臺聊天羣250餘個,凍結涉案金額2.6億餘元。世界盃期間,茂名警方破獲首個利用比特幣進行網絡賭球特大案件,該案流水資金超百億元,是目前破獲的最具代表性的新型網絡賭球案件。

  經查,除茂名比特幣賭球平臺是在暗網操作外,其餘賭球平臺主要分爲網站和App兩大類。網站類大多爲“皇冠”“新葡京”“永利”等名頭的賭博網站,賭徒通過瀏覽網站,註冊登錄,即可進行下注操作;App類則需在App內操作下注,實際上爲賭博網站封裝,背後對應相同的賭博網站團伙。

  據介紹,網絡賭球犯罪團伙層級嚴密,多爲“金字塔”式的組織架構模式,層層招攬代理,層層發展會員,並從會員的下注金額中層層“抽水”進行牟利。背後莊家通過對賭徒投注進行分析,根據投注比例操控賠率,讓少部分人贏錢,大部分人打水漂,而自身獲取其中差價,莊家穩賺不賠。部分參賭人員深陷其中,導致傾家蕩產,甚至滋生盜竊、搶劫等違法犯罪。

  7月5日,北京警方專案組一舉打掉了一個特大網絡賭球犯罪團伙,控制涉案人員46名,據初步統計,世界盃開賽以來,該團伙涉案資金流水高達3.2億元。

  北京警方提示,網絡賭球屬於違法犯罪行爲,羣衆切勿參與,警方將始終保持對各類賭博違法活動的嚴打高壓態勢。

  “互聯網工具的興起,讓賭球方式從當年電話下注逐漸向社交軟件轉移。”7月10日,曾從事過賭球代理的林業(化名)表示,“微信、QQ等平臺正在成爲賭球重災區。”

  記者在調查時發現,衆多賭球平臺小代正是通過微信等方式拉攏玩家,進行線上下注、轉賬等賭球流程。

  “我們呼籲廣大用戶理性觀看世界盃,合理欣賞足球競技賽事,尊重體育精神,遠離賭球行爲”,微信安全中心近日在公告中稱,“我們將對包括且不限於——賭球交易抽水、代下注、發佈賭球宣傳營銷等賭球行爲進行嚴格處理。”

  “儘管一時間無法做到徹底封查,但至少能幫助部分賭徒看清現實。”苟靜表示。

  根據記者採訪,有被身邊人奉爲“大神”的人物卻在這次世界盃賭球領投中被莊家拋棄,身負數百萬“欠款”;有的資深球迷赴俄羅斯現場賭球結果輸掉半年薪水,被妻子來電要離婚。

  “你見過哪家賭場輕易讓賭徒把錢贏走的?”杜宇說。

  新京報記者 覃澈 實習生 王健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