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解碼AI獨角獸養成:要追求價值而非估值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8:50   新京報

  記者 / 邱曉雅 薛星星

  7月11日,尋找中國創客第四季夏季峯會的“解碼AI獨角獸的養成之道”論壇上,艾問傳媒創始人、投資合夥人艾誠,深創投集團副總裁李守宇,深之藍創始人魏建倉,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編程貓聯合創始人孫悅,乂學-松鼠AI教育聯合創始人、CEO周偉,思必馳CMO龍夢竹7位嘉賓,就AI獨角獸企業如何進行企業估值、如何實現商業化落地展開了討論,並給出了自己對於“獨角獸”的定義。

  其中,乂學-松鼠AI教育聯合創始人、CEO周偉表示:我們情願做價值獨角獸,不做估值獨角獸。

  深創投集團副總裁李守宇認爲:估值是市場對公司技術水平、市場前景和盈利水平的認可,要做健康的獨角獸。

  編程貓聯合創始人孫悅則表示:AI的意義在於把效能、服務質量和標準化維度放大,場景對了纔可以賺錢。

  以下是此次論壇實錄,經尋找中國創客精編整理:

  如何推進公司商業化?

  主持人艾誠:最近看到一份中國人工智能商業企業落地百強,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很少有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公司收入能突破1個億,你們下一步打算如何推進公司商業化的成功?

艾問傳媒創始人、投資合夥人艾誠艾問傳媒創始人、投資合夥人艾誠

  魏建倉:深之藍主攻水下機器人領域。水下是發展不充分的行業,存在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如通信、導航定位等,這些都會限制大規模全空間設備使用的場景。

  水下機器人在很早之前就有,1953年第一艘無人遙控潛水器問世,到1974年先後研製出20多艘潛水器。但那時價格很高,無法進入人們的生活空間。我們把它小型化到消費品空間,主打海外市場,終端價699美元,給代理商很大一部分的讓利。今年深之藍1-5月銷售額同比增長10倍,6月份繼續高速增長。

深之藍創始人魏建倉深之藍創始人魏建倉

  周偉:我們俗稱的好工作是錢多、事少、離家近,好產品是市場大、成長快、離錢近。教育市場正好符合這個特點。松鼠AI現在有1.2億學生,且由於二胎政策的開放,市場增長潛力大,人們也普遍接受教育付費。

  去年第四季度,松鼠AI連續三個月實現正向現金流,現在主要考慮在規模和利潤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實際上公司今年就可以實現盈利。

  孫悅:教育是來一個用戶就賺一個錢的行業,互聯網那套“羊毛出在豬身上”的理論並不適用於教育行業。編程貓和其他應試教育的公司有本質區別,後者是存量市場,而我們是全新的學科和賽道。

  實際上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是一家AI公司,因爲商業模型不基於AI也跑得通。關鍵在於基於AI後,可以把教育的效能、服務質量和標準化的維度放大,可以加速解決問題,比如1個老師可以教100個學生。

  很多互聯網產品都是在過去的商業模式上換了個形式,本質上沒有變化。AI最重要的是找場景,場景對了可以賺錢,憑空說AI可以賺錢並不正確。

編程貓聯合創始人孫悅編程貓聯合創始人孫悅

  龍夢竹:思必馳一直通過深挖垂直場景的需求來實現商業化。語音本身是沒有任何賽道的,它主要通過人工智能和傳統行業的結合來做商業化落地。思必馳以前做教育,但發現教育AI化難以從純商業化的角度往上走,於是2014年嘗試轉型,深挖車載和家居兩個場景。

  2016年以後,亞馬遜帶來智能家居的風潮,BAT也相繼入局,智能音箱、智能電視已經逐漸普及。根據行業預測,2017年中國智能音箱規模在400萬以上,而從最新數據來看,天貓精靈和小愛同學的激活量已在500萬左右,智能家居的發展超過大家的預期。未來我們還會加入電視、冰箱、洗衣機以及其他嵌入式場景。

  劉春河:創業初期,赤子城就把賺錢當成比較重要的事,不賺錢的創業都是耍流氓。檢驗一個業務形態的直接標準就是把它扔到市場上,看用戶是否真的喜歡。

  到今天爲止,我們已經在跑馬圈地的過程中形成共識——赤子城是一家典型的應用驅動型公司。在覆蓋了10億多個設備後,開始做優化模型,也做了人工智能引擎。我們現在不僅可以做靜態推薦,也可以做場景化推薦。

  現在赤子城的清晰定位是人工智能內容服務商。這個賽道上我們有不少競爭對手,赤子城的優勢在於擁有足夠多的用戶、場景以及之前積累的打法。

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

  未來期待和商業化能力撐起估值

  主持人艾誠:小馬智行CEO是我在MIT(麻省理工)學金融課的同桌,我記得當時我們有一門課,考試題目就是關於如何計算一家公司的估值。那套金融學計算估值的公式,又和現在互聯網時代的估值有所不同。各位公司的估值是多少,如何算出,支撐估值的元素又是什麼?

  魏建倉:深之藍剛剛完成一輪2.5億融資,估值在30億人民幣左右。我認爲一家公司最重要的價值體現在市場是否巨大、市場是否真實存在、產品能否給人帶來價值等方面。

  周偉:乂學-松鼠AI教育也正好完成一輪融資,估值跟深之藍差不多。對待新一輪估值,我們比較理性,是基於過去兩三年業務成長的數據算出的估值30億。

乂學-松鼠AI教育聯合創始人、CEO周偉乂學-松鼠AI教育聯合創始人、CEO周偉

  孫悅:編程貓最主要的估值模型,有三個考慮因素。一是市場足夠大,大家覺得少兒編程跟英語教育一樣大;二是在增量範圍中,存量模型和商業模型能否支撐一定時間內壟斷市場或者佔領大份額;三是有一些投資機構競爭的成分,但不會脫離重市場重產品的原則。

  龍夢竹:思必馳從創始至今已經是第11個年頭。思必馳真實估值大概在40億左右,但我們公司並不是特別看重這個數字,2014年之前我們做教育,之後轉型做智慧物聯網、智慧終端、智慧企業服務。當時是人工智能的“冬天”,對團隊來講,支撐我們走下去的並不是思必馳的估值或者下一輪融資的金額,我們希望在折騰中創業。

思必馳CMO龍夢竹思必馳CMO龍夢竹

  劉春河:我認爲融資對創始人來說其實是賣股份的過程,它是交易行爲,很多時候是討價還價的過程。很多不賺錢的公司估值很高,尤其在人工智能領域。至於是什麼支撐一家科技公司的估值,很多時候是(對未來的)期待。

  要做價值上的獨角獸,不做估值上的獨角獸

  主持人艾誠:你們認爲自己的公司是“獨角獸”嗎,如何定義“獨角獸”?

  魏建倉:深之藍是專注於做水下機器人的公司,一開始做這家公司時,沒幾個人知道我在幹什麼。直到後來相繼發生馬航等事件,包括這次泰國事件,水下機器人才進入大家的視野。

  在創業過程中,深之藍一直在開創新空間,並在這個新空間裏自己建立一切的規則,我們希望在接近獨角獸過程中,爲客戶和市場創造價值。

  孫悅:編程貓從來沒有以獨角獸自居,在我們平臺上有很多學習編程的小孩,他們中間將來肯定會產生很多獨角獸。

  周偉:在通往獨角獸成長的道路上,我們的小荷角還沒露出,希望通過不斷的努力,使這隻角在不遠的將來長出來,真正成爲行業的一枝獨秀。我們情願做價值獨角獸,不做估值獨角獸。

  龍夢竹:我們挺怕大家把思必馳歸到獨角獸。這幾年人工智能起來後,大家紛紛把獨角獸頭銜賦予某個公司,給予更多期望。比起這個頭銜,我們希望把商業化落地做得更紮實,未來戰略方向上走得更穩。

  劉春河:我非常討厭“獨角獸”這三個字。當一家公司被賦予該稱呼時,可能就會喪失它本來的真面目。前段時間,我看了一本書《人類羣星閃耀時》,真正偉大的公司大概都要經歷從不被關注、逼到絕境、實現蛻變,最後成長爲偉大公司的過程。

  李守宇:估值10年內達到10億美元就能成爲獨角獸,從這個角度來說,深創投集團投資的很多企業已經是獨角獸。我們投過的企業,現在有140家在資本市場上市。

深創投集團副總裁李守宇深創投集團副總裁李守宇

  估值是大家對公司價值的認可,是對公司技術水平、市場前景、銷售能力、市場佔有率、盈利水平的認可。我認爲要實實在在成爲獨角獸企業,首先要把產品、銷售、盈利、現金流做好,成爲健康的獨角獸,而不是做估值上的獨角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