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馬斯克、賈躍亭、李斌們的造車遊戲困境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07:11   新京報

  留給賈躍亭量產、融資的時間不多了,馬斯克和他的中國“學徒”的造車遊戲是一個資金黑洞,而盈利尚無具體時間表。這些“70後”製造新能源車的光環背後,資金危機、技術危機、量產危機、控制權危機輪番上演。

  作者 | 任嬌

  編輯 | 陳詩怡

  國慶節最後一天,恆大和賈躍亭“談崩了”。

  10月7日晚間,恆大健康發佈公告稱,賈躍亭欲撕毀合約踢恆大出局。賈躍亭旗下FF公司在10月8日發佈公告稱,恆大在協議有效期內未履行其支付款項的承諾。恆大和賈躍亭“互撕”,使得FF的造車夢被蒙上陰影。

  10月9日,已在美股上市的蔚來汽車獲得特斯拉股東投資,當天股價大漲22.35%。蔚來汽車作爲中國新能源汽車第一股,也成爲繼特斯拉之後,全球第二家在美國上市的電動汽車企業。不過此前蔚來汽車因出現各種故障報道股價一度大跌,創始人李斌面臨着現實難題。

  與此同時,新能源汽車的開山鼻祖特斯拉,卻因創始人埃隆·馬斯克在8月的“私有化烏龍”而導致股價大跌。馬斯克面臨涉嫌證券欺詐等指控,並遭多家空頭做空,股價大跌。

  十一期間,何小鵬的小鵬汽車則在紐約時代廣場大打廣告。在國內,小鵬汽車亮相上海浦東國際汽車展覽會。風光背後,何小鵬在一個論壇上公開談到了焦慮。

  馬斯克訴訟在即,賈躍亭遠赴美國,李斌高開高打,何小鵬低調前行。四個新能源車的吃螃蟹者面臨相似境遇,他們是夢想家?還是賭徒?

  四個造車的70後男人

  新能源汽車是場豪賭,其中最著名的賭徒,毫無疑問是特斯拉CEO馬斯克。

  出生於1971年的馬斯克,掀開了賭局的第一幕。此後,70後中國門徒們緊隨其後,展開了燒錢大戰。

  1971年,馬斯克出生在南非政治行政決策中心比勒陀利亞城郊富人區。兩年後的1973年,賈躍亭出生於呂梁山腳下的小村子,1974年李斌在安徽大別山農村出生,1977年的何小鵬出生於湖北黃石。

  賈躍亭、李斌與何小鵬很難想象,在地球的另一邊,馬斯克10歲就擁有了自己的第一臺電腦,12歲就發表了自己開發的遊戲代碼,閒時馬斯克和兄弟姐妹們乘着外公的私人飛機旅行。

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

  山西呂梁山腳下、山西省臨汾市襄汾縣的一個小村子,賈躍亭經常被親戚們叫做“亭娃子”、“牛娃”,他和玩伴們湊在一起,喜歡打打撲克、下下象棋、逃個學。

樂視創始人賈躍亭樂視創始人賈躍亭

  17歲那年,馬斯克離開南非,至加拿大就讀於皇后大學,隨後輾轉來到美國獲得賓夕法尼亞大學學位,在這裏馬斯克獲得了自己的科技商業啓蒙。

  在李斌自小生活的安徽大別山區,牛是當地重要的生產資料。小學五年級之前,李斌經常要幫外公放牛。外公是四里八鄉販牛的好手,最拿手的是知道貨源,在牛不太好的狀態下用低價買過來,之後回家養好了再賣出去。而少年李斌是外公的勞動力,負責“包裝”找到最肥沃的草場,帶着牛去吃個飽,再一頭不落地趕回來。

  外公給李斌最爲樸素的商業啓蒙:低買高賣,用最少的錢賺最多的錢。

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

  2010年6月29日,馬斯克帶着一路跌跌撞撞,還未大規模量產的特斯拉走進了紐約證券交易所,並獲得了戴姆勒和豐田各自5000萬美元的融資。5個月之後,李斌也帶着易車網敲響了納斯達克的鐘聲,大學起就連續創業的李斌,熬過了負債400萬的寒冬,成爲了億萬富豪。

  和從大學時期就連續創業的馬斯克和李斌相比,1977年出生的何小鵬創業動機更爲簡單,南下廣州打工的他,爲了多掙錢而創業,按他自己的說法就是出於“貧下中農”的“嫉妒”。

  翻開何小鵬的履歷,他是UCWEB的技術創始人,互聯網圈內最優秀的產品經理之一。他聯合創立的UCWEB,在2014年被阿里巴巴用超過40億美元的現金加股票宣佈正式併購整合。而這宗交易,創造了當時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的併購紀錄。

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

  馬斯克的70後“中國門徒”

  爲了一個瘋狂的造車夢想,有人選擇All in。

  2003年成立、2010年上市的特斯拉開創了新能源汽車的豪車時代。2017年,特斯拉在中國賣出的汽車中,每四輛就有一輛在北京。馬斯克的中國門徒們,都是特斯拉的第一代車主。他們All in電動汽車的夢想都離不開特斯拉。

  “它把全世界的汽車行業都帶入了電動時代。”賈躍亭曾這樣說過。2016年4月,賈躍亭在當時名爲樂視中心的五棵松體育館,宣佈造車,要“爲夢想窒息”。

  一年後的2017年12月16日,北京五棵松體育館,在同樣的位置,李斌帶着蔚來的首款量產車NIO ES8來到現場。對李斌而言,特斯拉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看到了電動智能車的發展方向。”

  2014年底,因在自家陽臺拍了一張霧霾極爲嚴重的照片,李斌決定創辦蔚來汽車,定位國際化智能汽車公司,對標美國的特斯拉。

  2014年11月,李斌註冊了上海蔚來科技有限公司;次年,上海蔚來汽車有限公司成立。隨後,資本進場,共計五輪,融資過百億⋯⋯蔚來乘風起,其擴張速度比起當年的特斯拉,有過之而無不及,李斌也因此被稱爲“中國馬斯克。”

  何小鵬的造車夢,同樣受到了馬斯克的啓蒙。

  2014年6月,特斯拉對外開放所有專利,鼓勵其他企業開發電動汽車。特斯拉的開源讓何小鵬看到了進軍電動汽車領域的可能性。那時UC剛被阿里收購,何小鵬在經驗與財富上都獲得了豐厚的積累,加入到了投資人隊伍中,正在積極尋找新的投資方向。

  在馬斯克訪問阿里的一次活動上,何小鵬問馬斯克關於專利使用的問題,馬斯克說了一句“你們可以拿去用,但是怎麼用就和我們沒有關係了。”從那以後,何小鵬就開始着手創辦小鵬汽車。

  馬斯克的每一箇中國門徒,都期待自己能夠超過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何小鵬曾說,埃隆·馬斯克現在比我厲害,但是未來我可能比他厲害。

  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賈躍亭說,“我要超越特斯拉,雖然會被嘲笑。”

  200億起步的“超級賭局”

  四個出身截然不同的人,卻有着相似的經歷,也因新能源汽車的行業變幻,正在面臨相似的問題。每家公司都在以自己的速度急速擴張:很缺錢,很缺人。

  汽車行業百年曆史,在造車的環節上做顛覆幾乎是不可能的,但在研發和用戶體驗方面,新型的電動汽車創業公司有自己不一樣的道路。

  2017年3月17日,特斯拉獲得騰訊17.78億美元的投資後,市值達到452億美元。當天,年僅14歲的車企特斯拉離百年車企福特的市值僅差12億美元。但特斯拉負債水平始終高企,截至2018年6月30日,特斯拉總負債達226.4億美元,總資產負債率81%。馬斯克也幾度瀕臨破產。

  在2017年6月28日的樂視股東大會上,賈躍亭表示,“非上市體系的資金問題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正式將樂視的資金危機公諸於衆。7月,賈躍亭出走美國,“下週回國賈躍亭”成爲大家對於這個曾經倡導“矇眼狂奔”和All in的創業者的嘲諷。

  在短短一年中,孫宏斌的150億就打了水漂,賈躍亭及其姐姐賈躍芳已經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

  6月6日,浙江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在一次演講中提出了“造車新門檻”:“過去我說造汽車沒有幾十億、幾百億的投入,很難形成可持續發展能力。但是今天,我認爲這個數字,沒有幾百億、幾千億的投入,要在汽車領域有所作爲幾乎是不可能的。”

  前有特斯拉,後有蔚來,都被華爾街看空,上市後的股價坐上了過山車。苦於頻頻被做空的馬斯克,想退市而不得。好不容易上市的蔚來,上市之初暴漲80%成中概股“妖股”,不久就暴跌“破發”。

  9月12日,蔚來在紐交所上市由6.84元開盤,迅速攀升至9.23美元高位,蔚來市值則飆升至92.3億美元,到第三天則飆升至12.35美元,到第四天則上漲至13.8美元,讓蔚來總市值超過120億美元,其上漲幅度超過80%。

  上市之前,蔚來汽車的擬募資額經歷了從最高18億美元到15億美元,最終10億美元的連連下跌。截至10月7日,蔚來股價“破發”至6.26美元,市值64.23億美元,而10月2日曾跌出最低5.92美元。

  其招股說明書顯示,從2016年至2018年6月30日,蔚來的總收入爲4599萬元,總營業費用達到了107.42億元,淨虧損109.2億元。截至6月30日,蔚來汽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和限制性現金共計44.80億元,不足45億美元。

  股價的波動,讓特斯拉和蔚來的資金壓力均持續加大。數據統計,特斯拉每天要花費7500萬美元,到如今尚未盈利。對於蔚來汽車的盈利規劃,李斌也坦言,“蔚來還是一家年輕的公司,盈利依然需要時間,但是團隊對未來的財務發展有很好的規劃和信心。”

  從2015年到2018年,新造車企業掀起了融資大戰,目前威馬、蔚來、小鵬居於前三。小鵬汽車在完成A+輪融資之後,何小鵬曾感嘆:“以前看別人做車覺得100億太誇張了,現在自己跳進去才知道200億都不夠花。”

  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新造車企業融到200億元的啓動資金僅僅是拿到了上半場的入場券。沈暉說,新造車企業未來的總投資可能要達到四百億元。如果在花光兩百億之後,還不能做到維持自身的現金週轉,那麼新造車企業將陷入危境中。

  造車遊戲,確實是一個資金黑洞,而盈利,尚無具體時間表。

  押上身家拿控制權做賭注

  無論是馬斯克還是他的中國門徒們,都非常焦慮。只建立技術壁壘、實現量產、如期交付,纔有可能做平資本遊戲的槓桿,保證自己對公司的控制權,在智能汽車行業站住腳。

  每一個賭徒都在這場賭局中下了重注,押上身價拿控制權做賭注。

  今年1月,馬斯克曾表示在特斯拉市值1000億之前自己不會接受任何形式的報酬。在8月8日宣佈考慮啓動私有化之後,特斯拉的股價從389美元跌至261美元,市值蒸發超過200億美元。距離1000億美元市值,馬斯克還差五百多個“小目標”。雖然由於此前的創業經歷中,馬斯克多次被排擠至外,在此後幾家公司中,馬斯克格外注意公司的控制權。因私有化烏龍而惹上麻煩的馬斯克,在美國證監會的壓力下,馬斯克卸任董事長,被外界認爲特斯拉的馬斯克時代告終。

  爲造車遠走美國的賈躍亭,讓孫宏斌失去了165億,自己和家人都成了“老賴”。一度被曝光造車是騙局,卻在6月25日獲得恆大集團間接投資,許家印以67億港元,成爲FF的第一大股東。同時,在此次交易中,賈躍亭提出的條件是鎖定FF的CEO15年。

  同時,賈躍亭作爲創始人和CEO,則享有“1股10票”的權力。對賭的條件是FF要在2018年底之前兌現首批電動車量產交付的承諾,否則賈躍亭將失去上述投票權和實際控制權。

  恆大之於賈躍亭,就像阿拉伯主權基金(PIF)之於馬斯克。對賈躍亭來說,這卻是一場豪賭:簽訂對賭協議的老賈,如果半年後不能量產,那他可能就會失去FF的實際控制權。

  在蔚來、小鵬所有造車新勢力都還沒有批量交付的情況下,讓公衆相信FF做好量產的準備並不容易。

  “蜜月期”還沒過,10月7日晚間,恆大健康的一則公告卻將雙方的“不睦”公之於衆。根據公告,恆大支付給賈躍亭實際控制的法拉第未來(下稱“FF”)8億美元已基本用完,並要求恆大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同時,賈躍亭方面已於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作爲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

  新京報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此前報道,8億美元用完之後,賈躍亭方面有再融資的需求,或有新的接盤方,賈躍亭方面不希望恆大一家獨大,意欲通過融資稀釋恆大控股權。至於提出仲裁,則可能涉及控制權爭奪,不排除是賈躍亭在難以如期兌現量產承諾、可能失去控制權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險棋。

  產能危機下誰能續命最久?

  “我們是‘真交付’,這次全都是私人用戶。”

  這是9月18日,在距離威馬汽車EX5產品上市交付大會還有10天的時候,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接受媒體採訪時着重強調的一句話。

  大批量交付對新能源汽車行業仍然是一個難題,無論是大洋彼岸的馬斯克和賈躍亭,還是李斌和何小鵬,都在爲產能和交付頭疼。

  在不久之前,蔚來汽車宣佈首批交付500輛產品時,沈暉曾不客氣地指出其交付“摻水”,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交付,“交付給自己的員工有什麼意義?”沈暉此前在公開場合這樣說道。

  而這個質疑也引起了業內的軒然大波。與蔚來宣稱的訂單數幾乎相當,威馬現在收穫了超過一萬個訂單。

  交付關係着每一個新能源汽車公司的命運。產能決定交付,交付纔有現金流,否則就得一直靠融資抵債。

  特斯拉近年一直處於“產能地獄”,目前還有幾十萬Model3沒有交付。2018年6月,特斯拉單週產量突破5000輛,7月各周產量保持在這一水平。特斯拉希望8月底能達到單週6000輛。

  此前特斯拉發佈財報顯示,第三季度總共交付83500輛電動汽車:55840輛Model 314470輛Model S,以及13190輛Model X。換個角度說,僅在第三季度,交付量就超過2017年全年交付量的80%,並且所交付的Model 3幾乎是之前幾個季度總和的兩倍。

  但是,如果2018年全年銷量將突破20萬輛,其中Model 3佔一半。2018年保質保量交付10萬輛Model 3,2019年交付其餘40萬輛訂單中的大部分,特斯拉才能渡過此劫,在2020年纔有希望實現盈利。

  蔚來預計在今年年底交付1萬輛,而就在美東時間10月8日,蔚來汽車股價進一步下跌,跌幅爲3.51%,收盤價爲6.04美元,相比9月13日的11.6美元,股價距離高點幾近腰斬。

  目前蔚來汽車的主要競爭對手小鵬汽車、威馬汽車等今年年底才能交車,另有很大一部分仍停留在“PPT造車”階段。而截至2018年8月28日,蔚來ES8已經生產了2200輛,交付了1381輛給用戶,其中ES8的8月份交付量爲900輛,7月份交付381輛,6月份交付100輛。

  之前的賭約中,小鵬汽車表示今年不可能有新勢力交付10000輛。而眼看2018年即將進入最後一個季度,能不能交卷儼然已經成了優差生的分水嶺。

  有消息稱,FF首款高端車型FF91已運抵北京。但事實上,在造車新勢力的多款產品已經紛紛上市的時代背景下,這輛FF91已經很難吸引足夠的注意力,大家更關心的是,FF年底前能量產嗎?

  “賭徒”們不能停下來,即便知道這個模式很難長期維持,即便其盈利模式還無法確定,他們也必須撐起這個故事。因爲如果沒有這個故事,這些“造車新勢力”就馬上變得不那麼吸引人了,不吸引人就意味着,融不到資,而這纔是最致命的。

  2018年只剩2個多月,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