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投資60萬手續費20萬?蘭州警方破獲虛假期貨平臺案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9:43   新京報

蘭州警方查扣的電腦等作案工具。蘭州警方查扣的電腦等作案工具。
蘭州警方將犯罪嫌疑人押回蘭州。本版圖片/蘭州市公安局蘭州警方將犯罪嫌疑人押回蘭州。本版圖片/蘭州市公安局

  原標題 虛假期貨平臺:投資60萬手續費20萬

  記者 陳景收 甘肅蘭州報道

  “因爲被騙的事,我老婆跟我離婚了,兩個兒子也不跟我來往了。”

  12月4日,在蘭州市公安局內,63歲的受害者李國濤(化名)十分後悔。他現在唯一的希望是,公安機關幫他把被騙的錢追回來。

  李國濤是蘭州市安寧區的一名牙醫。2017年11月中旬到12月,他受人誘導,在一個期貨平臺進行黃金投資,被騙走29萬餘元。一開始,他以爲是自己投資失敗,直到2018年5月2日纔到蘭州市公安局安寧分局報案。

  5月3日,蘭州警方對此案立案偵查,並於7月9日成功告破。目前,蘭州警方已抓獲犯罪嫌疑人34名,凍結資金30萬元。

  警方偵查發現,這一團夥通過代理商及業務員物色股民,將其拉入微信羣、直播間,引導其觀看講解期貨投資的視頻,將股民變成期貨投資者,並騙取錢財。

  但由於受害者人數較多,且犯罪嫌疑人更換了作案平臺,凍結的30萬元中是否含有李國濤被騙的錢尚未可知。

  十幾天蒸發29萬元

  2017年11月底,李國濤接到一個來自廣州的陌生電話。對方自稱李南(化名),問李國濤是否炒股。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李南開始向李國濤推薦一個網絡期貨交易平臺,稱在平臺上進行黃金投資,收益更好。“對方問我手上有多少錢,我說有30萬,他就說炒黃金很快可以翻倍。”

  李國濤有十多年股市經驗,但從未投資黃金,起初並不相信李南的話。二人通話十幾次後,李南見李國濤仍未出手,便邀請他加入一個微信羣,發給他一個鏈接,裏面有“老師”直播講解金融知識。“他說讓我先看看,不用着急買。”

  李國濤記得,當時直播間裏的“老師”說,現在股市不景氣,如果買黃金,一個晚上可以翻幾倍。羣裏還有很多粉絲們不停點贊、刷禮物,感謝老師帶他們賺大錢。

  李國濤說,“有時候,老師會在直播時問一些網友,是不是幫他們本金翻倍了,是的話點個6。然後對方就真的點6。我就感覺,這事兒好像是真的。”

  逐漸被說服的李國濤按照李南的指引,在一個全英文網站上充了值,進行黃金投資。大約兩週時間,他分三次在網站充值29萬餘元。

  具體的買入賣出時間及數量,也全由李南說了算。李國濤說,李南經常告訴他,行情馬上要大漲了,趕緊買。英文網站自己又看不懂,充值、買入、賣出都是李南通過QQ遠程控制操作。“他說買多少手,就買多少手。”

  那段時間,李國濤像瘋了一樣,每晚顧不上吃飯睡覺,只知道盯着電腦看。但他從沒見過賬戶裏的資金增加,錢反而一點一點消失了。

  據後來蘭州警方查看李國濤資金流水,在兩三週的時間裏,他的29萬餘元只剩下1800元。“我也問李南咋回事。他說行情問題,他也沒辦法,下回再賺回來。但實際上從沒賺過。”李國濤說。

  但李國濤並未發現自己被騙,而是認爲投資失敗。直到2018年5月,他經民警提醒才意識到可能上當了,到蘭州市公安局安寧分局報案。

  詐騙套路:吸粉、固粉、轉粉

  李國濤報案時,距離資金蒸發已有快半年。其時,李南及其團隊所在的黃金期貨公司已經解散,約一半的原團隊成員集體轉戰另一家期貨公司——炒賣原油的廣州浦鑫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廣州浦鑫”)。

  順着李南這條線索,7月9日,蘭州警方將廣州浦鑫團伙抓獲。警方調查發現,廣州浦鑫只是網絡投資平臺徽創操盤的一個代理商,專門拉人蔘與原油期貨投資,騙取錢財。而廣州浦鑫選取目標、圍獵目標的模式,與之前讓李國濤上當的黃金投資公司極爲相似。

  據參與辦案的安寧分局刑偵大隊教導員張勇介紹,在廣州浦鑫,李南這類一線業務員負責物色李國濤這樣的股民,並將他們拉入微信羣,俗稱“吸粉”。

  一開始,羣裏會有“老師”講解股票知識,同時有水軍附和,增加老師的可信度。同時,受害者還會被引導進入平臺方的直播間,聽“老師”講課。如果股民相信“老師”,願意追隨投資股票,則會被拉入新羣,這叫“固粉”。

  在新羣中,“老師”就會慢慢轉變股民的投資理念,引導他們投資期貨,實施詐騙。這叫“轉粉”。

  爲了達到上述效果,徽創操盤還制定了“劇本”。比如,第一週“吸粉”時,業務員要重點進行股票大盤分析,推薦龍頭股贏得信任,並摸清受害者資金情況;第二週繼續推薦龍頭股的同時,要告訴受害者學會分散投資;到了“轉粉”階段,則要引導受害者賣掉股票,以備好期貨投資的資金。

  微信羣裏的聊天也會設置話術。比如晚7點,水軍要開始發問,“爲什麼我買的股票總是一買就跌,一賣就漲?”另一個水軍會回覆“有同感”。之後便有“老師”出來解答問題以顯示自己的專業性,最終獲取信任。

  蘭州警方查明,一線業務員每“吸粉”一名股民可獲得5元收益。如果股民“轉粉”成功,投資購買原油或黃金期貨,業務員則可獲得詐騙金額12%-15%不等的提成。比如李南,從李國濤購買黃金的29萬餘元中獲得提成4萬元。

  平臺交易手續費是正常手續費的100倍

  蘭州警方調查發現,在整個詐騙團伙架構中,徽創操盤處於最頂級,負責提供虛假原油投資平臺。

  廣州浦鑫誘騙來的受害者在虛假平臺上充值後,資金直接進入了與徽創操盤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爲了製造受害者資金正在進行原油投資的假象,徽創操盤還僱傭了一家配資公司幫忙。徽創操盤讓配資公司爲受害者開設一個原油投資賬戶,投資資金由配資公司自己出。在此過程中,投資產生的盈利或虧損均由受害者承擔,配資公司則藉機收取高額手續費。

  “詐騙團伙收取的原油交易手續費通常是正常手續費的100倍以上。這樣,受害者賬面上的錢就會一點一點被吃掉。”張勇說,也正是因此,微信羣裏的“老師”會要求受害者進行短線投資,多次、反覆地買進、賣出,增加交易頻次。

  被吃掉的高額手續費,便是詐騙團伙的利潤。張勇說,警方發現受害者被吃掉的手續費中約有80%被返還給廣州浦鑫這樣的代理公司,另有一部分進入徽創操盤老闆的個人賬戶。

  “整個過程中,進入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錢會被靈活調配。如果受害者中途要求將餘額退款,也是可以的。這就更有迷惑性,讓受害者以爲是在正常投資。”張勇說。

  爲掩人耳目,第三方支付公司分配騙取的錢財時,會把錢先轉入一個更大的資金池。張勇說,“這就好比一杯水倒入一大桶水,之後再舀出來,就很難分清哪部分資金到底來自哪名受害者。”

  據蘭州警方調查,在本案中目前有20名受害者確認被該團伙詐騙,無一人真正獲得盈利。其中,有一名受害者在原油期貨中投入了60萬元,僅手續費就被收取了20萬元,“最後賬戶上還有13萬,另外27萬是投資虧的。”張勇告訴新京報記者。

  但張勇認爲,李國濤投資黃金期貨被騙的經歷未必與徽創操盤的手法相同。截至發稿時,警方尚未查明之前黃金投資的操作模式。

  據張勇介紹,目前,蘭州警方已抓獲本案犯罪嫌疑人34名,還有4名犯罪嫌疑人在逃。在逃人員包括2名潛逃柬埔寨的徽創操盤老闆,一名配資方老闆、一名廣州浦鑫業務組長。

  與此同時,蘭州警方已凍結廣州浦鑫資金30餘萬元,並查明徽創操盤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平臺上存在上千萬元資金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