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數據流量背後產業鏈:粉絲送偶像上熱搜 打榜6元包月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09:02   新京報

“阿法狗”APP內出售的微博粉絲。APP截圖“阿法狗”App內出售的微博粉絲。App截圖
“超級應援”APP內自動打榜的價格。APP截圖“超級應援”App內自動打榜的價格。App截圖

  原標題:粉絲送“愛豆”上熱搜 自動打榜6元包月

  日前,一款用於流量造假的App被查封,該App利用粉絲給“愛豆”刷流量的需求,瘋狂牟利,半年內吸金800餘萬元。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只要肯花錢,轉發、點贊、評論,要刷多少有多少。數據流量背後已形成了產業鏈。

  針對粉絲購買相關服務,通過平臺、商家等自動轉發評論明星微博的行爲,律師表示屬於數據造假,違反相關規定。“App相關行爲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影響計算機系統正常運行,嚴重者涉嫌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新京報訊 6月10日,新京報獨家報道,幫助蔡徐坤獲得一億微博轉發量的幕後推手“星援”App被查封。用戶可通過該App直接登錄新浪微博賬號,充錢開通會員後,便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賬號下綁定多個微博小號,綁定後的大小號,可實現轉發內容相同,轉發數量翻倍。

  該App利用粉絲給“愛豆”刷流量的需求,瘋狂牟利,半年內吸金800餘萬元。目前,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已被豐臺檢察院批捕,另外三人警方仍在進一步工作。

  粉絲給“愛豆”刷流量的行爲,被圈裏人稱爲“掄博”。粉絲通過大量轉發愛豆的微博,增加其曝光率,進而使其進入熱搜榜,吸引更多關注。記者從多個社交平臺瞭解到,除“星援”外,粉絲經常使用的應援App還有“應援寶”、“阿法狗”、“愛豆”、“超級應援”、“魔飯生”等,都提供“掄博”服務。

  現象1

  粉絲質量不同 轉發錢數不同

  由於在應用商店中無法找到“阿法狗”,只能通過專門頁面下載,記者通過網頁搜索聯繫到賣家小范,每個下載鏈接20元。新用戶註冊,需要用老用戶的ID進行驗證。

  記者購買鏈接下載“阿法狗”,驗證推薦人ID後綁定手機號登錄,頁面導航上按照平臺名稱分類,微博、微信、快手、小紅書等平臺都在其中。以微博爲例,列表中詳細分爲粉絲、轉發評論、贊、閱讀等多個選項。點擊“粉絲”選項會顯示出售微博粉絲的價格列表。根據粉絲質量,每種價格也不盡相同:“初級粉0.00117元/個”、“精品老粉0.00260元/個”。在轉發一項內,顯示按照轉發內容和形式,價格也從刷量轉發“0.00117元/個”到達人轉評“0.33800元/個”不等,相當於轉發100次需要1毛到30元不等。此外,微博電影的“想看”數目,也可以通過“阿法狗”進行增長,“0.03120元/個”。

  現象2

  “超級應援”App按月收費自動打榜

  記者下載“超級應援”App,軟件開機頁面顯示,App提供自動打榜、明星動態提醒、粉絲應援等服務,“爲愛豆助力”。App首頁上有明星人氣榜單、明星漲幅榜等板塊。記者選定某明星爲支持對象,點開明星個人頁面,發現有“自動打榜”功能。

  點擊“自動打榜”後,App跳轉至支付頁面。其自動打榜時效分爲:1個月5.99元、3個月14.97元、6個月23.94元、12個月35.88元不等。用戶可通過支付寶、微信等平臺支付。

  自動打榜的相關規則顯示,購買服務後,平臺將自動爲用戶每天轉發、評論明星最近30天發佈的微博。此外,還將發佈帶有明星名字或暱稱的微博,服務於次日生效。

  該公司一位客服人員稱,他們是通過後臺系統,自動轉發、評論明星微博的。針對是否會因自動轉發、評論而被微博方面判定爲垃圾賬號,該客服稱,可以時常更換微博賬號或文案,“這樣穩妥一些。”

  現象3

  平臺稱對“應援計劃”不負法律後果

  一款名爲“魔飯生pro”的App,宣稱是“專業粉絲應援平臺”,應用內提供多位娛樂明星的“應援計劃”集資服務。

  記者看到名爲“李宏毅明星全球后援總會”的用戶發起了該明星21歲生日應援計劃。籌款目標金額爲21000元,已籌備1510.7元。點擊“我要支持”,則跳轉至提交訂單頁面,用戶可支付1元至1998元不等的價格來支持該項目。

  記者注意到,相關應援協議則稱,魔飯生作爲平臺方,僅爲發起人與支持者之間的應援提供平臺網絡空間、技術和支持等服務,並不是發起人或支持者其中的一方。“應援與魔飯生平臺無關,使用魔飯生平臺產生的法律後果,由發起人與支持者自行承擔。”協議還稱,已生成的訂單不能取消或退款,“如有特殊問題,由支持者自行與發起人溝通。”

  追訪

  粉絲 每月做任務花費600元

  陳鑫(化名)是一名高二的學生。從2019年1月初加入了某粉絲羣后,每天她都會登錄各大應援App開始做任務,轉發微博、做超話互動、百度數說人氣榜等多個任務,她都會一一進行。從最開始每天只需轉發微博100次,到後來,同時進行多個任務,一些任務,需要她在應援App上充值才能完成。每月爲她的“愛豆”做任務平均花費600元左右。

  陳鑫告訴記者,做任務數量大的粉絲有機會進行抽獎,獲得明星周邊紀念品甚至有和明星見面的機會。粉絲羣裏的所有人都在做任務,每天還會有組長來統計任務量,不能完成的人,會被其他粉絲“鄙視”。如果有人持續一段時間沒有做任務,則會被踢出羣。

  聲音

  律師 數據造假涉違法違規

  針對粉絲購買相關服務,通過平臺、商家等自動轉發評論明星微博的行爲,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雖然這是粉絲自願行爲,但屬數據造假,且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北京市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關於實名制註冊,不得以虛假身份辦理入網手續,實施擾亂網絡傳播秩序的法律規定,應予以禁止。“App相關行爲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影響計算機系統正常運行,嚴重者涉嫌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

  近年來,一些“粉頭”借集資之名行詐騙之實,甚至攜鉅款消失。對此韓驍說,有關部門應加強監管,成立專項行動小組,對“粉頭”新型違法犯罪行爲進行專項打擊,設立專門的投訴舉報通道,協同公安、網信等各監管部門出具關於打擊此類犯罪的專業意見,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加大懲戒力度。

  對於粉絲爲偶像耗費時間金錢刷量、“掄博”的行爲,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青少年犯罪與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藝軍表示,學生每月耗費千元、爲偶像刷量、“掄博”的舉動,他覺得已超過正常限度。在皮藝軍看來,青少年處在青春期,有對美好事物的渴求,而經媒介塑造,如今娛樂明星的形象往往是財富、容貌、風度的結合體,因此青少年對他們產生偶像崇拜並不意外。“但這種限度的追星行爲是一種心理依賴的表現。”他說,粉絲通過此類行爲,維繫着與明星之間的聯繫,因此產生一種投射心理,認爲自己與明星合爲一體。“如果沉迷於這類行爲中,可能會對他們的生活、工作和學習造成負面影響。”

  新京報記者 張靜雅 潘聞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