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專家:58同城等對招聘詐騙信息適用紅旗原則難免責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25日 07:32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6月21日-23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連續報道了大量詐騙分子曾通過在58同城、趕集網等網絡平臺發佈虛假二手車信息、招聘信息,以騙取受害人錢財的情況。詐騙分子得到法律制裁背後,是成千上萬沉默的受害者,網民利用網絡服務平臺獲得信息、接受服務可能面臨的陷阱,越來越清晰。

  那麼,曾被受害人寄予信任的58同城、趕集網等網絡平臺,在騙子們前仆後繼的虜錢騙局中,是否應對受害者負責?此類網絡平臺有何責任、義務?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經濟專業委員會委員、中消協315律師團成員劉家輝,湖南湘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巍、北京市中永律師事務所律師周兆成對此進行了分析。

  網絡平臺是否“知情”,應適用“紅旗原則”

  “當詐騙分子在58同城、趕集網上發佈虛假信息時,58同城、趕集網扮演的是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角色。虛假信息的發佈和編輯,是騙子的行爲,而非平臺的行爲。但是,這不代表平臺作爲一個網絡服務提供者,就不承擔任何責任。”朱巍說。

  陳巍律師介紹,我國現行法律對於網絡平臺的法定義務有明確規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有三款規定:第一款,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第二款,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爲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後未及時採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第三款,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據此,網絡平臺在知道用戶發佈虛假信息的情形時,就必須履行監管及採取必要措施的義務,如未履行該義務,網絡平臺就應當與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陳巍認爲,網絡平臺的這種連帶責任,是較爲嚴重的責任。但是在實際適用法律過程中,當下存在一些困難,未能確實有效的保護到受害者的合法權益。比如《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中的“知道”應當如何界定,現有法律規定未明確其定義,即使出現網絡平臺確已獲知用戶發佈的爲虛假信息,而未履行監管及採取必要措施義務的情形,作爲受害者也很難提供證據證明網絡平臺的該違法行爲。

  中消協315律師團成員、北京德潤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家輝認爲,對於網絡平臺是否“知情”問題,應該適用“紅旗原則”,即騙子在平臺上操作是顯而易見的,像紅旗那樣四處飄揚,此時,網絡平臺不能說自己不知道。此外,如果網絡平臺上發佈虛假信息被用戶大量舉報,但網絡平臺仍不採取封禁措施,就應適用三十六條第二款。

  周兆成律師認爲,對於網絡平臺經營者是否知道“騙子在平臺上發佈虛假信息”,可以結合受害人或用戶是否向平臺舉報以及騙子所“發佈虛假信息”的明顯程度等因素綜合判定。

  朱巍介紹,在空姐遇害案中,有報道稱,犯案的滴滴司機曾經被舉報過,但滴滴沒有妥善處理,這正是其作爲平臺的責任所在。

  網絡平臺有審覈信息真實性義務

  那麼,在不確定網絡平臺知曉其用戶利用平臺實施詐騙時,網絡平臺有何責任、義務?專家們認爲,58同城、趕集網至少還包括審覈信息真實性的義務。

  朱巍認爲,一是網絡平臺對網絡用戶、發佈信息者真實身份的認證覈實,即實名認證制度。一般的認證是通過手機號實名認證,現在手機號基本是實名制,但仍有詐騙分子能實施犯罪。所以,必須用漸進的認證方式,如需要身份信息,就必須出示身份證,如果是企業,必須出示工商登記的相關信息。比如在58同城發佈出售二手車信息的發佈者,必須對其加大審覈力度。所謂審覈,也許難以審覈他是否是騙子,但至少可以審覈他預留的信息是否真實。如果他預留的信息是假的,平臺沒有核實,騙子利用這個漏洞,則平臺存在責任,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網絡安全法等相關法律,應該追究網絡平臺的責任。

  陳巍介紹,2017年6月1日起實施的《網絡安全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網絡運營者爲用戶辦理網絡接入、域名註冊服務,辦理固定電話、移動電話等入網手續,或者爲用戶提供信息發佈、即時通訊等服務,在與用戶簽訂協議或者確認提供服務時,應當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份信息。用戶不提供真實身份信息的,網絡運營者不得爲其提供相關服務。

  劉家輝認爲,網絡平臺可以對實施詐騙的用戶,採取黑名單制度。比如二手車買賣中,賣方發佈的車輛信息,其實是很容易覈查的,而平臺顯然沒有去審覈、或者覈實不力。

  周兆成認爲,網絡平臺義務來源於法律和行政法規,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網絡安全法》、《反恐怖主義法》、《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等等,根據《網絡安全法》第24條,網絡運營者爲用戶提供信息發佈等服務,在與用戶簽訂協議或者確認提供服務時,應當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份信息,對於當事人相關資質做出必要的審覈。

  專家們還認爲,平臺是否從用戶發佈信息中受益是審覈義務的關鍵,即使未受益,《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第二、三款也可以追究其侵權責任,因爲平臺的流量、廣告效益,實際是平臺間接受益。

  網絡平臺提供付費服務需承擔廣告商責任

  陳巍認爲,還有一種要追究網絡平臺責任的情形是,網絡平臺對用戶所發佈的信息提供付費服務。如果此類網絡平臺對於虛假信息進行了推薦、置頂等行爲,就與收取廣告費、發佈廣告的行爲沒有了區別,此情形下,網絡平臺就不再是中立的第三方信息服務平臺,網絡平臺便成爲了廣告的發佈平臺,發佈信息的用戶就成了廣告主,網絡平臺就應當根據《廣告法》的相關規定承擔責任及義務。

  根據《廣告法》第三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依據法律、行政法規查驗有關證明文件,覈對廣告內容。對內容不符或者證明文件不全的廣告,廣告經營者不得提供設計、製作、代理服務,廣告發布者不得發佈;第五十六條的規定:違反本法規定,發佈虛假廣告,欺騙、誤導消費者,使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由廣告主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不能提供廣告主的真實名稱、地址和有效聯繫方式的,消費者可以要求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先行賠償。

  陳巍認爲,關係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的虛假廣告,造成消費者損害的,其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廣告代言人應當與廣告主承擔連帶責任。前款規定以外的商品或者服務的虛假廣告,造成消費者損害的,其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廣告代言人,明知或者應知廣告虛假仍設計、製作、代理、發佈或者作推薦、證明的,應當與廣告主承擔連帶責任。

  朱巍認爲,目前很多詐騙犯能做到精準詐騙,針對網絡平臺上的用戶個人信息實施精準推送,那麼還需要考量的是,對於用戶個人信息,相關網絡平臺是否保障了數據安全。

  周兆成認爲,在當前“互聯網+”時代,網絡平臺承擔着組織、交流、管理等多項職能,相應的也承擔着更多的義務。網絡平臺不再是單純的商業活動經營者,不能僅僅只承擔中立義務,而更多的是兼具網絡服務提供者與網絡安全管理者雙重主體身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