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粉絲捲款喜提海景房傳言背後:無人監管的粉絲集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7:18   澎湃新聞

  綜藝節目粉頭捲款喜提海景房傳言背後:無人監管的粉絲集資

  澎湃新聞記者 陳宇曦 實習生 劉婷婷

  《創造101》和《偶像練習生》兩檔養成類選秀綜藝的走紅,帶火了一批粉絲圈詞彙,如“打投組”、“輪博女工”,以及“粉絲集資買卡”。

  今年6月,在《創造101》決賽期間,網上流傳,有粉絲爲了送心儀的選手“出道”(指的是結束練習生身份,正式進入演藝圈),有自發性形成的粉絲組織,通過OWhat、摩點等粉絲平臺爲偶像集資超千萬元用於購買騰訊會員或是進行其他應援活動,由空閒時間比較多的粉絲組成的“打投組(打榜投票羣)”,統一爲選手投票。

  有媒體統計,截至6月23日決賽,光《創造101》前兩名選手孟美岐和吳宣儀的粉絲集資就都超過千萬元。選手之間的才藝比拼,變成了粉絲之家的集資比拼。

摩點平臺上的創造101集資應援專區顯示,一共有284個集資項目,應援總額超過2000萬元。摩點平臺上的創造101集資應援專區顯示,一共有284個集資項目,應援總額超過2000萬元。

  按照節目規則,花錢送偶像“出道”,只是集資集中體現之一。粉絲組織在明星、經紀公司、普通粉絲和商家之間,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們可以爲明星向經紀公司爭取權益,還自發進行各個數據維護工作,包括維護明星微博的評論數轉發數、雜誌和專輯銷量,在排行榜打榜等,甚至集資後以明星的名義做公益活動。這時,各種爲明星集資的活動應運而生。

  上海匯業律師事務所娛樂法團隊合夥人紀玉峯律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粉絲集資投票等行爲,“應該是粉絲個人或者粉絲組織自行組織的一種消費性質的行爲。”

  “而目前來看,粉絲組織募集資金,其目的是用於投票、買廣告位、買產品、買專輯沖銷量,甚至是爲偶像購買禮物。因此這種集資實質上是一種集資消費,並不存在向粉絲承諾保本付息的情況,沒有利誘性,因此在根本上沒有引發金融系統風險的可能。說得通俗一點,更像是一種湊份子、衆籌。”

  不過,並非所有粉絲都贊同集資行爲,在《創造101》決賽後,有網友在豆瓣小組上發帖稱,某選手家的“粉頭”可能捲了集資的錢去“喜提”海景房,網友質疑該粉絲組織集資超過千萬,但在決賽當天的集資排行上的數據與其相差甚遠,“是粉頭喜提海景房了?還是決策失誤最後時刻發力?希望粉頭快去請個厲害的會計!不然我看這賬怎麼算!”

豆瓣上有網友質疑粉頭集資“喜提海景房”豆瓣上有網友質疑粉頭集資“喜提海景房”

  紀玉峯介紹,若出現集資發起人“捲款跑路”,或者集資款被挪用的情形,這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粉絲們應當保存好出資憑證或打款記錄,及時向警方報案。”

  紀玉峯稱,實際上,近年來“粉頭(粉絲團的頭目)”的存在已是路人皆知,有的粉頭甚至身兼多職,同時打着多個明星或者公司的旗號,成爲“職業粉頭”。關於集資去向的質疑很多。

  對於催生集資風氣的選秀類節目,目前監管部門也已經介入。

  7月10日,廣電總局公開發布《關於做好暑期網絡視聽節目播出工作的通知》稱,對於偶像養成類節目、社會廣泛參與選拔的歌唱才藝競秀類節目,要組織專家從主題立意、價值導向、思想內涵、環節設置等方面進行嚴格評估,確保節目導向正確、內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堅決遏止節目過度娛樂化和宣揚拜金享樂、急功近利等錯誤傾向,努力共同營造暑期健康清朗的網絡視聽環境。

  誰在助長粉絲集資風氣

  對於爲什麼會興起粉絲集資,有不願具名的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粉絲羣體已經將資本和市場的邏輯內化,“這代年輕粉絲,對商業和市場的這套邏輯很接受,很適應,並把這套邏輯融入到粉絲活動中,變成樂趣了。”

  隨着互聯網的發展,有越來越多的“指標”可以衡量明星的影響力。在粉絲看來,爲偶像集資,可以集中資金來做一些小額資金辦不到的事情,比如讓偶像的影像出現在紐約時代廣場的大屏幕上,這也是證明其影響力的一個因素。集資的用途,小到製作海報,爲明星購買禮物,大到電影包場,購買高價廣告位,門類繁多。

  日本大型女子偶像團體AKB48普遍被視作充分開發粉絲經濟的先行者。成立於2005年的AKB48,每年會舉行總選,由粉絲投票選出人氣最高的選手,選票可以通過購買專輯來獲得,同時,AKB48還經常舉行握手會,粉絲同樣可以通過專輯購買來獲得握手券。不少粉絲爲此購買數張數十張專輯都司空見慣。

  不過,AKB48的投票史中,也出現過粉絲組織進行集資後未能公佈賬目明細而被指責涉嫌中飽私囊。

  早些年大火的快男超女,以及今年的《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的賽制,正在將粉絲付費的熱情最大化。

  上述兩檔節目的規則是由觀衆投票選出人氣最高的幾位選手成團出道,完成從練習生到偶像的轉變,主打“養成系”概念。

  在粉絲看來,投票即可換得偶像實現出道夢想。尤其是在決賽階段,視頻網站推出擁有投票優勢的選手定製會員卡,許多粉絲選擇了集資讓“打投組”來進行投票,粉絲認爲,打投組有其投票策略切效率更高,不同選手的打投組之間“換票”,或許比個人直接買卡投票更有優勢。

  在《創造101》中,由於幾位人氣選手票數焦灼,更調動了粉絲們集資比拼的需求。《創造101》某位選手的粉絲在決賽介紹後發佈微博稱:“三十萬,換得你第10出道,我願意,以後請多指教。”

  比賽結束後,集資的行爲也並沒有因此結束,某人氣選手點贊粉絲集資爲其生日集資應援的微博也引發熱議。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的明星團隊對粉絲集資並不買賬。近日,因網劇《鎮魂》而走紅的演員朱一龍,有粉絲後援會爲其發起集資應援,半小時內籌到了超過40萬元。隨後朱一龍工作室發佈微博稱,經過與後援會的溝通,決定退還全部應援費用,“應援佔據大家過多精力,請大家不要浪費錢。再次強調,請大家不要在應援這件事上破費,無論是後援會還是其他粉絲組織,希望大家諒解,不要讓朱一龍先生徒增擔憂。”

  資金去向成謎

  粉絲集資更大的爭議在於資金的流向成迷。

  目前,主流的粉絲應援集資平臺有OWhat和摩點。OWhat平臺《平臺應援支持者協議》顯示,選擇“應援”模板發起的項目,指發起人與支持者共同完成項目、實現夢想的行爲,在這一過程中,發起人通過OWhat平臺發起項目,支持者進行出資,由發起人按照項目頁面承諾利用支持者的出資,代支持者嚮應援對象提供相應的應援。

  7月12日,澎湃新聞記者在OWhat平臺應援區看到,由實名認證的“孟美岐撐腰站”發起的孟美岐2018生日應援正在進行集資,應援目標金額爲5.2萬元,截至7月12日,已籌金額爲3.9萬元。

  該項目的集資介紹顯示,“本站承諾所有籌集金額將全部用於孟美岐的生日應援,應援項目:公益應援,宣傳應用,禮物應援。”粉絲的集資額從101.5元到1015元不等,可享受到不同規格的禮物,包括透扇、手幅、明信片等。可以看到目前參與集資金額最高的是5277元的一名用戶。“孟美岐撐腰站”還稱,應援明細留待生日應援結束後詳細整理並公示。

  《創造101》另一位人氣選手也有粉絲會在爲其7月31日的生日進行應援集資,目標集資總額爲7.3萬元。不過,這一集資並未說明資金用途去向,卻已經籌得金額2.9萬元。在該粉絲會的微博置頂了集資信息,稱“我們鄭重承諾,生日應援打卡均用於生日應援活動,明細會在活動後數日內於微博公佈”。往前幾條微博信息則是爲該選手購買衣服或者鞋子作爲生日禮物應援,這或許是粉絲參與集資的目的所在。

O!What上的粉絲集資O!What上的粉絲集資

  在摩點上,一個已經結束的某日本明星宣傳應援上,已籌金額是2.68萬元。不過項目簡介顯示,“本項目爲宣傳廣告的應援,具體項目企劃暫時保密,會在最終確定後再向大家公佈。”

摩點上一個已結束但未達到目標金額的應援,其項目企劃“暫時保密”。摩點上一個已結束但未達到目標金額的應援,其項目企劃“暫時保密”。

  這些提供集資信息的平臺,實際上也難以對資金用途進行監管。

  OWhat平臺《平臺應援支持者協議》稱,應援僅爲發起人和支持者之間共同完成的行爲,與OWhat平臺無關,使用OWhat平臺產生的法律後果由發起人與支持者自行承擔。OWhat稱,應援項目支持者出資後,資金將全數結算至發起人,訂單修改及收購服務均由發起人負責,如發生發起人收款後未提供相應服務的情況,OWhat將按照法律法規的規定向支持者提供發起人的相關信息、相應應援項目的數據信息,盡全力協助警方跟進處理。

  摩點平臺的《衆籌協議(適用於粉絲應援、個人願望)》顯示,摩點不對項目真實性作出任何承諾,如發現項目衆籌資金沒有用到指定用途,支持者可以向發起者索賠,摩點不承擔任何責任。

  上海匯業律師事務所娛樂法團隊合夥人紀玉峯律師認爲,關於提供集資服務的平臺,在項目中的角色爲平臺方,而非發起者或者支持者,但作爲平臺,其有義務對具體項目進行形式上的合法性審覈。“平臺本身對於合法項目的款項的用途並不承擔責任,但是,由於平臺提供了資金池,其對於資金的提現負有合規義務,比如:確認發起者/提款人的身份信息並要求實名認證;如發現項目涉及違法時應及時封存資金;若在規定期限內無人提款,應將款項退回出資人等等。”

  除了OWhat和摩點,有不少粉絲組織也會直接在微博等平臺上掛出收款二維碼進行集資。

  “(參與)二維碼(集資),是因爲我刷微博刷到這樣的(粉絲集資)微博,好多人留言,覺得好像是真的,加上我打的錢不多,就5塊10塊,也就打了。”一位直接通過二維碼參與集資的《偶像練習生》粉絲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目前,粉絲集資的監管可能更多還是來自於發起人的自律以及粉絲的監督,有一些集資的粉絲羣體會公開賬目明細,而那些遲遲未能公開賬目明細或是明細有可疑之處的集資發起人,在“飯圈”會遭到聲討。

  未成年人可能也在參與

  在豆瓣平臺上,有不少粉絲對集資行爲進行討論,有支持者認爲:“反正錢也是買票送出道用的,正好博個名聲有啥不好的。”而也有網友反感這一風氣,“我非常討厭這種集資風氣,能自己花的錢爲什麼要過一道別人的手?”

  該網友認爲,集資的形式一是資金流向可能並沒有用到偶像身上,二是集資的對象很可能是中小學生,“花5塊10塊的都是誰,應該是中學生往下吧,向中小學生集資?而且都在一個羣裏,看到大粉交錢,那些學生就很容易衝動啊!別人有錢花幾十萬都算愛好,學生花千把塊都算拼命。”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在OWhat上,確實對未成年用戶使用作出了提示。如果用戶選擇支付,OWhat平臺會提示OWhat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務,未成年人需在徵得監護人同意的前提下使用平臺服務。而摩點上爲應援項目支付時則未有年齡限制的明確提示。

  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

  不過,這種粉絲集資行爲該如何界定,仍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娛樂法團隊合夥人紀玉峯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可以看出,無論是集資詐騙罪,還是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出資人的目的都有投資功能,而且這種集中資金的行爲,還必須侵犯了國家金融管理制度。在司法實踐中,這種對金融管理制度的侵犯體現在:未經金融管理機關批准,向社會公衆吸收資金,出具相應的憑證,承諾其在一定期限內會還本付息,通常表現爲高於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利率,擾亂金融秩序的行爲。

  “而目前來看,粉絲組織募集資金,其目的是用於投票、買廣告位、買產品、買專輯沖銷量,甚至是爲偶像購買禮物。因此這種集資實質上是一種集資消費,並不存在向粉絲承諾保本付息的情況,沒有利誘性,因此在根本上沒有引發金融系統風險的可能。說得通俗一點,更像是一種湊份子、衆籌。”紀玉峯稱。

  至於粉絲集資中各方所需要承擔的責任,紀玉峯認爲,集資發起人應當對集資行爲的合法性和募集到的資金負責。“這種集資行爲在實踐中有不同觀點,一種觀點認爲這種資金的集合有一種委託性質,即不特定的粉絲委託發起人按照約定的用途使用募集到的資金。另一種觀點認爲這是附條件的捐贈行爲。”

  “無論是哪種觀點,集資發起人均負有以下幾個義務:其應當將募集到的資金按照募集時事先公佈的事項加以使用;其應當將募集到的資金足額用於事先公佈的事項;其應當製作入款和支出的明細,保留相應的憑證,並且應出資人的要求予以提供或公佈;不得將集資款項用於個人事務,不得佔爲己有。”紀玉峯稱。

  不過,如果出現挪用集資款或是捲款跑路,這些集資發起人仍可能涉嫌違法行爲。“若出現集資發起人“捲款跑路”,或者集資款被挪用的情形,我們認爲這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粉絲們應當保存好出資憑證或打款記錄,及時向警方報案。”

  “從法律上講,以上行爲可能會涉及詐騙、侵佔等罪名。”紀玉峯稱,“然而,前述情形在論述上比較簡單,在實踐中可能會比較複雜,比如:集資款作爲種類物,有沒有規定在多長的時間內用完?如果涉及多個方向,在單一方向(如投票、買專輯、買禮物)上用了多少?是不是全部有憑證?是否存在回扣?有的粉頭個人款項與集資款混在一起,賬目不清,可能要對其賬目進行審計,然而粉絲分散全國各地,單個出資金額可能並不高,轄區公安機關是否會足夠重視,去立案做這樣的調查?因此,目前粉絲的維權手段及效果有限,粉絲集資仍遊走於法律監管的灰色地帶。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