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小鵬遭老車主維權背後:剛提車就變舊款 難以接受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5日 07:33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記者 包雨朦

  中國初創電動車公司小鵬汽車在G3新車型上市後的第三天,就遭到多名老用戶到公司總部維權。這家誕生不久的新造車企業,正在面臨成立以來最大的信譽危機。

  7月13日,小鵬汽車廣州總部門口的馬路被車輛圍堵。據老車主介紹,當天有上百名G3車型的車主進行維權行動,車身張貼着 “退車”、“續航虛假”、“誰買誰後悔”等標語。

  此次維權的緣起之一,是7月10日小鵬汽車推出了一款新型G3型汽車。

  小鵬汽車剛剛發佈的2020款G3車型,相比去年12月推出的第一代G3,最高綜合續航從365公里大幅提高至520公里,零售價不升反降,成爲了維權行動的導火索。並且,兩款車型推出時間僅相隔半年,引發舊款車主的不滿。

  維權發生後,小鵬汽車創始人、董事長何小鵬在微博上向老車主表達了歉意,並給出了補償方案——老車主增換購其他車型將獲得1萬元優惠,但這樣的補償方案似乎並沒有得到老車主的認可。

  剛剛提車,已變舊款

  2018年12月,小鵬汽車發佈並交付第一款面向市場的量產車型——小鵬G3,發佈會後24小時達到1573臺訂單銷量。當時,首批車主採用了“盲定”的方式進行車輛預定。所謂盲定就是在不知道車輛配置和價格的情況下,繳納定金。

  據維權羣內的車主反映,他們在今年4月至7月期間陸續提到新車。但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距離上一款車型上市才7個月,更高性能的車型就已出爐,並且在性價比上更具優勢。

  資料顯示,2019版G3高配車型NEDC續航里程爲365km,而2020版G3實現了重大升級,高配版續航里程一下升至520km。即便是低配款式,也從老款的351km提升至401km。

  續航提升了,價格卻不升反降。

小鵬汽車G3車型價格對比小鵬汽車G3車型價格對比

  官方售價顯示,2020版G3的綜合補貼後全國統一售價區間爲14.38萬-19.68萬元,2019版G3在經歷了一輪價格上調之後,售價區間變爲15.58萬-19.98萬元,甚至高於新款。

  老車主的憤怒點之一,還在於小鵬汽車高性價比的新款迭代時間極短。尤其對於臨近7月才提到車的車主而言,只要等待較短的時間,便能以相近的價格購買到更高配置的新能源車型。

  對此,小鵬汽車方面在給澎湃新聞的回覆中提到,由於2019款G3的悅享版目前已無現車,因此官網默認顯示的是智享版(中配)的價格,用2019款中配的價格對比G3 520悅享版(低配)的價格,這樣是不能準確反映2020款的定價情況的。

  據其介紹,2019款小鵬G3在最初上市時,綜合補貼後的全國統一售價爲13.58萬-16.58萬元,相比當前G3 400的價格14.38萬-18.08萬元,實際要更便宜。相比G3 520的價格15.98萬-19.68萬元,二者的價差更是明顯。

  小鵬汽車方面還稱,算上其他綜合優惠返利政策,2019款G3的實際成交價,與當前G3 2020款的全國統一售價相比都較低。

  有車主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自己預訂的2019版G3提車時間是今年7月4日,車剛剛拿到,已然“新款變舊款”。

  而且,有車主反映,在續航里程這一電動車的硬指標上,2019版G3的表現不盡如人意,而新款車剛好彌補了這一不足。

  一位四川宜賓的車主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城市周邊,限速一般是60(公里每小時),西南地區氣溫適宜,不開空調。在實際使用中,不管是高速還是市區,從來沒上300(公里)。”另一位車主稱,經他測算,實際使用續航里程大約爲250公里。

  一位車主表示:“有520(公里)高續航,我是肯定不會買365(公里)續航的。(520公里)能更好地滿足我的需求。”

  另外,新款G3對剎車和底盤等性能也進行了升級。根據維權羣內車主反映,部分車主在駕駛小鵬汽車2019版G3車型時,曾遇到方向盤異響、儀表臺異響、按鍵失靈、充不進電等問題。

  小鵬汽車提出補償方案

  爲了平息維權事件,7月12日,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在微博上發佈致歉信,他解釋稱,兩款車的價差是因配置、優惠等不同而造成的誤解,是拿2019款G3車型的中高配(且無優惠)和2020款G3的最低配做比較。

  同時,他提出補償措施:“3年之內增換購小鵬汽車任何一款車型時,在享受擬購買新車當期所有促銷政策權益的基礎上,額外享受10000元專屬補貼權益。”

  但部分小鵬汽車的老車主並不買賬。

  他們一方面認爲,何小鵬並未正面回應他們的實際需求;另一方面認爲,何小鵬的解決措施並未解決實際問題。有車主留言表示,“沒人會復購,等於沒補償”,“都不滿意了,還復購?”

  除了現場維權,部分車主還廣州市12345市長熱線投訴,建立維權網站。據車主反映,截至目前他們未得到小鵬汽車答覆。

  至於老車主理想的解決方案,有人提出,希望能免費升級,在不破壞現有車性能基礎上,加裝電池組,在符合國家新能源汽車標準基礎上,達到500公里續航里程;還有人提出,放棄加裝電池組,車主用車滿5年或者10萬公里後,享受市場價3折更換寧德時代當時最高版本公里數電池組等;也有車主明確表示,想要退車。

  車主質疑:公司是否刻意隱瞞

  在整個事件中,有車主提出疑問:爲什麼小鵬汽車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推出了性能大幅提升的新款車型。並且前期未見大規模的預熱宣傳,低調得超乎尋常。

  有車主向澎湃新聞記者反映,他在購車的過程中,小鵬的銷售人員曾表示,6月25日國家補貼退坡政策落地實施之後,公司將實施新一輪的漲價,以此來催促車主下定。

  不過,在6月25日之後,澎湃新聞記者未在小鵬汽車官方平臺發現漲價相關的宣傳內容。

小鵬汽車2019版G3宣傳物料,由車主提供小鵬汽車2019版G3宣傳物料,由車主提供

  “大多數人維權,就是認爲小鵬有預謀刻意隱瞞,讓這批車主給他消化庫存。同時大肆宣揚6.25後補貼退坡,宣佈漲價,誘導車主下單。”一位車主這麼說道。

  針對企業行爲是否存在不當,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維維律師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新款汽車的參數、配置以及發行的相關情況,屬於會影響消費者購買小鵬汽車的重要因素,小鵬汽車銷售方對此有告知說明的義務。並且按慣例發行新款會提前宣佈,如果小鵬汽車故意隱瞞即將發行新款的信息,或者故意作出即將漲價的虛假陳述,希望以此促進車主購買舊款來獲取利益,消費者因此購買老款汽車,則涉嫌構成欺詐。

  對於老車主所懷疑的故意隱瞞,小鵬汽車相關部門負責人向澎湃新聞記者解釋,2020版G3是年改車型而非全新車型,因此公司只進行了輕型預熱。G3 2020款的價格6月初已經在工信部公告,該信息對公衆公開,也有相關媒體報道。

  對於銷售人員關於漲價的宣傳,上述負責人稱,如有銷售人員爲完成業績使用不當方式引導客戶,應當與公司取得聯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