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處方藥管理隱患轉到線上 個別平臺存在促銷行爲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8日 18:35   中國青年報

  處方藥易得 規範性難保證

  處方藥陪伴有胃病的王莉十多年了。

  從初中起,她就飽受胃痛的困擾,吃了“酸辣冷”的東西胃會痛,不吃早飯也會痛。疼痛來得突然而不可逆轉。

  後來,姑姑和奶奶推薦她吃奧美拉唑腸溶片,她試了後果然有用。儘管從沒有經過醫生的診治,她的包裏還是一直常備着這種藥。吃完了,就再去藥店補貨。她一次也沒被要求出示處方。“每一次都很順利,除非藥店把藥賣完了”。

  直到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王莉才得知,這種藥是處方藥。

  不過,在爲自己買藥時,她也幫家人在藥店買過處方藥。“阿莫西林、頭孢都買過,也都很順利,藥店從來沒有要過處方。”

  事實上,儘管於2000年實行的《處方藥與非處方藥分類管理辦法》規定,對藥品分別按處方藥與非處方藥進行管理,處方藥必須憑執業醫師或執業助理醫師處方纔可調配、購買和使用。但是,在網絡上查詢“處方藥不用處方即可購買”的新聞卻並不少見。現實中,普通人無處方去藥店購買處方藥,往往是多走幾家藥店碰碰運氣就能辦到的事情。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北京市朝陽區三家連鎖藥店試圖無處方購買處方藥阿莫西林。

  第一家藥店明確表示,阿莫西林是抗生素,需要先在藥房開處方纔能購買。工作人員同時建議,這些西藥抗生素都有替代藥,如果非必要,不建議優先使用抗生素。

  第二家藥店也明確表示,阿莫西林屬於處方藥。如果沒有用過,不能賣,“一旦出了事故,我們兜不起。”藥店方面表示,現在工商局、衛生局等對於處方藥查得特別嚴,只有確定症狀確實需要阿莫西林治療,纔可以拿藥。

  第三家藥店也建議記者根據症狀使用中成藥,但未提及其屬於處方藥,而是從藥架上直接取出一盒“阿莫西林克拉維酸鉀片”,並問記者“來幾盒?”導購員還提醒,“一盒12片,早晚各一片就行。”“但西藥只能消炎,(看病)主要還得是中成藥。”

  除了實體藥店的監管存在不足,隨着經濟社會的發展,處方藥管理的隱患也已經轉到線上。日前,有媒體對20家網上藥店和提供藥品交易服務的第三方平臺進行了調查,其中17家可購買處方藥。在這17家藥店和平臺中,有的處方審覈系統形同虛設,有的甚至無需上傳處方,送藥環節也不覈對處方。個別平臺還對處方藥進行促銷。

  儘管自己“享受”了一些方便,王莉卻認爲,還是應該加強對處方藥的管理,“病症不見好轉還在長期服用,或者有的人買太多來服用,都會造成生命危險。我希望患者們都應該找醫生看病之後再購買藥,對症下藥”。

  處方流轉困難是處方藥管理一大難題

  雲南鴻翔一心堂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趙飈在微信公號撰文“開炮”:經過多輪醫改,處方始終無法流出醫院。醫院處方流不出來,社會藥房憑處方銷售處方藥就是一個僞命題。“醫院處方流出來與藥店憑處方銷售藥品是一個前後的流程。前面的流程沒有走通,強行要求後面的流程走通。就像大樓沒有建好第一層,就要去建第二層一樣。沒有可操作性。”

  在一場關於處方藥零售改革與發展的專家研討會上,北京德信行醫保全新大藥房有限公司質量總監侯明霞指出,沒有充足數量的執業藥師隊伍也是線下實體藥店遇到的實際問題。以北京爲例,5000多家零售藥店,僅配備執業藥師6000人左右,這意味着不能保證每家藥店有至少2名全職的執業藥師,僅靠一名執業藥師也不可能做到全年無休服務,一些藥店必然會遭遇沒有執業藥師在現場審覈處方的困境。

  不僅是實體藥店面臨執行的問題,互聯網銷售處方藥,也要跨越同樣的阻礙。

  中國藥科大學社會與管理藥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邵蓉等撰文分析,以目前國內普及度較高的電子處方爲例,在國內診療體系下,患者在就醫過程中,處方、收費與調劑發藥通過醫療機構內部的信息系統(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HIS)幾乎同步進行。雖然根據《處方管理辦法》(衛生部令第53號),醫師採用電子處方時應同時提供紙質處方。但實際上,在當前醫藥分開改革尚未完成的情況下,多數醫院仍然默認將電子處方從醫師直接傳遞到醫院藥房的做法,患者若沒有明確獲取紙質處方的意願,一般在完成藥品購買前難以接觸到處方。在這種情況下,處方外流的難度甚至超過了傳統紙質處方,網售處方藥從源頭上存在障礙。

  邵蓉等在文章中還指出,處方藥通常具有一定的副作用及其他潛在影響,用藥方法和時間往往有特殊要求,必須在醫生指導下使用,因此一直以來,監管部門對互聯網銷售藥品最大的擔憂就是處方藥銷售是否會失控。限制處方藥銷售的關鍵環節之一是執業藥師對處方的審覈,網售處方藥亦是如此。對此,《處方管理辦法》中提出了相應措施,如建立執業藥師在線藥事服務制度,由執業藥師負責處方的審覈及監督調配,指導合理用藥等。然而,隨着新版《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的實施,我國執業藥師面臨“供不應求”的局面,零售藥店的執業藥師配備尚未完全到位,互聯網藥品經營機構執業藥師團隊建設更有待商榷;另一方面,如何保證在線審方的執業藥師按規定履行審覈處方並監督調配的義務,且當處方存在問題時,如何劃分執業藥師和處方醫師之間的責任,這些細則都有待明確。這些都是處方藥監管的阻礙。

  網售處方藥前景廣闊?醫藥領域充滿期待

  半年前,楊紅嚴重的感冒引起了一位醫生朋友的注意,這位醫生朋友根據楊紅的症狀推薦了一種藥。

  朋友提醒她,這種藥是處方藥,儘管他不在醫院,不能給她開處方,但楊紅去藥店先開一個處方然後就能購買。

  藥店的導購員得知楊紅要購買的藥品後,帶她來到藥店的收銀處,一臺電腦內置了在線看診系統。這個系統中有多名醫生,名字、學歷、畢業學校等信息都是公開的。

  在導購簡單操作之後,楊紅和一位中年女醫生“配對”了。“醫生穿着白大褂,我能看到她,她也能看到我”。

  根據網絡醫生的提問,楊紅向醫生介紹了症狀,並提出想要買之前朋友建議使用的藥,這位醫生很快便答應了。楊紅還問,能否一起開兩盒。醫生回覆她,一盒就可以了。僅多花費2分鐘左右,楊紅便順利買到了這款處方藥。

  楊紅對這次問診買藥的經歷很是滿意,她說,小病在附近藥店解決很方便。這個系統已經推廣到藥房了,肯定是值得信任的。如果以後有需要,即便沒有醫生朋友的用藥建議,自己還是願意在藥店的網絡平臺問診開藥。

  實體藥店“觸電”上網,既避免了無處方開藥的違規問題,又讓患者及時對症下藥。而業界更爲期待的,無疑是互聯網藥品經營的市場機會,和相關監管部門可能推出的法律法規。

  在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院長助理王嶽看來,互聯網銷售處方藥品可扭轉傳統的藥品銷售模式。

  王嶽認爲,網售處方藥能打破過去醫生給開什麼藥廠的藥、患者就吃什麼藥的狀況,患者可以自己選擇哪家藥廠的藥,並且在網上給出此藥的藥效評價。

  上海第一醫藥公司副總經理章戈對互聯網醫療對優化醫療資源的前景充滿期待。“互聯網醫院加上處方流轉平臺是推進分級診療的一個最好手段。”

  章戈說,大醫院的醫生需要長時間應對複診的慢性病病人,這部分患者最重要的訴求其實是開藥。如果通過互聯網醫療解決這一訴求,患者帶來方便的同時,大醫院專科醫生被開藥等基礎業務束縛的時間也得到解放。

  天貓醫藥館總經理章澤介紹,從去年阿里的搜索數據可以看出,60%的藥品搜索需求來自於三四五線城市。這說明,傳統藥品零售領域中下沉市場的用戶需求沒有得到滿足,互聯網銷售處方藥實際上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通過集中供給,縮短流通環節,甚至實現給患者送藥上門。

  “看到一些慢性病的患者,平均一年要買六次藥,有的患者一週一次或兩週一次,網售處方藥的好處就是可以讓這些患慢性病的老人不用自己到藥店買藥,子女們在網上直接購買送藥上門。”京東健康醫藥部總經理金恩林表示,應儘快明確互聯網藥品銷售是否合規。他希望能有條件放開網絡藥品銷售,進行規範管理,並希望政府給出明確的規範要求,避免劣幣驅逐良幣。

  目前,有關互聯網藥品經營相關的文件,包括2014年原國家食藥監總局發佈的關於《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以及2018年2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發佈的《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前者提到,互聯網藥品經營者應當按照藥品分類管理規定的要求,憑處方銷售處方藥;從事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的第三方交易平臺經營者,銷售處方藥應當建立執業藥師在線藥事服務制度,由執業藥師負責處方的審覈及監督調配,指導合理用藥;同時,還對申請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的第三方交易平臺經營者,提出了九點必備條件。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趙鵬對有關法律法規的制定提出建議。他說,法律設立的管制手段應聚焦於問題的實質,對各類商業模式、商業組織形態保持中立,只要能滿足法律所規定的實質性目標,避免過多幹預。以網售處方藥而言,關鍵在於從業者能否保證處方藥的銷售是基於真實處方,配送、倉儲、個人數據保護、網絡安全等能否達到相應標準規範。

  (應採訪對象要求,王莉、楊紅爲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晨赫 寧迪 實習生 張雅婕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