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阿里虛商牌照擬收回? 迴應:這不是造謠嘛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8日 03:20   北京新浪網

  來源:通信世界

  作者:郄勇志

  責編/版式:劉江

  校對/審覈:申晴

  日前,有媒體稱從事移動轉售業務的虛擬運營商阿里通信擬收回牌照,雖然在標題上下了功夫,但是正文中卻隻字未見,反而大談行業“怪相”,留下了讓人浮想聯翩的“未完待續”四個字,一副“拋磚引玉”、“引蛇出洞”的手法,讓人不明覺厲,摸不着頭腦。

  對此,筆者也聯繫到了阿里通信相關負責人,對方直接表示業務非常正常,對於這種說法直言“這不是造謠嘛”!

  虛擬運營商到底是高開低走還是穩步向前?

  第一批試點虛擬運營商是在2013年底正式拿到試點牌照的,當時一方面發展民營經濟,另一方面推動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在通信行業落地,虛擬運營商應勢、應時而生。這類企業有個顯著的特點:使用統一號段,前兩年只有170號段;試點企業有42家,來自各行各業。於是,當時也有媒體戲稱:虛擬運營商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原因就在此,因爲42家企業中極少有來自本通信行業的,幾乎清一色的“外來軍”。

  既然是新業務,又是試點運營,前期的確存在着很多問題,比如互聯互通、實名制、時延過長等。這類問題的存在導致所有虛擬運營商在開展業務的時候,需要謹小慎微,摸着石頭過河。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早期的時候三家運營商給其合作的虛擬運營商在短信信通對接上,正是由於時延過長,有的甚至超過2小時,導致幾家不懂傳統通信業務的虛擬運營商,前期試點短信業務時,遭到一些惡意用戶羣發短信,一個號碼不到一小時竟發出去上萬條短信,但是由於時延過高的緣故,虛擬運營商在2個小時後才收到賬單,於是受到了很大損失。

  並且,這不是個案,許多試點的虛擬運營商或因爲時延過長,或因爲互聯互通等問題,前期在頂住各方壓力的同時還是損失了很多。其實歸根結底,不是因爲移動轉售業務本身存在問題,而是一項新業務在前期試點中各種系統對接繁瑣、冗長、複雜,需要多方羣策羣力,並不是依靠幾張行政令或者幾百投訴就能瞬間解決的,這個需要各方合力,需要時間來解決問題。當然,這也正是試點的意義和價值。

  2018年五一前夕,工信部在綜合各方意見的基礎上,正式下發了首批15家正式商用牌照。可以說,正式商用對於虛擬運營商而言具有里程牌式的意義。它不僅意味着前期存在的一些主要問題得到了根本性解決,還標誌着國內移動轉售業務進入全新紀元,虛擬運營商2.0時代開啓。即便如此,也會有人說部分虛擬運營商還是存在一些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對於整個產業而言,確實具備了迎接商用,全面轉正的基礎條件。大局如此,不能因爲個別細枝末節而影響整體行業向前。

  回過頭來再看,虛擬運營商發展到今天已經有五年半之久,試點期佔了四年半,到底是不是一小部分人口中的“高開低走”呢?爲了搞清楚“高開低走”,筆者還特意百度一番,百度百科給出的官方解釋是:“高開低走是股市專業術語,是指股價指數在前一交易日收市點位以上開市,隨着交易的進行,股價指數不斷下跌,整個交易日都呈現下跌趨勢。”反正一個字:跌。

  那麼,虛擬運營商真的如此不爭氣,一直走下坡路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先來看當前移動轉售總用戶數,截至2019年6月底,國內移動轉售用戶數已經突破9000萬,直逼1億大關。當然,這要感謝相關各方不斷努力,爲產業提供了充盈的碼號資源,由於此事說來話長,在此不過多贅述。所以,用戶數的道理很簡單,用戶新增仍在扶搖直上,至少在全國普及上,虛擬運營商已經取得巨大成功。如此的用戶數,意味着全國每15個人中就有一人在使用虛擬運營商提供的服務。

  再來看移動轉售產業近幾年來的營運收入,其實說到總收入,一定程度上是跟其用戶數有所關聯的。畢竟,至少在語音、流量、短消息等傳統通信業務上,收入是跟用戶數直接掛鉤的。從試點期虛擬運營商不過百萬用戶數,再到首次突破千萬戶,再到具體一家企業突破千萬戶,虛擬運營商的收入也是節節攀升。數據顯示:2018年1-11月,轉售行業整體平均毛利率達到34.5%,較2017年提升10.8個百分點。已實現累計盈利的轉售企業平均毛利率爲36%,比2017年增長5.1個百分點。用戶規模排名前20的轉售企業平均毛利率爲33.7%,比2017年同期增長7.9個百分點。一句話:大部分的虛擬運營商都是欣欣向榮,穩步增長。

  如果非要給虛擬運營商加一個“高開低走”的帽子,筆者認爲這個問題根源在輿論、在社會關注上。遙想2013年剛剛開展移動轉售業務,業界一片期待之聲,各種言論喧囂塵上,多家企業將目標鎖定爲“中國第四大運營商”之上,本就是試點試錯之期,卻無緣無故被戴上了諸多不該有的帽子,承受了衆多不該有的壓力,在外界看來的確多少有點“高開低走”。然而,經過近6年多的發展,虛擬運營商可謂一步一個腳印,他們務實、開放,卸下包袱,不斷進取,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更是解決了全國數萬人的就業,衍生出了更多創新業務,進一步繁榮了我國的通信市場。

  問題來了,究竟虛擬運營商有哪些創新業務呢?5G時代虛擬運營商是即將消失,還是全面綻放呢?

  5G時代到來:爲虛擬運營商量身定製的重大機遇

  前面說了,虛擬運營商來自傳統通信行業的很少,多數都是來自各行各業。專業人士自然很清楚這些企業背景,普通消費者可能會被一些輿論引導至不甚瞭解其背後企業。在此,簡單列舉一些名氣較大的企業,例如小米、阿里、京東、迪信通、蘇寧、國美、用友、海爾、海信、富士康、優酷、海航、聯想、中國平安、民生銀行等。這些名單我相信即便是普通消費者,基本上都會知道。既然這麼多名企、大企都在開展虛擬運營商業務,又有15個人中就有1名消費者在使用,我們還擔心這是虛假業務?

  當然了,可能讓消費者不放心的還是以上大企多數都是民營企業,根本沒有“國家隊”在列。但是2018年國家已經正式放開國營企業、外資企業申請,只要符合條件、具備資質的都可以成爲虛擬運營商開展業務。於是,我們前段時間看到,華數集團已經明確表態要申請牌照,這也是首個以國企身份申請移動業務的企業,這也從側面印證了此項業務的先進性。並且,華數通篇內容直指5G,力爭藉助移動轉售牌照串聯起5G業務。

  爲何要提這些虛擬運營商的出身?我們看到,5G之前,我們通信行業絕大部分時間都是蒸蒸日上,運營商、設備商、光企業等日子都挺滋潤,通信有效解決了人與人之間的互聯,而國內幾個大的通信廠商只需要在通信圈內做好自己,就能將報表做的滿意。然而,5G時代的到來,通信廠商服務的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如果單純繼續在通信小圈子轉來轉去,一是投資過大不好回收,二是人與人的連接雖然在4G時代還未發揮全部力量,但是已經走到了需要變革的節點之中。一句話:通信行業需要發散出去,需要結合各個垂直行業,需要連接物,需要工業互聯網,需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前不久,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徐曉蘭闡述5G當前挑戰的時候,筆者覺得很有道理。她認爲5G時代面對複雜的客戶需求,運營商、設備商等與新興客戶之間存在較高行業壁壘,企業間融合融通,相互促進、共生共贏的產業生態尚未形成。運營商、設備商等提供的先進技術、產品等難以準確、有效地滿足新興企業的實際運營功能需求。換句話說,即便運營商、設備商等有技術、有產品、有能力,但是缺乏融合融通,不知道如何切入,而這也爲虛擬運營商提供了絕佳機遇。

  爲什麼這麼說呢?首先是出身,虛擬運營商來自各行各業,母公司基本是所屬行業龍頭或者第一梯隊企業,有着多年傳統業務經驗。日前,多家虛擬運營商已經成立全新部門,此部門就是與母公司在傳統業務上進行對接,此爲最好輔證。其次,虛擬運營商本身經過5年多的通信行業浸染,對於一些普通的通信類業務已是瞭若指掌,早已沒有當年試點期的戰戰兢兢,反而換來的是當下的自信與從容。

  一方面母公司主業做到龍頭,另一方面本身具備通信業務,5G不正是服務各個垂直行業,不斷爲新興領域量身定製服務嗎?這些虛擬運營商企業本身就處於中間層,進可攻退可守,這也是爲何一大堆企業又在扎堆申請虛擬運營商牌照的原因。爲何只見聲音未見落地呢?一是時間不到,二是申請企業太多,運營商需要慎重選擇簽約合作。不過,總有先行者,未來更多的“華數集團”將浮出水面。

  還是來點乾貨,談一談虛擬運營商的創新業務。關於創新,筆者總結歸納了幾個方面,主要圍繞國際業務、物聯網業務、可穿戴業務、企業信息化服務業務、平臺化運營業務等展開。國際業務有目共睹,國內四分之一以上的虛擬運營商企業服務着每年超百萬的出境人羣,今年還走出國門赴歐考察,力爭進一步擴大國際業務建設。

  而在物聯網業務方面,虛擬運營商可圈可點之處甚多。2018年起,國內三分之一以上的虛擬運營商企業開始佈局物聯網業務。例如小米移動針對C端用戶搭建IoT(物聯網)硬件平臺、聯想懂得通信提供的“雲管端軟硬一體”的端到端解決方案、263移動推出的具備全球連接能力的物聯網連接管理解決方案“263 IoT”、遠特通信聚焦物聯網業務領域提供開放SDK能力推出的遠特卡盟前端營業服務體系、愛施德自主建設的IoT連接管理平臺,北緯蜂巢互聯推出的 “蜂巢物聯”業務等。可以說,亮點頗多,不僅在C端,還是在B端,都收穫了良好口碑。

  而在其他三個方面,虛擬運營商也是頗有建樹。在此篇幅所限,不做贅述,感興趣的可以單獨聯繫。

  所以說,輕易的將一個一路走來、來之不易的產業“任性”否定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儘管現在自媒體當道,輿論鬆散,各種聲音此起彼伏,但是不明就裏的張冠李戴、偷換概念來肆意踐踏起步中的朝陽產業,是一種不得人心,必遭千夫所指。

  移動轉售走到今天,無論是監管部門一些決策者、參與者、執行者,他們從一開始就一路呵護、培育、支撐我國的移動轉售事業,爲了虛擬運營商能夠茁壯成長付出了很多、犧牲了很多,可以說殫精竭慮。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的單位和個人,也在背後默默的推動,他們都是無名英雄,我國的虛擬式運營商事業發展到今天,有着他們色彩鮮豔濃重的一筆。

  當然,總有一些糾結在“約談”、“實名制”等問題上,客觀而言,這是整體運營商所面臨的問題,並不是虛擬運營商之專屬,任意百度即可證明。所以,虛擬運營商道阻且長,各種聲音仍然不絕於耳,唯有自我蛻變和進化才能不斷用實力和能量證明。加油,虛擬運營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