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休克”56天:中興董事長將空降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14:26   新京報

  “就像一個在幽暗中行走久了的人,突然看見了光,復牌對於中興意味着新的開始,儘管代價沉重”。6月13日,中興通訊內部一不願具名的人士對獨角鯨科技說。

  對於33歲的中興來說,今年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激活了對中興通訊和中興康訊公司拒絕令的決定成爲史上最大“黑天鵝”。20日,中興董事長殷一民在會上表示,這樣的制裁使公司立即進入“休克狀態”。

  然而,這次突然重現“光明”卻突遭一記來自市場的“悶棍”。

  6月13日,停牌56天后的中興通訊A+H股同步復牌。早間開盤,中興通訊 A股一字跌停,報28.18元。而中興H股在開盤集合競價階段,下跌37.5%報16港元/股,最終報收14.96港元,跌幅達41.56%。

  當晚,中興連發7則公告,公司將於6月29日上午9時在深圳總部召開2017年度股東大會。這次全面“部署”中興接下來的高管“換血”和新的人事安排,以及包括2017年年報、選舉非獨立董事、選舉獨立非執行董事、融資計劃等16項提案。

  爲了這次復牌,中興支付高達14億美元的罰金,此前,中興通訊已繳納了8.9億美元的罰款,至此其復牌代價爲繳納罰單金額累計超過22.9億美元(約爲146億元人民幣)。

  同時,現任高管將全面出局、向銀行申請300億元+60億美元等綜合授信額度,新的管理團隊將帶領中興走向何方?

  董事長將空降 現有高管團隊“出局”

  現有中興高管團隊面臨全面“出局”的局面,同時新的董事長將“空降”。

  作爲雙方和解協議的一部分,中興需要在一個月內更換公司和中興康訊的全部董事會成員,現任高級副總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層領導。

  12日晚間,中興通訊發佈公告披露重大事項進展並宣佈復牌。公告顯示,中興通訊將支付合計14億美元民事罰款,30天內更換全部董事會高管、聘請協調員督導、爲期10年的拒絕令等。

  13日晚間,高管團隊人事任命進一步明確,中興通訊再披露三則公告提出,關於《公司章程》擬刪掉“董事長必須從擔任公司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三年以上的人士中產生”,另將部分條款變更爲“非獨立執行董事不少於董事會成員的三分之一”、“獨立非執行董事不少於董事會成員的三分之一”。

  外界普遍關心高管大換血之後,誰來掌舵中興?

  獨角鯨科技經過多方求證獲悉,根據新的規定以及中興現有的管理團隊,目前可以確定的是董事長人選將“空降”,總裁人員或從中興內部產生,諸爲民大概率當選。

  有知情人士評價,諸爲民人品非常好,在高層幹部中很有威信,不過現在年輕幹部可能不太瞭解他。

  知情人士對獨角鯨科技表示,中興從原來的創業元老中找人才能穩住局面,因爲從外面調來的人並不瞭解中興。

  而接近中興的知情人士表示,在接下來的三十天,中興各方應該對其股權結構進行協商,預計會有一定的調整。

  一位中興員工告訴獨角鯨科技,關鍵還是看後續中興的股權結構怎麼變。如果沒有大變化,那麼從原來那波創業元老裏面挑一些就行了。如果要維先通退出,現在所有高級副總裁以上的高管又都解僱,那麼確實就找不到什麼合適人選了。

  目前上市主體中興通訊的最大股東是深圳市中興新通訊設備有限公司(簡稱“中興新”),持股30.34%,而中興新大股東是深圳中興維先通設備有限公司(簡稱“中興維先通”),持股49%。中興維先通是由侯爲貴及38名早年中興創業元老及現任中興高管作爲自然人100%投資的私人公司。其董事長侯爲貴持股18%,殷一民持股5%。

  “在中興內部管理人員的層級是一二三四五層幹部,高級副總裁以上是一層二層,以下就是副總裁,是三層幹部。一般來說,從副總裁到總裁的跨度太大了,不太可能。”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中興解除了兩位高管的職務。中興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徐慧俊,以及負責公司運營的黃達斌(Huang Dabin)已不再履行其常規職責。

  獨角鯨科技查詢工商註冊信息後發現,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5月29日,進行了高級管理人員備案(董事、監事、經理等)變更。

  新董事會候選人 擁有英美財務和法律背景

  13日晚間,中興通訊公告披露了5位非獨立董事候選人,3位獨立非執行董事候選人。上述候選人多爲“老中興”人,以及具備英美等國際財務和法律知識。

  今年4月,美國激活拒絕令後,中興進行了強化合規管理,要求每個員工重新學習歐美法律、法規、反賄賂等知識,參加合規考試要做到100分(滿分)纔算通過。

  有分析人士表示,中興本次新提名的人選,既強化了中興人走上管理崗位的可能,又增加了外部具備國際視野的人才,彌補中興在本次事件中因國際法律、財務等多種原因帶來的失利。

  根據上述人員的履歷來看,5位非獨立董事候選人皆有中興通訊控股股東的股東或間接股東的工作背景,其中諸爲民和方榕曾在中興通訊任職;獨立非執行董事候選人共計3人,蔡曼莉具有證監會工作背景,而鮑毓明擁有中美兩國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資格,鮑毓明擁有英格蘭及威爾士和香港律師資格,並在上市與併購方面有經驗。

  具體來看,1966年出生的諸爲民是一位“老中興”,這次被提名爲第七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任期自本次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之日起至公司第七屆董事會任期屆滿時(即 2019 年 3 月 29 日)止。

  諸爲民1991年開始在中興半導體開發部工作,曾擔任中興控股副總經理;018 年至今任深圳市中興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及其部分附屬公司董 事長/董事;現兼任深圳市中興維先通設備有限公司、深圳市新宇騰躍電子有限 公司、深圳市富德康電子有限公司董事 。

  本次獲得提名的方榕,將被選爲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她於1995年開始在中興新任職,2009 年至今任中興發展有限公司董事、常務副總裁。

  而這次被提名爲第七屆董事會獨立非執行董事的蔡曼莉,於2002年到2015年曾任職中國證監會,2015年至今任易瑞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金杜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2016年至今兼任四川新網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外部監事。

  同爲第七屆董事會獨立非執行董事的Yuming Bao(鮑毓明),具有中國律師資格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資格。而作爲第七屆董事會獨立非執行董事的吳君棟,擁有知識產權碩士學位,英格蘭及威爾士和香港律師資格,在公司上市與併購方面有經驗。

  員工隨時準備復工 復工時間不明

  獨角鯨科技從多個信息源獲悉,中興通訊員工最快將於6月14日復工。一位業內人士表示,中興不僅全額支付了在職員工工資,爲了留住海外員工甚至對新員工加薪。不過,對於復工消息,中興通信表示以公司公告爲準。

  中興通訊山東分公司員工向獨角鯨科技表示,目前公司還沒通知具體開工時間。不過,公司在一個月前便通知“隨時準備好”開工。按照公司要求,即時不能工作,也要做好隨時開工的準備。開工是必然,我們也一直在努力做好這個準備。“在停工期間,我們工資照發,一線員工沒受到影響,領導層有局部調整。”

  另據中國移動內部人士透露,此前派駐移動的中興工程師,大部分是反包商(項目承包方),不算是中興的正式員工,但合同是跟中興簽署的,也代表中興在中國移動幹活。自有人員,有的原來就駐場,跟進移動接口,就沒撤出,不讓幹活,每天待着,工資按月照發。個別人員撤離。“項目承包方沒活兒幹就先撤了,用極低的底薪養着,但不少人藉此機會離職了。”“目前仍未迴歸工作崗位,尚未復工。”

  據接近中興的知情人士透露,對於中興通訊而言,現在最關鍵的事情是在美國商務部的禁令結束以後,第一時間恢復對客戶的產品交付和服務,恢復客戶關係。同時重新建立內部員工、外部供應鏈、資本方以及媒體輿論對中興的信心。

  12日中興通訊公告顯示,其將在BIS終止2018年4月15日拒絕令後儘快恢復受2018年4月15日拒絕令影響的經營活動。此外,根據新的和解協議,只有等中興通訊支付完總額達10億美元的罰款和4億美元的保證金後,美國商務部才能解除中興與美國公司業務往來的禁令。

  一位中興通訊內部員工告訴獨角鯨科技,這段時間公司已經做好全方位準備,一旦拒絕令被解除,會第一時間恢復對客戶和合作夥伴的服務,現在就是耐心等待美國方面解除拒絕令。

  中興通訊披露的2017年年報顯示,其當年用於工資相關費用支出爲211.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加8.8%。未調整前的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合併子公司後支付職工工資等相關現金爲39.03億,同比增長3.1%。

  多位業內人士認爲,此次中興事件對底層員工影響不大。一位行業分析師告訴獨角鯨科技,當前任務是恢復士氣,裁員或有可能存在,但不是短期內的事情。更換管理層後,最重要的是恢復和客戶的關係,由於變化巨大,可能會引發長期的震盪。

  編輯:童北晨 陳維城 倪雪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