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核電市場余震不止 衍生品波動性受強烈追捧
2011年03月16日 16:24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特派記者 師琰 倫敦報道

  日本福島核電廠的連番爆炸聲,讓一個原本正積極醞釀的全球核電“復興”進程戛然而止。

  全球第一大核電技術公司法國阿海琺(AREVA)的股票本周一路狂跌,凡是在核能領域投入巨資的公用事業股几乎都難以逃脫股價下滑的命運。

  金融市場上,購買基於市場動蕩幅度而獲利的股票衍生産品“波動性”的投資者變得趨之若鶩。蘇格蘭皇家銀行股票衍生産品策略分析師Bhavin Patel說,從沒有見過對“波動性”如此強烈的追捧。

  “日本的‘核風險’將如何影響能源市場的走向,目前對此做出評論為時尚早。”荷蘭皇家殻牌首席執行官Peter Voser3月15日向本報記者表示。他預計,原油和天然氣價格將繼續上揚,並表示殻牌不會改變大幅增加投資的發展戰略。

  目前還不清楚日本核事故對全球經濟究竟會産生怎樣的影響。蘇格蘭皇家銀行首席經濟學家Andrew McLaughlin指出,迄今為止的反應顯示,市場並不相信全球經濟列車將脫離復甦軌道。風險在於市場能否消化日本政府債務進一步增加的苦果。

  核電之殤

  “福島核危機將深刻改變公衆和投資者對於核電的看法。”

  福島核電廠事故令核電産業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能源分析師們普遍相信,因為核能在政治上已不可接受,核能領域的重大投資將至少推遲一到二年。

  日本擁有54座核反應堆,在能源産出方面排名全球第三,僅次於美國和法國。不過在核安全方面,日本有不良紀錄。過去幾十年,出現過一長串致命核管理失誤,且有隱瞞記錄。福島核電廠爆炸發生後,記者採訪到的一位核工業工程師就明確表示,懷疑那裏存在判斷和操作失誤引致勢態惡化的可能。

  但國際能源署(IEA)新聞負責人Greg Frost向本報記者強調,地震和海嘯是天災,評估在核電廠發生了什麼為時尚早,“在總結經驗教訓之前我們需要等待更精確的信息和分析”。

  國際原子能機構(IEAE)也拒絶評論是否反應爐密封區已被破壞,僅稱第二個核反應爐可能遭到輕微損壞,並認為,福島發生的核泄漏情況比當年切爾諾貝利要“輕得多”。

  基於本國公衆的壓力,歐盟15日已決定在自願原則下,在今年年底之前對歐洲的143個核電站展開“壓力測試”,同時對能源政策也要重新評估,考量核能在未來歐盟能源供應中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未來的低碳經濟几乎可以肯定將不得不更多求助於太陽能、風能和天然氣。

  “核危機將深刻改變公衆和投資者對於核電的看法,”WHEB基金經理Clare Brook說,“你可以很明顯看到,現在其他大部分能源類股都在下跌,可再生能源産業股價則在上漲。”

  核電公司股價應聲而落

  過去幾年,一些歐洲國家將核電發展目標調高了兩至三倍。現在,首當其衝要利益受損的是法國兩大核電工業巨頭阿海琺和法國電力。

  阿海琺有7%的收入來自日本市場,而且為福島核電站提供部分核燃料。伴隨阿海琺股價暴跌,另一大核電巨頭法國電力的境況也好不到哪兒去。

  最關鍵的是,這兩家核能技術公司洽談合作的核電站項目在目前局勢下可能流産。阿海琺原本有很大希望在2012年前獲得4-6份興建EPR核反應堆的合同,現在這些項目都可能被取消或推遲。

  法國電力為英國建造4個EPR

  核反應堆的計劃也有可能因為戰略重估而泡湯。英國部分國會議員已經聯名敦促政府重新考慮建立新核電廠的計劃。

  兩家公司還將面對在本國運營的核電站遭受嚴格檢測的考驗。法國政府已宣佈將逐一檢查該國58個核電站反應堆的安全性,並完全公開檢測結果。

  法國有相當多核反應堆位處內陸,反核人士一直抨擊這些核反應堆正成為水資源短缺的元兇——核電站要每年從河流湖泊中抽取190億立方水維持運行,几乎占到法國全國淡水消耗量的一半。

  盡管法國人一直對核電提供了本國78%的能源需求津津樂道,但被引為笑談的是,在2003年的酷熱時期,有17座商業核反應堆被迫降低發電功率或者停止運作,法國電力集團當時只能被迫通過歐洲現貨市場從鄰國以超出本國10倍的價錢購買電力。

  輿論壓力下,德國也宣佈暫停去年通過的延長老核電站壽命的計劃,並在三個月內關閉7個上世紀70年代建的老反應堆。

  運營有核電項目的德國能源公司E.On和RWE AG的股價都應聲下跌。

  E. ON公司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實際上操作並不允許立即關機,他們將設法實現在6月15日關閉。該公司行政總裁Johannes Teyssen指出,暫停老核電站增加了電力供應問題和風險。

  一些支持核電發展的人士說,德國今年面臨選舉,這麼做無非是想贏得選民歡心。德國總理默克爾在2009年競選中曾承諾要擴大核能利用。

  德國所有核電廠都將在未來十年裡關閉,如果沒有新的或延期反應堆,2020年後德國將沒有核能(去年核能占到德國近1/4總發電量)。

  位於地震高發區的意大利,本來正在考慮建設新的反應堆,現在几乎可以肯定計劃將被束之高閣。

  天然氣福音與燃料油缺口

  “現在很多國家對石油天然氣需求的增長都很關注,擔心是否會發生新一輪的能源危機。”殻牌首席執行官Peter Voser3月15日對本報說,“但如果說對石油天然氣需求的增長是因為核能應用政策的變化,目前做出這樣的判斷為時尚早。”

  殻牌正與日本政府討論,計劃盡可能多地嚮日本提供液化天然氣和低硫燃料油,幫助彌補其核能發電危機帶來的供電缺口。

  美林銀行的分析報告認為,日本將關閉至少11個反應堆,由此帶來的電力缺口將導致日本可能會在一年內購買710萬公噸的液化天然氣。

  “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投資,這一點是很清楚的。”Peter Voser說,“我們都看到油價和天然氣價格不斷上漲, 能源的需求增長如此之快,在未來幾十年裡,我們將始終努力跟上供應增長。”

  他強調,殻牌不會因為周圍的變化而改變自身的發展戰略。

  殻牌首席財務官Simon Henry對本報說,接下來10年中,中國市場對石油的需求增長將占到了全球需求增長的一半, 對天然氣的需求增長將占到全球需求增長的三分之一。殻牌的投資將主要集中在天然氣領域,也正在進一步加強同中國在天然氣領域的合作。

  殻牌2011到2014年的凈資本投資將超過100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都將投在天然氣領域。正符合核能遭受致命質疑後能源市場加強對未來天然氣需求趨勢的預期。

  油價上漲的陰影也越來越濃。“短期內日本對原油的需求將下降,但從長遠來看,因為核電喪失,更多的電力供應將依靠煤炭、燃油和原油,日本對成品油的需求將增加。”船務經紀公司EA Gibson研究部門負責人Steve Christy15日晚對記者說。EA Gibson作為經紀商在全球油輪市場頗有分量。

  Steve Christy說,日本傳統上也是成品油出口國,産品出口到中國香港、中國內地和新加坡等地,這樣一來就不只是日本對原油的進口需求減少,中國香港、中國內地和新加坡也將不得不尋求別的途徑進口,因為日本的成品油出口在短期內無法恢復。

  “從整體上來講,燃料油對於日本來說不只是區域性的問題,而可能是個國際性的問題,”Steve Christy說,“因為目前的實際狀況是亞太地區的燃料油短缺,需要一些年供應才能趕上需求。”

  他認為日本地震不會導致新的石油危機,但將會給石油市場帶來需求和産品的變化,石油市場將需要重新複位和再平衡。

其它新聞
日本地震致再保費率攀升 21世紀經濟報道
國民教養是日本災後復興基石 21世紀經濟報道
東京電力破不足惜 21世紀經濟報道
奧巴馬堅持發展核能 21世紀經濟報道
日本央行歷次救市邏輯 21世紀經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