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速度與策略決定高頻交易成敗 第一財經日報
2012年07月27日 11:25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周佳

  技術進步不僅將影響交易本身,而且最終會改變投資的方法

  [ 在高頻交易中,如果要確保資本的有效使用,高頻交易員會希望交易價格最低的股票,這樣每筆交易的利潤保持不變但是利潤百分比就高了。這就是為什麼股票的流動性和低價格成為高頻交易策略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許多對沖基金紛紛倒閉,投資者們也謹慎地捂緊錢袋,然而,有一種交易模式卻在不斷擴張,以它為商業模式的基金也如雨後春筍,這就是高頻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這種盈利模式的核心競爭力在哪裏,前景又如何?

  近日,美國高頻交易專家、《交易快手:透視正在改變投資世界的新興高頻交易》作者埃德加·佩雷斯(Edgar Perez)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財商》記者專訪。他表示,實現毫秒或微秒交易的速度是高頻交易的核心競爭力。目前,在發達的市場如美國和歐洲,高頻交易已占到交易量的一半以上。而假以時日,中國有望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高頻交易市場。

  速度定成敗

  《財商》:高頻交易員決定成敗最重要的技能是什麼?計算機系統在其中的作用是什麼?

  佩雷斯:正如高頻交易的定義所說的,速度是最重要的角色。我指的速度是在毫秒或微秒範圍內進行交易。因此,理解可能會對完成交易速度有影響的原因是走向成功最重要的技能。

  正因為速度的重要性,為了盡量減少交易系統的延遲,高頻交易員會希望直接連上交易所的主機來運行自己的程序。作為交易員,你會不希望你的計算機被放置在一個遠離交易所的地方,因此,你需要租用交易所的空間。

  《財商》:為什麼有些高頻交易基金賺錢,而另一些沒有?

  佩雷斯:正如剛才所說,速度是執行交易的重要因素,如果你不夠快,這會成為高頻交易競技場上的致命傷。但光靠速度是不夠的。無論你的計算機的速度有多快,如果你沒有一個成功的交易策略,可以産生穩定的盈利,你不會成功的。

  《財商》:能否談一下高額交易今年的情況和預見一下未來的發展?

  佩雷斯:我看到高頻交易繼續在股票和其他資産類別中強大地存在着。但是,監管條例變化對未來高頻交易的操作和利潤有很大的影響。

  高頻交易是交易演變進化過程中的一部分,如果從全球的角度看它,它的市場表現是強勁的。高頻交易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雖然散戶投資者並非不可能嘗試加入這一行列。機構投資者正在使用高頻交易技術來執行大單交易而不引起市場波動。有估計稱70%的股市交易份額為高頻交易,在發達的市場如美國和歐洲,其份額已穩定在50%~60%。這應該是高頻交易市場份額的長期上限,因為高頻交易者不能成為市場上的唯一參與者。

  高頻交易正在滲透世界各地的許多市場。它在美國、歐洲目前是最突出的,但我相信,高頻交易將獲得在世界各地的其他市場。隨着交易技術的改進和散戶投資者開始嘗試使用高頻交易戰略,它會被普及推廣。高頻交易今年已經獲得了在亞洲和拉丁美洲的立足點。

  《財商》:有些高頻交易員告訴我,高頻交易利潤近年已經下降了很多。你對此有何看法?

  佩雷斯:高頻交易的競技場充滿了競爭,高頻交易基金都是私人公司,因此沒有透露他們的回報。多數基金成功的證據只是傳聞。但話雖這麼說,你仍然可以看到高頻交易行業新進入者的數量,這說明高頻交易的利潤仍然具有吸引力。

  交易利潤本身的下降並不意味着不能找到獲利機會。高頻交易員就是以能從其他人無法獲利的微小價格差異中獲利而著稱。正如我書中提到的,新技術、較低的佣金、更高的交易量和加劇的市場波動能一分一分地把利潤越變越大。

  中國有望成為世界最大高頻交易市場

  《財商》:在你的書中提到中國證券交易系統是不支持高頻率交易的,你認為高頻交易適合中國的市場嗎?高頻交易在中國會與美國有什麼不同?

  佩雷斯:高頻交易已被應用到全球的股票、期貨和期權市場,雖然高頻交易在中國仍處於起步階段,面臨許多的問題,但很自然會看到其在中國的發展和應用。我8月份會在上海和香港舉辦亞洲的高頻交易研討會。

  目前高頻交易在中國面臨一些問題,諸如市場參與者會認為高頻交易的交易成本高,有交易規模、交易頻率的限制和賣空的限制,股票借貸困難,存在技術壁壘等。正如我在書中提到的,這些挑戰並非不可克服, 正如在美國、歐洲和亞洲的其他市場所發生的那樣。

  高頻交易一直被認為增加市場波動。其實高頻交易就像其他任何新技術一樣,本身是沒有好壞之分。高頻戰略的特色,是他們一天結束時倉位清空。在一天的過程中,無論他們買什麼,都必須出空賣掉。更普遍的情況是,相互抵消的買和賣發生在微秒之間而不是幾小時之後。鑒於這種情況,高頻交易不可以依靠在一個單一方向的交易,達到足以影響其波動的位置。正好相反,不管市場波動的原因,高頻交易匹配了買單和賣單,減少了價格的震蕩。

  世界上的交易所都在比賽採用最快的技術。事實上,金融市場和其他領域一樣都會因為技術進步而改變其業務形態。投資者必須准備好擁抱金融市場上持續發生的技術進步。技術進步不僅將影響交易本身,而且最終會改變投資的方法。因此,即使市場目前沒有打算擁抱高頻交易,但還是會對加強交易所的交易系統有興趣。

  高頻交易在中國的發展取決於行業監管機構的態度。在過去幾年,高頻交易被指為金融事件的罪魁禍首。中國監管機構的謹慎態度肯定值得讚賞。在看到像美國和歐洲市場中高頻交易的進化演變後,中國的監管機構會更加有優勢地了解高頻交易。我相信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高頻交易市場,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財商》:你可以分享一些成功的高頻交易策略嗎?未來的交易策略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佩雷斯:高頻交易的每一單利潤都是非常小的,可能只有一分錢的十分之一。在高頻交易中,如果要確保資本的有效使用,高頻交易員會希望交易價格最低的股票,這樣每筆交易的利潤保持不變但是利潤百分比就高了。這就是為什麼股票的流動性和低價格成為高頻交易策略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我相信這些高頻交易策略會隨着監管條例的改變和技術進步而變化。監管環境和快速技術的演進是高頻交易策略的發展動力。

  Related埃德加·佩雷斯小檔案

  “唯一成就大事的方法是做你熱愛的事。如果你還沒有發現它,就繼續尋找,不要氣餒。當你找到它的時候,你的心會讓你知道。”埃德加·佩雷斯告訴記者,這是他的座右銘。

  對於佩雷斯來說,金融領域是他熱愛的事業。在獲得哥倫比亞MBA學位後,他曾任花旗銀行副總經理、麥肯錫公司的顧問。作為事業的高潮,他撰寫了《交易快手:透視正在改變投資世界的新興高頻交易》。該書的英語版本由麥格勞 - 希爾公司出版(2011年),今年,中國金融出版社(2012年)把它翻譯成中文,目前,該書的印尼語和葡萄牙語版本正在翻譯中。

  《交易快手:透視正在改變投資世界的新興高頻交易》對高頻交易進行了獨到的分析。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曾經“令人充滿恐懼的技術”?它如何搞亂市場?如何在兩年前“閃電崩盤”中推波助瀾?這本書告訴讀者,媒體曾經渲染的股市“算牌”的現象已經改變。高頻交易完全獨立於“巴菲特式”的長期戰略,它們運作於完全不同的時間框架,並對長期投資組合産生的利潤影響非常小。

  佩雷斯對於高頻交易的熱愛並不止於寫書。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這一金融市場的新趨勢,他創立了交易快手工作室,並任課程主管,講解高頻率交易者如何利用有利可圖的策略,來尋找股票、期權、期貨和外匯中的阿爾法 。在此之前,他是紐約大學理工學院的兼職教授,教授算法交易和高頻財務。

  佩雷斯對中國等新興經濟國家有着濃厚的興趣。2009年,他創立了致力於金融社交活動的黃金網絡公司,並建立25000人的資料庫。公司定期在紐約為金融人士舉辦針對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聚會或者講座,受到熱烈歡迎,並被《紐約時報》等報道。他曾經多次接受中文媒體的採訪,甚至在他Linkedin上的簡歷,也使用了中英雙語。(周佳)

其它新聞
美股先抑後揚下周重啓QE3討論 第一財經日報
American Axle第二季盈利下降 北京新浪網
午後:歐央行消息利好美股大幅攀升 北京新浪網
DR Horton第三財季盈利大幅增長 北京新浪網
馬自達因油門踏板問題召回21.7萬餘輛Tribute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