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民日報談美國減稅:對華影響辯證看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2月05日 19:4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美國減稅對華影響辯證看(熱點聚焦)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當地時間2017年3月27日,美國華盛頓,特朗普在白宮會見女性小企業主。圖片來源:視覺中國當地時間2017年3月27日,美國華盛頓,特朗普在白宮會見女性小企業主。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王俊嶺

  連日來,美國減稅對中國可能帶來的影響引發了海內外高度關注。其中,“追捧論”“稅務戰論”“輕視論”三大論調尤其引人關注。專家指出,這三大論調,不是忽視了中國近年來財稅體制改革的進展,就是沒有看到開放型經濟體存在的政策外溢效應。事實上,只有堅持辯證、理性、全面,才能避免誤區,進而有效應對。

  大幅減稅前景難料

  此次美國減稅計劃主要聚焦在三方面:一是簡化並降低個人所得稅,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二是降低企業所得稅,稅率由35%降到20%,並允許固定資産投資全部計入當年折舊;三是對企業海外利潤匯回給予大幅優惠。

  目前,美國國會參衆兩院通過的減稅版本還有一定差異,因此未來減稅法案落地還需要參衆兩院協商一致並再次通過后經美國總統簽字才能生效。據美國稅收基金會測算,在最佳狀態下,此輪減稅將使美國內生産總值(GDP)整體增加6.9至8.2個百分點,新增就業崗位200萬個。

  不過,此次大幅減稅未來的實際效果和前景在很多人眼中仍存在很多不確定性。比如,哈佛大學教授勞倫斯·薩默斯就擔心,更低稅率可能誘導企業回購股票而推高股價,但未必使企業加大投資而刺激實體經濟增長。

  多位專家指出,減稅通常應當在經濟發展較快、國家稅收穩定增長的時期進行。然而,當前的美國既不具備雷根時代大幅減稅的國際背景,亦不具備當時聯邦赤字總量不高的財力條件。從歷史上看,減稅本身一方面可能加劇美國不同群體之間的社會矛盾,另一方面則可能影響政府的民生保障能力及金融穩定能力。因此,面對美國減稅,中國既沒必要過度追捧,也沒必要亦步亦趨。

  “美國減稅從短期來看會通過吸引資金迴流等途徑促進美國經濟復甦,而長期效果則取決於多種因素,具有很大不確定性。比如,減稅可能提高美國財政赤字和貿易赤字,將其2016年底22.8萬億美元規模的公共負債推至新高。而在某種程度上,稅收與發債的作用又是等效的。未來,如果美國出現政黨輪替,政府可能再次把稅率抬升以償還債務。”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教授崔凡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说。

  理性面對壓力傳導

  長期以來,雖然世界上也存在一些“稅收低地”國家,但大都是小型經濟體藉此來吸引資金並提供服務,而美國一旦成為“稅收低地”,其可能形成的“虹吸效應”則牽動着世界上很多經濟體的神經。由於中國正處於外商投資放緩與對外投資增加的轉型階段,因此美國減稅動作也被一些分析人士視為對中國發動的“稅務戰爭”。

  對此,國家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首席經濟學家萬喆指出,美國減稅屬於其內政範疇,其主要目的是吸引企業投資、激發企業活力,其實質是美國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相對下降后所進行的一系列收縮政策的一部分,因此不應被貼上“挑釁”“戰爭”這樣的標籤。

  “如今,美國減稅對華外溢效應日漸受到重視,主要原因並非美國的影響力在擴大,而是因為中國作為新興經濟體的領頭羊,經濟發展水平日益提高,與美國的差距在不斷縮小,在一些方面與美國企業的市場競爭更為直接。”萬喆對本報記者表示。

  外溢效應無法迴避,壓力傳導理性面對。崔凡指出,在短期,美國減稅會對中國形成資本爭奪態勢;在長期,美國製造業復甦將使得中美之間在某些製造業領域競爭加劇,這種競爭壓力也會給中國企業提供一些新的升級機會。與此同時,美國減稅如果效果好,能夠使其為世界經濟復甦做出更大貢獻,亦有助於改善中國經濟的外部環境。

  “以往大家比較關注美國貨幣政策的外溢效應,這次則是財政政策。美國同時推出減稅與加息,雖然一定時期內會對中國利用外資形成挑戰,但是中國充滿活力的國內市場對任何一個具有全球眼光的企業來说都是極為重要的。只要我們紮實改進營商環境,做好對外開放,化壓力為動力,就能將挑戰變為新的發展機遇。”崔凡说。

  練好內功加強協調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自身減稅降負工作其實一直都在有序進行。以營業稅改征增值稅全面推開為例,減稅效應就實現了持續釋放。數據顯示,從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這一改革已累計減稅10639億元。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透露,這些年中國大項的稅負其實一直都在降,近年來除了與保護資源環境有關的項目之外並無大的加稅事項。

  專家普遍認為,美國的經濟體量和國際地位決定了全世界必須重視美國減稅,中國更需要密切關注美國稅制改革進程,而不是輕視外界正在發生的重大改變。未來,中國應一方面繼續紮實推進自身財稅體制改革,全方位優化營商環境;另一方面利用二十國集團(G20)、亞太經合組織(APEC)、“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等機制加強稅收政策協調,避免惡性稅收競爭。

  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馮俏彬等人認為,中國應當基於自身的實際情況,將未來財稅體制改革重點放在三個方面:一是加快推進稅制由間接稅為主向直接稅為主轉型;二是加快清理稅外收費體系;三是加快形成控制社會總負擔水平螺旋上升的體制機制。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指出,當今國際稅收秩序的基本框架已有近百年曆史,越來越不適應新經濟增長需要。中國應在構建新的國際稅收秩序中發揮重要作用,並與世界各國一起推進。

  “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國迎來了新一輪全面開放,各領域的開放時間表路線圖正在逐漸公佈。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中國將繼續深化財稅體制改革,降低企業稅費負擔,同時中國還將進一步落實稅基侵蝕與利潤轉移相關國際條約,執行共同申報標準,在維護國際稅收秩序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崔凡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180.6406
-109.4100
NASDAQ6762.2130
-13.1529
S&P 5002629.5701
-9.87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