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作別美國夢 硅谷精英“迴流”中國蔚然成風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03:47   北京新浪網

  幾年前,王翌心裏裝着美國夢。他剛剛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在谷歌找了一份工作,並在硅谷買了一套大公寓。

  2011年的某一天,他讓妻子坐到餐桌旁,告訴她自己想回中國。他對於擔任這家搜索巨頭的産品經理已經厭倦了,渴望回到家鄉創辦自己的公司。不過,要说服妻子放棄溫和宜人的加州回到霧霾籠罩的上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們剛剛發現她懷孕了,”現年37歲的王翌回憶起那些在公寓裏來回踱步的日子時说道。“決定作出前那幾周的日子非常難熬,但最終她明白過來了。”

  王翌

  王翌的行動取得了回報:其廣受歡迎的英語教學應用流利说去年7月籌集資金1億美元。越來越多像王翌這樣的硅谷精英憧憬着光明的事業前途而回到中國。這個空前趨勢讓Facebook、谷歌等硅谷的中堅企業日益感到不安。

  在中國企業謀求全球擴張,中國力爭主導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等下一代技術之際,受過美國教育的中國人才正在成為關鍵的推動力量。中國留學生曾經對海外工作機會和外國國籍夢寐以求,如今許多人則更加看好國內的職業機會。如今,中國擁有大量的風險資本,政府出台了各種金融激勵措施鼓勵開展尖端研究。

  “人才的流動越來越明顯,因為中國的創新勢頭確實正在變得更加強勁,”史賓沙公司獵頭祁瑞峰说。“这只是開始。”

  曾在國外工作或學習、回國時間足夠長的中國人有一個專門的稱呼——“海龜”。曾幾何時,能在一家美國科技巨頭任職可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現如今,騰訊、今日頭條等本土公司也享有崇高的地位。在中國以外鮮為人知的搜索巨頭百度將前微軟傑出人物陸奇納入麾下,負責百度人工智能事業,陸奇也成為近年來最受矚目的歸國人士之一。

  陸奇

  阿里巴巴集團的盛裝亮相是一個催化劑。這家電商巨頭2014年進行了全球最大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其紀錄迄今無人打破。阿里巴巴和騰訊目前已位列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之列,與亞馬遜和Facebook比肩。中國的風險投資堪與美國媲美:全球估值最高的5家初創企業中有三家總部設在北京,不是加州。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仍在美國一意推行限制移民的政策,抵制海外留學生和外國人就業。

  根據中國與全球化智庫以及智聯招聘2017年對1,821人的調查,科技已經取代金融成為吸引海外歸國華人最多的領域,占所有回國人員的15.5%,高於2015年上次調查的10%。2016年海外(主要是美國)歸國留學生人數比2013年激增22%,達到432,500人。

  也不是所有人都放棄硅谷。根據領英2017年的報告,全美AI工程師超過85萬,其中7.9%是中國人。這裏面自然還包括了很多與大陸聯繫不多或沒有興趣在中國工作的華裔。雖然只占美國總人口的1.6%不到,但美國的華裔AI工程師人數超過中國的AI工程師數量。

谷歌加州總部谷歌加州總部

  獵頭公司Global Career Path的聯合創始人吳傑過去三年為中國企業挖來了超過100名計算機工程師。吳傑最初只是在網上建立面向學生的社群,后來逐漸把發展了獵頭事業。現居舊金山的他從十幾個微信群裏尋覓人才線索。

  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吳傑说,微信目前是跟蹤圈內資訊和宣傳綫下活動的很好渠道。吳傑此前為阿里巴巴、京東、攜程都舉辦過招聘活動。

  在中國實施史上最嚴網絡監管之際,要想從蘋果或谷歌挖人才回國並非易事。不過國內的科技巨頭也有三件利器:更快的漲薪速度、發展機遇,以及“回家”的感覺。

  中國的互聯網行業正處於快速發展的黃金時代,有些時候薪資甚至超過了美國。據稱一家初創公司對AI工程師的開價是包括現金及股票在內,四年高達3000萬美元。

  對於那些不願放棄美國舒適生活的工程師,中國企業也有方法,那就是把辦公室安在美國。阿里巴巴、騰訊、滴滴出行和百度等各自新建或擴大了在硅谷的實驗室。

員工和訪客漫步在阿里杭州總部員工和訪客漫步在阿里杭州總部

  不過,事業發展機會其實還是中國國內更多。雖然中國工程師在硅谷也是一支重要力量,但普遍認為中國工程師向上發展的機會相對較少,這種現象被稱為“竹子天花板”。

  風投企業GGV的管理合伙人童士豪(Hans Tung)表示,越來越多硅谷的中國工程師在工作更長一段時間后發現,加入一家快速發展的中國公司對自身的事業發展會有利的多。在谷歌、領英、Uber、愛彼迎(AirBnB),都有中國工程師在思考自己是該離開還是留下。

  對一些人而言,相比職業前景,更吸引他們的是在中國可以獲得的私密數據以及做實驗的空間。微信當初只是騰訊一個小團隊在幾個月內開發出來的,如今其發展之迅猛成為了反映企業內部創造能力的標桿范本。現代計算機技術離不開大數據的驅動,而體制因素讓中國民衆對於信息共享的擔憂不如西方人強烈。比如,中國本地的初創企業商湯科技(SenseTime)就和中國公安部門有合作關係,追蹤面部特徵及種族等各種信息,幫助中國建立堪稱全球最複雜範圍最廣的智能監控系統之一。

  中國7.51億的互聯網用戶相當於一個巨大的培養皿。對於那些有志於把理論變為現實的科技人才來说,充沛的資金和海量數據是難以抗拒的誘惑。(彭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574.7305
+205.6000
NASDAQ7211.7800
+58.2054
S&P 5002767.5601
+19.3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