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貨幣面臨貶值壓力 拉美危機重演?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5日 10:50   21世紀經濟報道

  貨幣面臨貶值壓力,拉美危機重演?

  本報記者 和佳 北京報道

  隨着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迴歸正常化,資本從新興市場和其他高風險資產中加速流出,新興市場慘遭暴擊。近日,阿根廷比索斷崖式下跌引發資本市場關注,除阿根廷外,拉美地區巴西雷亞爾、墨西哥比索今年以來都出現對美元匯率大幅貶值的情況。

  歷史上,拉丁美洲是貨幣危機頻繁發生的地區之一,人們對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危機仍記憶猶新。其時,伴隨着美聯儲加息,美元持續走強,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等拉美國家貨幣大幅貶值,經濟陷入困境,並於1982年爆發債務危機。

  今天阿根廷的匯率危機僅爲個案,還是意味着一場更廣泛的金融危機正在拉美醞釀?受訪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整個拉美地區的金融體系不再像從前那樣脆弱,因此,此輪匯率風險可控,不太可能發生地區性經濟危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1日在祕魯首都利馬發佈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經濟展望》報告預測,今明兩年該地區經濟將分別增長2%和2.8%,私人投資和消費是拉動其經濟增長的主要原因。

  報告同時認爲,地緣政治局勢緊張,洪水、乾旱以及暴雨等極端天氣都將成爲影響該地區經濟增長的因素。此外,全球金融環境突然收緊和貿易保護主義的衝擊也將使拉美經濟增長前景不容樂觀。

  拉美抗風險能力增強

  “我現在人就在阿根廷,現在一切都存在不確定性。這裏顯然發生了金融危機,但這不是拉丁美洲普遍面臨的問題。委內瑞拉情形很糟糕,但智利和墨西哥等其他國家狀況良好。”哈佛大學教授、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Martin Feldstein通過郵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目前來看,匯率風險僅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還未呈現明顯的蔓延態勢。事實上,不少人對阿根廷近日的匯率震盪並無過多擔憂,因爲今天的拉美經濟內外部環境已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有顯著不同。

  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處於美聯儲加息週期相比,阿根廷此次匯率危機的誘因是美元指數短期走強造成的。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研究部主管洪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在此輪美元上漲之前,全世界所有的資金都在做空美元,補倉對美元構成較大的上行壓力。在歷史性的美元空頭情形下,很難幾周就平倉。

  “所以,未來幾個月美元有可能會因爲市場交易結構重新走強,這對阿根廷這種槓桿加得很高的新興市場壓力很大。但長期來看,未來三到五年美元將呈下行趨勢,這對拉美新興經濟體是利好。”他說。

  在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王飛看來,4月底和5月初的美元走強,是公衆對美聯儲加息預期產生偏差導致的。由於市場預期當前已體現,6月無論加息與否,預計美元都不會再次出現明顯的升值週期。因此對於拉美而言,如果能夠穩定好匯率,6月的美聯儲議息會議對拉美的衝擊不會很大。

  此外,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大宗商品下行相比,有利的因素是全球增長加快、需求上升推動大部分大宗商品漲價以及未來大宗商品看漲預期。

  更值得注意的變化是,整個拉美地區的金融體系不再像從前那樣脆弱。王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新自由主義改革以來,拉美國家在財政紀律、維護貨幣政策獨立性方面做得較好。央行行長任期和國家首腦任期週期不同,使央行不能以發貨幣拯救財政。

  債臺高築往往是危機爆發前的危險景象。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以大規模舉債來發展國內工業的拉美經濟體,外債總額超過3000億美元。1982年,拉美主要國家外債佔GDP比重達到50%~65%,相較於1970年增幅超過4倍。這一年,墨西哥宣佈無力償還外債,觸發了拉美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進入21世紀後,拉美地區普遍推行更爲審慎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通脹和外債水平維持在可控範圍內,風險敞口有所縮小。“經過多輪打擊之後,拉美國家的債務佔GDP的比重、佔外匯儲備的比重,較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有明顯下降,抵禦外部風險的能力有所提升。”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

  應推進結構性改革

  “美元走強,會使那些短期美元債在整體負債結構中佔比大,缺乏足夠的外儲,而匯率又和美元掛鉤的國家面臨巨大風險。”洪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

  不少拉美國家的債務是以美元計價的,美聯儲加息導致利息支出飛漲。王飛對記者指出,無論是巴西還是阿根廷,2017年債務的利息支出增加,都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財政收入的增長。“具體到這一次,拉美經濟不會遭受到像以前那樣嚴重的衝擊,因爲拉美很多國家的外匯儲備規模可觀。”

  不過,儘管阿根廷擁有可觀的外匯儲備,其外債卻也比其他新興市場國家高得多。由於其短期外債與外匯儲備的比率遠高於100%,阿根廷比其他拉美國家更容易使投資者喪失信心。根據IMF的數據,該國三分之二的政府債務是用外幣發行的,相比之下,巴西和墨西哥的比例分別爲4.4%和33.5%。

  王有鑫分析稱,由於拉美經濟外向性特徵明顯,易受外部衝擊。隨着美聯儲加息的不斷推進,預計部分時點匯率的大幅波動仍會頻繁出現,相關風險不容忽視。而此輪匯率貶值也暴露了拉美新興經濟體以“雙赤字”爲特徵的經濟脆弱性,阿根廷2017年貿易赤字和財政赤字佔GDP的比重分別爲4.8%和6.5%。

  貨幣危機常伴隨着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的大幅攀升。“其實對於拉美經濟而言,只要能控制好通貨膨脹,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王飛對記者分析稱,“巴西雷亞爾兌美元匯率也在下跌,但它與阿根廷最大的不同,是其通貨膨脹率在政府控制範圍之內,因而風險並不高。”

  巴西央行當地時間5月14日發佈報告,將今年通脹預期由此前的3.49%下調至3.45%,並將明年通脹預期由4.03%下調至4%,兩個通脹數據均低於國家通脹率管控目標中值。

  相較巴西,墨西哥面臨更爲突出的貨幣風險。王飛指出,墨西哥是整個拉美地區受美國衝擊最大的國家,並將更早迎來選舉。“一般大選時會遭到國際投機資本的攻擊,從而造成匯率波動。”今年10月,巴西和阿根廷將分別迎來總統大選和中期選舉,而墨西哥大選則在7月1日。

  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仍未淡去。在王飛看來,2014年以來新興經濟體的增長困境正是危機餘波。他建議,提升拉美應對風險的能力,首先要增強經濟韌性,發展能夠支撐經濟的優勢產業,推進結構性改革。此外,從應急性措施來看,拉美國家可從彼此的金融合作中尋找突破。若能通過短期流動性調配,來幫助解決外匯的減持壓力,不失爲一個好的途徑。(編輯:趙海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