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投資策略“失靈” 國際對衝基金破解“大贖回”難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1:21   21世紀經濟報道

  全球經貿摩擦致投資策略“失靈” 國際對衝基金破解“大贖回”難題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全球貿易衝突升級,打了多家歐美老牌對衝基金一個措手不及。

  由於淨值持續下跌,6月份“債王”格羅斯管理的旗艦基金Janus Henderson Global債券基金贖回額達到約1.85億美元,令其基金管理規模回落至14.8億美元,創下連續4個月資金贖回的尷尬紀錄。

  無獨有偶,曾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期間大舉沽空雷曼兄弟獲利10億美元的美國老牌對衝基金綠光資本(Greenlight Capital),由於6月份淨值大跌7.7%,也遭遇包括Key Family Partners等大型FOF機構資金贖回潮。

  在Chapdelaine Foreign Exchange外匯業務主管Douglas Borthwick看來,這些全球知名的對衝基金之所以遭遇業績滑鐵盧,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低估了貿易戰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衝擊。

  比如格羅斯一再堅持押注德債與美債收益率差距縮小,但事實上全球貿易衝突加劇與意大利不確定性導致避險情緒異常高漲,令德債與美債收益率不縮反漲,最終迫使Janus Henderson Global債券基金上半年淨值下滑6.4%,創下同類對衝基金的業績最差值。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瞭解到,這也導致不少歐美知名對衝基金在華募資進程“受挫”。

  一家國內大型理財機構負責人介紹,此前他們打算與多家歐美知名對衝基金開展合作,吸引境內高淨值人羣用海外資產投向他們旗艦基金。但鑑於近期格羅斯、綠光資本等老牌對衝基金相繼遭遇業績大幅下滑,不得不放緩了相關業務合作進程,避免“踩雷”。

  格羅斯們的固執預判

  “有時格羅斯自己也納悶,爲何自己的投資策略會遭遇如此大虧損。”一位熟悉格羅斯基金操作進程的知情人士透露。

  在2月,Janus Henderson Global債券基金達到22.4億美元峯值後,規模就隨着淨值下滑一路縮水,目前資產管理規模縮水幅度接近1/4。

  在他看來,主要原因是格羅斯低估了全球貿易衝突升級的威懾力。年初他篤定歐洲央行貨幣收緊步伐提速將導致德債與美債收益率差距持續縮水,因此將逾70%基金資產押注相應的債券期權類產品。然而,隨着川普發動的全球貿易衝突,一方面歐洲央行近期開始放緩貨幣政策收緊步伐以支撐經濟復甦;另一方面意大利政治不確定性等黑天鵝事件導致金融市場避險情緒格外高漲,令德債收益率驟降,最終導致德債與美債收益率不縮反漲,令Janus Henderson Global債券基金淨值跌幅不斷擴大,整個上半年由盈轉虧下滑6.4%。

  “然而,格羅斯並沒有因此做出調整,依然強硬地堅持原先的投資策略。”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甚至近日格羅斯還認爲美聯儲未來最多加息1-2次,否則將會導致美國經濟衰退。

  格羅斯的這個預判,遠遠低於市場預期,目前多數投資機構認爲美聯儲未來加息3-4次。

  “或許格羅斯寄希望於美聯儲鴿派加息,從而導致德債與美債收益率差距重新擴大,但多數FOF機構不再相信他的判斷,尤其在全球貿易衝突升級的情況下,這些FOF機構不願火中取栗,更渴望賺取無風險套利收益。”他指出,這也是過去4個月格羅斯旗下基金持續遭遇大額贖回的原因之一。

  相比而言,綠光資本創始人David Einhorn更加鬱悶,因爲全球貿易衝突升級令他原先自心滿滿的價值投資策略意外遭遇巨大虧損。

  一位熟悉綠光資本投資策略的對衝基金經理介紹,今年初,David Einhorn鑑於科技股股價偏高且缺乏實際業績支撐,大手筆沽空了奈飛等科技類上市公司股票,轉而買漲現金流充足但價值低估的通用汽車股票。沒想到隨着貿易衝突升級,大量資本反而涌入美國科技股避險,轉而拋售可能受貿易衝突影響而銷量減少的通用汽車股票,導致一季度通用汽車股價下跌11.3%,奈飛則暴漲54%,迫使綠光資本當季投資虧損1.45億美元,創下基金單季最大虧損幅度。

  “與格羅斯類似,David Einhorn同樣執着地堅信自己的價值投資策略終將獲利。然而二季度川普貿易大棒落地令更多資金追捧科技股並拋售傳統汽車股,導致綠光資本6月份淨值大跌7.7%,整個上半年虧損約18.7%,最終觸發大量FOF機構贖回潮。”他直言。甚至有一段時間,連David Einhorn的子女也看不下去,建議他不如反向操作,但David Einhorn始終沒有采納親人的意見。

  Douglas Borthwick坦言,這些歐美知名對衝基金的“隕落”,很大程度在於基金經理自身的“固執”,但後市是否還有轉向,得看市場轉機。

  大型LP“避險”投資策略調整

  隨着David Einhorn、格羅斯等知名對衝基金經理相繼遭遇“業績變臉”,也讓越來越多LP機構(基金出資人)開始重新審視全球貿易衝突陰雲下的避險投資策略。

  近日,景順(Invesco)資產管理公司發佈最新研究報告指出,作爲全球對衝基金的重要出資人(LP)——逾1/3主權財富基金鑑於全球貿易衝突升級、地緣政治風險事件迭起與股市估值偏高,正打算在未來三年削減股票投資佔比。

  今年以來,股票在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佔比達到33%,較去年29%上升了4個百分點,一舉超過債券(30%),成爲投資組合裏規模最大的資產類別。但這也讓不少主權財富基金擔心,當貿易衝突升級導致全球經濟增速放緩時,股市往往是最容易受到傷害的資產類別。

  一家全球大型對衝基金策略分析師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期他們發現不少主權財富基金與大型FOF機構的投資評估側重點正發生改變。

  比如,以往他們主要在瞭解基金投資策略的基礎上,更看重年化投資回報率、淨值波動率,最大回撤值與相應收復時間。而如今,他們則希望對衝基金能全面闡述自己的獲利來源。

  在他看來,這背後,是這些大型LP機構已經意識到全球貿易衝突升級正令金融市場出現新的不確定性,以往的投資評估模型可能不再起作用,需要推倒重來。

  不過,進一步“公開”自身核心投資邏輯能否換來大型LP機構的青睞,這位策略分析師出言謹慎。畢竟,當貿易衝突升級正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越來越多壓力的情況下,越來越多LP機構更傾向“現金爲王”的保守策略。

  7月11日,巴克萊資本發佈其季度調查報告顯示,通過對全球400多家大型機構投資者進行調查發現,約一半機構負責人認爲未來經濟增長很可能不如市場預期。這是過去四年以來首次出現逾半機構負責人看衰全球經濟增長。

  “不過,這也導致全球知名對衝基金的募資分化,比如投資美國且業績出色的對衝基金依然能贏得大量資金。反之,歐洲對衝基金即便業績出色,也未必能獲得更多LP機構的青睞。”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直言。究其原因,是在全球貿易衝突陰雲籠罩的環境下,經濟增長基本面強勁的美國反而成爲衆多LP機構眼裏最大的避風港。

  巴克萊資本上述報告也顯示,未來3個月內,60%受訪機構投資者負責人認爲美國股市將跑贏全球,青睞美國債券與青睞歐洲債券的機構投資者比例高達7:1。此外,64%受訪者相信美元會持續上漲,僅有15%認爲美元會下跌。(編輯:李伊琳,郵箱,liyil@21jingji.co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