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日韓經貿糾紛:韓國爲何被日本掐住“命門”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4:46   環球網

  原標題:日韓經貿糾紛:韓國爲何被日本掐住“命門”

  日韓貿易紛爭愈演愈烈。爲應對日本的出口管制舉措,從大財團一把手赴日到訴諸世貿組織(WTO),從號召企業界“共度時艱”、構建“官民緊急體制”,到尋求美國支持與調解,韓國方面緊急動員,幾乎考慮了“所有應對方案”。但目前來看,韓方的應對既軟又空,難有實質效果,反而給外界以無計可施之感。日本製裁韓國,背後有多重動機,究其根源,甚至牽扯到兩國之間的民族仇恨情緒,但日方的針對性操作確實扼住了韓國支柱產業的咽喉。日本何以僅通過控制3種原材料就能讓韓國坐立不安?

  博弈——“自傷一百損敵一千”

  “5萬億對1700億(韓元,100韓元約合0.6元人民幣)。”據韓國財經網站“MT”報道,這是日本此次限制對韓出口推定的韓日最大損失額。分析認爲,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進行精密計算後,最終選擇了這種“自傷一百損敵一千”的做法。有韓國半導體產業人士承認,如果日本繼續強化管制,有可能導致兩國相關產業“共滅”,但雙方的直接損失顯然不在一條水平線上。

  正如汽車出口之於日本,半導體產品出口是韓國的支柱產業,三星、LG、SK等是關係到韓國經濟大局的重要製造企業。根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的統計,今年1-5月,韓國半導體出口總值高達45.0294萬億韓元。如果單純比較日本對韓3種物資供貨值和韓國半導體停產造成的損失的話,有可能達到1:270的比例。不僅如此,鑑於韓日半導體產業的競爭格局,有擔憂的聲音認爲,日本有可能借斷供動搖包括三星電子、SK海力士等韓國主要半導體企業的地位。

  韓國經濟發展依賴外國生產材料,由企業生產出中間品或成品之後再出口。這次被管制的3種材料,日本在全球市場佔有率達到七至九成,韓國則在半導體內存市場佔有率高達五至七成。韓國中小企業團體前不久對269家半導體、液晶屏、通信設備和零部件等受日本出口限制影響明顯的企業發起調查,發現近六成(59%)企業表示如果日本製裁長期化,那麼很難堅持6個月以上。更關鍵的是,有46.8%的可能受影響企業並沒有對策。這已經在韓國部分中小企業中造成恐慌。

  此外,據稱日本政府還在準備100項對韓出口限制清單。這絕非空口威脅。按照2018年的統計數據,韓國對日依賴度高的前10大物資分別是:半導體制造設備(佔進口總量的33.8%,價值52.42億美元)、控制設備(11.7%,19.22億美元)、其他精密化學原料(15.2%,19億美元)、其他合成樹脂(42.8%,16.34億美元)、廢舊鋼鐵(61.4%,16.24億美元)、鐵及非合金鋼柔性鋼板(64.8%,12.62億美元)、其他化學工業製品(30.9%,12.03億美元)、二甲苯(95.4%,10.85億美元)……

  根源——“日本供應零部件、原材料,韓國製造成品”

  日本供應零部件、原材料和設備,韓國製造成品——韓國自1965年與日本邦交正常化後,一直面臨對日貿易逆差問題,累計已經高達6046億美元,主要原因就是這種產業和貿易結構。

  去年,韓國對日貿易逆差爲240.8億美元,按國別來看規模最大。具體來說,原材料、二甲苯、機械類產生85.7億美元逆差,電機機器、錄音設備、再生機械產生43.3億美元逆差,而電子元器件製造機械、精密機械等產生35.7億美元逆差。總的來看,半導體設備、電子元器件製造機械、電子機械控制設備等是導致對日貿易逆差的主要原因。

  從日本的角度看,很容易理解。“歐洲人發明一個新事物,美國人將其商品化,英國人對其投資,法國人來做設計,日本人把它小型化,中國人將其廉價化”,這是在日本很多人都知道的一個說法。從這個分工可以看到主要國家在世界工業製造領域的位置,而製造業比較發達的韓國卻不在這個鏈條上。確切地說,韓國貢獻有限,原因是沒有專有和擅長的一面。

  日本能擁有“小型化”專長,是因爲二戰後它一直在世界工業領域致力於一些高精尖技術的掌握和突破。日本有很多中小企業,有的企業甚至只有十幾個人和幾臺機牀,在大企業大量兼併小企業的形勢下,爲了生存下去它們只能靠掌握“獨門絕技”。而韓國在崛起階段,靠模仿日本一度讓後者在電子行業臉上無光,但這麼多年過去,日本被模仿卻從未被超越,韓國始終沒有致力於找出自己的專長領域並長年投入。

  韓國對外經濟政策研究院發達經濟研究室主任金圭判接受韓聯社採訪時也稱,過去韓國依靠美日的資本及技術實現經濟增長,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韓國政府推動提高零部件和原材料的國產化率,但截至2010年,僅在汽車領域取得顯著成果,原材料方面仍沒有縮小與日本的技術差距。

  材料領域需要長期的研發積累,而且技術壁壘很高,這是韓企難以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主要原因。當然,一旦開發成功,就能在市場上佔據絕對優勢,享受到“先發優勢”。韓國LG化學和韓華L&C等在2013年曾試圖推動由日本日東電工壟斷的製作觸摸顯示屏面板必需的氧化銦錫切片國產化,但最後不得不放棄。

  逆轉——日本重奪旗艦產業市場?

  日本這次針對性制裁韓國半導體行業,還有一段被人忽視的“淵源”。美國彭博社稱,韓國如今是世界頭號存儲芯片製造國,這一地位是從發達國家手中奪取的。首先是日本在上世紀80年代從美國手中奪取領軍地位,然後是韓企在90年代異軍突起,導致日企市場份額急劇下跌,只是韓企仍然依賴日本生產的特定工業化學品。鑑於此,儘管不少人認爲日本此次是在報復兩國外交爭端,但日本領導人也有可能對韓企奪走日本的旗艦產業之一而惱火,並希望重新奪回其市場。

  實際上,除了在存儲芯片製造領域取得優異戰果,韓國政府一直沒忘記振興材料產業。2013年11月,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發布“第三次材料零部件發展基本計劃”,表示要在2020年前實現材料和零部件產業出口6500億美元,貿易順差達到2500億美元,超越日本進入世界四強之列。爲開發出世界水平的十大核心材料,韓國政府計劃在2016年前進行1.7萬億韓元民間投資和3000億韓元政府投資。

  今年6月,韓國政府發佈“2030製造業世界四強”規劃,稱將在2030年把現在排名世界第六的出口規模提高到第四,把世界一流商品製造企業數量提升到現在的兩倍(從573家到1200家)。韓國產業研究院認爲,當前韓國製造業的附加價值率爲25.5%,遠達不到經合組織(OECD)30%的平均水平,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爲韓國零部件、材料和設備的對外依存度高和技術競爭力惡化等。

  這次面對日本的逼迫,按《日本經濟新聞》的說法,日韓半導體產業界人士均認爲,兩國的技術差距很大,預計韓國企業短時間內很難從日本以外的地方採購到替代產品,但韓國可能會舉政企之力推進國產化和替代採購。只是眼下,韓國或許只能忍耐,然後通過外交手段談判解決,因爲在很多觀察家看來,此次摩擦的根源是“政治”。

  一位長期在韓國交流的中國學者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日本製裁韓國有多重動機,對內有參議院選舉等政治考慮,對外可理解爲針對日韓間政治問題的經濟報復。“在政治色彩上屬於‘進步派’的文在寅政府上臺後,與保守派執政的日本一直‘八字不合’。前有川普做‘榜樣’,安倍有樣學樣,想借經濟手段來引發韓國國內政治衝突,分化韓國社會輿論,給文在寅政府施壓。”果不其然,在日本公佈制裁措施後,韓國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便對文在寅政府進行聲討,認爲日本採取這一措施,責任在於韓國政府。

  這位學者說,從更深層次看,儘管有人(美國學者賈雷德·戴蒙德的《槍炮、病菌和鋼鐵》)把日韓比作“雙胞胎兄弟”,但實際上,日本看韓國一直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心態。舉個例子,1963年底,朴正熙就任總統,日本派出政壇元老大野伴睦作爲特使赴韓。出發前,大野伴睦公開表示,他與朴正熙就像父子,能作爲特使去參加兒子的就職典禮,沒有比這更開心的事了。

  社科院日本所副研究員盧昊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日本選擇這個時機,是因爲它認爲當前形勢對其有利,有美國的戰略支持,與中國的關係持續改善,而韓國自去年以來經貿金融狀況惡化。日本認爲用貿易手段壓制韓國可以更有效地擊中其軟肋,迫其低頭,“它也試圖藉此展示它在貿易戰方面具備針對特定國家‘精確打擊’的能力”。

  據日本廣播協會網站報道,今年4月,日本經濟產業省成立新的專門部門,對日本擁有的高端技術的貿易管理開展調查,希望集中掌握日企及研究機構擁有的高端技術和產品信息,以及出口對象國是如何使用這些技術和產品的。某種程度上,韓國成爲日本類似舉動服務於對外戰略的實驗對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