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知名對衝基金擔憂:市場已經失去彈性 沒人在乎估值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0日 04:41   北京新浪網

  英國對衝基金Fasanara Capital(管理資金約1.15億美元)日前表示,當下最大的股市泡沫在美股的納斯達克和標普500指數,最大的債市泡沫在歐洲。

  雖然市場上大多數人都同意這個觀點,但是他們認爲並沒有很多人的倉位對此有合理的應對措施。

  他們最後表示,在量化寬鬆背景下,市場結構發生了調整,變得越來越脆弱,一場新的市場大調整正在醞釀。

 標普500指數近期走勢 標普500指數近期走勢

  美國股票究竟有多貴

  對於美股估值,從各類市盈率、市淨率、市銷率來看,目前美股都非常貴。Fasanara Capital通過市盈率與增長峯值比率(Peak PEG Ratio)來檢驗股票相對其盈利能力的估值。

  他們提醒,分析個股時,市盈率與增長比率(PEG Ratio)經常被使用,因爲投資者有時願意用較貴的價格購買高成長性的股票。但是對於整體指數,這樣的邏輯不常被使用。如果用這樣的思路去看待指數,如下圖所示歷史數據顯示,其結果將不可避免地慘重。

  其中關於盈利能力,他們採用的數據是週期調整後的利潤。並且爲了排除雷曼危機後的非正常市場環境,他們僅考慮過去十年中利潤最高兩個的季度,即使如此市盈率與增長峯值比率的結果就如火箭飛天一般劇烈。

  他們認爲,在低息環境、多輪量化寬鬆、美股股票回購潮、以及近期美國的稅改紅利多重利好的助推下,現在標普指數是有記錄以來最貴的水平。

標普500市盈率與增長峯值比率,1950至今標普500市盈率與增長峯值比率,1950至今

  當把美股價格和潛在經濟增長相比,即使是以十年來最高利潤相比較,標普500目前的估值前所未有地高,甚至高於2000年時互聯網泡沫前夕,超過歷史平均值的近60%。

  歐洲債券究竟有多貴

  Fasanara Capital表示,目前最大的債市泡沫在歐洲,而歐洲債券的名義利率和實際利率仍然是負的。

  根據標準估值模型,歷史上的債券收益率與經濟增長及通脹率有關。根據這點,他們通過歷史上德國實際利率與經濟增長比值來檢驗債券估值。

德國實際利率與經濟增長的比值,1992至今德國實際利率與經濟增長的比值,1992至今

  如上圖所示,歷史上德國國債從未像現在一樣貴,目前德國國債利率偏離均衡歷史均衡水平250至300基點。

  沒有人在意估值

  Fasanara Capital認爲,現在市場上的投資者已經不在乎估值了,包括公開交易和私下交易的各類資產,如股票、債券、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房地產等。現在的市場環境類似於“Bob Rubin Trade”——你的損失是我的利潤。

  他們指責基金經理爲了賺錢不去在意不合理的估值,而相關監管機構對此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爲他們的觀點是除非回頭看,不然無法確定我們在泡沫中。他們補充道,是伯南克的“投資組合平衡理論”指導下的量化寬鬆政策觸發了泡沫。

  他們提醒投資者,理應在這個沒人在意估值的時期保持清醒的頭腦。市場週期末期風險是靠着非理性的自滿情緒上升,系統性風險也隨之上漲。

  從複雜性科學的角度上看,自滿情緒的生成是由於缺乏負面反饋,而使系統停滯在穩定階段,而自滿情緒又進一步延伸了這樣的狀態,而平時適用的規律就不在這時有效了。

  市場結構改變後的脆弱

  簡單來說,Fasanara Capital認爲金融市場中的系統風險最好通過複雜性科學的方法進行分析,也就是使用量化工具來分析非線性的社會生態系統,其中正面反饋的轉變將帶來市場預期的戲劇性轉變。

  他們表示,混沌理論和突變理論可以幫助解釋當前市場的設置。多年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影響了投資者的行爲模式,並改變了市場結構,其中包括自我放大的正反饋。

  Fasanara Capital統計顯示,目前的市場結構低度多樣化,多種風險交叉集中。

  1) 近90%的每日美股流量是被動型或是準被動型的;

  2) 近90%的投資策略相近,與趨勢或者波動性相關;

  3) 世界三大資產管理基金賬下資金達$15,000,000,000,000,這個數字超過G20某些國家股票市值的20倍有餘;

  4) 美股在2018年80%的指數表現主要由三大科技個股影響,而這間接導致市場上大多數被動投資工具及主動投資工具與這三個股票相關。

  他們分析指出,量化寬鬆推動下改變的市場結構是債市、股市兩大泡沫同時膨脹的主要推手,而在此之前的現代金融歷史中從未出現過這一幕,而這樣的狀況進一步增加潛在系統性風險。

  在他們看來,現在的市場已經失去了“彈性”,失去了價格發現、學習和進化能力、固有緩衝和冗餘機制等關鍵功能。而這樣的結果是由史無前例的極端的實驗性貨幣政策造成的。

  目前市場已遠離平衡狀態,或者說是不穩定的均衡,系統彈性減弱,市場脆弱的爆發接近臨界點。在脆弱的市場中,任何一個小的干擾就會引起一波大的調整,此後市場再找到一個新的平衡點。通俗的來說,他們認爲下一輪市場暴跌正在醞釀。

  對於下一輪暴跌,雖然他們無法預測一個精確的時間點,但是他們認爲目前市場已經可能到了一個轉變區間,市場抗干擾能力弱,大規模調整的可能性日趨提高。

  文章來源:WEEX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