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債王預測美債收益率翻倍 美國經濟:求求你別瞎說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7:47   北京新浪網

  新債王Jeff Gundlach近期在接受CNBC採訪時大膽預測,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將會在2020或2021年上升至6%,創下2000年以來的新高。

  美國金融資產管理公司Clarity Financial首席資產策略師Lance Roberts在自己主編的Real Investment Advice網站上指出,從種種跡象來看長期美債收益率不可能達到這麼高,“新債王”這次肯定是錯了。

  根據Jeff Gundlach的推測,未來數年內美債收益率還要至少翻一倍多才能達到他的目標。但在2000 年時美國GDP增長率爲5.27%,目前美國的GDP增長率僅爲3%,還有持續放緩的預期。

(“新債王”的預測似乎與宏觀數據出現了背離,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新債王”的預測似乎與宏觀數據出現了背離,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

  高利率是美國經濟“無法承受之痛”

  Roberts指出,利率與經濟環境並不是割裂的關係。Gundlach預測未來幾年美債長期利率達到6%意味着美國經濟將會出現非常強勁的反彈。不幸的是,考慮到飛速增長的財政赤字、債務壓力、人口結構和就業趨勢,目前並沒有出現強勁復甦的苗頭,拉動生產力和經濟復甦的方式似乎只有繼續舉債。就美國目前的負債狀況,這條路似乎也走不通。

  同時不要忘了,受利率升高影響最大的是負債成本,進而會抑制消費。考慮到消費目前佔到經濟增長的比重高達70%,消費者自身的債務壓力已經相當沉重,利率的輕微上升都會直接影響到消費。

(美國房地產行業活躍指數與30年按揭貸款利率成反比,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美國房地產行業活躍指數與30年按揭貸款利率成反比,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

  Roberts表示,受到利率影響的不只是房子、汽車這樣的大件,當利率上升到一定程度時消費者連購買手機這樣的產品時都需要思慮再三。要麼購買價格低廉的替代品,或者乾脆推遲購買的計劃,這都是對於經濟實實在在的拖累因素。從經濟增長、生產力增長和工資漲幅來看,美國正處於歷史上最糟糕的一段時期。

(美國經濟增長、生產力增長和工資增長幅度比較,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美國經濟增長、生產力增長和工資增長幅度比較,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

  目前來看,長達40年債務驅動經濟增長帶來的結果是未來數年經濟增長的預期大致在2%上下。目前市場的主流預期是未來經濟增長的區間應該在1.5%-2.5%左右,Roberts認爲合理的長期美債利率也應當在這個區間裏,而不是什麼4%、5%,甚至是6%。目前的經濟基礎根本無法支撐這麼高的利率。

  同時,雖然美國政府聲稱創造了近半個世紀最繁榮的就業數據,但這並不意味着消費者手裏的錢變多了。根據Bankrate.com去年年底發佈的數據,62%的受訪美國人表示沒有在過去一年裏獲得漲薪或跳槽至收入更高的崗位,較2017年同期上升了10%。同時有意願在2019年跳槽的受訪者也僅有25%。

(在川普減稅的刺激政策下,僅有27%的受訪者表示獲得了漲薪,來源:Bankrate.com)(在川普減稅的刺激政策下,僅有27%的受訪者表示獲得了漲薪,來源:Bankrate.com)

  無法被忽略的債務問題

  Roberts認爲,雖然經濟增長將會持續疲軟,但Gundlach關於財政赤字增長會引起利率上升的觀點的確是站得住腳的。

(財政赤字阻礙了經濟增長,來源: Real Investment Advice)(財政赤字阻礙了經濟增長,來源: Real Investment Advice)

  Roberts指出,預算赤字佔GDP比例的上升一般與經濟衰退的指標有關。美國聯邦政府花錢“製造”了經濟增長的表象並推高了資產價格。目前美國政府在財政赤字的規模和佔GDP的比例都達到了歷史高位,但不要忘了他們原本應該在經濟復甦的情況下削減赤字以應對不時之需,目前美國政府似乎一點也沒有收縮債務的意願。

  Gundlach的觀點是隨着赤字的增長,美國政府不得不發行更多新債來償還舊債。當市場需求量不足的情況下,國債利率自然會出現升值。目前美元仍是世界上流通最廣的貨幣,但包括歐元在內的多個貨幣都有意願挑戰美元的“鑄幣霸權”。

  在這一點上Roberts認爲目前來看並不要過分擔心,目前挑戰美元的這些國家多多少少都有內在的問題,同時就流動性、安全性、收益率和升值空間來看美元依舊是非常好的資產。當市場出現動盪的時候,資金一定會蜂擁而至尋找避險資產,而美國國債就是最好的標的。

  日本:前車之鑑

  雖然Roberts也認可Gundlach關於美債需求量和供應量背離的擔憂,但在世界歷史上還真沒有這樣的先例。日本可能是一個有參照性的案例,經歷了財政赤字、經濟放緩、貨幣地位大幅下滑三十年之後,利率依舊沒能出現上升。

(日本GDP與日本央行資產增幅,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日本GDP與日本央行資產增幅,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

  自1998年以來,日本的經濟增速就沒能超過2%。即使現在的利率接近於0(甚至長期利率爲負)的情況下,日本經濟增長也沒能超過1%。這多少能夠用來說明大幅上升的赤字並不會帶來更高的利率。

  日本和美國一樣,都受到流動性陷阱的困擾,不得不保持超低的利率來維持經濟的增長。但正如美國目前正在經歷的緊縮壓力一樣,隨着利率的降低,經濟反彈的動力也會隨之減少。極低的利率環境同樣會對生產性投資產生負面影響,潛在的投資收益無法打消投資者對於風險的顧慮。

  同時,全球經濟體之間的利率也會相互影響,任何一個經濟體都不可能在全球大多數國家利率下跌甚至爲負數的情況下獨自出現利率上漲,日本是這樣,美國也是。隨着利率的上升,經濟增速的放緩最終將會造成利率下滑,日本過去三十年就是這麼過來的,現在美國也將面臨同樣的挑戰。

(美國、日本十年期國債利率變化情況,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美國、日本十年期國債利率變化情況,來源:Real Investment Advice)

  Roberts指出,美國政府目前所做的減稅、刺激貿易糾紛和大肆舉債都不能改變美國經濟的路徑,因爲這些措施帶來的刺激都是短期的,無法創造可持續的經濟增長。

  2019前景展望

  Roberts指出,非常認同Hoisingt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經濟學家Lacy Hunt博士對於利率的觀點。

  Lacy Hunt認爲,美國經濟正在穩步進入衰退和通縮週期。美聯儲的緊縮政策造成了國內外的流動性緊張。同時世界其他經濟體的發展增速也出現了放緩,債務帶來的經濟增長效率大幅降低。考慮到貨幣週轉率決定了國家GDP的方向,全球經濟放緩自然會影響到美國的經濟活動。

  Hunt表示,當1980年他們的公司成立時,美國30年期國債利率接近15%,目前的利率只有可憐的3%。但在未來幾年,3%可能都是一個很慷慨的數字了。

(長期政府債券收益率在經濟危機之後的走勢,來源:美聯儲、日本央行、Homer&Sylla)(長期政府債券收益率在經濟危機之後的走勢,來源:美聯儲、日本央行、Homer&Sylla)

  Roberts總結道,沒有任何歷史上的先例指出在目前的情況下,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還能再上漲3%。目前來說更合理的推斷是隨着市場的下跌,更多熱錢會流入美國國債造成收益率下滑。而當美聯儲結束本輪量化緊縮的政策後,長期國債利率將會下跌至1.5%或者歸零,甚至不能排除負利率情況的可能性。(來源:WEEX)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