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匯豐:2019年歐元區的命運會迎來“大變局”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08日 04:17   北京新浪網

  2019年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年。而歐洲而言,歐洲議會選舉將在今年5月底舉行,歐央行行長德拉吉任期將在今年10月底屆滿。

  匯豐銀行歐洲經濟學家團隊Fabio Balboni在報告中表示,德拉吉的接任者對歐洲十分重要,尤其是如果發生經濟衰退,歐央行行長將在有限的權力架構下,肩負穩定歐元區大局的重責大任。這個人選的溝通能力和公信力將對歐洲的前景十分關鍵。

  歐央行今年將有3項關鍵人事任命

  除了德拉吉將在今年10月底離任外,另兩位歐央行執委會成員首席經濟學家Peter Praet以及Benoît Cœuré 將分別在今年5月底和12月底屆滿。

(未來將屆滿的歐央行執委會成員,圖片來源:匯豐銀行(未來將屆滿的歐央行執委會成員,圖片來源:匯豐銀行

  歐央行執委會的成員人選將首先由歐元區成員國的財政部長提名,正式任命需要獲得歐洲議會的歐元區成員國投票通過。具體來說,該人事案需要獲得55%的成員國同意,需要代表至少65%的歐元區總人口。

  關於歐央行的人事任命有一些不成文的“潛規則”。其一,歐元區的四大經濟體均擁有歐央行執委會的席次。其二,每個國家在歐央行執委會席次不超過1席。比如,德拉吉上臺在2011年11月上臺後,同爲意大利人的歐央行執委會成員Lorenzo Bini Smaghi於該年12月31日提前17個月離任。

  因此匯豐銀行認爲,今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將影響歐央行人事任命,獲得歐盟委員會主席的國家將不再爭取歐央行行長的職位。另外,擁有雙重國籍的人士很難被任命爲歐盟委員會主席或歐央行行長。

  歐央行行長種子選手

  匯豐銀行援引去年8月對24個經濟學家的調查指出,前三個熱門人選分別是前芬蘭央行行長利卡寧(Erkki Liikanen),法國央行行長德加諾(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以及愛爾蘭央行行長萊恩(Philip Lane)。

  而在去年2月時,德國的魏德曼(Jens Weidmann)一度被視作是接掌歐央行行長的一號種子選手,因爲德國人還從未擔任過歐央行行長。不過,當德國政府更多地顯露出對歐盟委員會主席興趣後,Weidmann擔任行長的可能性隨之減少。另外,他的鷹派立場可能也不利於此時此刻獲得歐盟成員國的支持。

(歐央行行長種子選手,圖片來源:匯豐銀行)(歐央行行長種子選手,圖片來源:匯豐銀行)

  歐盟委員會主席人選將影響歐央行行長任命

  匯豐銀行表示,歐央行行長最終的人事任命還將取決於歐盟委員會主席由哪國人擔任。

  如果德國沒有取得歐盟委員會的主席,那麼魏德曼上任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如果魏德曼被認爲太過鷹派而難以取得大多數歐盟成員國的支持,那麼歐洲穩定機制主席雷格林(Klaus Regling)也有可能成爲德國提名的歐央行行長人選。

  如果法國沒有取得歐盟委員會的主席或者未能推動歐盟大幅度改革,法國可能將努力爭取歐央行行長的職位。在此情況下,法國央行行長德加諾,現任歐央行執委會成員Benoît Cœuré以及IMF主席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出線的機率較高。不過,拉加德女士此前曾表示沒有意願辭去IMF主席一職,而去接任歐央行行長。匯豐銀行指出,拉加德的資歷更多的是一名律師,而非經濟學家,這將不利於她爭取歐央行行長一職。

  另一種情況是,歐央行行長最終由德法兩國協商而由第三國人士出任。在此情形下,他們認爲前芬蘭央行行長利卡寧是可能出線的人選。一方面,他曾任芬蘭的央行行長,另外他在歐盟也有多年的從政經歷。不過,如果芬蘭前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獲得歐盟委員會主席的寶座,利卡寧就可能無緣接掌歐央行了。

  如果歐洲經濟下行,歐央行行長人選將至關重要

  匯豐銀行表示,如果歐洲經濟進入下行趨勢,歐央行行長人選將至關重要。

  在大多數情況下, 德拉吉的接任者將延續他的政策。如果經濟一切正常,歐央行大概率將撤走寬鬆的刺激性貨幣政策。

  如果歐元區發生嚴重的經濟下行,下任歐央行行長的鴿派或鷹派立場將非常關鍵。由於歐盟的一體化程度有限,歐元區有着結構性的弱點,歐央行並不是有效的最終貸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

  如果今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出的歐盟委員會並不熱衷於進一步推動歐盟一體化進程,那麼歐元區的結構性問題將仍然存在,歐央行身上的壓力很難得到緩解。

  匯豐銀行警告稱,當經濟下行發生時,歐元區的利率可能還是負值,德國國債有限,歐央行展開新一輪量化寬鬆政策的能力將十分有限。如果關於是否要進行下一輪特殊刺激政策的問題再度浮現,鷹派立場的魏德曼與其他更鴿派的人士的分歧或將較大。

  在此情況下,歐央行行長的溝通能力,公信力與溝通的穩定性將十分關鍵。

  由於今年5月23~26日將舉行歐洲議會選舉,因此匯豐預測,德拉吉的接任人選的面紗至少要等到6月纔將揭曉。

  文章來源:拉米消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