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Facebook前高管回憶高層爭鬥:現實版《權力的遊戲》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0:37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2月11日午間消息,據CNN報道,去年馬克·扎克伯格準備前往國會山聽證前,他和自己的團隊在Factebook的會議室內進行了多次模擬聽證會。會議室還特地佈置成國會會議室的模樣。

  於扎克伯格而言,這一次是他人生中首次在國會前作證,不少知名科技高管前輩曾在這個“刑場上被生吞活剝”。而於Facebook而言,這是剛剛面臨劍橋分析數據醜聞後的關鍵時刻。因爲劍橋分析的數據醜聞,Facebook的市值蒸發數十億美元,全球用戶和政客無不對公司發起尖銳批評。Facebook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在去年接受即將播出的CNN紀錄片"Facebook at 15: It's Complicated"的採訪時說道:“當時完全是孤注一擲,馬克準備得十分仔細。”

  但是,作爲扎克伯格的長期同事和知己,桑德伯格卻沒有參加扎克伯格的任何一個準備環境。桑德伯格在採訪中的解釋,向外界透露一絲倆人之間的工作關係。“馬克和我努力保持永遠專注和分而治之,”她說。

  多年來,這對硅谷權力大咖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始終保持不斷前進的活力。扎克伯格專注於Facebook的產品側,同時也推動了如Instagram和WhatsApp這樣的數十億美元收購。而另一方面,桑德伯格則專注於Facebook的業務側,構建並監督該社交網絡上龐大的廣告銷售機器。

  事實證明,分而治之的戰略十分成功。2008年,扎克伯格從谷歌請來桑德伯格。那一年,Facebook雖實現了2.72億美元的收入,卻仍未盈利。十年後,公司的年營收高達550億美元,利潤爲220億美元。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兩人攜手把Facebook打造成爲一個龐大的互聯網帝國,對全球媒體和廣告業產生巨大影響,手下敗將不計其數,市值一度徘徊在5000億美元上下。

  隨着Facebook的蒸蒸日上,兩人的個人形象亦越來越響亮。在最近幾年,媒體時不時地把這兩位高管誇耀成未來潛在的總統候選人。扎克伯格會見世界領導人,創辦讀書俱樂部;桑德伯格出版了兩本暢銷書——一本鼓勵職場女性,一本講述自己失去丈夫後的經歷。

  兩人的關係是如此之親近,以至於扎克伯格負責籌劃了桑德伯格丈夫戴夫·戈德伯格的葬禮。扎克伯格爲桑德伯格做的遠不止這些。他還幫助桑德伯格應對重返工作時的焦慮。在戈德伯格去世後幾個月,他甚至邀請桑德伯格和她的孩子們一起去度假。

  “馬克每天都跟我談心,每天都來看我和孩子們,他的妻子普利西亞也竭盡全力幫助我們。”在採訪中,她回憶道。

  但是就是這樣兩個對Facebook無比重要的人物,自2016年總統大選以來,面臨着終極挑戰。因爲數據隱私,虛假新聞和國外勢力干預競選等問題,一波又一波危機衝擊着公司。

  1月份,扎克伯格在電話財報會議上承認:“很多難題是我們自己造成的。”比如說,去年接近年末時候發生的公關醜聞:《紐約時報》的調查披露Facebook曾經試圖忽視並隱瞞平臺上的俄羅斯干預。《紐約時報》還指出,Facebook聘請公關公司挖掘競爭對手醜聞,詆譭喬治·索羅斯等。致命的報道再次讓人懷疑,Facebook的領導層是否最終將迎來換血。有些投資者甚至呼籲扎克伯格辭去公司董事會主席一職。但扎克伯格拒絕了。

  一樁接着一樁的醜聞也改變了桑德伯格在公司內外的形象。多篇報道稱,對於Facebook的諸多問題,桑德伯格須負更大責任,讓人不得不會懷疑她在公司的未來。

  桑德伯格是在《紐約時報》發佈調查之前接受的紀錄片採訪。她當時稱,隨着審查加劇,她把安全作爲“自己工作的焦點”。“我們意識到曾經犯的錯誤,我們不希望重蹈覆轍,”她說。

  公司的前首席安全官亞歷克斯·斯塔莫斯也接受了紀錄片採訪。他說,Facebook的各種問題並非都是桑德伯格的錯,因爲“很多產品決策制定時,並未考慮到社交媒體對民主制度帶來的實際威脅,也沒有顧及產品的敵對使用……很多事情由不得雪莉掌控,Facebook的問題與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不無關係,說到底,責任在扎克伯格。”

  他說:“雪莉不是負責產品決策的那個人。對於把責任推卸到硅谷最有權勢的女性身上的那些人,說實話,我有點看不慣。”

  斯塔莫斯認爲,因爲高層領導在公司呆的時間太久,他們早已不願承認自己犯錯。“事實上,公司高層之間的關係有點像《權力的遊戲》。關係緊密的一羣人在一起做所有的決策時,有一個問題是……如果團隊裏一直都是那幾個人,承認犯錯就變得更加困難了,不是嗎?”

  扎克伯格曾經表示,Facebook的失敗責任在於自己。他在11月份的採訪中,亦援引兩人之間長期且有益的合作關係爲桑德伯格辯解:“雪莉是公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帶領着大家努力解決公司面臨的諸多難題。她也是我這十多年來重要的合作伙伴。我爲我們一起獲得的成功而感到自豪,我希望未來我們可以繼續共同奮鬥。”(木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