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他是中國投資最厲害的人:投網易一戰成名 巴菲特信徒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6:01   北京新浪網

  他是中國投資最厲害的人:投網易一戰成名 是巴菲特忠實信徒

  文/礪石商業評論 作者 張軍智

  金梅 | 編輯

  礪石導言

  段永平一直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的忠實信徒。“價值投資”最重要的是什麼?段永平認爲是:right business,right people,right price。(對的生意,對的人,對的價錢。)

  段永平無疑是中國商界中的傳奇,這不僅體現在他一手做出了小霸王和步步高兩家家喻戶曉的企業,還在於他培養和提攜了OPPO的陳明永、vivo的沈煒、拼多多的黃崢、網易的丁磊等一批優秀的企業家,更重要的是,其商業思想正成爲中國企業界研究、探尋、學習的對象。

  既能自己上馬做實業,又能下馬培養接班人,商業思想還能產生廣泛影響,放眼中國,很難找出第二個像段永平的企業家。不過段永平還有一個厲害之處,就是其是中國做投資最厲害的人,有媒體稱,段永平90%的資產都是通過股票投資得來的。

  1

  步入投資領域

  1998年,段永平帶領步步高正幹得風生水起之時,他認識了美國《棕櫚灘郵報》首席攝影記者劉昕。兩個月後,倆人閃婚。段永平對妻子承諾:“在把步步高推上一個新臺階後,一定到美國和你會合。”

  2002年,步步高的發展已經比較穩定,爲了兌現自己對妻子的承諾,段永平遠走美國與妻兒團聚,做起了“甩手掌櫃”。

  雖然早就實現了財務自由,但無所事事的家庭生活,讓段永平並不舒服。“那個時候我就想,我將來要在這裏生活的話,我來這裏幹什麼?我也不能整天在家裏呆着。”他想到了股票投資。

  不過開始時,他一度很迷茫,也摸不到頭緒,不知道那些操盤手每天在忙什麼。爲了弄明白其中竅門,他買了上百本關於投資的書籍,裏面講K線圖分析,講漲跌概率,講如何預測分析,他都看得不甚明白。

  直到有次逛書店的過程中,段永平看到一本巴菲特談投資的書,裏面說“買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於在買這家公司”以及“投資你看得懂的、被市場低估的公司”,這些話讓段永平瞬間頓悟。

  段永平覺得,巴菲特的這些觀點與自己當年創立步步高時的道理是一樣的,當年自己之所以敢於自掏腰包創辦步步高就是因爲他相信步步高將成爲一家不錯的公司。“我投資任何一家企業應該跟我當年投步步高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從前做步步高投資的同時我自己也在做經營。”

  巴菲特一直有個理念,就是買股票就要像自己去做實業那樣去買。而段永平實業出身,這讓他更容易看清楚一個企業的商業模式、產品、管理、文化等等方面。他說:“其實在看巴菲特之前,這些理念本來就在我腦子裏,只是一看巴菲特也這麼想這麼做,而且靠這個做成了世界第二富人,我有了信心。不然不一定下得了手。”

  段永平說,人們做一件事往往需要別人的肯定。有了巴菲特的“肯定”,段永平開始對投資產生了興趣,也有了信心。

  2

  投資網易一戰成名

  2000年後,第一次互聯網泡沫破滅,納斯達克指數從最高點5048點一路下跌至最低的1114點,跌幅達到接近80%。但段永平覺得互聯網本身並不是泡沫,只是前期被炒作的過多。在他看來,“這個東西我們天天在用,怎麼會是泡沫呢?”

  到美國之後,段永平試圖在互聯網泡沫破滅後的“廢墟”裏尋找機會。他有意識地與新浪、搜狐、網易、聯衆這些互聯網公司接觸,瞭解情況,也試水性地買過他們少量的股票,但段永平對這些公司的模式與未來還是將信將疑,看不太透。而這時,他接到了網易丁磊的電話。

  2000年6月,網易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但卻碰到了互聯網泡沫的股災。2001年,網易又涉嫌會計財務造假,股票一度被納斯達克暫停交易。網易的股價也從上市時候的15.5美元,一路降到了0.64美元,公司面臨美國投資人的訴訟,隨時有被摘牌的可能。

  網易的創始人丁磊一度想賣掉公司,但卻無人接盤。爲了扭轉困局,2002年,網易開始進入網絡遊戲領域。對於丁磊來說,營銷是他的短板,他想了一下中國誰營銷做得最好,結果就想到了段永平。

  倆人很快見了面。一番長談之後,聽丁磊說網易要集中兵力搞研發、做網絡遊戲,段永平說,“你們的想法很好啊,如果這個公司像你說的那樣,現在這個價格顯然是不對嘛!”

  做遊戲機出身的段永平知道遊戲市場有多大。雖然他無法預測網易做網遊一定能掙多少錢,但是“沒有道理比我1995年做小霸王時還少,那時我們就做了差不多以億元計的營業額”。段永平去查網易的財報,看到網易每股價格只有8毛美金,卻有2塊多的現金。

  段永平感到網易的股票估值被嚴重低估,而公司的未來頗有潛力,因爲網易爲中國移動與中國聯通提供的短信增值服務業務正在迅猛發展,最關鍵的是,網易準備大舉進軍網絡遊戲業務了。

  段永平感覺投資的機會來了。但在很多人看來,網易依然是個高風險的公司,因爲其很可能退市。但段永平卻並不害怕這點,因爲巴菲特說的對,“買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於在買這家公司”。

  段永平後來總結說,對於投資和投機的區別,我有一個最簡單的衡量辦法:就是以現在這樣的價格,這家公司如果不是一個上市公司你還買不買?如果你決定還買,這就叫投資;如果非上市公司你就不買了,這就叫投機。

  顯然,從價值投資的角度出發,只要企業股票的價格低於價值,就是投資的機會,而與其上市還是退市關係不大。段永平決定投資網易,並非一時衝動,他和當時一個步步高的支持團隊,親自上陣玩網易的遊戲,並請律師團對網易進行風險評測。

  在充分的調研之後,2002年4月,段永平投入200萬美元買入了152萬股網易股票,佔網易總股本的5.05%。段永平說,“做足功課後,我基本上把我能動用的錢全部用了,去買網易的股票。”後來,段永平又繼續增持網易股票到205萬股,佔網易整個股本的6.8%。

  此後兩年,網易的股票大幅反彈,段永平的投資也上漲了幾十倍。但段永平並沒有見好就收,而是持續持有股票,一直到五年後才逐步賣掉,獲利上百倍。

  “0.8美元買網易股票的不單是我一個人,但堅持持有到100美元的就不多。投資不在乎失掉一個機會,而是千萬不要抓錯一個機會。”段永平說,賣掉一隻股票的理由可能有很多,唯一不該用的理由就是“我已經賺錢了”。否則就很容易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好公司在便宜的價錢就賣了。

  對於股票的買和賣,段永平說,這隻股票曾經到過什麼價位最好不要作爲你買的理由,“我的判斷標準就是是否有價值”。

  3

  價值投資理念的踐行者

  在投資網易一戰中,“價值投資”這把利器,爲段永平帶來了驚人回報。此後,段永平又用這把利器,在UHAL股票上,大賺了一筆。

  UHAL是美國一家主做拖車租賃的公司,分店遍佈全美各地乃至加拿大,佔據相當市場份額。2000年前後,爲了進一步擴大公司規模,該公司不惜代價舉債多元化,成立保險子公司,進行高風險投資。結果,保險子公司給UHAL帶來的是每年1億多美元的損失。此外它還因擴張過度而負債急升,陷入財務危機。2003年6月,UHAL進入破產保護。巨大的風險使該公司股價從幾十美元一度跌倒4美元以下,許多人唯恐避之不及。

  這時,有人給段永平說UHAL每股有50塊以上的淨資產,段永平難以置信,因爲當時它的股價只有5美元左右。

  段永平請會計師審查UHAL的財務報表,確定該公司業績沒有造假,段永平心裏想,每股淨資產有50多美元,即使再打5折,還有25美元。顯然,這家公司股價嚴重背離價值。

  爲了避免誤判,段永平聘請會計師、律師調查該公司資產狀況、破產保護狀況以及分析UHAL公司報告。另外,他自己還特意打電話以及跑到UHAL的店裏去打聽與感受這家公司的業務與服務。

  通過一系列調研,段永平發現UHAL公司的核心業務運營良好,競爭優勢突出,銷售收入穩定,現金流也很充沛。只要該公司能斷臂求生,退出高風險的投資領域,同時出售部分商業地產,它的財務數字馬上就能得到改善。

  從朋友口中知道這家公司到決定投資,歷時半年,段永平覺得看清了這家公司,於是在其股價3.5美元左右時,買了100多萬股。

  段永平的判斷沒有失誤。2004年年初,UHAL解除破產保護,其後股價大幅上揚,2006年一度衝升過百元關口。段永平也因此獲得了超過8000萬美元的收益。

  段永平說“買一隻股票,就是買一個企業的現在和未來,你必須看懂企業,看中好的企業,等他價值被低估時買入。”但看懂一個企業並不容易,所以段永平也儘量不碰自己看不懂的企業。

  在段永平看來,如果投資前需要找人問:值不值得投資,那就說明,這家公司你根本沒看懂,最好不要投資。

  4

  並非一帆風順

  巴菲特有個觀點,就是投資時要爭取成爲投資公司的董事,因爲可以近距離地觀察並介入公司的決策管理,可以及時瞭解公司的運營狀況並提出改善措施,從而把風險控制到最小。

  段永平踐行了這樣的理念,結果卻失敗了。

  Fresh choice是一家曾掛牌納斯達克的美國餐飲公司,在其發展的頂峯時期,它在加州、華盛頓州和德州共擁有58家連鎖飯館,尤其在加州有一定市場影響力。

  2003年,段永平注意到這家公司,當時Fresh choice的經營狀況並不好,股價持續下跌,而且負債比列很大。

  但段永平通過調研瞭解到,Fresh choice的股價雖然只有1.5美元,但其每股現金流卻有0.6美元左右。段永平覺得,這樣的發展,公司只需要兩年多時間就能夠收回成本。於是他陸續購入這家公司104萬股,成爲該公司佔股27%的最大股東。2013年10月,Fresh choice發佈公告稱,段永平成爲該公司七名董事之一。

  但段永平以第一大股東的身份進入董事會後,卻發現語言的障礙使他根本沒有辦法和其他董事、管理層順暢、自如地溝通。面對公司業績的下滑,Fresh choice管理層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給產品提價,加大市場擴張速度。

  段永平經營企業多年,清晰地知道,這些措施都是非常愚蠢的快速自殺,將加速企業衰敗。他非常努力地想改變這些決定,但由於語言溝通的障礙使他無法清楚的向其他董事闡明自己的觀點,而其他董事也不瞭解段永平在產品營銷方面的深厚功力,另外有些決策在段永平進入董事會前就已經決定好了。

  在管理層錯誤的指揮下,Fresh choice的債務更加沉重,產品提價使得營業額急速下跌,短短几個月內,現金流由正變負。最後的結果是,Fresh choice公司破產,公司換股東,被納斯達克摘牌。段永平損失了一百多萬美元。

  一百多萬美元的損失對段永平來說,並不是一個不能承受的數字,“我捐錢都不止捐這個數目”。他說他對這樁投資的期望本來也不是放在賺錢上,而只是想進入一個五臟俱全的“麻雀”看看美國公司到底怎麼運作的。算是交的學費。

  但這次挫敗,也讓段永平認識到,公司的投資價值不僅與企業管理者密切相關,而且也受到董事會決策能力的深刻影響,所以做價值投資時,必須全面瞭解一家企業,不僅要了解公司的管理者,還得關注董事的背景以及他們的決策治理風格。

  或許也正是這樣的經歷,讓段永平後來的投資,開始關注企業中的領導者,以及由領導者衍生出的企業文化。

  5

  投資好的企業文化公司

  2008年,由於華爾街對金融衍生產品的“濫用”和對次貸危機的估計不足,造成全球金融危機。總資產高達1.5萬億美元的世界兩大頂級投行雷曼兄弟和美林相繼爆出問題,前者被迫申請破產保護,後者被美國銀行收購;總資產高達1萬億美元的全球最大保險商(AIG)也難以爲繼。而隨着金融危機的蔓延,市場充滿恐慌情緒。

  段永平隱隱感覺到,這大概就是巴菲特所講的別人的“恐懼”要來了,而這不正是該輪到自己“貪婪”的時候嗎?他當時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把手裏的所有資源調動起來去抓住這一生難遇一次的機會。

  但段永平並沒有特別明確的投資目標,因爲感覺市場上到處是便宜貨,好像每個都有很大的問題,每個公司都可能要完蛋一樣。到2009年2月時,雷曼,AIG,Citigroup等很多和次貸有關的公司都已經破產或到了破產邊緣,而美國實業巨頭GE(美國通用)的負面新聞也越來越多,華爾街上很多人都在說GE將會是下一個雷曼。而GE的股票已經下跌到10美元以下。

  段永平試圖弄清楚GE到底有哪些業務,也想看清楚GE所有業務模式的優劣,但他看到了一些很好的模式,也看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模式。由於GE是個巨型公司,段永平一度頗感迷茫。最終,促使他下定決心投資GE的是其多年對GE企業文化的瞭解。

  早在段永平在國內讀EMBA時,印象很深的一本書就是GE的CEO傑克·韋爾奇寫的自傳。在那本書裏,他看到了企業文化對建立一個偉大公司的巨大作用,同時也對GE強大的企業文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從那時候起,段永平就花了不少時間去思考和觀察GE。他經常想爲什麼GE會是家百年老店,爲什麼GE的董事會總能選出優秀的CEO,爲什麼世界500強中有170個CEO都來自於GE……

  而這一切的根源,在段永平看來,都是源自GE強大的企業文化。特別是在金融危機期間,時任GE CEO的Jeff Immelt親自出來向市場道歉,並檢討公司策略,承諾未來幾年調整公司業務結構,讓財務公司在整個公司中的比例降到30%以下等等。

  段永平說,在當時有問題的公司當中,他只看到GE的CEO出來道歉。他覺得,金融危機並不能摧毀GE強大的企業文化,而GE的一些策略錯誤,假以時日也一定可以改正,而偉大公司的錯誤,正是千載難逢的投資機會。

  想明白以後事情就很簡單了,此後一段時間,段永平每天都在忙着買GE,不停地想辦法籌集資金,從9塊左右買到6塊再買到10塊,後來把別的股票賣了買GE,一直到GE的股價比雅虎的股價高了才停手。

  在段永平投資的股票當中,GE並不是漲幅最大的,但卻是他出手最重的,也是他獲利最多且擔心最少的股票。“其原因只能說是我對GE企業文化的瞭解最後幫助我做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他後來總結說:有好的企業文化的公司戰略出錯的概率很低,而有好的企業文化的公司往往應變能力要強很多。

  6

  段永平的投資理念

  段永平是巴菲特的忠實信徒,他堅信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念,不投機,不投自己看不懂的領域,對確定的機會會重倉出擊,長線持有。

  2012年,蘋果市值一度高達3000億美元,段永平卻重倉抄底蘋果,他大膽預言,蘋果可能會成爲市值過萬億美元的公司。6年之後,蘋果股價創下207.05美元歷史新高,蘋果公司也成爲全球首個單市場突破萬億美元的公司。

  2014年,段永平買入茅臺,有人問他什麼價格入手合適,他說,現階段以130、160還是200買,從長遠來看都沒差別,茅臺現在市值才1000多億,以茅臺的質量文化和生意模式,遲早會掙到300億(利潤)。2018年6月6日,茅臺市值突破萬億大關。

  屢屢能抓住市場的大機會,絕非簡單的運氣,而是段永平信仰“價值投資”理念的力量。

  2018年9月,段永平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與華人學生交流時,有人提問:“價值投資最重要的是什麼?”

  段永平回答說:right business,right people,right price。(對的生意,對的人,對的價錢。)對的生意說的就是生意模式,對的人指的就是企業文化。price沒有那麼重要,business和people最重要。

  如今關於段永平投資理念的研究非常多,我們摘錄了其中一些重要觀點,以供讀者參考。

  1、堅定巴菲特的“三不原則”。即巴菲特提出的:不做空、不借錢、不懂不做。

  2、買股票就是買公司。衡量是否值得可以從兩個維度思考:這家公司如果沒有上市,你願意買他的股份嗎?如果你有足夠多的錢,你願意買下這家公司嗎?

  3、長期持有是基於對一個企業的價值判斷。每一個投資項目價值評估,不是計算器算出來的,而是對一個企業發展的熟悉和信心,是定性判斷。這樣才能長期持有,才能賺大錢。買股票時需要有“封倉十年”的想法。

  4、絕對集中。一般同時持有股票就3家公司。總共投資過的股票也就5-6家。巴菲特哈撒韋公司市值一千多億美金也只投十來家。

  5、不要輕易去“擴大”自己的能力圈。熟悉一個生意需要很多年的時間,不要因爲一些新概念,然後跳進自己不熟悉的領域,這樣遲早會栽跟頭。一個人犯錯是不可避免的,但待在自己能力圈內,專注,用功,犯錯的機會就會大幅度減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