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芬蘭高福利連美國人都羨慕!但卻"倒"在醫保改革路上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5:06   北京新浪網

  高福利連美國人都羨慕!歐盟下一任主席國就這樣“倒”在了醫保改革路上

  素有高福利國家美譽的芬蘭,正在經歷着一場“福利戰爭”。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芬蘭總理Juha Sipilä 3月8日在赫爾辛基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內閣總辭職,主要原因是由於本屆政府致力於推動的地區政府和醫保改革遲遲未能在議會通過。金融博客ZeroHedge認爲,人口結構老齡化和醫療費用飆升對於高福利國家的衝擊難以避免,只有引入市場競爭才能拯救這些搖搖欲墜的高福利系統。

  根據PopulationPyramid的數據,2018年芬蘭65歲以上人口占全國總數的21.7%,芬蘭統計局預測到2030年該數據將會上升到26%。

(2018芬蘭人口金字塔,來源:PopulationPyramid)(2018芬蘭人口金字塔,來源:PopulationPyramid)

  更令市場擔憂的是,芬蘭正是今年7月1日起的歐盟輪值主席國,而今年下半年的重頭戲正是完成換屆後的歐盟審議2021年起的7年預算案。

  讓美國人“羨慕不已”的芬蘭醫保

  2019年3月初,美國CBS的一部專題採訪中表示:在芬蘭生孩子,每個產婦都有獨立的房間,還能自主選擇在水中分娩。更令美國人“羨慕嫉妒恨”的是,這樣的優質待遇一週只需要花費100歐元,還有一半能夠報銷。而在美國平均自然生產的開銷高達12,000美元,相當一部分還不能通過醫保計劃報銷。

  不過CBS同時也表示,芬蘭的全民強制醫療保險體系本質上還是要依靠稅收轉移支付來維持。根據芬蘭國家健康和福利統計局的數據,2016年芬蘭政府的醫療開支達到了205億歐元,佔到當年GDP 9.5%。這項開支中,74.6%是由公共財政撥款而來的。

(芬蘭的公共醫療開支維持增長,來源:芬蘭國家健康和福利統計局)(芬蘭的公共醫療開支維持增長,來源:芬蘭國家健康和福利統計局)

  然而優越的醫保制度也沒能阻止芬蘭生育率的不斷下降,根據彭博社的報道,2016年芬蘭新生兒的數量創下了1868年大饑荒之後的最低值。同時根據經合組織2016年的報告,即使在北歐國家中,芬蘭也是年輕人比例最少,老齡化最嚴重的。

  歐洲經濟放緩或成高福利“最後稻草”

  過去近20年裏,面對接近翻番的高醫療開支,芬蘭政府一直是以高稅收政策來應對,同時2000年以後GDP的翻番也爲芬蘭政府提供了“底氣”。但是在2008年GDP“見頂”之後,不斷攀升的醫療開支就愈發成了問題。

(芬蘭歷年GDP,來源:世界銀行)(芬蘭歷年GDP,來源:世界銀行)

  芬蘭S-bank首席經濟學家Timo Hirvonen認爲,2019年在歐洲經濟增長放緩的大背景下,以對歐出口爲主的芬蘭經濟如何增長將會是一個關鍵的問題。

  既然無法取得更多的收入,那隻能從減少開支上下手了。事實上過去12年裏多任芬蘭政府都試圖改革醫保體系,最終都無疾而終。

  失敗的“醫療改革”

  按照Juha Sipilä的方案,新醫保體系將會撤銷295個自治市監督醫保的權利,按照選區合併成爲18個地區監管機構。更重要的是,允許患者有更多的國營或私立醫保供應商可供選擇,這一點與瑞典的醫保體系非常相似。

  按照改革議案的說法,此項改革能爲國家每年節約30億歐元。根據路透社的報道,芬蘭議會憲法委員會認爲此項改革法案違憲,同時對於政府體制的變動過大,無法在今年4月中旬大選之前落地。

  對於Juha Sipilä政府的辭職(但在4月大選前仍擔任看守總理),北歐聯合銀行首席分析師Jan von Gerich 3月8日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在4月中旬就要舉行大選的時間點選擇辭職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會增加一些不太好聽的新聞罷了。

  文章來源:WEEX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