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稅改,硅谷中產們“受惠”還是“受傷”?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3日 23:55   北京新浪網

  美國納稅人第一次收到了稅改下的退稅支票。

  今年是美國總統川普實施稅改後的第一年報稅。新稅法改革號稱對企業和個人減稅1.5萬億美元,主要減輕中產階級的負擔,刺激美國經濟增速重返3%之上。

  如今退稅季結束,到了見證減稅效果的時刻。

  一些人陷入了震驚,爲什麼今年自己的退稅變少許多,甚至在Twitter上刷起話題#GOPTaxScam(共和黨減稅騙局)抗議。加州和新澤西等州的中產階級站出來質問,爲何稅改反而讓他們欠下稅務局一筆“鉅款”?

  與此同時,美國2019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達到了3.2%。美股此前一度站上了歷史高峯,企業從減稅和股市中獲得了鉅額財富,蘋果宣佈回購750億美元的股票。

  這場美國政府宣稱“對中產減稅”的稅改,到底劫了誰,濟了誰?

  受到“精準打擊”的硅谷中產

  當舊金山灣區因清明雨而云霧翻涌,北灣墓園又一年一度停滿了華人家庭的車。硅谷工程師James和家人從後備箱搬出一隻鐵桶,點燃美元紙錢投進去,祭拜長眠異鄉的先人。

  “人的一生有兩件事不可避免——死亡,以及納稅。”美國開國“三傑”之一的富蘭克林作古已久,留下的這句話仍將國民從生到死安排得明明白白。

  每年清明節撞車報稅季,總是中國傳統與美國現實的碰撞。當華人二代還在費力猜測墓碑上的漢字,James的長輩、一名焦頭爛額的稅務會計必須趕回公司連軸加班。在美國Tax Day(報稅截止日)前,每個納稅人都必須提交報稅表如實交待自己的收入和納稅情況,否則“稅務局會追你到世界盡頭”。

  美國人以不擅長數學、算不清帳而出名,但美國偏偏有着最複雜的報稅體系,納稅人需要聘請會計或者付費使用專業軟件報稅。James的母親曾教訓他:“我自己會做稅,爲什麼還要請會計?自己亂填,可能會損失好多錢。”

  拖延症晚期患者甚至會申請延期,在10月之前完成報稅。加州官員披露,由於擔憂稅改限制了州稅和房產稅抵扣的優惠,加州今年有大量納稅人拖延提交報稅單。

  但令人意外的是,4月加州收取的個人所得稅比加州州長的預測多了30億美元。

  James在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他發現同事們對稅改表現得非常平靜。Facebook、Google的工程師也都告訴硅星人,科技公司年輕人之間不太談論稅改的話題,因爲不夠酷,“交多少稅是很隱私的話題,聊起來也很’Dry’(枯燥),可能年長的人會喜歡聊”。

  然而硅谷正是被稅改“精準打擊”的地區。中產階層發現,稅改“精準打擊”了高州稅和高房價的州,比如加州、紐約、新澤西。

  與工程師文化濃厚的淡定硅谷相比,東岸紐約的金融從業者早就發現了稅改的問題。周洋在紐約一家國際債券評級公司工作,他告訴硅星人:“之前一直聽同事說稅改對個人房產稅和貸款利息不利。”

  在美國稅改實施的第一年,周洋與在投行工作的妻子結婚,購買了一套一百萬美元的公寓婚房。

  “好像納稅沒有什麼變化。”周洋今年用報稅軟件報稅時發現,“雖然收入的稅率略微減少了,但是能夠抵稅的項目也變少了,這對於貸款購房、交高額房產稅的人變不利了。”

  新澤西州的一對夫婦則站出來對媒體控訴。這對夫婦一共需要繳納2.7萬美元的房產稅和州稅。按照舊稅法,州稅與房產稅能夠全額從聯邦稅中抵扣,收到1000美元的退稅。

  但稅改給這項優惠封頂1萬美元。於是稅務會計告訴他們,今年會欠稅務局5000美元,這還是最保守的估算。

  加州的中產階級也撞上了同樣的政策。在富庶的加州,一半以上的稅收來自年收入50萬美元以上的家庭。然而據加州稅務局統計,因爲新稅法限制州稅全額抵扣,約100萬名納稅人將支付更多的聯邦稅。這之中有61.9萬名納稅人的收入在10萬美元至25萬美元之間。

  美國各州房產稅率 圖:Tax Foundation

  在紐約和加州,家庭年收入10萬美金可以說“在貧困線以下”。科技公司給軟件工程師們開出了高薪,讓灣區的生活成本一路飛漲,科技公司附近幾乎沒有100萬美元以下的房子。高居住成本卻需要其他各個行業的納稅人一起承擔。

  許多中產家庭爲了兒女能夠就讀好的公立學校,每年交一筆高昂的房產稅,搬入房價高昂的地區。房產稅只用於該區域的基礎設施、學校教育、警察安保。於是美國城市會出現一個街區滿是一兩百萬美元的住宅,整潔寧靜,相隔不遠的另一個街區街路面坑窪不平,搭起來一片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帳篷。房屋牆面上畫滿塗鴉,據說是幫派勢力範圍的標記。

  加州也是美國州稅最高的州之一,其房價在2018年大漲後回落,誕生了許多眼睜睜看着房價瘋漲哄搶房源,買下了高價房的新屋主。他們不小心站在了“喜馬拉雅山”房價高點上。

  美國財政部估算,在這些高稅收州,近1100萬納稅人將因爲州稅抵扣上限而損失3230億美元。 因此對很多高稅州的中產來說,這大約是一場成功的“劫中產濟貧”

  #GOPTaxScam

  不善經營個人財務的美國居民,一年可能會爆發兩次財務危機。一次是集中繳納房產稅時,比如100萬美元的灣區房產,每年要繳納約8000美元的稅;二是報稅結束後,發現自己欠下稅務局一筆鉅款。

  稅改將個人起徵點提高到1.2萬美元之後,生存依靠福利的低收入人羣根本沒有納稅的煩惱;財務自由的高收入人羣則能夠調動多種資源,並聘請專家幫助避稅。

  最被納稅困擾的,是苦心經營的工薪與中產階層。他們每一分錢都需要花在刀刃上。不想多付一分錢稅款,但又不能欠下政府的稅,還要付滯納利息甚至罰金。

  今年的退稅季更加令他們費解:降低收入稅率,個人標準免稅額度翻倍,爲什麼拿回的退稅卻更少了呢?

  退稅支票 圖:CNBC

  James已經收到了今年聯邦的退稅支票,他告訴硅星人,等到加州的退稅支票寄來之後,他就能算清去年交了多少稅。

  並非所有人都像硅谷工程師一樣冷靜,美國納稅人在Twitter上發起一場抗議,主題爲#GOPTaxScam(共和黨減稅騙局),有人憤而寫下一首打油詩:

經濟繁榮,

 

富人在錢海里游泳。

 

你沒有拿回4000美元的退稅,

 

但是富人們又賺了百萬美元!

  納稅人在領取了工資之後,聯邦政府收一層稅,州政府收一層稅,再繳納社會保障稅。公司會爲員工代扣這些稅,報稅後政府退回多預繳的稅,或者要求補繳稅。聯邦與各州的抵扣法規、稅率都有所不同。

  在收到退稅的時候,James總有一種天降“意外之財”的欣喜,常常忘記原本就是公司多預扣了稅。納稅人每年能從政府拿回幾千美元退稅,用來旅行、整牙或者買電子產品。

  但今年的退稅季讓很多人失望,甚至震驚。

  納稅人原本期待拿着退稅去血拼一場,結果發現自己收到的退稅比稅改前還要少,據美國稅務局的數據,今年退稅的金額降低了8%。

  川普曾經鼓吹,在稅改實行之後,納稅人即刻能從更爲豐厚的工資單上感受到減稅效果。但事實是,在新稅法的計算下,每個人的稅收情況都與以前略有不同,每個人的扣繳都必須重新計算。今年的很多情況是僱主爲員工預扣的稅變少了,因此每月工資單的淨收入有所增加。

  但問題是,預扣稅少了,退稅也少了。

  莊子在《齊物論》中講述過“朝三暮四”的把戲。狙公飼養猴子,原本早上給三個果子,晚上給四個果子,猴子們都很憤怒;狙公於是說,早上給四個果子,晚上給三個果子,猴子們就都欣然接受了。

  美國稅改彷彿重現了古老的東方智慧。

  據美國稅收政策中心研究,稅改對於中等收入羣體每人平均減稅780美元。這並不能說是一筆鉅款,但的確降低了稅負。只是降低預扣稅款而營造大規模減稅的假象,最終也會因爲退稅的減少而使納稅人失望。

  如同經歷了一場猴戲的美國納稅人,沒有感到稅改的誠意。

  “第一世界煩惱”

  對高收入人羣來說,報稅日也是每年最心痛的一天。

  James母親的舊金山律師同事走在時代前端:高薪、不婚、不養孩子,但是養了三匹馬。

  但當他們收入的一大部分都要隨着報稅單上交國家,律師也喪失了法庭上的冷靜,拖延到最後一刻纔去寄出報稅單,一面風度盡失地喊:“都給你們,你們都拿去吧。”

  但這是很難贏得同情的“第一世界煩惱”。納稅低的人羣認爲這是“劫富濟貧”,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但這些中產階層遠沒有達到財富自由的階段,看到鉅額的稅單,以及減稅後繳納更多的稅,還是會十分心疼。

  中產家庭成員的人生與事業軌跡,也會因稅收而改變。

  Gary與Ann二人都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美國家庭普遍有兩個以上的子女,他們也爲了兩個女兒的教育,搬去了東灣三谷的好學區。

  Ann原本在加州科技公司做人力資源工作,兩人忙碌一年後,發現女方收入幾乎全都交了稅和請人照顧孩子。Ann最終辭去工作,成爲全職主婦照顧兩名孩子。

  Ann的生活狀態全然改變,發現生活陷入了無盡的家庭瑣事。她接送孩子上學、參加課外活動開車跑的里程比上班時還要多。後院瘋長的灌木叢砍了又長,她最終精打細算找到了1500美元砍樹的“Good deal”。她在巨大的別墅裏沒有不被瑣事打擾的空間,還要開車去星巴克處理自己的“工作”。

  她懷念起追逐事業的年輕歲月,彼時跟着去讀MBA的丈夫搬離灣區,“說一句Hey明天哪裏見面,一個晚上打包好行李,就搬走了”。

  Gary所在的公司爲高收入人羣服務,爲不同客戶提供量身定製避稅投資方案。他所獲得的高薪,很大部分來自爲高淨值客戶降低資本投資納稅而創造的價值。

  稅改簡化了納稅抵扣的方式,納稅人可以在兩種減稅方案中選擇。一種是直接扣除1.2萬美元,相當於起徵點提高到1.2萬美元,但不能疊加任何抵扣。

  另一種則是累加納稅抵扣。善於玩金融遊戲的高收入人羣,往往傾向把能夠免稅的投資累計起來,如果超出了標準抵扣額度,就能拿回更多的稅。比如買房、存入養老金、存入子女的大學學費、存入退休後的醫療保險、慈善捐贈等等,來免於被徵收高額的稅款。

  另一對夫婦Jackie與Chris則有不同的選擇。

  Jackie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Jackie仍在從事高強度的工作,她告訴硅星人:“去工作,或是在家照顧孩子,最終獲得的淨收入其實差不多。但是如果你未來還想重返職場,辭職之後,事業晉升就只能從頭再來了。”

  Chris建立了一家小型諮詢公司。他們爲Jackie的工作搬到舊金山灣區。爲了讓三個孩子有一個自由玩耍的空間,他們看中了一個草木蔥蘢但是維護費用高昂的後院,買下了山上的住宅。

  “Jackie說她自己修理後院,她纔不會花這個錢僱人打理後院。”Chris帶着一臉“我早就知道她不可能有時間”的微笑說,“沒關係,我花這個錢。”

  劫誰濟誰?

  圍繞着美國稅改一直有一個究極問題,減稅的錢從哪裏來呢?

  政府宣稱,減稅會帶來經濟增長的紅利,將能夠彌補減稅帶來的財政損失。但從需要繳納更多稅的中產羣體來看,稅改還是“懲罰”了一些人,實際上是重新劃分納稅羣體繳納的份額。

  稅改通過降低收入稅率和提高標準抵扣額度,讓大多數人獲得少量稅收減免。與此同時,一些人需要繳納更多的稅。住房抵押貸款利息扣除、各州和地方稅收減免,曾經讓很多工薪、中產納稅人獲得稅收優惠。但新的稅法對此取消或者加以限制。根據加州稅務局估計,收入低於25萬美元的75.1萬加利福尼亞家庭可能會一共多欠政府11億美元稅款。

  稅改對個人減稅出臺了短期的優惠政策,許多政策會在10年之後到期。當稅收優惠過期後,如果沒有新優惠出臺,那麼許多工薪階層和中產階級將會面對更高的稅收。

  周洋聽同事一語道破:“公司減稅所以股票大漲嘛。”

  稅改對企業永久減稅。企業所得稅稅率大幅降低,從35%降低到21%,紅利主要流向企業的股東。稅改之後美國股市大漲,今年多次站上歷史新高,但80%的股票市場價值由最富有的10%人口擁有。

  James和同事們認爲,“國家需要資金去資助許多項目”。但是如果是去“資助”已經極其富有的富人,這或許不是一場公平的稅改。

  或許納稅人應當看向大經濟環境,從薪水上漲、失業率的降低、更好的經濟環境中去衡量收益,而不是計較一時的繳稅退稅得失。但這或許是政策制定者才能明白規則的經濟遊戲。

  在工薪階層與中產納稅人之間,這場美國稅改更像是一場利益的重新分配,甚至是“劫工薪與中產,濟最貧與最富”。莊子在《齊物論》中已經講過一個“朝三暮四”的故事,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本文來自微信公衆號:硅星人(guixingren123)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