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數字貨幣,人類金融史上第四大泡沫?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12日 09:1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數字貨幣,人類金融史上第四大泡沫? 

  來源:秦朔朋友圈

  1

  2019年第20屆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結束,成交價約合人民幣3153萬元,創歷史新高。拍下這一午餐的又是一箇中國人,叫孫宇晨,90後,幣圈人。他做了一個叫“波場TRON”的項目,發行代幣10億枚,經過各種合規性可疑的眼花繚亂的操作,實現了鉅額套現。 

  巴菲特對於代幣(即虛擬的加密數字貨幣,亦稱虛擬貨幣、加密貨幣、數字貨幣,多數情況可以互換使用)十分反感,去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年會上,他說:“我覺得加密貨幣最後結果會很糟,因爲它們沒有產生任何和這個資產相關的價值。”

  也就是說,買賣虛擬貨幣完全是在投機。投資是靠有生產力的資產產生收益獲得回報,投機是靠別人高價接手非生產力的資產獲得回報。 

  巴菲特說:“我覺得買任何一個非生產力的資產時,其實你都是依賴別人用更高的價錢來接盤,因爲他們覺得他們還會賣給下一個人,以拿到更多錢,很多時候大家都在嘗試這種情況,而最後的結局都不是很美好。”

  巴菲特說得比較委婉,他的老哥芒格馬上補刀:“那就是在買賣垃圾。我甚至比你還討厭加密貨幣,對我來說,這簡直就是一種頭腦混亂的反應。很多加密貨幣的交易人,我覺得簡直太噁心了,好像那些人在交易一些完全沒有意義的東西。”

  現在巴菲特午餐被幣圈人拍走,可見首富、股神也不能事事順心。估計這次午餐之後他又要立一個新規矩了,比如以後幣圈人不得參加午餐拍賣。前幾年午餐後他也另立過一個規矩,餐桌上不談具體股票。因爲那年共進午餐的人向他推薦了一隻股票,結果馬上股價大漲,不少人收穫重利。當然如果不是因爲巴菲特午餐的加持,這隻股票也可能大漲,只是不會漲得那麼快,那麼急。所以這次午餐之後再立一個新規也不是不可能。 

  巴菲特說的“最後的結局都不是很美好”的例子,眼前剛好就有一個。6月5日,數字貨幣市場分析公司比特易的創始人惠軼自殺身亡,根據微信聊天記錄,疑似因100倍槓桿做空比特幣,然而比特幣觸底反彈,導致鉅虧,不能承受,選擇以極端的方式了結。  

  泡沫就是這樣,不管是破裂的時候(對於做多的人)還是反彈的時候(對於做空的人),帶走的不僅是財富,還可能有生命。泡沫中來的財富本來就是虛幻的,然而生命卻是真實珍貴的,和財富一起灰飛煙滅,太可惜了。 

  2

  人類金融史上目前確認的有三大泡沫,數字貨幣很可能是第四大。我們先來看前三大泡沫。

  第一個泡沫是荷蘭鬱金香泡沫,發生在1634年到1637年,最瘋狂的時候,一株名爲“永遠的奧古斯都”的鬱金香售價高達6700荷蘭盾,這筆錢足以買下安姆斯特丹運河邊的一幢豪宅,而當時荷蘭人的平均年收入只有150荷蘭盾。

  鬱金香泡沫讓人們對人性的貪婪、瘋狂、愚蠢有了新的認識,不過很快,更大的泡沫挑戰了人們的想象力——法國密西西比泡沫。

  這個泡沫的始作俑者是約翰·勞,此人是朵奇葩,英國人,數學十分了得,在法國賭場打敗所有莊家,一舉暴富,據說“百萬富翁(millionaire)”這個詞就是人們爲了形容他的“事蹟”創造的,所以他絕對是第一個“百萬富翁”。作家珍妮特·格里森專門寫了此人的傳記《百萬富翁》,副標題是“花花公子、賭徒、角鬥士,開創了現代金融體制”。 

  的確,某種意義上勞先生還是個經濟學家、金融學家,他向英格蘭議會提出設立中央銀行、發行“以國有土地爲擔保的紙幣”的建議,未被採納,英格蘭還是堅守金屬貨幣。他又到歐洲各國推行紙幣,在被多國拒絕後,在法國遇到了知音。 

  當時窮兵黷武、揮霍無度的路易十四剛剛去世,留下了一屁股的債。他的弟弟攝政王奧爾良公爵傷透了腦筋,摻雜質重鑄金銀幣等傳統伎倆都用上了,還是不能解決債務問題。正無計可施之時遇到了勞先生,勞先生的紙幣理論讓攝政王奧爾良公爵眼前一亮,公爵立即授權勞先生組建法國曆史上第一家銀行。 

  勞先生爲了給紙幣提供貴金屬的背書,又成立了密西西比公司,號稱要開發北美洲密西西比河流域,把那兒的遍地黃金運回法國分給股東。密西西比公司開始公開募股,一時間法國舉國上下擠破頭爭相搶購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 

  勞先生還做了個金融創新,可以用國庫券換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而且國庫券是按它的面值來換股票,而不是市場價值,當時國庫券的市值大概是其面值的五分之一。人們覺得這個太合算了,紛紛拿出國庫券來換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一下子把攝政王奧爾良公爵的心頭大患解決了,人們把手上的國庫券都拿出來換成了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國債沒有了,債轉股,公爵成功解套。似曾相識的操作吧,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從1719年5月開始,連漲13個月,漲幅超過20倍。接着,從1720年5月開始,連跌13個月,跌幅爲95%。 

  第三大泡沫,南海泡沫,和密西西比泡沫一樣,也是政府參與制造的一個泡沫,具體就不講了,劇情差不太多,把法國人改成英國人,把北美密西西比改成南美洲,就可以了,只是缺了一個像約翰·勞這樣的靈魂人物,不過這樣的奇葩不是每個國家都能有的,一個時期出一個就已經夠讓世界消化一陣的了。 

  這個泡沫把一個偉大的科學家牛頓也玩壞了。牛頓不是一入市就虧錢的,像很多韭菜一樣,他倒在了抄底的路上。先是賺了7000英鎊,後來虧了2萬英鎊,當時英國一艘軍艦的造價是2.3萬英鎊。倒是說明牛頓很有錢,那個時代科學家收入真是不菲,光虧在股市裏就可以虧掉一艘軍艦。 

  牛頓最後說出了那句名言:“我能算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但無法計算人性的瘋狂。” 

  這四個泡沫,顯示出標的越來越高級、深奧玄妙的趨勢。第一個泡沫的標的是鬱金香,第二個、第三個泡沫的標的是股票,第四個泡沫的標的是貨幣。

  鬱金香還好理解,是一種花,具有觀賞性,也是一種植物,荒年可以吃,球莖像洋蔥一樣,可以當食物。假設當擊鼓傳花停止、泡沫破裂的時候,你的手上還有一株用一幢別墅換來的鬱金香,那隻好養起來觀賞觀賞了,如果已經連吃飯的錢都投進去了,也可以把這株鬱金香的球莖當洋蔥一樣吃掉墊墊飢,還是有效用的。 

  股票是股份公司發行的所有權憑證,是持有者獲取股息和紅利的憑證,持有者還有權出席股東大會,選舉董事會等。假設當擊鼓傳花停止、泡沫破裂的時候,你手上還有一張一文不值的股票,你可以玩摺紙。當然後來都是電子股票了,那張紙也沒了,摺紙是玩不了了,不過還是可以參加股東大會扔扔雞蛋解解悶兒,還是有效用的。 

  代幣泡沫的標的是貨幣,是虛擬的加密數字貨幣。當擊鼓傳花停止、泡沫破裂的時候,你的手上留下的是什麼呢?又有什麼效用呢? 

  我們來看一下,從貨幣的定義、實質、簡史看起。 

  3

  貨幣是什麼? 貨幣是一般等價物,功能主要有三項,交易媒介(medium of exchange)、計價單位(unit of account)、價值儲藏手段(store of value)。

  沒有貨幣之前,人們的交易方式是物物交換,一斤大米換一匹布或者一個碗……這很麻煩,雙方的需求要正好匹配才能達成交易,所謂需求的雙重耦合(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後來就出現了貨幣,有了一般等價物就好交易了。 

  中國最早的貨幣是玄貝,一種海貝,產自南方暖海的遠方外來交換品,是美麗珍貴的裝飾品。出現在夏,在商和西周時已成爲流通中的主要貨幣。那時還有紫石,也是貨幣。到了春秋戰國時期,貝幣石幣等完全退出了歷史舞臺,各諸侯國自行鑄造貨幣,形制、尺寸、重量各不相同,形成了布幣、刀幣、環錢等不同的貨幣。 

  秦滅六國後,廢除各國舊幣,將銅幣方孔半兩錢作爲法定貨幣。不過當時還是有地方鑄幣,一直到漢武帝徹底收回郡國鑄幣權,推行銅幣五銖錢以後,才最終實現了貨幣的真正統一。 

  到北宋,出現了世界上最早的紙幣——交子。到明代,白銀成了最主要的流通貨幣。

  總之中國出現了從玄貝紫石到銅錢到白銀黃金的商品(實物)貨幣(commodity money),還出現了非商品(實物)的紙幣。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一個東西必須符合兩個基本的條件纔可以充當一般等價物成爲貨幣,完成交易媒介、計價單位、價值儲藏手段等三項主要功能。這兩個基本的條件,一個是數量稀缺,一個是數量穩定。這是不言自喻的。如果一個東西數量很多,很容易得到,數量又隨時可以增加,就很難充當貨幣了。比如樹葉,假設人們隨時可以摘一片樹葉去交換物品,樹葉又隨時可以長出來,這就亂套了。或者普通的貝殼,海灘上到處都是,撿完了漲潮時海浪一衝又衝上來很多,這也不行。所以必須是那種遠方來的稀少的貝殼,至於美麗不美麗其實無所謂。 

  當然,還有一個條件,當社會總產出增加的時候,貨幣的數量最好相應增加,不然貨幣也不能很好地完成交易媒介、計價單位、價值儲藏手段這三項主要功能。 

  我們中國的貨幣先是玄貝紫石,到了青銅器時代是銅錢,再後來是白銀、黃金。其他地方的貨幣歷史也差不多,從貝殼到威士忌酒,甚至獸皮都充當過貨幣。這也是今天美元仍被稱爲“鹿皮”(bucks)的原因。 

  我們中國也有鹿皮幣,漢武帝時期,連年徵兵,國庫空虛,怎樣把王侯貴族的錢弄上來呢?他用了個好辦法,把皇家公園上林苑裏的一種珍稀動物白鹿的鹿皮製成長寬都是一尺的四邊鑲絲的精美柔軟方塊,然後在毛皮塊兒的中間寫上“四十萬”的字樣,再蓋上皇帝的大印,就成了價值四十萬枚五銖錢的貨幣。 然後他規定王侯貴族奉上朝覲之禮玉璧時必須用這種白鹿皮做墊子,稱爲“皮薦”,至少要“一薦”,多者不限。王侯貴族只得紛紛來買這種白鹿皮,然後做皮薦朝覲。這樣漢武帝很順利地把王侯貴族的錢收歸國庫,用作軍餉,開疆拓土,成就一代帝業,並沒有怎麼影響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明朝的滅亡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就是白銀的貨幣化。這個過程比較複雜,這裏就不講了,下次有機會再講。總之,貨幣對於一個朝代、一個社會、整個世界的發展都是至關重要的。 

  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20年中,國際貨幣體系分裂成幾個相互競爭的貨幣集團,各國貨幣競相貶值,動盪不定。二戰後,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的代表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一個以美元爲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因爲此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所以稱之爲“佈雷頓森林體系” (Bretton Woods System)。 

  佈雷頓森林體系主要的內容就是“雙掛鉤”,美元與黃金掛鉤(當時美國的黃金儲備佔全世界的75%),其他國家貨幣與美元掛鉤。各國確認1944年1月美國規定的35美元一盎司的黃金官價,每一美元的含金量爲0.888671克黃金。各國政府或中央銀行可按官價用美元向美國兌換黃金。爲使黃金官價不受自由市場金價衝擊,各國政府需協同美國政府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維持這一黃金官價。

  各國國家政府規定各自貨幣的含金量,通過含金量的比例確定同美元的匯率。各國貨幣對美元的匯率,只能在法定匯率上下各1%的幅度內波動。若市場匯率超過法定匯率1%的波動幅度,各國政府有義務在外匯市場上進行干預,以維持匯率的穩定。

  法國總統戴高樂一直對這個以美元爲中心的體系耿耿於懷,他說:“美國享受着美元所創造的超級特權和不流眼淚的赤字。她用一錢不值的廢紙去掠奪其他民族的資源和工廠。”

  後來美國果然因貿易逆差等諸多原因,發行了嚴重超過國庫所有黃金數量的美元,以法國爲首的各國開始擠兌黃金。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政府宣告美元與黃金脫鉤,實行黃金與美元比價自由浮動。 

  這標誌着金本位制或者說金屬本位制時代終結,人類進入信用貨幣時代。所謂信用貨幣就是由國家法律規定的、強制流通不以任何貴金屬爲基礎的、獨立發揮貨幣職能的貨幣,它的基礎不再是貴金屬而是國家的信用,所以稱爲信用貨幣。 

  關於貨幣,就先介紹到這兒。接下來我們看一下代幣(虛擬的加密數字貨幣)是怎麼回事。 

  4

  最早的代幣是比特幣(Bitcoin),比特幣的概念最初由一個自稱爲日裔美國人的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在2008年11月1日提出,並於2009年1月5日正式誕生。

  聰哥預設了一個程序,可以生成比特幣。生成新的比特幣的動作叫“挖礦”(mining),就是用計算機解決一項複雜的數學問題,答案合格的話就得到一串代碼,一個代碼就是一個幣。打比方來講就是做數學題,做出一道獎勵一個幣。 

  挖礦(mining)這個詞用得好,很直觀,就好比挖金礦、銀礦一樣。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是有對應的。挖金礦用的工具是鏟子,憑藉的是體力, 挖比特幣用的工具是“礦機”,就是電腦,憑藉的是腦力,當然是電腦的腦力,人腦的腦力完全不夠用的,所以最後憑藉的是這個電腦的配置和電。對於比特幣的挖礦人來講,電力成本是個很大的成本,所以美國很多人會搬到電費低的州去挖。 

  有人測算過,按照目前的電費成本,挖一個比特幣的成本不低於5000美元,所以他們預測比特幣不會跌破5000美元。這個邏輯不完全正確,因爲只考慮了供應方,沒有考慮需求方,而價格是由供需雙方決定的,而且短期之內雙方都有可能出現超調的情況。最低時比特幣的價格差點跌破3000美元。

  比特幣的第一次交易發生在聰哥發佈比特幣的一年又四個月後,2010年5月,美國的一位程序員拉茲洛(Laszlo Hanyecz)等了四天的時間成功地用10000個比特幣換了兩個大披薩,並興奮地在論壇上貼了這兩個披薩和他兒子伸手去拿披薩吃的照片,並俏皮地說:“這兩個披薩是我用10000個比特幣換來的,這個兒子是我自己的。”沒有引起關注。

  三個月後,2010年8月,比特幣正式在交易所上線交易,價格開始一路飆升。有好事者把這個帖子挖了出來,問道:“600美元的披薩好吃嗎?”11月,比特幣價格上漲到了0.26美元,又有人前去留言:“2600美元的披薩好吃嗎?” 

  2017年末,比特幣暴漲至2萬美元左右,是比特幣剛誕生時的價格的2000萬倍,這兩個披薩的價值超過了2億美金,比“永遠的奧古斯都”這株鬱金香更貴。可憐的拉茲洛!他的痛估計和羅納德·韋恩有的一拼,後者是喬布斯的第三合夥人,早年以800美元賣出了10%的蘋果股票。 

  比特幣相對於白銀黃金等貴金屬貨幣以及紙幣等信用貨幣有哪些重要特點呢? 

  首先,比特幣總數確定,不能隨意增發,預設的程序有多少個答案,數量是給定的,發表之後不能增加。不像白銀黃金,供應量不是給定的,可以隨時增加。明朝中後期白銀已經貨幣化,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在南美洲發現儲量極豐富的銀礦,大規模開採出來,一船一船地運來中國換絲綢、茶葉等物。在墨西哥只能買一個玉米餅的白銀在中國可以買一所豪宅。白銀還從日本大量流入中國。明朝政府完全不能掌控貨幣供應量。之後白銀流入又急劇減少,引發銀荒等一系列危機,民不聊生,間接導致明朝滅亡。 

  信用貨幣的供應量就更難控制了。津巴布韋、委內瑞拉等國以驚人的通貨膨脹率著稱,動輒四五六七八萬倍。工人拿到工資都拼命地跑去商店買東西,每一分鐘價格都在漲。政府失控,民衆監督不了,民不聊生。所以比特幣在津巴布韋、委內瑞拉等國家很受歡迎,甚至比美元更吃香。 

  其次,比特幣是一種P2P(點對點)形式的加密數字貨幣,點對點的傳輸意味着這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統。和法定貨幣相比,比特幣沒有一個集中的發行方,而是由網絡節點的計算生成,誰都有可能參與制造比特幣,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可以在任意一臺接入互聯網的電腦上買賣,不管身處何方。 

  而且區塊鏈的底層技術除了保證“去中心化”之外,還可以保證“共識監督”、“不可篡改”。這樣,比特幣絕對不會像法幣那樣因爲發行方不守約束甚至完全失控而給社會帶來災難。 

  再次,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購買、出售或收取比特幣,並且在交易過程中外人無法辨認用戶身份信息。 

  總之,比特幣數量給定,去中心化發行,用戶身份保密。這些特點使得它除了在惡性通貨膨脹國家很受歡迎外,還深得黑社會、恐怖組織和想要洗錢、逃稅漏稅的人的青睞。

  以前有一段時間,紐約的黑幫會用一種限量版的特殊顏色的樂高塊作爲交易的媒介。警方就算逮住,打開行李箱一看,本來以爲是一箱子鈔票,卻發現是一箱子樂高塊,莫名其妙。有了比特幣,連樂高塊都不需要了,只要存好幾串代碼就行了。恐怖組織的經濟往來也將了無痕跡,增加了追蹤的難度。 

  中國遲遲不印發大面額鈔票,據說一個原因是怕貪腐的高官等各種罪犯轉移財富更容易。近年來藝術品市場價格飆升,一幅畫、一塊玉石動輒千萬上億,和它們的可攜帶性、隱蔽性、保密性不無關係。帶個畫卷、一塊玉石走好比帶了幾套豪宅走,多方便。不過比起比特幣,那還是小巫見大巫,用比特幣只要帶一張寫着代碼的紙條走就行了。 

  正是這些原因,使得各國政府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態度很糾結。美國政府對虛擬貨幣持審慎態度,警惕虛擬貨幣被用來洗錢和進行非法交易,美國SEC設立了一個專門監控和管理加密資產的機構。英國的態度是最強硬的,對虛擬貨幣的投資者發出了警告。中國和韓國基本持否定態度,認爲如果不嚴加控制,很有可能會出現混亂局面。中國監管部門最後決定關閉國內所有的虛擬貨幣交易所。日本最寬鬆,已有十幾家虛擬平臺註冊成立。 

  比特幣問世後,已經有上千種虛擬貨幣出現。不過不是每一種虛擬貨幣都叫比特幣,不一定像比特幣那樣同時具有數量給定、去中心化發行、用戶身份保密等特點,有的是中心化發行而不是去中心化發行,有的只是錨定一攬子法幣的穩定幣而不是數字貨幣。 

  比如Facebook日前傳出消息,或將於6月18日發佈“天秤座(Libra)”加密貨幣白皮書,向公衆披露其發行加密貨幣計劃的更多細節。Facebook將發行的這個幣就和比特幣不同,是錨定多國法幣的一攬子貨幣的穩定幣。Facebook意在向委內瑞拉等惡性通貨膨脹的發展中國家提供此加密幣,間接推動這些國家遵守一定的財政和貨幣紀律,改善民衆生活。 

  總之,虛擬的加密數字貨幣作爲一種貨幣對社會有利也有弊,最終是否會成爲主流的貨幣,還需要歷史的檢驗。然而,就算最後成爲主流的貨幣,就像白銀、黃金那樣,它也只是一種貨幣而已。

  正如巴菲特所說:“你去想想,沒有支票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但支票本身卻沒有任何產出,它只是一種金錢流通的方式。”他還說:“如果你在基督時代買過黃金,並且使用複合利率計算,也只有百分之零點幾。雖然人們可能會像去年(2017年)那樣對虛擬貨幣市場趨之若鶩,但這種熱潮過後,糟糕的結局就要出現。這樣的交易也往往吸引騙子。”

  當然,比特幣作爲數字貨幣的始祖有其特殊性,比特幣總量很有限,如果要支撐很大的交易額,單枚的價格肯定要上升。相信比特幣的人認爲這是數字黃金,且比黃金稀缺得多,以後會成爲全世界的貨幣,所以看漲。不相信的人認爲,比特幣可以分拆,可以變形從而增加數量,所以沒有稀缺性。更不要說形形色色、數以千計的其他數字貨幣可以多多少少取代比特幣了。所以看空。但是相信的人認爲不管有再多種,比特幣是始祖,代表了一種信仰。 

  如果把比特幣看成一種信仰,那就超越了貨幣的範疇,另當別論了。 

  對於普通的數字貨幣來講,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一個通貨膨脹沒有那麼惡性、黑社會和恐怖組織不是那麼猖獗、想要洗錢逃稅漏稅的人沒有那麼多的社會,數字貨幣最多隻是一種貨幣,就像以前的白銀黃金那樣,購買貨幣的投資回報是不會高的。 

  當數字貨幣的泡沫破裂,擊鼓傳花停止的時候,你手上只留下了一串串代碼。 如果是金屬貨幣,白銀、黃金,倒還可以做個胸針別在衣服上。然而數字貨幣就只是幾串數字,當然也可以把寫着這些數字的紙條別在衣服上。 

  數字貨幣的泡沫註定破裂,數字貨幣註定會繼續存在。就像鬱金香泡沫註定破裂,鬱金香永遠存在一樣。但願數字貨幣健康發展,造福人類,造福世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