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這個夏天不好過 英鎊恐遭經濟、政治和外交三重炙烤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8:34   北京新浪網

  儘管英鎊自2016年退歐公投以來跌去了近20%,但仍身陷經濟、政治和外交壓力的困擾。這意味着投資者現在擔心,今年夏天英鎊可能會再次出現恐慌性暴跌。

 資料圖片:2017年11月,英鎊紙幣 資料圖片:2017年11月,英鎊紙幣

  英鎊走勢仍是金融市場對英退風險看法的最明顯體現,在距離2019年第三個退歐期限還有三個多月的這個時候,另一場匯市風暴可能正在醞釀。

  在下任首相熱門人選約翰遜看來,無論是否與歐盟達成協議,10月31日的退歐日期已是板上釘釘。

  經濟調查數據也不太好看了,工廠、建築商和零售商都在觀望,英國央行總裁卡尼進一步加息以保護英鎊的相對鷹派立場似乎也有所軟化。

  如果不考慮1月的英鎊“閃崩”,英鎊兌美元GBP=D3創下逾兩年來最低水準。英鎊兌貿易加權一籃子貨幣也處於2018年12月以來最低水準。

  英鎊兌歐元的表現更糟糕,勢將創下連跌10周的紀錄,甚至一度短暫跌穿0.90英鎊心理關口,爲1月來首見。

  所有關於英退方式及時間的不確定性,如今正在重創英國經濟。一直到2019年第一季爲止,英國經濟都還保持相對強健。

  “之前英鎊的操盤題材是英國基本面穩健將能抵消政治亂局,但在最近一連串經濟數據發佈後,情況已發生改變,”紐約梅隆銀行高級外匯分析師Neil Mellor說。

  上週出爐的數據表明,英國經濟6月當季可能出現萎縮,6月製造業活動創六年多以來最大跌速,截至6月的一年零售銷售增速降至有記錄以來最低。

  結果就是花旗英國經濟意外指數降至八年最低,同期歐洲經濟意外指數企穩。

  疲弱的數據使英鎊的最後支撐因素之一也消失了:即英國央行升息的可能性。當7月2日英國央行總裁卡尼暗示可能加入其它央行降息的行列時,這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自那日以來,英鎊已經累計下跌1.6%。貨幣市場現在完全消化了2020年2月前降息25個基點的可能性。

  但美銀美林駐倫敦G10外匯策略主管Kamal Sharma表示,最早11月就可能降息,此外英鎊還面臨全球經濟狀況惡化的不利因素。

  “從歷史上來看,英鎊的走勢與全球經濟增長、尤其是歐元區增長前景密切相關。而現在全球與歐元區經濟都面臨困難,”Sharma稱。

  龐大的國際收支逆差使英國經濟與大多數其他發達國家相比尤其脆弱。第一季度國際收支逆差約爲300億英鎊(375.1億美元),與年度經濟產值之比爲5.6%。

  低波動率

  英鎊兌美元的下一重要關口是2017年1月低點1.20美元,之後是2016年10月創下的英退公投後低點1.1491美元。

  英鎊新一輪跌勢反映了賣空熱潮重燃,英鎊淨空倉兩個多月來一直增加,儘管仍比2017年4月的紀錄高位低40%左右。

  期貨市場的投機交易並沒有兩年前那麼極端,交易員給出的一個理由是,投資者越來越多地利用期權來做空英鎊或對衝英鎊再次大跌的風險。

  表面上來看,期權市場推算出來的英鎊隱含波動率似乎很低,但這只是反映出全球匯市整體波動不興,交易商指出英鎊的波動率遠高於其他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

  RBC Capital Markets首席匯率策略師Adam Cole表示,英鎊一年期隱含波動率較其他G10貨幣平均水準高出約1.6。就過去歷史來看,英鎊的波動率較G10貨幣平均波動率要低1.5-2.0。

  此外,近期六個月和三個月的隱含波動率皆上升,Cole稱這是因爲市場“認真看待10月退歐期限的程度要高於(最初的)3月期限”。

  最後,無論誰成爲領導人,都得面對與歐盟間的艱困協商,歐盟已拒絕就與特雷莎·梅達成的退歐協議重啓協商。

  “特雷莎·梅努力了好幾個月都徒然無功,我不確定新首相是否有能力加以改變,不管是約翰遜還是亨特(侯俊偉,Jeremy Hunt)繼任,”法蘭克福德國商業銀行匯率策略師Esther Reichelt表示。(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