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爲何鮑威爾未明確表態9月降息?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5日 08:40   北京新浪網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由於美國對外貿易矛盾的再次升溫,週五美股出現了大跌,道指一度下跌了750點。本週美股三大股指跌幅在1%~1.8%之間。華爾街的機構投資者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講話沒有確認降息的路徑和有更多的區域聯儲分行長對降息提出異議感到憂心忡忡。雖然目前對美國經濟疲軟時間順序上說法不一,但本週出現了最新的數據卻包含了最令人擔憂的方面:美國8月份採購經理指數Markit製造業PMI初值報49.9,這是自2009年9月以來首次跌至50下方;新業務增長放緩至10年來的最低水平,主要受服務業整體動能急劇喪失的驅動。8月的調查數據提供了一個明確的信號,表明第三季度經濟增長繼續放緩,製造業和服務業的PMI仍遠遜色於2019年初表現。

  由於川普總統的對外貿易摩擦的加劇,最新數據顯示已經開始傳導到美國國內。今年上半年美國製造業產出連續兩個季度下滑,已陷入技術性衰退。隨着新出口銷售下滑速度創2009年8月以來最快,顯示出製造業企業持續受到貿易摩擦導致全球經濟放緩的影響明顯。今年8月份企業對未來一年的預期變得悲觀,企業增長預測的持續下滑表明,未來幾個月,企業在支出、投資和員工招聘方面可能會更加謹慎。

  美國最重量級的紐約聯儲最近發佈報告指出,美國貿易政策推高了美國製造業和服務業企業產品價格,導致這些企業的利潤在縮水。79%的美國製造業企業和60%的服務業企業都表示,貿易政策直接或間接地導致它們的成本上升。其中,大約14%的製造業企業和12%的服務業企業表示“成本上升非常顯著”。調查中,45%的製造業企業都表示,受投入成本上升的影響,將在今年、明年生產的商品定價上調。51%的製造業企業表示,貿易政策會導致他們2019年的利潤降低;47%的製造業企業預計明年的利潤也會縮水。

  在本週公佈的7月31日結束的美聯儲FOMC會議紀要顯示,多位與會者認爲對經濟造成壓力的許多風險性質,以及這些風險可能在何時化解並不明朗,都彰顯出利率政策的制定者必須保持靈活性,並關注後續數據對經濟前景影響的必要性。此次會議降息25個基點的提議是調整政策立場的一部分,或是週期中調整的一部分,以應對近幾個月來經濟前景呈現的最新發展。從風險管理角度來看,在此次會議上放鬆政策是謹慎的步驟。

  但此次會議的美聯儲政策決策者對降息的分歧極大也是事實。兩位會議參與者希望在此次會議上激進地降息50個基點,而不是25個基點,主要依據是疲弱的通脹數據。另有相當重量級元老資深聯儲分行長希望此次會議上維持利率不變,因認爲受益於消費者充滿信心、就業市場強勁和失業率偏低,實體經濟繼續保持良好狀態,數據沒有顯示有激進降息甚至降息的必要。與會者普遍認爲,不確定性相關的風險將對經濟前景構成持續阻力。一些與會者表示擔心國債收益率曲線倒掛持續了大約兩個月,可能表明市場參與者預計經濟狀況將變得疲弱,美聯儲將很快需要大幅降息。與會者繼續認爲最可能的情況是經濟活動持續擴張,勞動力市場狀況良好。FOMC在使用前瞻性指引和資產購買方面獲取的經驗,加深了人們對這些工具運作方式的理解;因此,如果經濟情況需要,FOMC將來可以更自信,更加先發制人地使用這些工具。

  我認爲9月份降息25個基點基本合適,50個基點降息沒有可能,年底前如果通脹沒有問題,還會有一次25個基點降息。我不認爲去年美聯儲對降息的反應遲鈍,更不認爲去年年底加息屬於太過激進,將利率上調至2.5%有什麼不對。如果經濟數據顯示良好,那麼資金成本就必須要有代價,而不是稀釋居民的微薄利息財富。爲了確保經濟前景免受下行風險的影響,在確定聯邦基金利率未來目標範圍時保持靈活性非常重要,近期對貨幣政策立場的調整將適當依賴於後續數據對經濟前景的影響。

  我特別關注本週前兩天,德國政府嘗試招標發售20億歐元零息債券的事,雖然絕對值很少,但我認爲這很可能是德國政府或歐洲央行的投石問路之舉。這次發行最終未能獲得預期需求,因爲只賣出了8.24億歐元,而平均收益率最終爲-0.11%,這也創出了歷史新低。此次發行代表着德國政府融資成本更低廉的刺激隨時可能推出,但更重要的是證明了歐洲經濟的疲弱程度,相對美國而言,差距不是一個數量級。顯然投資者對歐元區經濟最強,經濟安全性最高的徳國經濟增長前景持非常懷疑的態度,因此,美債的安全性和穩定的回報率,必然是市場上大家瘋搶的品種。

  從本週五開始的2019年度全球央行行長在傑克遜霍爾會議上,也更多釋放出美聯儲各大分行長對貨幣政策的真實態度。特別是幾位重量級分行長則根本不想在九月份採取任何降息行動,這種做法並非沒有道理,因爲頻繁使用降息,子彈在真正需要增加的衰退時就會不足。這一點上,美聯儲的官員們都是積累過豐富的經驗,特別是經歷了2000年網絡股泡沫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我們看到波士頓聯儲分行長Eric Rosengren和堪薩斯城聯儲分行長Esther George是直接在7月份會議上對降息投了反對票。週五,費城聯儲行長Patrick Harker也表示他當時是不情願地同意了7月的降息,並希望當前應該維持利率不變一段時間。達拉斯聯儲分行長Robert Kaplan表示,並不是全力支持繼續降息。重申對調整利率持開放態度,但更希望維持利率不變。不認爲現在處於降息週期。他表示收益率曲線的大幅波動並不是對貨幣政策的回應,貨幣政策並沒有導致經濟放緩。所以,可以明確看到,美國央行的重量級官員對本國經濟狀況的自信依舊,防微杜漸的分行長也不在少數,這是幾十年來分歧比例最高的年份。

  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的全球央行年度研討會上發表演講時重申將採取適當行動,以維持美國經濟擴張。我認爲他是負責任的美聯儲主席,如果大家仔細解讀他在會議上的全文內容,對美國過去70年的經濟解讀就可以明白。之所以當日他並不解讀九月份是否降息就是希望再看一下今後三週的經濟數據和全球金融市場的動態再做決定,畢竟如果有高比例的理事會成員反對降息,他就必須要發揚少數服從多數,多數考慮少數的通則。美國經濟是處於有利狀況,因爲如此低的失業率說明了消費的穩定性保證了經濟的正循環。面臨顯著風險主要是11年的股市牛市還能用什麼方法進一步推動和保持。

  很明顯,在當前這個時代,全球的低通脹才是每一次經濟疲軟的主要問題,而非高通脹。因爲高通脹由利率控制,而低通脹利率能不能控制,那可不一定。至於低通脹是怎麼造成的,衆說紛紜,美聯儲很顯然對這個狀態瞭如指掌。毫無疑問美聯儲將採取政策維持經濟擴張,以達到充分就業和通脹率2%左右的目標。貿易摩擦對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和美國製造業及企業投資正造成負面衝擊,這能否維持當前平衡或上升才是美聯儲決策者們的貨幣政策標準。市場密切關注鮑威爾在演講中是否會給出9月再次降息的信號,但鮑威爾並未明確表態,而是重複了此前使用過多次的措辭。

  (每經特約作者 上海鑫獅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裁邁克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