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剛被曝虧損370億,又開始瘋狂裁員!Uber噩夢來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2日 01:59   

  原創: 張一弛 金錯刀

  文/金錯刀頻道  張一弛

  當昨天的朋友圈被馬雲退休的文章刷屏時,遙遠的硅谷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事挺慘,蘋果發佈了“浴霸三攝”,被吐槽創新乏力;第二件就更慘了,全世界最大的打車平臺——Uber宣佈大裁員,連核心崗位的工程師都被裁掉了。

  裁員的消息,猝不及防。

  因爲,一般大公司進行大規模裁員前,一定會提前進行備案,這次Uber不僅沒有備案,而且一口氣砍掉了435名產品經理和工程師。

  兩個月前,Uber的市場營銷團隊剛剛裁掉了400人。

  比裁員更難看的是公司的市值。

  上市前,市場預期1200億美金;

  上市前一日,下調估值到824億美金;

  上市這天,跌沒一半,只剩697億美金;

  今天,市值只有... 569.7億美金。

  再多說一點吧。

  2019年第二季度,Uber的虧損超過50億美元,創下迄今爲止最大的單季虧損,這個虧損值已經接近瑞幸咖啡的市值。

  幾乎被中國遺忘的Uber,噩夢終於來了。

  1

  在中國橫掃一切 

  曾是滴滴最大的敵人

  從一開始, Uber 的業務就建立在打破規則的基礎上。

  2010 年夏天,幾輛車,少的可憐的職員,很小一筆啓動資金,Uber 在舊金山正式成立。但它的模式太顛覆了——任何人只要輸入信用卡信息,就再也用不着站在路邊打車了。

  再加上創始人卡拉尼克本身極強的性格,Uber開啓了懟天懟地的發展模式。

  用卡拉尼克自己的話來說,就是:

我們正在進行一場政治運動,候選人是 Uber ,對手是一個名叫出租車的混蛋。

  如果沒有代入感,我們就把重點拉回中國。

  2014年,Uber進入中國大陸市場,這時,它的估值已經超過420億美元,是滴滴的10倍。

  如果你還有點印象,當年 Uber 在中國是橫掃一切的態勢。

  它不像任何一家過去的跨國互聯網公司,水土不服,沒有;跟不上市場的變化,沒有;不熟悉中國的用戶,沒有。Uber 甚至比中國公司更接地氣,更有侵略性。

  可以說,它是中國互聯網行業遇到過的最兇狠的外國對手。

  很長一段時間,朋友之間聊天的話題都是 Uber的到底怎麼讀,熱度完全不輸如今的vlog到底是“五老哥”還是“微老哥”。

  那時候的出行領域,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是一場混戰。

  Uber在中國大中城市的瘋狂擴張之路,前期的策略非常簡單粗暴:低價。

  2015年,人民優步拉響了 Uber 和滴滴正面競爭的號角,雙方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補貼大戰,圈裏至今仍然流傳着一些傳說,在廣州和北京西站的打車APP地推人員都是戰士,他們用鮮血捍衛着自己的傳單。

  也有很多人受不了這樣的戰場紛紛退出,因爲,血腥的地推同時意味着不計成本的高投入。

  Uber全力進攻,完全不考慮盈利,只圖速戰速決。

  你打7折,我就敢打5折,你發優惠券,我就直接送錢——那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候,甚至隔三差五就能享受免費叫車的待遇。

  商場如戰場,拳腳相加也不罕見,Uber 的市場份額一度增長到整個網約車市場約三分之一。

  直到 Uber 宣佈退出中國市場前,它在中國一二線城市的市場份額都不遜於滴滴。

  以至於很多中國員工到最後在Uber退出中國的最大感受就是:我在前線浴血拼殺,元帥在大營裏投降了。

  2

  三大致命問題,

  創始人被逼下課

  Uber是被滴滴打敗的嗎?

  這樣說顯然太片面了,因爲滴滴當年的做法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補貼最高的時候,一天就能燒進去幾千萬。

  Uber掉隊的真正原因似乎是:那些不計成本擴張裏,埋下的全都是致命傷。

  致命問題一:安全毫無保障,Uber司機屢次殺人

  Uber的流血式擴張,比起滴滴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6年2月20日,Uber被爆出了喪心病狂的醜聞:美國密歇根州發生連環槍擊案,Uber司機賈森·達爾頓在5個小時內發動3輪槍擊,瘋狂掃射沿途的路人、售貨員、兒童,最終造成6死2傷。

  令人震驚的是,達爾頓行兇過程異常淡定,槍擊間隙居然還在利用Uber接單拉活。(這是什麼操作?)

  這起槍擊案在全美引發巨大恐慌,奧巴馬親自對事件表示譴責。

  但真正激怒用戶的是Uber傲慢的態度,事發之後,Uber一再強調:反正我們做了背景調查,這個人是“沒有犯罪記錄的”。

  2018年4月,美國14名受到Uber司機性侵或騷擾的女乘客,聯名向Uber董事會發出公開信並提出訴訟。

  緊接着,CNN發出一份調查,發現至少有103位Uber司機在過去4年中被指控性侵或性虐乘客,這個數據還僅僅來自美國20個主要城市的警察報告。

  這次Uber就更囂張了,還沒等性侵案進入司法程序,這些人就被Uber以私下和解的方式息事寧人,還要求受害人“籤保密協定”。

  致命問題二:管理混亂、性侵女員工

  不僅外部一團糟,內部的管理又出了大問題。

  2017年3月,Uber前員工在個人博客裏怒發一篇文章,揭露了她在Uber工作期間受到的各種性騷擾,和性別歧視的故事。

  比如入職的第一天就被自己的上司用私信約PAO,而且她發現自己不是一個人,其他的女工程師也大多都遭遇過性騷擾。

  文章一出,還沒平息下來的 #Delete Uber# 活動立馬迎來了第二個高潮,Uber在美國民衆中的印象,徹底從獨角獸變成了禽獸。

  致命問題三:實施地獄計劃,惡性排擠對手

  這時候的Uber如果能停下來認真想想如何挽救丟掉的用戶,或許還不會太糟,但Uber做了一個吃相非常難看的決定。

  這幾年,Uber的另一個對手Lyft橫空出世,爲了打壓對手,Uber開始監控專車司機,這個項目的代號就叫——地獄計劃。

  Uber利用了Lyft移動軟件的一個漏洞,可以觀察某個Lyft司機的移動軌跡。Uber將會把這些軌跡數據和旗下專車司機數據庫進行對比,從而調查出哪些Uber司機同時“腳踩兩隻船”。

  Uber將會給同時爲對手承接業務的Uber司機,發出更多的Uber訂單,從而阻止他爲Lyft接單。

  於是 Uber 就從友商手裏搶了大量的司機資源。

  3

  成立9年,沒賺過一分錢,

  但這並不是個例

  Uber的至暗時刻發生在2017年6月11號。

  這天Uber董事會在長達6小時的討論後,一致決定:安排創始人兼CEO離開公司進行休假。

  10天后,卡拉尼克在公衆指責與業內詬病中,辭去CEO之位。

  CEO可以換,但Uber到現在都沒解決的問題是——都成立9年了,還沒賺過一分錢。

  可以說,Uber 就是燒錢換市場份額的互聯網模式的終極代表。

  一方面,Uber 爲全球63個國家700個城市提供打車、送餐等業務。到2018 年 9 月,Uber 已經達成了第 100 億次出行。

  數據確實厲害,虧的也確實狠。 

  數據的代價就是,截止2018年末,Uber已經陸續累計“燒掉”了大約107億美元,虧損金額從 2014 年的 6 億美元擴大到 30 億美元。

  表面上看,Uber以模式創新和技術取得了顛覆性的勝利,但在擴張的過程中,Uber 在大部分市場擊敗出租車其實靠的還是最簡單的低價策略。

  但一遇到同樣燒錢不眨眼的對手,Uber 就頂不住了,在中國輸給滴滴,在東南亞輸給 Grab,在俄羅斯輸給 Yandex 。

  結 語:

  Uber的噩夢,也是網約車共同的尷尬。

  如果說幾年前各大網約車平臺的共同點是瘋狂的補貼,如今的共同結局就是持續的虧損。

  Uber虧損370億元;Lyft虧損42億元;今年2月,滴滴披露的數據顯示,過去一年虧損了109億元。

  互聯網創業的上半場崇尚唯快不破,靠融資維持運營,以利潤換用戶,再用流量換取新的融資,空心地帶積累了各種隱患。

  到了下半場,就是一個集體補課和還債的過程。

  Uber的噩夢來了,滴滴109億的坑,能填平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