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留學熱是如何在亞洲降溫的?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2日 01:15   新華網

  英國金融時報網6月12日發表日經撰稿人Mitsuru Obe撰寫的題爲《美國留學熱是如何在亞洲降溫的?》的文章。文章說,槍支暴力頻發和川普反移民立場削弱了亞洲學子赴美留學的興趣,而亞洲日益優質的高等教育資源也吸引他們就近求學。

  對於抱負遠大的亞洲年輕人來說,赴美國學習一直是一個自然的選擇。他們穿越浩瀚的太平洋,爲的是拿一個有國際聲望的學位,或許還可以嘗試追逐美國夢。

  然而,亞洲地區越來越多的學生正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在離家近的地方求學。

  要理解其中的原因,讓我們從《泰晤士高等教育》最新的“世界大學排名”說起。亞洲有3所大學首次躋身該榜單的前30名,另外還有幾所大學進入了前100名。越來越多的亞洲高校提供受到國際認可的學位課程,且這些課程通常以英語授課,學費也比“英語圈”學校便宜得多。

  對那些渴望出國留學但財力有限或不願意遠離家人的學生來說,這爲他們提供了更多選擇。對一些人來說,這也意味着他們可以避免唐納德·川普領導下的美國的政治亂局。槍支暴力頻發和總統的反移民立場也是令亞洲學子對美國退避三舍的兩個常見原因。

  “除美國和英國外,學生的海外留學目的地還有衆多選擇,”喬治城大學教育學助理教授斯蒂芬妮·金說。“這一趨勢反映學生流動的多樣化和高等教育新中心的崛起。”

  對今年24歲、來自越南的Nguyen Huu Duoc來說,新加坡符合他的所有要求。他於2016年進入南洋理工大學攻讀機電一體化專業的博士學位。新加坡“比東南亞其他國家發達”,他說。“而且離我的國家很近,我可以回去看望我的父母。他們希望我每年回去看望他們幾次。”

  新加坡學生Leo Sylvia Han Yun選擇了東京工業大學。23歲的她有一個先天性耳聾的妹妹,她選擇主修臨牀生物學,希望以後用幹細胞療法爲孩子們治病。“你能看到受疾病折磨的痛苦,”她說。“孩子們不應該遭受這樣的痛苦。”

  在選擇求學目的地時,她不想冒險。“就我個人而言,”她說,“安全是第一位的。”諸如2017年初2名印度IT工程師在堪薩斯州一家酒吧裏被槍殺,或今年4月3日在YouTube總部外面發生槍擊案等事件令許多學生心生猶豫。

  有關亞洲內部學生流動情況的數據顯示,在川普當選總統之前,這種轉變就開始了,中國和日本等國家正成爲更受歡迎的留學目的地。根據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和日本文部省的數據,2014到2016年期間,在日本留學的其他亞洲國家學生人數增長了36%,達到173303人,而在中國留學的其他亞洲國家學生人數增長了18%,達到264976人。

  此外,美國國內有關移民問題的激烈爭論只會讓更多學生對赴美留學三思而後行。

  川普政府還加大了對H-IB簽證計劃——允許美國公司僱傭高技能外國員工——的攻擊力度。川普去年表示,這種簽證“永遠不應該被用來取代美國人”。

  “當美國工人獲得公平和公正的競爭環境時,沒有人能和他們競爭,”川普說。川普的民粹主義言論博得他的鐵桿選民和一些左翼工會組織的好感,儘管商業團體對這種將國際人才拒之門外的做法表示擔憂。

  就業前景充滿不確定性,爲什麼還要承受在美國學習的高昂成本,或沉重的學生貸款負擔呢?

  “就我個人的情況而言,我不想冒這個風險,”在東京工業大學攻讀機械工程專業的24歲印度研究生庫馬爾·席特哈爾塔說。席特哈爾塔每天要做長時間的研究,還有一份英語教師的兼職,同時還要往來於東京和其它城市參加求職面試。“日本有出色的技術,其他(亞洲)國家有市場,”他說。“我可以把兩者聯繫起來。”

  無數的印度學生仍渴望在硅谷工作,在那裏他們有可能追隨谷歌首席執行官桑德爾·皮查伊或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的足跡。一些家長抵押他們的房子,貸款支付子女在美國的教育費用。但席特哈爾塔不想讓父母承擔如此大的壓力。

  無論學生們主要擔憂的是槍支氾濫、移民政策還是求學成本,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人數在下降。在2016-2017學年下降了3.3%,爲10多年來首次下降。根據總部在紐約的美國國際教育協會的數據,估計本學年又下降了6.9%。

  亞洲學生無疑是一個關鍵因素,因他們佔美國國際學生人數的三分之二。總體而言,在美國2000萬大學生中,國際學生約佔5%。

  儘管像席特哈爾塔這樣的學生仍選擇出國留學(只是不一定去美國),但其他人則在自己的國家找到了具吸引力的教育機會。“越來越多的學生留在本國接受高等教育,並且通常會享受到經濟實惠的教育費用帶來的好處。”英國文化教育協會在2月發佈的一份報告中稱。

  “隨着優質高等教育變得更加普及且可獲得性增強,學生們有了越來越多的選擇。”該協會指出,“因此,全球國際學生的市場份額正在逐步分散和多元化。”

  英國文化教育協會估計,2015年到2017年期間,出國留學人數年增幅將降至1.7%,而2000年到2015年期間,年增幅爲5.7%。“預期全球長期性出國留學人數增長勢頭放緩,主要歸因於各國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資。”該協會稱。

  韓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一項調查顯示,當前學年,在美國就讀的韓國籍本科生人數下降了12%,研究生人數減少了4.9%。這延續了過去5年持續下降的趨勢。

  這部分歸因於韓國的大學適齡人口減少,但專家也表示,這反映出該國政府和學校吸引學生放棄赴美留學、留在國內求學的努力正在顯效。

  諸如首爾延世大學和梨花女子大學等頂級學府現在都設立了純英語教學部門,而喬治梅森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等美國院校也在韓國設立了分校。師資也變得越來越國際化。

  不過,並非所有亞洲國家都能負擔得起高等教育的鉅額投資,這意味着優秀學生仍會尋求到其他國家留學。印度就是個例子。

  印度的大學適齡人口在不斷增加,但國內缺乏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的高等教育資源。儘管該國有印度理工學院等著名的工程學院,但“這些精英院校數量很少,對入學名額的需求遠遠超過供給。”IIE的研究主管拉賈·班達裏說。

  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美國第二大國際學生來源國。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數據,當前學年在美國註冊的印度學生人數下降了16%,可能反映出對川普的顧慮。但學生們傾向於選擇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目的地,而不是留在國內。澳大利亞教育和培訓部記錄在冊的印度籍大學生人數跳增了23%,達到54376人。

  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和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過去幾年的印度學生人數穩步增長。

  “我認爲未來數年內會有大量印度學生都想要出國留學,因爲本國缺乏優質教育資源,而且很多人想在國外找工作。”波士頓學院國際高等教育中心主任菲利普·阿爾特巴赫說。

  至於中國學生,在赴美留學人數在過去10年間增長了4倍達到逾35萬人後,增長速度正在放緩。一些專家認爲,隨着中國政府斥重資升級一流大學,力圖打造“世界級”院校,出國留學的潮流未來將會出現逆轉。

  韓國目前的趨勢爲我們“預測其他花高價在美留學的學生羣體——例如來自中國的學生——的未來狀況提供了一扇窗口。”喬治城大學的蒂芬妮說,她預計,越洋赴美求學的中國學生總數將會逐漸減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