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華社連發三文警惕美國風險:華爾街貪婪卷土重來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2月15日 08:50   新華網

  新華社15日連續發表三篇文章關注美國風險問題。這三篇文章分別為《警惕美國風險之一:華爾街是否正醞釀新危機?》、《警惕美國風險之二:放鬆監管會否成危機導火索?》、《警惕美國風險之三:危機傷口為何遲遲難愈合?》。以下為全文:

  警惕美國風險之一:華爾街是否正醞釀新危機?

  虛擬經濟指數不斷走高、樂觀情緒持續高漲、美聯儲開啟加息通道、市場鼓吹放鬆監管以增進經濟活力。這一幕是否似曾相識?次貸危機十年已過,新的危機是否正在醞釀?如今全球是否能更好應對?

  華爾街貪婪卷土重來

  “貪婪是一種強大的力量,千萬別忘記這一點,”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安德魯.希茨警覺地預感,目前的狀況和2007年次貸危機前有着驚人的相似。

  自唐納德.特朗普贏下美國大選以來,美國股市迭創新高。自去年11月8日美國大選至今,美股最具代表性的標準普爾500指數漲幅接近9.3%。今年2月13日,紐約股市標普500指數總市值歷史性跨越20萬億美元大關,比去年美國國內生産總值(GDP)還高出近8%。

  華爾街分析人士普遍認為,當下美股瘋狂上漲並非是對實體經濟的準確反映,更多是對新政府政策調整的一種“押注”:期待特朗普政府推出減稅、增加開支、放鬆監管等新措施。事實上,去年美國經濟增長率為1.6%,遠低於前年的2.6%。

  實體經濟不溫不火,虛擬經濟熱火朝天,資産估值泡沫隨時可能破滅。這一景象太過熟悉,希茨警告说:“貪婪的市場幾時關心過資産估值?”

  而且,和美聯儲持續加息引爆次貸泡沫類似,當下美聯儲同樣處於加息通道。美聯儲去年12月時隔一年后再次加息,預計今年可能加息3次。

  美聯儲加息將提升資金成本、抑制投資,這可能導致在泡沫期被掩蓋的結構性問題“水落石出”。從歷史上看,美聯儲加息期往往也是金融危機高發期,亞洲金融危機、科技股泡沫危機、次貸危機都處在加息期。

  此外,特朗普准備放鬆金融監管的舉措也將帶來新風險。分析人士預計,特朗普很可能弱化金融危機后出台的旨在加強監管的《多德-弗蘭克法案》。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西蒙.約翰遜说,目前美國金融系統風險仍威脅着美國經濟前景,削弱甚至取消《多德-弗蘭克法案》並不可取。

  市場盲目樂觀、美聯儲連續加息、政策應對失當,這可能造成新一輪“完美風暴”。華爾街最樂觀的分析也不得不承認:即便短期內美國不發生系統性金融危機,中長期風險也正在快速累積。

  經濟結構性問題仍存

  和次貸危機前相似的是,此輪美國股市瘋漲,部分是因為資金在金融市場“空轉”套利,沒有投入到實體經濟。西班牙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學應用經濟學教授哈維爾.本塞说:“如果現有模式沒有得到改變,我們仍然被金融資本的利益和邏輯所支配,經濟很難獲得長久復甦,只會産生新泡沫。”

  次貸危機已過去近十年時間,但全球經濟結構性問題猶存。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環境使得發達經濟經濟體去槓桿進展非常緩慢。同時IMF此前公佈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指出,許多新興經濟體企業槓桿率大幅增加,進一步加劇了金融脆弱性。

  澳大利亞創新金融研究院院長郭生祥说,當前金融系統的巨大流動性暫時掩蓋了貨幣和資産泡沫化風險。他说:“這雖然推遲了風險,但不等於去掉了風險”。

  此外,“后危機時代”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貨幣政策的博弈和分化將會對全球資本流動産生影響,加劇全球金融市場動蕩,降低全球經濟抵禦意外風險的能力。加之當前貿易保護主義、反全球化思潮抬頭,美國金融市場如果再次爆發危機,很容易在全球範圍內傳播擴散。

  全球抗風險能力已獲提升

  不過也應看到,歷經金融危機洗禮之后,如今全球抗風險能力已得到了切實提升。首先,雖然特朗普誓言放鬆金融監管,但和次貸危機前相比,目前美國金融監管“防火墻”更為有效、金融體系也更加穩健。

  美國財政部2015年公佈的數據顯示,在過去五年中美國銀行機構的資本增加逾6000億美元,減少了對槓桿的依賴,流動性資産增加。2016年壓力測試表明,美國大型金融機構的資本水平繼續提升,資産狀況繼續改善,在假設的極端不利條件下借貸能力整體增強。

  第二,從全球層面看,全球金融監管合作和政策協調機制常態化有利於監測和管控新風險。

  2010年出台的《巴塞爾協議Ⅲ》,已成為危機后世界主要經濟體共同制定並努力落實的全球金融監管新標準。愛爾蘭中國研究院院長王黎明教授認為,《巴塞爾協議Ⅲ》把流動性監管提到了與資本監管同等重要的地位,對金融系統中風險較大的“金融創新過度”的監管進行了針對性改革。

  同時,各國間的政策協調和對話機製為全球經濟和金融穩定提供了保障。從2008年的華盛頓峰會到2016年的杭州峰會,在國際金融危機最緊要的關頭應運而生的二十國集團峰會機制,如今已從成為全球經濟治理的重要對話和磋商平台,並從危機應對機制向預防和長效治理機制轉型。

  第三,危機以來,全球經濟格局發生重大轉變,國際貨幣體系也朝着更有益的多極化方向發展,更具穩定性、代表性和時代性。

  愛知大學國際中國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李博認為,人民幣加入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有利於分散風險,也給了投資者更多避險選擇。王黎明也認為,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因美元霸權而造成的國際金融秩序失衡。

  作為國際經濟治理改革的重要一步,IMF2010年份額和治理改革方案於2016年正式生效,約6%的份額將向有活力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轉移,中國、巴西、印度和俄羅斯4個新興經濟體躋身IMF股東行列前十名。

  警惕美國風險之二:放鬆監管會否成危機導火索?

  受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諾出台減稅、加大財政開支、放鬆金融監管等政策刺激,華爾街近期上演“狂歡派對”,紐約股市三大股指頻頻創出歷史新高。這一系列經濟刺激舉措是否會埋下再次引爆次貸危機的隱患?目前這一問題正引起關注。

  自2007年夏季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並於次年9月中在華爾街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世界經濟已經走過了十個年頭。很多分析人士都擔心,下一輪危機是否已越來越近。尤其值得擔心的是,特朗普試圖放鬆監管,會否成為引爆新一輪金融危機的導火索?

  特朗普2月3日簽署行政命令,要求財政部按照新確立的原則,對美國現行金融監管架構進行重新審查。特朗普说,《多德-弗蘭克法案》阻礙了銀行向企業發放貸款。

  2008年金融危機后,奧巴馬政府出台了旨在加強監管、防範銀行風險的《多德-弗蘭克法案》。不過,該法案一直遭遇來自華爾街的巨大反對壓力。不少銀行從業人員抱怨,該法案的監管要求太高,不僅影響銀行利潤,還可能導致銀行減少對企業的信貸支持。

  因此,當特朗普宣佈將修改《多德-弗蘭克法案》后,華爾街各大銀行歡呼雀躍。巴克萊銀行首席執行官傑斯·斯特利表示,此前過嚴的監管將影響銀行體係為商業活動提供支撐,放鬆金融監管將有助於提供一個更加健康和強勁的銀行體系。

  在紐約股市,銀行板塊自特朗普當選以來更是漲幅驚人,如高盛股價已大漲37%。貝萊德投資集團首席執行官拉裏·芬克對此警告说,美國股票市場已經透支了未來的增長空間,有可能會面臨大幅調整。

  和銀行業歡呼雀躍不同,很多分析人士擔心,鑒於華爾街對美國新一屆政府的巨大影響,倘若特朗普真的大幅放鬆監管,可能導致金融市場風險大增。

  美國投資銀行KBW董事總經理布萊恩·加德納说,從現有信息分析,新的監管框架或將不再要求銀行進行壓力測試,撤銷一些資本市場限制和監管,弱化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的監管作用。

  不過,分析人士也指出,新方案目前仍在醞釀之中,即便出台后也需要時日方能落實,因此目前奧巴馬政府出台的監管規定仍將發揮作用,因此短期內美國金融市場爆發風險的可能性較低,但中長期風險正在累積。

  《多德-弗蘭克法案》的起草者之一巴尼·弗蘭克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放鬆監管或將使美國整個金融系統面臨風險,有可能導致金融危機重演。

  而更值得擔心的是,依靠全球主要央行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刺激才從金融危機走出的世界經濟,復甦之路並不平坦,很多結構性、深層次矛盾也並未得到真正解決,加之當前貿易保護主義、反全球化思潮抬頭,美國金融市場如果再次爆發危機,很容易在全球範圍內傳播放大。

  警惕美國風險之三:危機傷口為何遲遲難愈合?

  十年前次貸危機爆發,進而演化成為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至今,世界經濟仍沒有完全走出危機陰影,主要發達國家經濟增長遠未恢復到危機前水平,新興市場國家的潛在風險也在增加。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近幾年來一直在調低全球經濟增速,並指出金融危機帶來的“后遺症”——高負債、低投資、金融行業脆弱性,一直沒有得到徹底解決,拖累了全球經濟復甦。

  危機爆發后,發達國家為阻止經濟加速下滑,加大了財政救助規模,導致公共債務快速攀升。同時受超寬鬆貨幣政策影響,主要新興經濟體債務也明顯上升。IMF數據顯示,從2007年到2009年,全球債務占GDP比重從約200%上升至220%。到2015年底,這一比例更是高達創紀錄的225%,其中大約三分之二是私營部門債務。

  IMF表示,債務水平高企限制了投資和消費,不利於經濟增長。私營部門債務水平高企則增加了出現金融危機的可能性。IMF還指出,由於當前增長和通脹仍處於較低水平,發達經濟體去槓桿進展緩慢,而去槓桿過程又可能拖累經濟活動,這進一步加大了去槓桿的難度。

  投資低迷是金融危機留下的另一個后遺症。世行數據顯示,全球金融危機之后,發達經濟體投資大幅下降,盡管2014年至2016年有所回升,但增速遠低於金融危機前。受全球貿易和跨境投資下降以及私營部門債務上升等因素影響,新興經濟體投資增速從2010年開始也逐步放緩。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理事鮑威爾此前表示,金融危機的后遺症已經讓美國經濟陷入潛在增速和實際增長雙降的局面。他说,金融危機以后的復甦充滿不確定性,需求低迷且企業和就業市場活力下降,這些因素導致近年來美國生産率增速放緩,並有可能影響美國經濟增速。

  金融危機后,各國意識到監管者對金融業和房地産業監管不力是造成金融危機的重要原因。因此,美國出台了大蕭條以來最嚴厲的金融監管改革法案,即《多德-弗蘭克法案》,其他國家也加強了金融監管力度。

  IMF去年10月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指出,隨着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回升,短期內全球金融穩定風險有所下降。但由於全球經濟長期處於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環境,全球金融穩定面臨的中期風險正在上升。

  報告指出,低利率環境使得銀行、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的盈利和償付能力受到威脅,發達經濟體仍需要應對銀行系統不良貸款高企等金融危機遺留問題,同時許多新興經濟體企業槓桿率大幅增加,金融脆弱性加劇。

  IMF還指出,金融危機之后,全球金融市場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保險公司、養老金和資産管理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在金融系統中的重要性穩步上升,為金融穩定和監管帶來新的挑戰。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IMF前首席經濟學家西蒙·約翰遜说,美國金融系統的結構性問題導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但目前這一系統仍過度依賴短期融資。

  他说,美國應該進一步推進並加強《多德-弗蘭克法案》的金融監管改革。削弱甚至取消這一法案將增加美國財政風險,加大美聯儲再次採取非常規貨幣政策的可能性。

  全球經濟如何解決金融危機的后遺症,IMF給出的藥方是經濟增長,建議各國通過有針對性的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來提振經濟增長,同時加強宏觀審慎以夯實全球金融體系基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