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國美董事會的“幽靈”
2010年09月20日 15:53
轉寄給朋友
列印

  黃光裕還是中國首富的時候,我與他見過一面,是在他那俯瞰北京城的辦公室裡。整個大廈為污穢的霧霾所籠罩,我們彷彿置身於一座煤礦底部,辦公室的視野也就不那麼令人驚艷了——據說黃光裕可是為此花了大價錢。採訪期間,他不停地抽煙(縈繞的煙霧愈加濃厚),心不在焉地擺弄自己的手機。採訪主題是他白手起家打造出的龐大電器零售帝國國美電器(Gome)。

  我們見面後10天,黃光裕便銷聲匿跡了。又過了一年多,也就是2010年的4月,他出現在北京市一家法庭上,經過簡短的閉門審理之後,黃光裕因行賄罪、內幕交易罪及“多種經濟罪”被判處14年有期徒刑。至此,事情本可以畫上句號。但是,黃光裕並沒有就此消失。

  他仍然是國美唯一的最大股東,持有超過30%的股份,並在獄中努力維繫自己的控制權。他尤其希望罷免首席執行官陳曉。自從黃光裕被收監以後,陳曉對公司進行了全面改革,邀請美國私人股本集團貝恩資本(Bain Capital)入股國美,並開始執行一項徹底改組計劃。

  早些時候,黃光裕曾成功從獄中進行干預,一度罷免了三名由貝恩任命的董事,但後來他們又得到重新任命。這一次,他試圖以自己的姐姐取代陳曉,讓自己的律師進入董事會,並阻止國美發行新股(此舉將稀釋他持有的股份)。

  從標準的投資者立場來看,孰是孰非相當清楚。黃光裕試圖牢牢握住對香港上市公司國美的控制權,這種做法損害了股東價值。另一家大型電器零售商蘇寧電器(Suning Appliance)的市賬率為6.8倍,而國美只有2.6倍。大多數分析師將市值的縮水歸咎於黃光裕興風作浪的能力。在新管理層的帶領下,國美的業績得到改善。通過關閉不盈利的店鋪,公司提高了利潤率;上半年,公司收入增加了22%,在此基礎上,利潤更是飆升了66%。

  這絶對算不上常規的企業控制權爭奪戰,反而讓人們對中國式資本主義的“蠻荒西部”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中國政府機構與外國投資者常常串通一氣,勾勒出一幅虛幻場景,稱中國擁有正常的資本主義體系。事實上,中國的自由市場更像美國的強盜資本家時期,或是後來俄羅斯混亂的資本主義:你還沒來得及拔槍,財富便被瓜分搶奪一空。

  黃光裕的個人經歷和中國的發展過程一樣令人稱奇。他出生在廣東省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16歲離開家,去內蒙古販賣收音機和電池。後來他在天安門廣場附近擺了個小攤,從廣東省的工廠直接進貨,從而繞開了官方配給制度。接下來的20年,他趕上了零售業蓬勃發展的浪潮,因為新規定允許中國家庭低價購買曾經的國有住房。新興中間階層對電視機、洗衣機以及冰箱等電器的需求,讓國美1300家門店上紅藍相間的標識成為家喻戶曉的品牌,黃光裕的身價也因此達到63億美元。

  中國有一種看法,即發財致富者沒有不違法的。第一批企業家闊步前進時,當時的法律體系禁止累積財富。即便是現在,由於腐敗現象普遍存在,不買通關係也很難做生意。那麼為什麼國美的創始人會被扳倒呢 據一名政府官員表示,從沒有加入中國共産黨的黃光裕開始變得目中無人。他以為財富能夠保護自己。按照這位官員的說法,這是“槍打出頭鳥”。

其它評論與專欄新聞
日元是人民幣前車之鑒 金融時報
微博不微薄 金融時報
巴塞爾新協議是鼠不是虎 金融時報
股市有助於環保? 金融時報
新版《紅樓夢》:集體下的蛋 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