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中國不讓人民幣升值有道理
2010年09月20日 15:58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盡管華盛頓人人都認為人民幣應升值,但不是每一個中國人都這麼想。難道中國人是對的 畢竟,將貿易失衡歸咎於他國操縱匯率的陰謀詭計是很容易的。上世紀80年代,日本龐大的盈余被認為是蓄意低估日元的結果。但盡管後來日元大幅升值——這一點從上周日本央行(BoJ)決定干預匯市以壓低日元就可看出——該國盈余仍在頑強地增長。

  現在引起美國政府憤怒的對象變成了中國。美國正確地認識到,在21世紀,自己的國際競爭對手是中國,這也是中國政府不願屈服於美國政府要求的原因之一。但中國的不情願還反映出了一些更有理的疑慮。美國財長蒂姆 蓋特納(Tim Geithner)上周在國會作證時,清楚地表達出了這樣一種常規智慧:人民幣低估“有利於中國的出口行業,同時意味着,中國的進口成本要高於其應有的水平”,由此導致國內消費偏低。這一論斷假定,名義匯率的改變會導致競爭力出現持久的調整,進而將緩和當前的全球失衡。但這兩個假定都存在嚴重的缺陷。

  關於第一個假定,中國人均收入仍十分低,年均收入約為3000美元,相比之下,美國為4萬美元。兩者之間的差距正緩慢縮小,是因為中國新的開放政策吸引了高質量資本和管理,加之異常廉價的勞動力過剩,讓中國極具競爭力。換言之,中國在國際貿易中比重漸增,與人民幣低估毫無關係。

  此外,人民幣即使升值,也改變不了中國的競爭地位。中國最嚴峻的資源配置失衡,是勞動力利用率不高。中國几乎取之不竭的窮困農民工資源,限制了工資水平上漲的速度——略高一些的工資將更多的勞動力吸引到繁榮發展的城市,進而限制了工資水平進一步上漲。人民幣一旦升值,這些限制將變得愈發明顯,暫時喪失的出口競爭力將被國內工資下降所抵消。因此,中國領導人的說法是對的,即人民幣升值除了極短期之外不會有什麼效果,從長期來看還將傷害中國的勞動力。

  第二個假定同樣站不住腳。誠然,政策制定者一直設法通過調整匯率來實現經濟“再平衡”。日本上世紀80年代曾進行過嘗試,但隨着出口放緩,其經濟走向繁榮,為80年代末出現的泡沫和之後的通縮式停滯埋下了禍根。2008年,英鎊貶值,但英國的貿易表現仍很糟糕。中國完全可以援引這兩個例子中的任何一個,作為自己拒絶動作過大的理由。

  但是,中國外匯儲備大幅增加,難道證明不了中國正在操縱人民幣匯率 即使在這一點上,我也無法確定。中國很可能希望將所持美國債務轉換為範圍更廣的資産,包括美國公司。但美國國會對此熱情少得不能再少。的確,由於美國衆議院往往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方收購美國企業,中國几乎只能將其盈余投入美元資産。

  由於目前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民幣升值必然意味着美元貶值。因此,歸根結底,將美國的匯率政策形容為美元貶值政策(而不是推動人民幣升值)可能更準確些,它反映出的不是美國貿易困難,而是其債務過多。美元一旦貶值,為支持美國金融體系而發售的各種國債的價值,按人民幣計算都將大幅下跌。而在中國人看來,這看上去會十分可疑,像是一種違約。難怪他們不願意讓人民幣升值。

其它評論與專欄新聞
中國利率市場化拖不得 金融時報
國美董事會的“幽靈” 金融時報
葉朋尚簡 金融時報
中國不需要加息 金融時報
日元是人民幣前車之鑒 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