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中國大學擴招的困境 金融時報
2012年02月02日 10:58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王飛(音譯)被大學錄取後,他的父母擺了場酒席請全村人吃飯。他說:“這裏沒有多少人能上大學,我家就只有我一個。”他的家鄉小寨村位於多山的內陸省份貴州,貴州也是中國最貧窮的邊遠省份之一。

  可是在他從寧波大學畢業並拿到物流學位兩年以後,他在小寨村的父老鄉親們卻沒有心情再讚美24歲的王飛,因為他的事業發展並沒有達到大家的期望。他說:“一看見我,很多人就會想上大學沒有用。”

  在中國,讀書一度被認為是所有人、尤其是最貧困階層實現社會流動的途徑,而現在,許多人卻對高等教育有所疑慮。

  今年20歲的英語系學生蔣國麗(音譯)來自貴州另一個貧困山村雷打岩,她說:“我的兄弟姐妹們和我一樣聰明,可是錢不夠用,他們更願意去工廠打工,不願意上大學。”

  她的同代人背井離鄉並不是為了追求更多知識或接受培訓,而是期待在中國沿海地區的出口製造企業找到工作,盡快掙到錢。

  這種趨勢是15年高等教育改革造成的結果,而改革的目的與此恰恰相反。

  中國的大學在過去是精英機構,只有很小一部分高中畢業生有希望進入大學就讀。從上世紀90年代末起,政府鼓勵大學打開大門,招收更多學生。

  2010年大學招生人數達660萬名,創歷史最高紀錄。

  然而,面對擴招所帶來的機會,來自農村地區的窮學生們明顯處於弱勢。

  農村的中小學缺乏合格教師和資金,教學條件遠遠比不上城裡的學校。

  “我們學校聘請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代課老師,他們只有高中學歷。”貴州大學應用化學系22歲的學生吳冰峰(音譯)表示。因此,農村學生在全國高考中的表現總體上不如城裡的學生,往往只能考上排名比較靠後的學校。

  根據2006年的一項調查,在高中畢業生中,城市學生是農村學生的3.5倍。在技校,這個比率擴大到55.5倍;在大學為281.6倍,研究生為323倍。

  農村出身的學生就讀清華、北大等一流大學的比率自擴招以來大幅下降。

  “十年擴招之路總體上擴大了高等教育的入學機會……但並不必然會使教育更加符合公正的需要。”南京師範大學博士生楊建朝在2010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寫道。

  雖然農村學生就讀優秀大學的幾率比較小,但他們繳納的學費與城市學生一樣多。中國政府降低大學準入門檻的同時,也允許大學提高學費,以應付學生規模的擴大。

  目前中國大學平均一年學費在4000元(合634美元)至6000元人民幣之間,與外國大學相比很低,但這已經是中國一些最貧困地區家庭年收入的4至10倍。

  農村收入在不斷增長的事實或許能給人帶來一些安慰,但是,隨着中國的快速城市化,城鄉差距也在擴大。中國政府近日公佈,如今城市人口已經超過了農村人口。

  從蔣國麗老家的情況就可以看出這類地區的生活條件。雷打岩村依山而建,坡下有一條河谷,村裡有40戶人家,公路、固定電話網絡以及最近的小學,都離這裏很遠。從省會貴陽到雷打岩村,需要先坐4個多小時的汽車,然後步行兩個小時。

  在農村人口處於中國財富階梯最底層的省份,許多家庭都因為供子女上大學而負債纍纍。他們把上大學看作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擺脫貧窮的厄運、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

  物流專業畢業的王飛仍然樂觀地認為,他的大學不會白讀,但他目前的處境很糟糕。畢業兩年來,他在老家當過農民,在上海一家酒店做過侍者,最近在鎮上開了一家店,賣起了電腦。

  他不但還未能償還2萬元的助學貸款,而且畢業後又欠下了4萬元的債務。

  Chen Yuanni貴州補充報道

  譯者/何黎

其它企業快遞新聞
Facebook啟動上市 將成造富機器 金融時報
Lex專欄:三一重工打響全球圈地戰 金融時報
歐洲銀行之危=亞洲同行之機? 金融時報
Lex專欄:合併遭否決後的紐交所 金融時報
製造業數據引發全球復甦希望 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