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楊致遠之後的雅虎 金融時報
2012年02月02日 10:58
轉寄給朋友
列印

  三年前,當他從與他名字緊緊相連的網絡集團的首席執行官職位上退位時,楊致遠(Jerry Yang)向雅虎(Yahoo)的忠誠者發信說:“我的血將永遠是紫色的(雅虎企業標誌色——譯者注)。”

  對於這家他所創立的公司,再也沒有比這更能形象地表達楊致遠的熱愛的了。他與校友大衛?費羅(David Filo)在1994年産生了創建一個網頁索引的想法,並據此創立了雅虎。

  不過,盡管放棄了最高職務,楊致遠那時仍然擔任雅虎董事,並發揮着巨大的幕後影響力。據知情人士稱,去年9月被迫離開的前首席執行官卡羅爾?巴茨(Carol Bartz),後來相信楊致遠破壞了她試圖扭轉雅虎局面的一些努力。在她離開後,在考慮新戰略選擇時,是楊致遠被派去與私人股本公司就入股一事舉行談判,盡管與雅虎董事會關係密切的人堅稱,楊致遠只是在其他董事的嚴格監督下這麼做。

  至於你是把這件事看作一個不甘交棒的創始人的瞎摻乎,還是一個比所有人更了解雅虎的董事的建設性介入,那在很大程度上就取決於你在什麼地方闖蕩了。

  如果是在創始人神秘感具有強大魔力的硅谷,那麼你很可能會覺得,楊致遠不但有權利干預,他很可能比其他多數董事更明白雅虎需要什麼。那樣的話,他本周從董事會辭職,對雅虎而言可能是一個歷史轉折點。

  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的邁克爾?莫裡茨(Michael Moritz)這樣的硅谷風險資本家,以及谷歌(Google)創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和拉裡?佩奇(Larry Page)認為,無論怎麼評價創始人對一家科技公司的價值都不過分。莫裡茨是楊致遠和費羅創業初期的後台。

  這一部分是願景問題。根據這種觀點,不論一家公司如何成長,總有其最初的理念和核心價值體系,它們是公司的基石。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追本溯源往往能夠起死回生。

  但這也是一個激情的問題。職業經理人永遠無法效仿創始人所具有的使命感。支持這一觀點的人會指出,在職業經理人(前首席執行官)特裡?塞梅爾(Terry Semel)和巴茨離開之後很久,楊致遠仍在為自己創立的公司打拼。

  這種激情在什麼情況下會適得其反呢?鑒於最新一批互聯網創業者已紛紛將創始人控制權正式確立下來,這個問題已變得格外重要。

  這種趨勢的領頭者是谷歌,在2004年股票上市前夕,它提出了一種二級投票結構,將控制權牢牢掌握在布林和佩奇手中。這家搜索公司的高盈利業務和非常規經營方式,使外部投資者難以反對這種構想。然而,最初僅屬於谷歌的例外做法,現在被許多創業者視為與生俱來的權利。LinkedIn、Zynga和Groupon等公司在2011年首次公開發行(IPO)前夕,也提出了傾斜式投票安排,保護創始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受外部影響的排擠。

  就目前而言,在這些創始人競相變現自己的商業構想之際(這些構想正帶來曾被視為不可想象的增長率),這似乎不是一個緊迫的問題。但互聯網行業瞬息萬變。並且,Groupon的安德魯?梅森(Andrew Mason)和Zynga的馬克?平卡斯(Mark Pincus)等創始人,已經引起了爭議——梅森是因為大肆吹噓Groupon的IPO,平卡斯是因為鐵腕的管理風格。如果他們的董事會發現,這些創始人沒有成長為董事會所期盼的成熟的首席執行官,董事會又能做些什麼來重掌控制權呢?

其它企業快遞新聞
Facebook啟動上市 將成造富機器 金融時報
中國大學擴招的困境 金融時報
《十三釵》原着作者指蘋果涉嫌盜版 金融時報
Lex專欄:三一重工打響全球圈地戰 金融時報
歐洲銀行之危=亞洲同行之機? 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