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農地不集中,糧食不安全 金融時報
2013年02月27日 15:29
轉寄給朋友
列印

  過年在家陪父母。父親種了一輩子地,裏外算是個能手,話頭自然離不開田裏的事情。說起來最讓父親看不慣的,就是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種田了,下地的都是老人家,大都過了六十歲了。雖然都已經機械化了,打個電話就可以撒種,收割,也不算特別累人,但是老人家辛苦了一輩子,抱怨也是自然的。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不禁追問為何年輕人不種田。父親熟知村裡的事,一語便道破天機:不劃算。父親以老家的一畝地為例算了一筆賬。

  蘇北老家農村的地種兩季,冬季種小麥,夏季種水稻,小麥畝産多說1000斤,水稻畝産多說1100斤。水稻1.35,小麥1.1,兩季加起來毛收入2585元。然后看種田成本。種一季小麥的大項成本包括化肥(170),種子(80),刨地(65),收割(60),運輸(55),加起來440,小項包括農藥,開溝,撒種,除草,加起來大概100塊,這樣合起來一共540塊左右。

  種水稻的成本項目差不多,但是化肥、除草費用要貴很多,而且還要多秧苗培育、插秧、灌溉三項費用,總共算起來大概要800。這樣兩季成本總共算起來就是1340元,算下來一年一畝地純收入1245。這裏面沒有扣除種田人自己的人工和闐間管理,産出也盡量往高裡算,所以1245的純收入應該有些偏高。老家人均土地不到一畝,大概9分地,三口之家一年的種地收入不超過3400。倘若是夫妻兩個人種,雙方每人一半,以1700計算。

  作為比較,倘若進城打工,剛開始也許收入不高,但也有1000塊一個月,變成熟練工人后2000塊算少的,現在看餐館招服務員起薪都是兩千。而且,打工收入會隨着工作技能的增長而增長,能幹的能拿好五、六千,甚至更高。這裏面不包含特別能幹的當老闆的,這些人的收入不好作為中低收入的比較對象,也不好作為任何人,包括白領、金領的比較對象。不過,這麼一個可能性,或者說夢想,還是會讓很多年輕人離開農田的。 平均算起來,進城打工長短工齡一起算,一個月收入以3000計算。

  也就是說,辛苦種一年地,也就是進城打工半個月的收入。這個數字和打零工的收入也咬得上。現在找零工一天工資少說80,多說120,這樣半個月大概就是1500。這裏的計算很粗略,但是這一粗略的計算反映了一個數量級的差距,就是打工收入大約是種田收入的二十多倍。在這樣的收入差距面前,就難怪在城裡“掙了大錢”的農村青年,再也不願下地種田了。

  全國各地情況不太一樣,有的地方地多,有的地方地少,有的地方産量高,有的地方産量低,具體的收入差距也不太一樣。倘若全國耕地以18億畝計算,農業戶口人口以9億計算,人均土地2畝,這樣收入差距減一半,但是還有10多倍,也足以讓農村青年離開土地了,背井離鄉,妻離子散,都擋不住。過去20多年裡,來來回回浩浩蕩蕩的農民工大軍,就是這一收入差距的歷史背書。這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流動人口了。吉普賽人對我們來說只是個傳說,這幾億農民工,才是我們看得見流浪歌手。

  現在村裡的一個普遍現象,就是農地“贈耕”,注意不是“轉包”。也就是說,倘若我家有土地不想種,想轉包出去,是沒有人來包的,因為無利可圖。那麼我送給別人種,每季要一點糧食行不行,答案是不行。因為別人種你的地已經不太情願了,附加任何條件都是不太合適的。

其它評論與專欄新聞
媒體札記:市長與市長 金融時報
為什麼有的國家會衰落? 金融時報
互聯網時代如何改造公共圖書館? 金融時報
中國樓市調控怪圈之謎 金融時報
以色列的失道 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