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歐盟尋求保護歐洲企業免受美國制裁衝擊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8月25日 04:21   華爾街日報

  隨着歐美外交政策的差異不斷擴大,歐盟領導人不得不再度思考如何阻止美國的制裁舉措影響到歐洲公司。

  幾十年來,歐盟一直反對在歐洲人眼中帶有治外法權性質的美國制裁。這些制裁法案允許美國對與俄羅斯、古巴或伊朗等第三國做生意的外國公司予以處罸。

  今年夏季歐盟先是威脅然后放棄對美國制裁俄羅斯進行報復,上述問題再度出現。按照對俄制裁法案,與俄羅斯開展業務的歐洲能源公司可能受到影響。

  雖然歐盟和美國在處罸這些國家的問題上立場基本一致(例如歐盟本身也對俄羅斯採取了制裁),但歐盟的規定僅適用於成員國。

  另外一個讓歐洲人擔心的問題是,2015年簽訂的伊核協議面臨的破裂風險越來越大,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再三批評該協議。伊核協議讓美國暫停了對與伊朗開展業務的外國銀行和公司實施的大部分制裁。如果該協議土崩瓦解,制裁卷土重來,歐洲公司可能要付出沉重代價。

  歐盟用以抵抗美國壓力的寥寥幾個選項效力有限,而且存在風險,因此歐盟政府需要新的思路。

  法國外交部近期表示,成員國的機制需要調整,歐洲的機制需要革新,以應對美國的治外法權制裁。

  對美國制裁的抗爭始於上世紀90年代中期,當時受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推動,柯林頓(Clinton)政府通過了赫爾姆斯伯頓法案(Helms-Burton),該法案強行要求外國企業在與美國打交道和與古巴打交道之間做出選擇。加拿大礦企Sherritt International Corp.等一些公司選擇了古巴。

  近些年來,隨着美國和歐洲越來越多地就伊朗核武計劃、敘利亞武裝衝突和俄羅斯介入烏克蘭事務等國際問題進行協作,雙方在制裁問題上的緊張關係逐步緩解。

  歐洲官員在公開場合仍然反對美國的治外法權措施,但私下裏也承認相關措施的效力,比如讓伊朗重回核談判桌。事實證明,禁止外國公司進入美國市場或剝奪外國銀行在美國進行美元交易結算的能力,這種威脅的效果很強。

  自特朗普上任以來,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美國政府和歐盟之間的外交政策合作已經弱化。雙方有關制裁的決定出現了分化。美國因伊朗試射導彈對該國實施了新的制裁,而歐盟沒有制裁伊朗。此外,美國政府針對朝鮮導彈和核計劃實施的制裁涉及的人數也比歐盟多。

  今年夏天歐盟和美國圍繞俄羅斯制裁問題的僵局最終得以化解,那是因為特朗普在簽署制裁法案時發表了一份聲明,稱制裁措施不應被用於破壞與歐洲盟友的合作關係,並應避免對企業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此之前,歐盟官員曾討論過兩種法律應對方案。

  一種是引用歐盟的“屏蔽法令”(blocking statute)。歐盟曾在美國於1996年頒佈《赫爾姆斯-伯頓法》之后實施了“屏蔽法令”。該法命令歐洲企業不要遵守某些具體的美國制裁決定,並對遭美國罸款的企業提供補償。

  一位了解這一問題的德國官員稱,歐盟的這一法律在上世紀90年代保護歐洲與古巴為數不多的經濟關係方面發揮了作用,但對保護歐洲企業與俄羅斯業務的作用要小得多。許多與俄羅斯有合同的歐洲能源企業不會去冒被禁止進入美國市場的風險。

  曾擔任美國國務院(U.S. State Department)高級制裁官員的Richard Nephew稱,美國從2005年起加強對伊朗的制裁力度,當時美國政府對歐盟“屏蔽法令”的威脅並不是很擔心,原因是歐盟對自身法律的執行情況都存在不確定性。他指出,對違規企業的懲罸主要取決於具體國家的政府,而不是歐盟,而這些國家可能會保護企業。

  Nephew表示,在監管歐盟成員國的制裁實施情況方面,歐盟以及其他成員國能起到什麼作用,這一點非常不明確。

  他表示,美國官員更擔心的是歐盟就美國的治外法權制裁措施向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WTO)提出的異議。歐盟最初向WTO提出對美國《赫爾姆斯﹒伯頓法》的申訴,但在柯林頓總統動用豁免權讓歐洲公司免遭起訴之后撤回。

  一些制裁法專家稱,歐盟最有可能提出的是,美國威脅禁止歐洲企業進入美國金融系統的做法違背了美國在WTO做出的服務貿易自由化承諾。美國則可能辯稱,其行動是基於國家安全方面的考慮,因此不受上述承諾限制。

  無論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而尋求的豁免權,還是廣義上的制裁案件,在WTO都少有先例。如果歐盟申訴成功,可能會無意間允許WTO對自己的制裁機制提出質疑,而制裁機制是歐盟為數不多的外交政策工具之一。

  Dechert LLP律師事務所高級總監、前英國政府制裁專家Andrew Hood说,歐盟和WTO最顯而易見的反制措施都過於生硬。他認為,只有在考慮了所有其他方案且均不奏效的情況下,才可以採取反制行動,而且這些行動只能是以中止美國的制裁為目的。

  與歐洲政府一樣,一些希望捍衛伊核協議的遊說組織也呼籲歐盟採取進一步動作保護其企業。曾為伊核協議遊說的美國民間組織National Iranian American Council希望歐盟設立離岸美元清算機構,降低歐洲銀行被美國金融體系屏蔽的風險。

  考慮到美國市場遠大於其他市場,歐盟官員肯定會謹慎行事。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絡版供稿並保留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摘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