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民大学瞿强:经济有长期增长动能 很多东西尚未释放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02:43   北京新浪网

  新浪财经讯 5月10日消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代表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及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联合主办的“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亚洲区域经济展望报告》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副局长、中国驻IMF原执行董事魏本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财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瞿强、中证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部负责人胡玉玮、IMF驻华副代表张龙梅、国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覃汉等多位专家学者参与圆桌研讨。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财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瞿强表示,经济我觉得中国的经济还是有长期增长的动能,很多东西还没有释放出来。我们现在对去杠杆这个问题会带来巨大的压力,因为杠杆它不能够速度下得太快,因为分子分母的关系,金融系统的风险是在分子上面,你整个经济的增长是分母,你分母要变小的话,整个情况会恶化的。

  以下是瞿强演讲实录:

  我不是长期研究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特别是经济增长研究方面比较少。我主要关注的是金融体系的风险,货币信用理论这块。跟报告联系起来讨论一下吧,报告分两块,一块是经济,一块是金融。经济我觉得中国的经济还是有长期增长的动能,很多东西还没有释放出来,制度的红利,我们增长的潜力,各种各样的。我觉得有个说法,增长速度下来了,质量上去了,保证良好质量。这两个一定相关吗?速度下来了一定质量好吗?速度下来了以后,下得太快的话,我们现在对去杠杆这个问题会带来巨大的压力,因为杠杆它不能够速度下得太快,因为分子分母的关系,金融系统的风险是在分子上面,你整个经济的增长是分母,你分母要变小的话,整个情况会恶化的。我觉得这有点隐忧,我们实际上现在遇到的很多问题,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就遇到过,当时我们比现在要危险得多了,当时银行的不良贷款27%,但是全世界都认为中国的商业银行(英语)。但是我们能不能熬过那个时候,主要是98年以后一系列重要的改革是非常正确的,所有的人都在谈改革,但是大家对改革的理解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我们当时的改革是把抓大放小,极大促进了市场的活力。国有企业是内部引进竞争等等,这才奠定了以后的基础,才逐渐把当时的风险化解掉了。

  但是我们看很多制度上不是这么干的,比如说高杠杆,国有企业的杠杆很高,遇到问题就麻烦了,僵尸企业能不能出新?这个已经不是单纯的市场和经济问题了,这有各种各样社会政治方面的考虑了。还有中国增长的动能的转化,在中国过去增长阶段当中,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还是追赶型的,大规模的制造,这有可重复的经验,人家在前面你可复制,这时候政府主导的增长它的比较优势比较明显,但是等你到了一个阶段,到了一个中等发达阶段,这时候大量的创新驱动,政府过度的干预有点困难,这时候要更多的让市场竞争的力量发挥作用。可是我们现在好像政策方面有一点没有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我觉得这是我的一点担忧。谢谢!

  报告在金融这块主要是谈通胀的问题,为什么低通胀。刚才他对通胀,猪肉这些角度讲得比较多,大家观察通胀的角度和长期形成的这么一个思维惯性,我们观察通货膨胀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90年代以后全球的物价都下降了,到底什么原因?不管是美国、欧洲、日本,包括中国,我们回顾过去1、20年当中,很多人说标准的货币数量增加,信用通胀,流动性过剩就会导致通胀。实际上不是这样,全球的流动性都过剩了,中国也一直很高,但是我们物价很稳定。07年下半年物价起来了,就说猪肉弄的。我觉得这里面原因可能有很多。90年代以后为什么物价下跌呢,我们的分析思路是不是要调整一下?除了技术进步以外,还有人说是中国因素供给以外,还有中南银行的通胀目标制硬约束等等以外,是不是和一个东西的变化有关系,就是资产价格泡沫,就是过剩的钱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过去一旦钱多了,大家手里都有一点钱,就是收入分配差距不那么大,形成通胀预期的时候,大家都买东西避嫌,所以物价就上升。90年代以来,经济系数都在上升,就是钱集中到少部分人手里面去了。现在是10%的人持有了90%的储蓄,这是财富集中了。

  第二,金融系统的各种机构竞争非常激烈,就盯着有钱人要给他理财,所以这些钱在金融机构又进一步的集中了,这样的话集中起来的钱作用模式和过去就不一样了。现在集中起来以后,就攻击个别的资产了,其中炒房子、炒股票、炒大蒜等等,大大小小的泡沫,对一般的物价上升产生了替代。我们的货币政策,包括分析的报告,主要是盯着CPI的话,可能忘记了一个更重要的目标,就是资产价格暴涨和它的暴跌以后带来的金融系统风险,货币政策要从传统的CPI要转到信用扩张所导致的资产价格泡沫和它的潜在风险影响上面来。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