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刘世锦: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05:02   北京新浪网

  新浪财经讯 5月10日消息,广发证券主办,新浪财经协办的“广发证券2018投资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参会并发表演讲,他认为,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最近几年,我们用了中高速的概念,在转换过程中可以说是中高速,将来进入新的平台就是一个中速增长。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刚才主持人说看不明白,世界看不明白,中国看不明白,我觉得都看明白以后就没意思了。不明白是因为有不确定性,不确定性里面包含有风险,但更多的是机会。所以我们就谈谈中国的情况,中国的情况我有这么一个题目“宏观经济走势与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这就是中国的话语体系了,刚才两位讲得都挺好,他们讲的是国际体系,就是实现了高质量发展,他不会用这个词,中国说的是“高质量发展”。

  我首先讲讲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大家知道,我们经历了30多年的高度增长以后,从2010年一季度开始,到目前为止,经历了一个下滑的过程。对下滑的过程解释比较多,有人说是周期性波动,有人说是外部冲击,我们的观点是增长阶段的转换,就是由10%左右的高度增长转向未来就是一个中速增长。但是过去将近6、7年的时间,一直在下滑,很多人心里就没底了,对中国经济前景除了不确定性之外,有一些悲观,就是“到底还有没有底?”。从2012年开始提出,中国经济已经开始接近底部,或者已经开始触底,由中速增长平台提出这样的判断。

  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从需求侧来讲,过去支撑高增长的主要是高投资,高投资是三大具体来源,出口、基础设施、房地产。从供给侧来讲,我们需求下降了以后,供给侧也进行调整,供给侧改革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同志不大理解,感觉到供给侧改革是不是要把速度降下来呢?我觉得一两年以后大家其实明白了,供给侧改革实际上在调整供求关系。需求下来供给也下来了,现在下来以后价格也上去了,利润也上去了。经过过去近两年多的供给侧改革以后,PPI在54个月负增长以后恢复了正的增长,工业企业在2016年也恢复了正的增长,去年整个营利不错。从需求和供给两方面显示都触底了,我们基本的判断,2016年下半年是第一次触底。

  触底我以为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可能需要多次反复,2017年我们认为触底并且进入中速增长的平台,得到了初步的验证。其实我这话里面是有话的,2018年还得再验证,但是初步得到验证。触底了,一些同志,包括在座的诸位有一个词非常熟悉“触底反弹”。一听触底,马上有些人就兴奋起来了。最近一两年的时间,关于经济要反弹,而且反弹力度比较大的判断是比较多的,比如说有一些新周期等等的说法,讲新周期含义也不一样。比较多的一种想法是想经济能不能再起来?再回到过去高速增长的轨道?有些人甚至说7%,有人还说8%能不能再回去。这样一个前景,我们都是期待的,但是从我们研究的角度来讲,可能吗?不可能,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十九大”讲的中国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期。

  触底的确切含义就是稳住了,不再明显的继续比较大的幅度往下走了,逐步进入中速增长的平台。这里面稍微说一句,因为最近对中国经济,过去7、8年的时间,这样一个速度的回落解释比较多。我以为经济学迄今为止各种各样的周期利润是不能够解释中国过去7、8年由高速增长到中速增长的变化,这样一个变化实际上是增长平台之间的切换,不是一般的周期理论讲的周期性变化。包括中国在内,也包括东亚,其他的经济后发成功中追赶型的经济体挤压出现的现象,点几个终端因素,第一是终端需求,包括房地产,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这个概念是我本人比较强调的,指的就是在整个工业化、城镇化,可以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中间,就是某一种产品的需求最大量和增长速度的最高点已经出现了。第二人口和劳动力总量与结构发生变化,第三资源环境约束的边界已经是触到了,最明显的是雾霾的出现。我们现在日子已经过得很好了,吃饱了,穿暖了,晚上要出门锻炼的时候,说PM2.5过200了,出门还是不出门呢?有关专家告诉你不能出门,出去以后对你身体健康不利,大家就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经济增长发展倒也不错,但是最后连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都不行了,搞经济到底为了什么?会提出这种非常基础性的问题,属于资源环境的底线已经撞到了。

  由于以上三个原因,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最近几年,我们用了中高速的概念,我以为在转换过程中可以说是中高速,将来进入新的平台就是一个中速增长。

  2016年下半年就出现了这一轮的反弹,我们是构造了一个关于中国经济宏观和产业实时在线预测分析平台。大家可以看这个图,最上边浅绿色的绿线是总需求,总需求其实并没有明显的上升,在2015年以后。深绿色的曲线是存货,存货是在上升的,拉动了紫色的线PPI的回升。供给侧来讲,中间有条蓝线,是增加值,是回升的。黑线是生产性投资,其实一直在下降,但是为什么产出又增加了呢?最上面那条线产能利用率提升了。所以需求侧主要是靠存货拉动,供给侧主要是产能利用率的提升,就决定了这一轮反弹的时间不会太长。其实这一轮反弹的高点在2017年的第二季度,此后逐步是回落的态势。

  2018年形势怎么样?我们基本的判断2018年一季度逐步还是回升的态势,有季节性的回升。但是到二季度以后,特别是7月份、8月份的时候,将会出现一个低点。三季度又会有所反弹,但是到年底的时候再次会出现一个低点,这是我们目前预测的情况。预测的对不对可以验证,总的来讲,中国经济即使有这么一个下降或者回调,主要原因是基建投资,因为基建件投资占到中国产出的,终端需求的一半左右。今年中央对于治理金融风险态度是坚决的,这样会引起基建投资一定程度的回落,回落以后整个中速增长平台的重心有所下移。好的因素存货、生产性投资会有不同程度的回升,形成一定对冲力量。总的来讲,中国经济2018整个速度是有所回落,但是幅度也不会太大。整个经济将会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以后,有个特点波动幅度会明显收窄,国际经济波动幅度会加大。中国经济增长来讲,波动幅度会明显收窄,稳定性会增强。

  从中长期来看,终端需求仍然有一定的下行空间,这样会使中速增长的平台重心有所下移。这张图是房地产投资的增量变化,中间最高那两点是2013、2014年,是整个房地产投资历史需求峰值。右边一点有一个高点,那是2016年一季度,由于一线城市房价上升了以后带动房地产投资的上升。当时大家都能够记起来,有一些舆论说中国房地产又会起来了,但是我们的判断,它就是一个短期的变化,最后还得往下走。其实在2017年的下半年,如果剔除价格因素以后,看这个图,房地产投资实际上已经出现了负增长。这个模型靠最右边白色这一块,预测2018年的情况,2018年房地产投资剔除价格因素以后,基本上在0附近徘徊,公布的数据还是正的增长。今年一季度整个房地产的增长是超预期,我们的观点还是坚持过去的观点,总的大的格局并没有变。

  基建投资,最高点也已经出现了,2018年我们预测的情况总体上还是下行的态势。下一步我们就看下一个均衡点在什么地方,这个均衡点找到以后,中国中速增长的平台基本上也就稳住了。所以中国经济在目前这段时间还是要做实做优,而不是人为的做高。过去两三年的时间,供给侧改革给我们提供的很重要的一个启示,或者观点,就是速度适当的下来一点,供需达到新的平衡以后,特别是供略小于需求价格、利润是上升的,效益是好转的。包括刚才讲的杠杆的压力相对会减轻,速度低一点,那个阶段潜在增长力相符合的水平,效益好一点,稳定性是明显增强,是比较好的状态。中国经济应该追求的是这种状态,所以下一步要降风险,特别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部分企业过高的杠杆率,挤泡沫、增动能、稳效益。

  今后三年增长速度,我们如果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为一个目标的话,要实现这个目标所要求的两个翻番的任务,GDP增长6.3%就可以了。2020年以后,根据我们的研究,中速增长平台的增长速度,也5%-6%之间,也可能是5%左右,速度跌了一点,有些同志说又变得不是那么乐观了。其实速度高和低一定要和它处的增长阶段相联系做出判断。我们过去30多年高度增长期潜在增长率10%左右,7%是低速度,中速增长平台以后潜在增率是5%左右,增长5%以上是高速度。日本到了中国这个阶段,增长速度只有4%,这个平台形成以后,还有十年左右的增长期。所以我们能有一个5%左右的,但是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没水分、风险可控的这样一个状态,我们提出的两个一百年的发展目标就有了一个实现可靠的基础。

  中国下步中速增长平台产业发展有什么特点,第一需求减缓以后,产业兼并重组会更快,大企业要更大,中小企业要更钻。过去老讲做大做强,我们还要说做中做小做强,小企业可以是强的。第二提升高技术含量,高附加价值,产业和产品的比重。这个我觉得很重要,比如说深圳人均收入水平已经超过2万美元了,还能够保持8%以上的增长速度,在全世界很少见。为什么?你看看它的产业结构,基本上都是高技术、高附加价值的一些产业,它还有高增长的潜力。从一个国家来讲,不可能各个地区都有这样一种可能性,但是你要争取这样的可能性,这样增长速度相对比较高。第三提升产业链在产业价值中的位置,主要是制造、研发、设计、渠道、供应链、品牌等等。制造本身也可能是高附加价值,这是我想强调。第四用新的信息技术改造实体经济,我以为在这个方面中国潜力会更大,我们有些独特的优势,特别是市场优势、产业配套优势。中国的技术在这方面,这一轮的技术竞争中中国落后的并不多,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并驾齐驱,甚至局部领先,所谓并跑和领跑。而且我以为中国下一步就是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改造产业体系才是一幕真正的大戏。此前,我们把生产出来的东西怎么样卖出去用了这套技术,下一步如何把这些东西生产出来,用这套新的信息技术对它进行结合。下面是产业的区域分布呈现集中的态势,一个地区什么都搞那种时代已经过去了。最后绿色发展将会全方位的影响产业格局,这里面特别强调一个观点,过去我们把绿色发展仅仅局限于对环境保护,这没错,但包括绝不限于环境保护,它是要做减法,比如我们要搞环保,需要一些支出。更重要的他是在做加法和乘法,带来了新的消费热点,新的生产方式、流通方式,和新的创新的热点。所以绿色发展是一个和我们现行的传统的工业模式,现在并行的,而且在相互竞争,将来有可能获胜的另外一种发展方式,所以我觉得对绿色发展我们要有足够的认识。

  我就大概先讲这么一些,谢谢大家。

  注:以上内容未经刘世锦本人审核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