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刘世锦:市场化的方向还是要坚持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05:06   北京新浪网

  新浪财经讯 5月10日消息,广发证券主办,新浪财经协办的“广发证券2018投资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与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E0陈炎顺参与对话“进口替代与中国制造业升级”,刘世锦认为,市场化的方向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会有回报率的要求,如果说政府确实认为某个产业是要支持的,甚至采取补贴的方式支持,那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基金,或者说政府搞得某个基金中已有这种功能的话,你得有相应的规则。

  以下是刘世锦参与对话实录:

  曾瀞漪:政府现在的产业基金似乎看起来在帮助企业的,实际上又有8%,我估计回报率都不低的。您觉得从这样的情况看起来,表面上让别人误解中国政府在补贴企业,另一方面对企业来说又不经济实惠,你怎么看政府成立产业基金的运作,实际可以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您有些什么样的看法?

  刘世锦:我觉得市场化的方向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会有回报率的要求,如果说政府确实认为某个产业是要支持的,甚至采取补贴的方式支持,那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基金,或者说政府搞得某个基金中已有这种功能的话,你得有相应的规则。因为这个事更多的是地方政府有这种基金,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原则。纯粹的政府搞一些基金,不顾回报,比如说最近说中国的芯片要重视,有些地方又想一哄而上,都要搞芯片产业,又要攻关,又要搞一些投资基金,不顾回报的搞,这样搞可能要走弯路的。

  曾瀞漪:您说地方政府一提到国家民族的时候,总觉得说不行,我就要帮中国向前进,要创出一番事业出来。现在中美打贸易摩擦,我们要为未来国家发展做准备,他们有这样的志向。问题是现在不像以前那么有钱了嘛,银行也不能随便放贷了,国家也不那么有钱了,这些地方政府真的要支持芯片发展做得到吗?钱是最重要的。

  刘世锦:你的观点我还是同意,其实中国我们这么些年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其实是不少的,中国RFID占中国GDP的比重水平也不低。现在的问题到底我们的效率怎么样,特别有些高端的技术和产品,中国现在就某个项目来讲,看起来是缺钱。从整个社会来讲,可能不一定缺钱,我们实际上缺的是一个环境,一个体制机制。能不能在这种环境和体制机制之下有那么一个团队,有那么一个企业,五年、十年持之以恒的在这方面来攻关。

  曾瀞漪:您觉得现在有吗?

  刘世锦:我认为现在中国也有,比如中国的芯片工业,这么多年,其实做了很多尝试,也花了很多钱。但是失败的企业更多,但是有一些企业成功了,目前大概手机芯片中间,最成功的是华为,华为现在据我所知,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我看到的报道,华为我们现在用的芯片还是这个芯片,他的水平在国际上来讲也是前列的。中国这种企业其实已经有了,另外京东方很值得一提,京东方本来是个国企,经过改制以后,刚才陈总讲了很多数据,我听了以后,我还是很有感触。一个国有企业经过这么多年,实际上你们也在改制,高技术产品能够进入世界前列,特别他们的专利能够进到世界的前几位很少。我觉得京东方作为一个国有企业能够发展成目的的样子经验很值得研究。刚才讲了王氏定理,我猜想这类的企业之所以能出现这样的格局和局面,关键是有个企业家,他已经多少年在这个企业干,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中国有一部分国企将来的出路在什么地方?京东方给了很好的启示。中国下一步解决芯片这类的问题,一个京东方不够,五个、十个,一个华为不够,五个、十个。另外华为在什么环境中间成为起来?深圳,深圳是中国的创新型城市,创新的中心,因为它创新的环境好。中国再有10个、15、20个像深圳这样创新型的城市,我们在高科技领域中间,在什么战争,或者有些摩擦,中国就处在不是现在的地位。

  曾瀞漪:最后一个问题,当我们发现外来的冲击就在眼前的时候,我们想着我们如何可以在现在面对冲击的来临,将来可以避免危机的发生,于是现在中国很多人都说我们要造一个全产业链的半导体产业连,请问刘世锦先生,您觉得现在全力向上的半导体产业连中国是不是全领域都要做,都要投入?

  刘世锦:这个问题很值得讨论,这次中兴这个事出来以后,有人在总结经验教训,中国是不是要回到自给自足,全球化这条路是不是走不通了?我们需要再观察。可能全球化这条路还是要走。再一个是不是用过去两弹一星的办法,只要我们信念,钱砸下去就能搞成。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好不好,卖不卖的问题,而且能卖出去一个好价钱是有市场竞争力的问题,这个一定要解决大的发展环境和企业体制的问题。

  刚才陈总讲的一些京东方的经验,我听了以后我觉得非常好,但是我就想了一个问题,京东方刚才你讲的说是准备下一步发展,你们成功的那几条,那几条在其他企业能搞得通吗?或者负责人有那样的想法,想这样搞吗?他就没这个动机。比如年轻人做一支队伍,若干年来,王总是20多年,可能有些年轻人也是很多年了,有很强的凝聚力,我觉得有精神方面的,但是你们的收入可能也不是很低。另外你还提了一句话,你说我们是国企,我们比民企要低一点。我想提一个问题,国企为什么不能和民企一样高呢?你们创新能力更强,更有市场竞争力,为什么不能比民企还高一点呢?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行业中间一定能够生产出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很有竞争力的一些东西。通过中兴的事情我们要吸取教训,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产业链中间,关键的技术和产品,我们需要有备份,不能他有我没有。但是我有个备份不一定我用它,我觉得任正非讲过一个观点很好,不一定用它,如果你卡我,你卡了以后我有东西可替代,就是可替代性的问题要解决。另外我有这个东西你不敢要高价,你有点垄断也不至于垄断的价格过高,其实我们发展还是发展我们自己具有竞争的优势。

  曾瀞漪:非常谢谢陈总,谢谢,感谢刘世锦、陈炎顺先生,请就坐。

  注:以上内容未经刘世锦本人审核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