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杠杆“壳玩家”暴裂无声 玩家陷资金危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3日 15:45   21世纪经济报道

  杠杆“壳玩家”暴裂无声

 

  本报记者 安丽芬 实 习 生 史一鸣 广州报道

  资本暮光·任性买壳人

  多年后回味起来,或许会感慨一句,那真是一个枭雄辈出的时代。 

  那些年,通过杠杆资金,买买买,成为部分资本大佬的热衷游戏。这些“资本大佬”福布斯排名,亦随着K线图的波澜,上下震颤。 

  有的甚至囊获多家上市公司,一时“资本系”如雨后春笋;其中不少再搭配金融牌照,隐现“金控”格局。 

  时过境迁,一些曾经的荣光,却开始卷入接踵而来的“债务泥潭”…… (李新江)

  导读

  随着壳股的跌跌不休,当初的杠杆买壳玩家借钱买壳然后质押股票融资的游戏出现危机,有些玩家甚至斩壳自救,有些则深陷泥潭。记者获悉,部分“壳”玩家,甚至被合作伙伴诉诸公堂。

  6月1日,股权转让概念股*ST天马(002122.SZ)拉出第16个跌停板。

  较2017年9月的高点,跌幅已达66%,当日收盘仍有108万手卖单压顶。另一只股权转让概念股*ST尤夫(002427.SZ)曾一口气拉出了28个跌停板。

  巧合的是两家上市公司背后都隐现知名资本玩家,且因此曾被资本市场所热捧。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ST尤夫和*ST天马同属被壳玩家“玩坏了”的股权转让概念股:实控人均被立案调查、陷入资金危局,而上市公司本身也被拖下水,陷入多起诉讼之中,甚至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直接披星戴帽。

  曾几何时豪掷数亿买壳,甚至买多个“壳”的玩家,在资本市场频繁出现。潮水褪去,当初壳玩家、跟随资金和PE组成的“三角囚徒困境”轰然破裂。

  玩坏的股权转让概念

  股权转让概念股被资金热烈追捧,主要逻辑便是换了新东家,后续有资本运作预期。

  不过监管层及时出手,一是严厉问询资金来源、股票质押、杠杆等主要问题;二是此后对并购重组的史上最严限制。

  于是,壳玩家的资本运作手脚被束缚。

  “目前那批杠杆买壳的资本很难做资本运作,监管层要求部分买家做了承诺,要求三年内不转让、五年内不变更控制权,操作空间非常小。如果自己并没有好的资产注入,更加艰难。”6月1日,上海某投行人士指出,尤其是一些杠杆买家,钱是募集或者借款,压力很大。

  6月1日晚间,股权转让概念股梦舟股份(600255.SH)发布终止重组的公告;另外,科林环保(002499.SZ)、ST宏盛(600817.SH)、宇顺电子(002289.SZ)等此前也均遭遇重组失败。

  当资本运作被束缚之后,对玩壳和资本运营在行的玩家,对产业运营却是外行。经历了两三年的经营,已有多家股权转让概念股陷入泥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有三家股权转让概念股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股票直接披星戴帽,涉及*ST富控(600634.SH)、*ST尤夫和*ST天马,其中前两家同系中技系的掌门人颜静刚控制,*ST天马则系资本大佬徐茂栋由2016年10月以29.37亿元的价格入主。

  根据*ST富控公告,公司自资产负债表日后已收到法院送达的9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1起企业借贷纠纷案件、1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诉讼资料及1份民事裁定书;*ST富控涉及异常的大额资金往来事项;存在9.43亿元的关联担保。

  跟*ST富控遭遇的情况类似,颜静刚旗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ST尤夫也因为多起诉讼以及异常的大宗贸易而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主要是时间节点的原因,会计师没有充足的证据判断。比如立案调查事项,目前没有收到结果,会计师无法判断该事项对公司财务数据的影响;当时的年报节点,相关诉讼没有任何结果,会计师也没有办法计提。”*ST尤夫证券办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经营正常,会尽量解决存在的问题。

  *ST天马也在遭遇易主之后的阵痛。在实控人徐茂栋的拖累下,近期公司诉讼缠身、银行资金被冻结,连交易所问询函也无法获得法律意见,证监会也对其立案调查。

  “公司目前经营正常,有几个债权人在起诉,另外几块资产被冻结,目前还不清楚领导层的打算。”6月1日,*ST天马证券办人士表示。

  玩家陷资金危局

  爆仓、立案调查、诉讼等不断爆出,甚至彼时很暧昧的资金伙伴们也翻脸无情。

  5月15日,*ST天马发布收到华融证券要求公司发布违约平仓公告通知,其控股股东喀什星河到期未足额支付购回金额,构成违约。目前,剩余质押股数为3175万股,剩余待购回初始交易金额15000万元及其对应的利息和违约金尚未偿还。

  对此,华融证券已申请冻结质押的3175万股天马股份。另据新京报报道,徐茂栋控制的星河互联已发生裁员欠薪事件。

  广东私募大佬罗伟广近日也曝出资金危机,其曾于2015年9月协议受让金刚玻璃11.24%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5月11日,金刚玻璃(300093.SZ)公告称,罗伟广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处于冻结状态的股份数为2128.71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7.65%,占本公司总股本的9.86%。

  本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罗伟广旗下的深圳市纳兰德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深圳市纳兰德投资有限公司也被债权人起诉,罗伟广及相关公司名下资产被冻结。

  “那是罗总个人的事情,具体我们也不清楚。”6月1日,金刚玻璃某人士称。

  值得注意的是,金刚玻璃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一路下跌,今年2月份盘中触及近期低点,而将股票进行质押的罗伟广也面临被平仓。

  从*ST富控和*ST尤夫两家上市公司看,中技系掌门人颜静刚也同样面临资金危机,其目前作为被告的诉讼已经多达十余起,其中追债的有中江信托、自然人、小贷公司、贸易公司等。目前,颜静刚持有的*ST富控3182.5万股被司法轮候冻结。

  跟一些陷入泥潭无法自拔的资本玩家相比,有些玩家幸运抽身,有些则在斩壳。

  比如2016年4月,80后蒋勇高杠杆从银行借款以18.96亿元的价格受让*ST尤夫控股权,一年后的2017年5月,蒋勇将所持*ST尤夫股权转让给了颜静刚控制的中技集团;另外,曾经高杠杆买下两个壳的郭昌玮,在资金压力下,今年3月将众应互联(002464.SZ)控股权转让给了李化亮;曾经高杠杆买入两壳的夏建统,今年3月,将睿康股份(002692.SZ)控股权转让给了80后李明。

  目前仍有一些壳大户未进行斩壳行动,尤其是具备产业背景的控股股东。比如华夏幸福掌门人王文学握有黑牛食品(002387.SZ)、ST宏盛(600817.SH)、玉龙股份(601028.SH)三只股权转让概念股;广州民企龙头雪松控股握有齐翔腾达(002408.SZ)、希努尔(002485.SZ)两只股权转让概念股,并控制着猛狮科技(002684.SZ)。

  远离炒小、炒烂

  当下因为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导致退市的*ST烯碳(000511.SZ)亦备受关注。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即股权转让概念股。

  2017年末,*ST烯碳暂停上市阶段,远成集团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闪电入主,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黄远成。不过就在*ST烯碳2017年宣告盈利有望恢复上市的情况下,审计机构对其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触发退市条件。

  发布终止上市公告的当天,*ST烯碳也发布了黄远成辞去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的信息,拂袖而去。

  *ST烯碳退市也为壳玩家们敲响了警钟。

  “从过去炒壳案例看,大部分买家没有主业,玩几年就跑了,把烂摊子扔给股民,毫无价值。”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指出,目前监管层正在堵借壳上市,对皮包公司、垃圾股加大监管力度,“用脚投票”倒逼垃圾股退市,这是非常好的开始。

  日前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上海专门召开投资者座谈会,其间指出“投资者要树立理性投资理念,保持长期持有的定力和韧劲,远离炒小、炒烂、炒概念等短期行为”。

  在新股发行提速、并购重组严管等背景下,近来股权转让概念股一直跌跌不休,有些创下多年来的新低,腰斩者众。比如*ST尤夫创下了连续28个跌停的记录;*ST天马目前的跌停板数也达到16个,6月1日再度跌停。

  不过,炒小、炒烂的市场风气在A股根深蒂固多年,眼下依然有不少投资者重金炒垃圾股。6月1日,在沪指大跌20点的情况下,*ST富控、ST新梅涨停,*ST尤夫、*ST南风等涨幅也超3%。

  不仅如此,有些资本仍然不惧风险勇于高价买壳。2月3日,标的“创越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秦勇*ST准油(002207.SZ)股票5574万股”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被中植系旗下的湖州燕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总价9.08亿、溢价97%拍下。至此,解直锟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多达3家。

  (编辑:李新江)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