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股震荡致海外基金被迫降杠杆 新兴市场面资本流出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09:59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股震荡致海外基金被迫降杠杆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压力再起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不是我们想减仓,是经纪商正逼着我们减仓。”5月14日,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自上周贸易摩擦升级导致全球股市剧烈动荡后,他骤然发现不少美股经纪商正迅速收紧杠杆融资门槛。

  “以往一些追逐高收益的美股投资组合可以轻松拿到4倍资金杠杆,但现在都降到3倍左右,因为经纪商觉得这类投资组合风险偏高——一旦美股剧烈动荡下跌,整个投资组合可能会出现大幅亏损。”他指出。5月13日晚美股大跌期间,个别经纪商提供的杠杆融资倍数一度降至2.5倍,导致他不得不抛售逾10%美股投资组合。

  摩根大通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向记者直言,经纪商收紧杠杆融资举措,正迫使越来越多趋势投资型基金与风险平价型基金加快了降杠杆步伐,其结果将是大量资金不得不从新兴市场流出,一改此前资金涌向新兴市场淘金的趋势。

  基金降杠杆“进行时”

  多位涉足趋势投资策略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在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后,他们所在的基金内部便采取降杠杆措施,比如将部分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特征的美股投资组合从5-6倍投资杠杆,降至4倍左右。

  富国银行证券股票衍生品策略师Pravit Chintawongvanich测算,在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前,风险平价型基金和趋势投资型基金的美股持仓占比达到约44%,一度创下去年10月美股大跌以来的最高值,但在过去10天内,这个数字骤然降至41%,这意味着这些基金累计抛售了逾百亿美元美股股票。

  令这些对冲基金没想到的是,他们自主降杠杆减少美股风险敞口的行为,在引发美股剧烈动荡下跌同时,也驱动越来越多经纪商纷纷收紧杠杆融资门槛,反而给他们带来新的烦恼。

  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尤其在13日美股大跌期间,部分经纪商收紧杠杆融资门槛的力度骤然升级,比如经纪商不愿再给予一些净值波动性较大的美股投资组合3倍左右杠杆,一再要求将投资杠杆率降至2.5倍左右,除非基金愿意多支付3-4个百分点的保证金,以及杠杆融资利率抬高约40个基点。

  “这让我们格外难受。”他透露。究其原因,上述美股投资组合因近日美股下跌,已经回吐大部分收益,如今杠杆融资利率抬高与保证金追加,令整个投资策略几乎无利可图,这也是他13日不得不减仓美股投资组合的主要原因。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认为,经纪商收紧杠杆融资举措,正在悄然引发美股新一轮抛售潮。

  具体而言,趋势投资型基金会在美股相对平静时期建仓,当美股波动性达到一定程度时,他们就会迅速采取增加美股期货空头头寸,或抛售美股等行为获利离场。当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导致过去两周美股波动性骤增,多数趋势投资型基金首先采取的是,增加美股股指期货空头降低持仓风险敞口,但随着经纪商逐步收紧杠杆融资门槛,这些基金不得不加快抛售美股的力度,以最快速度降杠杆以避免被经纪商强制平仓。

  “这反而会造成恶性循环,即美股抛售潮涌导致美股跌幅越大,经纪商持续收紧杠杆融资门槛以求自保,进而迫使基金加大抛售美股力度,最终美股更大幅度下跌。”他指出。如今不少趋势投资型基金的美股持仓占比已降至35%左右,但这并不意味着基金降杠杆步伐与经纪商收紧杠杆融资门槛就此结束。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压力

  在前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若众多欧美基金不得不从新兴市场撤回资金“自救”,短期内新兴市场将一改此前资金涌入趋势,转而遭遇不小的资金流出压力。

  截至5月14日,受贸易摩擦升级导致越来越多资金回流欧美资本市场影响,MSCI新兴市场指数自年内高点下跌逾1/3,一度跌破38.2%的关键回撤水平。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它不但预示着近期新兴市场股票表现处于过去四年以来最差,且未来股指波动性还会越来越大。”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Oliver Pursche向记者透露。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困局,一方面是贸易摩擦升级导致以能源农产品出口为主的新兴市场国家同样遭遇贸易增长与经济成长压力,迫使不少海外基金纷纷见好就收。另一方面欧美股市近期剧烈波动引发的高杠杆投资组合净值下跌,以及经纪商收紧杠杆融资举措,迫使他们不得不迅速获利离场,将大量资金转往欧美股市“救急”。

  “多家欧美投资机构为此做过压力测试,但结果不那么令人乐观。”Oliver Pursche指出,“部分欧美投资机构认为,只要他们持有的高杠杆美股投资组合净值再下跌3%-4%,基金总部就会要求他们赶紧出清印尼、中国大陆、马来西亚、印度、菲律宾、越南、巴西等新兴市场股票债券头寸,快速筹集资金先填补这些高杠杆美股投资组合净值下跌所造成的保证金缺口。”

  一位美国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在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后,他所在的资管机构已放缓加仓新兴市场股票、债券的步伐。

  究其原因,一是投资决策团队需要大量数据信息,判断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对各个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与贸易前景造成多大的负面冲击,二是考虑到当前美股波动性骤增且下跌压力犹存,投资决策团队倾向预留一笔资金以备不时之需。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