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恒康医疗频繁并购引易主预期 巨额商誉存隐忧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0:51   北京新浪网

  恒康医疗频繁并购引易主预期

  来源:北京商报

  作为甘肃首富阙文彬掌舵的上市公司,恒康医疗(002219)近年来通过频繁的并购重组不断刺激公司业绩走高,这也使得恒康医疗有着深深的阙文彬式操盘烙印。但现如今,由于牵涉债权债务纠纷,阙文彬所持恒康医疗股份存在被动减持的可能,这意味着阙文彬可能失去恒康医疗实控人的“宝座”。对于凭借频繁并购来助推公司业绩的恒康医疗而言,如果易主,公司未来的路会怎么走则打上了一个问号。

  存在易主预期

  恒康医疗于2008年上市,目前立足于医疗服务为核心的“大健康”产业,主营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业务。恒康医疗7月12日早间的一则公告引发了市场极高的关注度。因实控人阙文彬部分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未来可能通过协议转让或司法拍卖等形式被动减持恒康医疗股份,阙文彬实控人之位可能不保。

  根据恒康医疗披露的公告可知,阙文彬所持公司股份几乎处于全仓质押状态。具体来看,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股份约7.94亿股,占恒康医疗总股本的42.57%;其累计质押股份约为7.91亿股,占恒康医疗总股本的42.38%,占其所持有恒康医疗股份比例为99.57%。目前部分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的股份已经被多个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为解决上述债权债务纠纷,阙文彬正在筹划引进战略投资者,但截至目前尚未明确确定合作第三方,未来可能通过协议转让或司法拍卖等形式被动减持恒康医疗股份,从而导致恒康医疗实控人发生变更。

  不过,对于阙文彬大比例质押融资的钱都用于何处,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是,阙文彬还为A股上市公司西部资源的实控人。

  由于此次阙文彬拟引入战投,而恒康医疗未来的发展不禁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恒康医疗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董秘不在”。

  除了存在易主预期之外,恒康医疗筹划已久的并购事项也牵动着市场的神经。据了解,因筹划重大事项,恒康医疗于去年10月30日就开始停牌,停牌半年后,在今年5月2日恒康医疗的重大资产购买预案出炉,公司拟以现金9亿-9.3亿元购买交易对手方持有的马鞍山市中心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鞍山中心医院”)93.52%的股权。恒康医疗表示,此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获得具有三甲资质综合性医院的控股权。

  不过,上述并购事项却在5月15日遭到了深交所的问询。深交所表示,马鞍山市中心医院所有者权益的预估值为9亿-10亿元,较账面价值约1.6亿元增值约7.38亿-8.38亿元,增值率为454.23%-515.81%,对此要求恒康医疗披露预评估增值的具体原因、合理性和公允性等问题。但之后恒康医疗披露了多次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截至目前该问询函仍未回复。

  频繁并购助推业绩

  在阙文彬的带领下,恒康医疗近年来凭借频繁的并购来助推公司的业绩。

  2012年恒康医疗由传统的药品制造进入医疗服务行业之后,就一直在靠频繁外延式并购来助推业绩。诸如,2013年公司先后完成了成都平安医院肿瘤业务的收购、德阳美好明天医院有限公司、资阳健顺王体检医院有限公司、蓬溪县健顺王中医(骨科)医院有限责任公司3家医院的股权收购;在2015年先后完成了瓦三医院、盱眙医院、杰傲湃思、福源医院等医疗服务机构的并购整合工作;在2017年并购基金京福华越收购了兰考3家医院,并购基金京福华采收购了泗阳医院70.27%的股权。截止2017年报告期末,恒康医疗直接控股8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同时参与投资京福华采、京福华越两只产业并购基金,并购基金旗下控股多家综合医院。

  对于公司业绩的驱动因素,恒康医疗也曾多次表示,外延并购和内生增长并举,在全球范围内寻求优质投资并购标的。财务数据显示,2008-2016年,公司的业绩就处于稳步上升态势。在公司业绩向好的支撑下,恒康医疗的股价自上市后也在不断攀升,在2015年公司股价曾达到过47.52元/股(不复权)。

  需要注意的是,实控人阙文彬曾因操纵股价而高价减持恒康医疗遭到过证监会的处罚。具体来看,在去年8月证监会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指出,恒康医疗实控人阙文彬与其他人合谋,利用作为公司实控人具有的信息优势,控制恒康医疗密集发布利好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点,未及时、真实、准确、完整披露对恒康医疗不利的信息,夸大恒康医疗研发能力,选择时点披露恒康医疗已有的重大利好信息,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通过上述一系列信息披露的综合起效,客观上误导了投资者,影响了恒康医疗股价,实现了阙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的。对于阙文彬的上述行为,证监会决定没收阙文彬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并处以约304.1万元罚款。

  巨额商誉存隐忧

  持续的并购对于恒康医疗而言可谓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近几年确实助推了公司业绩增长,但也给公司留下了一些隐患,比如居高不下的商誉。

  值得注意的是,恒康医疗的高商誉也曾遭到深交所的问询。恒康医疗近年来通过收购方式获得多家标的公司控制权,并形成一定规模的商誉。截至2017年末,公司商誉净额35.49亿元,占总资产比重为34.61%。深交所要求恒康医疗执行商誉减值对利润的敏感性分析,并说明公司防范商誉减值的主要管理措施,并充分提示未来商誉减值风险。恒康医疗表示,公司未来存在的商誉减值风险可能对未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而根据恒康医疗披露的2018年一季报显示,截至期末,公司商誉仍高达35亿元。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恒康医疗的高商誉无疑给公司未来的经营业绩埋下了雷。

  实际上,A股市场上也不乏有因商誉计提减值导致公司业绩“爆雷”的案例。诸如,中科金财就受商誉减值的影响,导致2017年面临业绩“变脸”的尴尬,在报告期内公司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逾2亿元,而这也是中科金财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近年来经营业绩尚可的荣之联在2017年也出现此种情形,商誉计提减值致荣之联在2017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逾2亿元。

  此外,上市之后恒康医疗业绩的稳步增长态势在2017年被打破,在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03亿元,同比近乎腰斩,下降49.75%。而对于公司业绩的这一变化,深交所也在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询问原因。对此,恒康医疗表示,2017年公司并表的并购基金新收购了兰考3家医院和泗阳医院,2017年处于收购后的整合期,在扣除资金成本后,兰考3家医院和泗阳医院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2442.21万元和-3010.34万元,导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下降。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马换换/文 王飞/制表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