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万科刘肖:新青年要做贡献者和行动者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6日 02:09   新京报

  执掌万科北方区域第五年,刘肖接受新京报房产部记者专访。在过去几年,他先后提出“6+X”转型战略、作品时代、推出万链、落地万科合伙人制度等等。新京报房产新闻出品

  更多“新青年”人物报道,请点击:五四100年·新京报对话30位青年

  即便执掌万科北方区域五年,在大家眼中,刘肖仍显得很低调,除了参加公开的活动外,他本人私下很少接受媒体专访。

  处女座的他,有着同类天然的特质,外表高冷、安静,做事却细心、严谨,是完美主义者。与刘肖对谈,抛去固有的标签和外在的光环,他给人最大感觉是一种来自内在的力量感与责任感。

  ■人物简介 刘肖,男,1979年9月生于安徽省固镇县,现任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曾供职于麦肯锡公司,并获得哈佛大学 MBA。2015年开始执掌万科北方区域,先后提出“6+X”转型战略、作品时代、推出万链等。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这是一个人在经历了行业跌宕起伏与企业巨变后更加坚定和淡然的气质,古人云,“凡是成大事者,必经历大磨难”。事实上,在刘肖执掌万科北方区域的过去几年,是不平凡的,甚至是撕裂的。从天津8·12大火、到万科股权纷争,从3·17、3·26等楼市新政,到限房价时代来临,摆在刘肖面前的难关一重又一重。

  于不变中应万变,并以万变应万变。天津火灾,刘肖第一时间奔赴灾区现场指挥救援,不仅完成了艰苦的灾后重建工作,还在灾后一周年之际,让800余位业主实现了回家梦。面对白银时代和企业发展难题,他提出“6+x”的转型战略,并随着时间发展进而调整、精进,形成如今聚焦开发即售核心业务,将产业办公和长租公寓作为主要业务,教育和养老作为城市的配套业务。 与此同时,他推进合伙人制度在北方区域落地,通过组织架构调整,以提高员工效率与企业治理能力。

  新的一年,北京万科提出淘金行动、冠军战役、铸剑行动、菁英行动、长征战役、双好战役等多项任务。带领团队不断拼搏与前进,这很符合刘肖的性格,他总结自己是一个改变、创造、笃行的人,“喜欢改变、需要创造、喜欢行动,一步一个脚印,不恋过去,不迎未来、不杂当下,只关注现在。”

  在去年5月9日举行的瑞士日内瓦——世界经济论坛,邀请100位当今世界最优秀的青年艺术家、商界领袖、政府人士、社会企业家和科学家,加入“全球青年领袖”社区,其中刘肖及碧桂园董事会副主席杨惠妍等11位青年领袖入选。这些青年领袖行事果敢、注重成效,并富有企业家精神,他们都致力于为改善世界状况而贡献精力和智慧。

  作为青年领袖,刘肖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着当下以及未来青年人的精神面貌,刘肖说,“我心中的新青年应该是一个贡献者和行动者。”

  二元世界冲击

  相比于不少职业经理人简历上丰富的从业经历,刘肖的职业生涯简单不过,仅麦肯锡和万科两家公司。但他的人生历程并不一般,从一个小县青年到哈佛精英,从以咨询为主的麦肯锡到注重业务实操的万科,用他的话说,“这两段经历始终给我一个‘二元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环境对比和冲击下,让我去认识这个世界。”

  1979 年9 月,刘肖出生于固镇县,一个位于安徽省东北部的小县城。安徽以秦岭-淮河为界,淮北人性格豪放、粗狂,江淮之间的人则聪明,学风文风很盛,淮南人则能干、细腻。虽然固镇县位于淮北,但是刘肖身上更多的是淮南人身上聪明、细腻的品质,以及安徽人对于新知识、新思想、新文化的追求和渴望。

  众所周知,安徽盛产名人,尤其是新思想的启蒙者,新文化的倡导者,诸如陈独秀、胡适等人。陈独秀曾云,“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他认为“青年之精神”是“内图个性之发展,外图贡献于其群”。

  刘肖说,从县城到北京再到出国,从麦肯锡到万科,这两方面对他影响很大。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或许深受“同乡”影响,新青年精神之于刘肖,也如影随形,虽然出身小县城,但他并未志短,而直接报考了位于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学位。从小县城到大都市,这样的跨越给刘肖带来极大的冲击,从知识到眼界,从思想到灵魂,“从一个相对封闭落后的县城,考入北京的大学,然后到美国留学,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视野开阔往高走的过程。”

  这是刘肖经历的第一个二元世界,第二个则是囿于工作上的转变。2003-2009 年,刘肖供职于麦肯锡公司,历任商业分析员、咨询顾问、高级咨询顾问、项目经理。2009 年 12 月,他加盟万科集团,先后出任集团总部投融资与营销管理部总经理,之后负责杭州、北京、万科北方区域。

  “麦肯锡做咨询是一份在‘天上飞’的工作,后来做房地产,这是一个从天上云端到一个接地气的工作的过程。”刘肖说。

  哈佛寻找自我

  如果说跳出偏安一隅的小县城解放了刘肖的思想,那么走出国门则给他的价值观带来极大的影响和改变,让他认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2007年,刘肖赴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读书,并于 2008 年获得哈佛大学 MBA。期间,他曾担任“哈佛美中经互论坛”联席主席,“哈佛商学院商业、工业与政府社团”主席。

  哈佛大学可谓全美所有大学中的一项王冠,而王冠上夺人眼目的宝珠就是哈佛商学院,是培养企业高等人才的著名学府,是商人、主管、总经理的“工厂”。 让刘肖较为深刻的是哈佛的案例教学,这些案例让你不断的去思考,你是谁,你想做什么,你将来想做什么,在哈佛,最经常碰到的问题是,每做一个决策时,首先探究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立场,这个立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代表着你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刘肖说,在哈佛读书,虽然只是一个硕士学位,“但是我已经结婚,已经工作几年了,对这个社会有一定认知,但又非常不全面,在这种情况下读书,不仅仅是学习知识的过程,而是一个找寻自我的过程。因此,对我而言,哈佛的学习是探寻自己内心的过程。

  哈佛毕业后,刘肖收到了很多美国公司发来的offer,但他毅然决然抉择回国,“中国确实有很多问题,但也充满活力。如果说宋朝时世界的时钟在文艺复兴的佛罗伦萨,那么今天世界的时钟在中国,中国的时钟又在哪?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回国后,选择了一个和中国社会各个层面都有接触的一个行业,那个时候我认为房地产行业是一个非常接地气、和经济变化、城市变化都息息相关的行业。”

  除了家国情怀外,刘肖进入房地产行业也与自身性格有关。彼时的2009年,中国的房地产行业还处于粗放阶段,更处于后经济危机时代的复苏阶段,有很多未知的不确定性,但是刘肖说,“我更喜欢可能会存在变化的东西,不是特别成熟的地方,一定是改变很大的地方。”

  使命与价值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学成归国后,刘肖加盟了万科,记者问他选择万科的原因时,他笑着说,“万科代表了很多变化、迅速增长的可能性、机制的创新以及情怀的坚守、美好生活的打造等等。

  的确如此,万科不仅是我国最早一批实施住宅标准化、产业化的企业之一,还是国内首个突破千亿销售额并霸占一哥地位多年的房企,从职业经理人到万科合伙人制度,更凸显了其在公司治理上的前瞻性。更重要的是,万科一直引领房企的转型之路,从“三好住宅”到“城市配套服务商”,再到“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从“多元化转型”到“收敛聚焦、巩固提升基本盘”。

  刘肖做企业的价值观是,不仅要能够创新产品和模式,还要为客户创造好的服务,能够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或者让这个行业变得美好一点点,让客户得到更多的满足,这是他做企业的一个初心和使命。“创新是意味着你能看到当下客户的痛点、时代的痛点,然后去解决这个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一定不是现在就有的。 ”刘肖说。

  执掌杭州四年,刘肖怀揣使命与责任,不仅使万科杭州首次突破百亿销售额,还创造“三好”品牌——好房子、好服务、好邻居,并成为万科全国的品牌,他带领团队打造的良渚文化村,在全国具有标杆意义,它超越了楼盘概念,以小镇的尺度、主题村落式的布局,成为郊区新镇建设的示范区、田园城市理想与新都市主义的试验场。

  万科的精进战略

  如果说杭州是刘肖的成名之地,那么北京让刘肖大展拳脚。

  2015年3月8日,毛大庆正式离职北京万科,刘肖接棒,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引起大家热议与比较。从北京总经理升任北京区域首席执行官、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高光背后,刘肖开启了转型与变革,从业务层面到组织架构。

  转型之战的高潮莫过于 “6+X”转型战略的提出,“6”包含了曼哈顿计划(存量资产改造)、商业地产、持有型长租公寓、装修业务、V-link以及金融业务,代号“X”,蕴含着不确定因素,是北京万科在摸索的养老业务。

  如今三年过去了,复盘“6+X”转型战略,效果如何?刘肖觉得现在回头去看,应该是正确的转型方向,因为这些转型无一例外都符合城市发展的方向、符合客户的要求和特点。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业务的发展,“6+X”战略也在发生着细微的调整,诸如商业地产并入到万科旗下商业地产平台印力集团中,养老地产从不确定因素成为确定因素,装修业务则变为“X”,万科的转型战略从“6+X”变为聚焦开发即售核心业务,将产业办公和长租公寓作为主要业务,教育和养老作为城市的配套业务。

  2018年1月10日,由万科和北控联合运营的光熙康复医院正式开业。受访者供图

  刘肖和团队也把业务进行了主次的划分,存量资产改造和长租公寓是主要业务,刘肖说“处于10到100的阶段”,养老和教育定位成城市配套业务,目前是0到1的试水阶段,“不断通过有城市影响力的标杆项目,争取未来一两年能够做到1到10个水平,再继续发展。”“在规模和商业逻辑的清晰度以及整个行业的成熟度上都不足以立刻支撑成为万科北方区域的主要业务。”

  限价时代的“剩余”法则

  刘肖对北京万科进行的另一大改变是丰富产品线、发力高端项目。2016年4月,北京万科召开2016年首场产品发布会,提出带有刘氏风格的“作品时代”概念,推出高端产品线翡翠系和大都会系。此后,在产品线上,万科还推出城市之光。刘肖表示,2019年可能会推出第四个产品线——智慧生活,针对首置人群,“我想通过每一个新的产品线去表达我们对作品时代的一些想法。”

  刘肖表示,反映“作品时代”的另一条主线是生活服务场景的打造,通过“无边界住宅”、“人性尺度规划”、“v-link”、“睿服务”等更好地服务于客户的全新理念,不断地扩充万科“三好”的内涵。

  值得关注的是,在提出“作品时代”半年后,北京房地产市场发生剧烈变化, “竞地价、限房价”成为土地市场主要出让方式,随之,限房价项目成为北京新房市场的供应主力,但是竞地价、限房价的模式极大的压缩了开发商的利润空间,盈利焦虑使其不得不通过压缩成本来保证利润空间,这导致部分限房价项目产品缩水,出现诸如精装修压缩成本、奇葩户型等现象。

  限房价时代,万科的“作品时代”战略是否会受影响?是否影响其产品的创新与投入?刘肖透露,面对上述情况,我们很多同事也有类似困惑,但是我在北方区域所有范围要求以“社会总剩余”的概念来打造产品,这种概念之下,就要假设限价不存在,做好产品定位,利润虽然低了,但是消费者剩余就会更高。刘肖举例说明,一个价值8万元/平方米的房子,如果限价6万元,剩余2万元就是消费者剩余。

  但是对于北京万科来说,也不打无准备之仗,通过前期土地测算以更好的平衡成本、价格与利润。“拿地成本超过限价红线的地块,宁可不拿,钱宁可不挣。”刘肖说,“我们不会挣每块地的生意,这个选择非常重要,仍然有一定的利润的情况下,我们才会拿地。”

  ■同题问答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刘肖:市场时代变化很大,自己更加沉稳,也更自信。

  新京报:你心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一年一度的五四青年节就要来临,您对时下的青年有怎样的寄语?

  刘肖:我往往看一个年轻人会从两个角度,一看他是giver(贡献者)还是taker(索取者),二看他是谈论比较多的talker(讲话者),还是喜欢行动的doer(行动者),我心中的新青年应该是一个giver和doer

  新京报:未来,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

  刘肖:希望这个行业在人民美好生活方面能够做得更多。

  新京报:未来,你对国家社会有怎样的期待?

  刘肖:每个人生活能够更好一点。

  新京报记者 段文平  编辑 袁秀丽  校对 吴兴发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