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代购凉了,中产慌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5:45   北京新浪网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这门生意

  即将消失于今年年底

  这是一个万亿规模的“行业”。

  随着一架架飞机起落,行李箱的轱辘急速滑动横跨大洋、流转全球。人们手提肩扛,一个包,一块表、一瓶面霜、一管牙膏,组成了这个“没有生产,只有流通”的万亿级市场。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已然离不开代购。一方面,“富起来”的中国人需要代购;另一方面,做代购使中国人“更富了”。然而私人代购业从来都是灰色的。走私、偷漏税、假货,与之相关的每个关键词都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剑落声至。

  日前,规范代购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出台——这门生意,即将消失于今年年底。

  在中国,一亿人靠代购活着

  谁微信里没有几个“海外直邮保真”的代购朋友,谁又不曾拜托出国旅游的朋友给自己带几只小羊皮口红,或是找专业的海淘网站去货比三家买一只香奈儿包……代购已经渗透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代购“产业”的起步阶段大约在2005年。留学生或者是在国外工作的人,回国的时候顺便帮亲戚朋友带一些当时的稀罕物件,比如手表、皮包、首饰或者化妆品。

  当越来越多的境外导游和空姐也随之加入这一行业,一些头脑聪明的人嗅到商机,特意穿梭两地之间做起了职业代购,在国外低价购入商品,加价卖出,以此赚取差价。

  代购之所以大有市场,源于中国人对于奢侈品有着天然的兴趣与好感。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劳力士构成了当时的人们对西方世界的最初想象和共同记忆。满身logo的LV,则在90年代成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如今人们对奢侈品的兴趣只增不减。据财富品质研究院统计,2016年中国人买走了全球近一半的奢侈品,达到1204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中国消费者境外奢侈品消费将达到1万亿人民币。

  与之俱增的是更多人对于购买海外高质量、便宜好用产品的需求。马桶盖、婴儿床、卫生巾、奶粉、鱼肝油,蓝莓干……源源不断的订单从国内传递到大洋彼岸代购人忙碌跳动的微信上,这种中国特色商业模式横扫欧美日韩,让全世界为中国人的疯狂的消费购买力而惊讶。

  数量庞大的留学生群体活跃在人肉代购的第一线。去日本留学前对化妆品一窍不通的男生,如今对lamer面霜、雅诗兰黛小棕瓶、资生堂大红瓶、人鱼姬色口红样样精通。

  亚洲最大规模的批发市场之一韩国东大门,也是代购们的选货地。到处可见面容精致的中国女孩,举着面膜、手霜自拍或直播。如果翻开她们的朋友圈,晒出的几乎全是满满当当的采购成果。

  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后,反而推动了奶粉代购业的井喷式爆发。小山似的奶粉包裹漂洋过海来到天津、青岛、上海、宁波、广州等各大口岸城市的码头,然后被送进了千家万户。

  2014年海关总署“56号文”生效:未经备案的私人海外代购将被定为非法。也正是政策的规范,为海外的亚马逊、乐天,本土的天猫国际、京东、洋码头等企业,迎来了在中国发展正规跨境物流电商的机遇。

  阿里巴巴2017年国际零售业务收入73.36亿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33%。截至今年3月份,在《福布斯》全球最具价值排行榜上前100名的品牌中,已有75%的品牌在天猫或天猫国际平台上建立了电商业务。

  跨境电商风起云涌的时代里,个人代购依然是不可忽略的海淘力量。

  用澳洲举例,目前澳洲华人群体约为100万人,至少约有5%(即5-6万人)从事代购。分析师估计,仅2016这一年,澳洲代购者向中国“出口”了总值高达6亿美元的产品。

  “年入百万”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

  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晚点3小时降落仁川机场,这个月第四次来韩国的花花直奔向乐天,但是因为迟到了,预定好的货已经被别人拿走了。

  像花花这种全职代购者不在少数,“年入百万”都是拿命在拼:每天免税店还没关门就开始排队,一直排到第二天早上免税店开门。

  除了这种全职的“空中飞人”,还有大批代购买手是留学生。李晗是前年到法国留学的,她利用课余时间去老佛爷等知名商场扫货,快递回家,再由老妈分发到全国各地。

  然而,累死累活,李晗只挣了个生活费而已。

  其实,去实体店买也是一样的。有媒体曾爆料,LV的柜姐会用提防的眼神看着每一个进门的中国人,只要是购买当季热款,柜姐就会说没货,但是5分钟后别国人却可以轻易买走中国人想要的那一款。

  在代购行业已经竞争到白热化地同时,假货就如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悄悄潜入。假货泛滥后,即使真代购也总会遇到各种消费者的质疑:“你这是不是假货”、“某宝比你便宜多了”。

  而“自证清白”古往今来都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为此,真代购们也想了各种办法:

  建立代购群,实现内部自治。只要有人发现假代购就相互通知,发朋友圈广而告之。

  图片来自:某代购的朋友圈

  此外,还要玩点心理学,把顾客当上帝一样服侍并不适合代购行业,“假装脾气坏”最能握住顾客的心。

  顾客担心被代购骗,谁成想连作为海淘“老司机”的职业代购们也会被骗。

  让代购头疼和崩溃的何止竞争和假货两条,如何“避税”是个人代购永远的课题。

  就是看准了代购这根软肋,一些转运公司会骗代购说货物被海关退单了,要求代购承担清关异常处理费。初入代购行业的小白很容易受骗上当。

  个人代购,真的要凉凉了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将塌”,年入百万的高光时刻终将逝去。

  法律界普遍认为,新颁布的《电子商务法》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提高准入门槛,杜绝个人代购行为。

  野蛮生长的个人代购,不仅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也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除了在进关的时候偷逃关税,在交易完成了也几乎没有代购会申报个人所得税,由此完成二次逃税。

  此次立法重申了依法缴纳税务的重要性,但是这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一直以来海关和税务部门都在严厉打击代购中的偷税漏税行为。

  只是由于个人代购的交易大多在线上、管理责任不明、取证难,使得海关和税务部门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此,在本次立法中,不仅明确了代购为电子商务经营者,而且在第十条中特别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人民日报》解读为:不管什么代购,都需要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

  这意味着,“个人代购的时代”即将终结,未来代购市场将只剩企业运营主体。

  个人代购者显然也意识到了,很多人选择在大门关闭前狠捞一把,立誓要用三个月挣来三年的钱。

  来自某韩国代购群 

  来自某澳洲代购群

  代购团灭,中产慌了?

  陷入最后的“狂欢”的不止是代购者,还有消费者。

  其实,消费者并没有必要恐慌,因为价格并不会明显上涨。

  代购能够赢得市场,靠价格差。为了平衡偶尔“被税”的风险,大多数代购会把税款平摊到所有订单中,提高一些定价。

  因此,当代购被整顿为电商平台时,比代购多的只是部分税费。而《电子商务法》第十一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目前网易考拉、小红书等正规军承担的税率就远低于个人代购,未来国家还可能进一步调低税率。

  《海关总署2016年25号公告》规定,个人邮递入境护肤品征收30%的税,入境眼影等彩妆征收60%的税,且总额不能超过1000元。个人携带商品通关,5000元以上部分征税,税率与邮递入境相同。

  价格不会大涨,权利保护却会明显提升。在个人代购企业化的过程中,代购的资质将由国家代为审查。

  不久的将来,消费者将再也不用顶着一张“烂脸”和代购隔着屏幕扯皮,被拉黑后气哭。也再不用担心买回来粉饼碎成渣,代购死活不退钱,还发朋友圈骂你S13的窘境。

  无论如何,私人代购时代即将终结。

  在过去的20年,有人靠代购发了财,有人因代购入了狱。而更多人,因为代购,用上了更多好东西。代购带给中国人并不只是某物,而是一种新的、全球化的生活方式。

  而这种改变,其实是挡不住的。时间倒回代购尚未兴旺的2001年,那一年,周杰伦正火、《流星花园》正在热播,申奥成功了,穿361°的年轻人眼睛里的光和渴望特别炙热…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