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股熊市阴霾牵引全球波动 谁能走出独立行情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20日 09:16   第一财经日报

  美股熊市阴霾牵引全球波动 谁能走出独立行情

  周艾琳 黄宇 钱童心

  自9月20日标普500指数触顶2930点后,美股一路下挫。当地时间本周一,美股再一次经历了闪崩。

  周一收盘,美国三大股指集体重挫,标普500指数下跌1.66%,报2690.73点;道指下跌1.56%,报25017.44点;纳指下跌3.03%,报7028.48点。

  其中,明星科技股FAANG(脸书Facebook、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奈飞Netflix、谷歌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更是跌入熊市区间。截至收盘,苹果和谷歌股价双双大跌近4%,亚马逊和奈飞股价大跌均超过5%,脸书大跌近6%。

  美股从十年牛市,到全球一枝独秀,再到如今逐渐陷入熊市阴霾,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基金经理和分析师一致认为,从长远来看,随着减税刺激作用的消退、企业盈利见顶,美股的配置性价比正在不断下降。

  受此影响,亚太市场与A股市场均遭到重挫。日经225指数收跌1.06%,韩国成份指数收跌0.91%,恒生指数收跌2.02%;A股方面,沪指、深成指分别收跌2.13%、2.83%,两市超3000只个股下挫。

  在这背景下,诸多问题亟待厘清。美股动荡会持续多久,大盘是否会由牛转熊?不断遭遇外部冲击的亚太市场,未来能否吸引资金回流?中国市场能否在动荡的全球环境下走出独立行情?

  美股牛气渐退

  作为“美股引擎”的科技股,此次集体失血,无疑是拖累美股走弱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华尔街将熊市定义为从股票的52周高点下跌20%或更多。明星科技股FAANG的股价在过去6周的持续下跌,已令它们符合熊市表现的定义。自从达到52周的最高点以来,FAANG在这波跌势中累计蒸发了近1万亿美元市值。

  第一财经曾报道,FAANG加上微软(Microsoft),这六只科技股成为美股引擎——截至2017年二季度,它们贡献了纳斯达克指数涨幅的近60%,也占到标普500指数同期涨幅的近40%,占总市值的近15%。而即便经历了2017年9月的大幅回调和2018年2月的闪崩,最终引领大盘上涨的仍是它们。

  但此后,科技股就开始萎靡不振。

  上周,美股市值最大的苹果盘中一度跌逾5%,市值抹去近500亿美元。导火索是“苹果概念股”开始纷纷削减业绩指引,引发摩根大通和花旗等华尔街大行下调苹果及其供应商的目标股价,不少机构还认为iPhone手机销量将弱于预期。

  脸书则因被指控操控2016年大选而引发数据安全担忧,进而对股价产生负面影响。今年以来,脸书股价跌幅超过25%,并且连续三个月下跌,创下2013年以来的最长下跌周期。

  亚马逊的周一大跌超5%,较52周高位累计回落26%。10月25日,该公司公布财报,下调了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期至665亿~725亿美元区间,远低于分析师预计的738亿美元。

  此外,芯片板块跌幅也居前。截至周一收盘,镁光股价大跌6.6%;AMD股价大跌7.5%;而上周公布财报后暴跌近20%的英伟达,继续重挫12%,相较今年10月2日创下292.76美元的新高跌去一半。

  另一方面,除了科技股因素之外,基本面因素也同样不可忽视。

  “当全球市场震荡不断,人们对‘美股能够独善其身’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拥挤的美股头寸产生质疑、纷纷开始离场,这会造成市场风险偏好急速下滑,程序化交易、ETF清盘等会加速下跌进程。”澳大利亚安保资本(AMPCapital)基金经理纳埃米(NaderNaeimi)对记者表示。

  “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随着美联储加息渐强,估值扩张(QE推动)已经不再是支撑美股上行的动能,盈利扩张成为主动力。现在的重点是,美股盈利见顶后能否维持在这个水平。”资深全球宏观交易员、熵一资本总经理周志彤对记者表示。

  早前,摩根士丹利美股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Wilson)就用“滚动熊市”来定义美股——不同板块、行业或资产轮流出现下跌,起因是利率走高和不再协同的全球经济扩张,这将给金融市场带来严重的破坏。

  “美国加息周期进入中后段,美股估值很可能已于年初见顶,但未来仍有下跌空间;盈利高峰过后,明年也会面临盈利下调压力。”建银国际首席港股策略师赵文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目前,各界认为,年末美股可能会因为“圣诞节行情”、基金年末冲业绩等出现反弹,但明年由于央行紧缩、税改刺激消退、企业盈利见顶,美股很难延续大牛市行情。

  谁能走出独立行情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JanHatzius)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明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不尽如人意的财务状况和财政刺激措施将成为经济减速的关键驱动因素。预计今年第四季度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为2.5%,低于上一季度的3.5%。实际GDP增长率将在2019年第一季度再次达到2.5%,但随后将分别在接下来的三个季度放缓至2.2%、1.8%和1.6%。”

  高盛认为美联储将在12月份加息,然后在2019年加息4次。由于关税增加和工资上涨,通货膨胀料将在明年年底达到2.25%。目前,风险激增和金融失衡——是美国经济衰退的典型原因。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期口风明显转向,他称,美国楼市增速放缓,以减税和增加财政支出为主要形式的财政刺激可能从明年起逐步消退,“美联储会继续监控金融状况,我们不得不思考还能加息多少,以及加息的幅度与节奏。”

  “如果美国股市开始转弱,亚洲(市场)就有机会。亚洲(市场)的周期比美国(市场)稍晚,要是美国结束货币紧缩,甚至转向宽松刺激,使美元走弱,资金就有机会再度回流新兴市场/亚洲。”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不过,他也表示,“全球市场的波动加剧,亚太股市很难吸引明显的资金流入,配置上要比过去多增加一些防御性的资产,比如美元短债、新兴市场美元债,甚至一些黄金,以对冲波动风险。”

  赵文利认为,新兴市场波动已不同于1998年,东亚国家普遍抗风险能力较好,部分可能被错杀。港股估值收缩,跌至历史中位数之下,在主要市场中距离历史底部最近。盈利已开始下调,同比增速较去年明显回落,预计明年调整到位。

  “港股的终极底部可能出现在2019年,底部确认后,金融、地产和科技板块有望率先反弹。”赵文利预计。

  对于A股市场,机构认为,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相对其他市场,A股有可能走出相对独立行情,但触底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瑞银资管中国股票基金经理施斌近期对记者表示,目前政策的转折点已领先于基本面转折点出现,基本面的底部预期在明年,过程会有反复,但目前大部分的风险已经释放。

  也有外资机构告诉记者,鉴于部分大消费概念股的盈利下滑显著,外资主动买入的力度将随着此前短期的“暴力反弹”有所减缓,未来大消费板块的不确定性增强。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近期监管层不断发声,鼓励银行加大对中小微和民企的支持力度,国有大行发挥头雁作用,已经开始行动。“在政策逻辑驱动下,仍然看好A股,更偏好于中小创,TMT龙头的反弹机遇更大一些。”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